煤企市场化债转股首单落地 负债180亿元僵尸企业迎曙光_中国经济网——国家经济门户
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煤企市场化债转股首单落地 负债180亿元僵尸企业迎曙光

2016年11月20日 07:46   来源:经济观察报   

  “肥矿连年出现巨额亏损,已难维持正常运营、已呈现严重资不抵债,已真正沦为‘僵尸企业’,已完全达到破产清算的条件,由此造成肥矿集团欠薪、欠费、欠债……”一份山东能源集团内部文件曾对下属企业——山东肥城矿业集团如是描述道。

  截至2015年底,肥矿集团已连续四年累计亏损32.1亿元,负债总额高达180多亿元,成为山东能源集团旗下六大煤企中经营最困难的企业。要想拯救这家资不抵债的老煤企,如何化解上百亿的债务成为最棘手的难题。

  2016年11月14日,中国 建设银行 、山东省国资委、山东能源集团共同签署总规模210亿元的市场化债转股框架合作协议。这是中国煤企第一单市场化债转股,也使肥矿集团救赎之路闪现出一丝希望。

  “僵尸”与僵局

  “一人一把锨,月月七八千”,回忆起当初肥矿集团的兴盛,一位“煤二代”职工至今叹息不已。曾几何时,煤价一路狂飙,煤矿富得流油。

  就在2010年,恰逢国家4万亿的救市刺激,肥矿集团在鲁西南、河北、贵州、内蒙古等地四处兼并小煤矿,获30亿吨煤炭资源,并制定出力争用五年时间建设形成四个千万吨煤炭生产基地的宏伟目标。

  可是,此后数年来煤炭市场急转直下,这家老国企的经营业绩也是一路探底。数据显示,2012年、2013年、2014年、2015年肥矿集团分别亏损7.7亿元、2.3亿元、11.1亿元、11.0元,连续四年累计亏损32.1亿元。

  肥矿集团前身为肥城矿务局,于1959年成立,是山东最早成立的七大矿务局之一。1998年3月,改制创立肥矿集团,系国有大型一类企业,位列中国企业500强。2010年被整体划归山东能源集团所有。

  在煤价低迷、市场一片萧条下,这家有着50多年历史的老国企内部隐藏的积弊也全都暴露出来。肥矿集团在职职工为1.7万人,离退休职工却高达2.1万人;截至2015年底,有效资产为90多亿元,无效资产却有60多亿元;矿井全国分布,却仅有一对能实现盈利;可企业办社会的机构却有幼儿园、医疗、居委会、计划生育管理机构等200多个,每年支出费用8000多万元。

  冗员多、包袱重、资源枯竭、连年亏损,肥矿集团一度拖欠员工工资10个月以上。在山东能源集团一份内部材料中,“2015年合并报表总资产178.5亿元,负债总额184.6亿元,净资产-6.1亿元;营业收入43.9亿元,营业总成本57.7亿元,利润总额-12.9亿元。肥城矿业已经很难维持生产经营。”

  眼看着自救无望、各种积蓄的矛盾一触即发,山东省政府从2016年初开始为这家老国企寻求生路。2月23日,母公司山东能源集团提交了一份破产重整的改革方案——《关于商榷肥矿改革重组债权人减免债权征求意见的方案》(以下简称“《方案》”)。

  在这份方案表示,截至2015年底,肥矿集团全额计提减值准备后的实际资产负债率高达约150%,对肥矿集团实施破产重整的改革重组方案符合各方共同利益的诉求。

  然而,要想使身背百亿债务的肥矿集团破产重整,必须首先要征得银行等债权人的同意。为此,在这份《方案》比较了整体破产与破产重整两种不同思路下,债权人将遭受损失如下。“在整体破产清算情形下,肥矿集团资产变现预计为109.83亿元……可用于偿还银行借款等普通债权174.1亿元的资金约为34.82亿元,普通债权的清偿率约为19.99%。债权人利益损失估算达108.9亿元(不含股东能源集团损失32.8亿元),其中涉及11家银行债权损失约82亿元。”

  如果破产重整,各债权人的财务损失则要小得多。肥矿集团将把主要优质资产及绝大部分的银行贷款集中在肥矿集团母公司、东岳能源、梁宝寺能源、单县能源4家核心企业进行债务重整,有效资产总额87.1亿元。

  方案显示,在劣质资产剥离给股东,企业办社会职能机构移交给政府等举措后,4家企业破产重整普通债权偿还率力争提高至40%,普通债权人减免60%、总计128亿元。最终,4家企业需偿还的剩余债务总额为112.24亿元,拟定偿还期为5年。

  山东能源集团方面认为,两害相权取其轻,破产重整更能保护债权人的利益。

  博弈与突破

  可是,当破产重整的方案交到债权人手中时,包括11家银行在内的众多债权人均是大吃一惊。

  因为按照这一方案,各家债权人尽管比整体破产受损较小,但仍须减免债务额总计约128亿元,其中银行减免贷款额高达61.37亿元,部分银行将会产生数十亿坏账损失。

  一位山东能源集团知情人士透露,该企业数名高层2016年几乎把精力都用来与银行等债权人协商,前后拟定了数套方案、不下数十次的沟通,却处处碰壁,遭到了债权人的一致反对。有的总行高管当场拍了桌子,有的银行一度对整个山东能源集团全部停贷,即使多数子公司资产优质、盈利能力在全国煤企排名靠前。

  随着债务包袱越来越重,企业经营亏损加剧,肥矿集团逐渐连银行利息也难以偿付。这下可急坏了基层银行,一旦大笔贷款成为坏账,银行内部就会逐一问责,有的倍感压力不断催要,有的甚至上门哭诉,直到山东能源集团出面垫付利息。

  肥矿集团改革重组一度陷入了僵局。眼见企业连年亏损,自救无望;众多债权人却又不同意大幅度减免债务,破产重整寸步难行;整体破产又会引发一系列社会问题,当地政府也难以应允。时间越拖,债务危机化解就越棘手……

  直到10月10日,国务院正式出台了《关于积极稳妥降低企业杠杆率的意见》。该意见明确指出以市场化、法治化方式,积极稳妥降低企业杠杆率,其中特别提到包括探索市场化银行债转股等方式。而银监会下发的《关于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金融债权债务处置的若干意见》中最受市场关注的一点,在于“支持金融资产管理公司(AMC)、地方资产管理公司,对钢铁煤炭企业开展市场化债转股”。

  2016年11月14日,僵局终于被打破,双方各退一步。当日,建设银行率先与山东省国资委、山东能源集团共同签署框架合作协议——建行将牵头分阶段设立3只总规模210亿元基金与山东能源集团开展合作。这既是中国煤企第一单市场化债转股,也是建行迄今为止最大的一单。

  据悉,今年10月11日,建行曾与武钢集团共同设立了武汉武钢转型发展基金,基金规模120亿元。

  一位山东能源集团内部人士介绍道,建行将把包括肥矿集团在内的山东能源集团各子公司债务整体打包置入三只基金,并与企业协商约定退出方式。与贷款每年到期必须归还不同的是,基金期限一般多达数年,资金使用成本也比贷款更低。这种合作方式大大缓解了国企在改革中暂时的资金难题,给予消化债务、缓冲发展的余地。目前双方签署的仅仅是框架性协议,细节仍需进一步研究。

  如果集团未来效益转好,也能使银行等债权人最大限度地减少损失和风险。毕竟,沉重的历史包袱通过改革基本卸掉、轻装上阵,煤炭市场今年已有明显好转迹象,煤价已然大幅增长。

  山东能源集团董事长李位民称,与建设银行开展市场化债转股合作后,对更好地实现银行“去杠杆”、企业“降负债”具有重大意义。山东能源集团资产负债率可降低6个多百分点,节约财务成本10余亿元,促进集团转型发展。这也是继山东能源肥矿集团改革重组方案确定后,山东能源集团推进的又一次创新举措。

  目前,久拖未决的肥矿集团重组方案尚未正式公布,但改革轮廓却已大致可见。2016年11月4日,肥矿集团针对为期5年、发行金额13亿元的2012年第一期中期票据发布了《关于拟改革重组的公告》。

  其中称,“截止目前,改革重组整体方案为:剥离肥城矿业部分资产成立新公司,肥城矿业存续银行债务由新公司、肥城矿业、山东省能源集团按一定比例分担……改革重组的具体实施方案正在确定中”。

  在工商信息中记者查询到,2016年9月21日,新的“肥城肥矿煤业有限公司”已然注册成立,注册资本5亿元人民币,董事长为肥矿集团董事长朱立新。

  不过,山东能源集团一位内部人士表示,与建行达成市场化债转股只是让肥矿集团的重组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但距离百亿债务危机的全部化解还有漫长的路要走。

(责任编辑:刘朋)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