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丰:能源革命须从中介体系入手 创造性地落实供给侧改革_中国经济网——国家经济门户
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艾丰:能源革命须从中介体系入手 创造性地落实供给侧改革

2016年11月05日 15:36   来源:中国经济网   

泰山论坛主席、经济日报原总编辑艾丰。中国经济网记者 佟明彪/摄 

  中国经济网北京115日讯 (记者 段丹峰) 115日,由中国产学研合作促进会、中国报刊协会和中国经济网联合主办,中国微能源网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承办的2016泰山论坛暨《巴黎协定》实施研讨会、中国微能源网产业技术创新联盟年会在京召开。 >>>点击进入直播专题

  泰山论坛主席,微能源网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理事长,原经济日报总编辑艾丰在论坛上表示,能源革命既需要技术革命又需要体系革命,其中能源体系革命必须从中介体系入手,通过“互联网+”来解决能源问题,同时也要创造性地落实供给侧改革。他表示,从微电网层面来看,贯彻这个方针,一定要有创造性,一定要把消费和供给结合起来考虑,特别要考虑到消费者巨大的反作用。

  以下是发言全文:

  感谢大家参加今天的论坛,尤其这么多位德高望重的领导参加,非常高兴。我不是致辞,是个发言,想就本届论坛的主题做个抛砖引玉的发言,我先扔个砖头。

  我发言的题目叫做“中介体系的创新—微能源网”,主要谈四个观点。

  第一个观点,能源革命既需要技术革命又需要体系革命。现在我们是世界新能源,特别是可再生能源发展最迅速的国家,对于新能源的认识,我认为在我们国家的转折点在2012年。这一年,欧美同时对我们的太阳能产品实行了反倾销,一下子使我们太阳能这个产业整个面临着破产。欧美打我们一闷棍,这一闷棍把我们打醒了,干吗非得都卖给你?我们自己用。所以中国开展新能源革命,把太阳能的东西首先自己用起来,然后国务院发表了一系列的文件来解决这个问题。所以我们中国太阳能的崛起,是人家给我们“一闷棍”的情况下崛起的。

  现在4年过去了,但是和我们觉醒时候想的,在实践当中还有很大的差距。一个差距是什么?大量的风电、光电建起来了,但是不能很好地利用,出现了大规模的弃风、弃电现象,这不是别人打闷棍造成的,是我们进行新能源革命遇到的问题。这个问题对我们的歧视应该是两个方面的:一个抓紧技术革命,一个抓紧体系革命。

  太阳能的转换率已经提到20%了,技术上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为什么还不能够很好的应用呢?因为它本身是个间歇性的,有光的时候就发电,没光的时候就不发电。我们现在的电能体系还不适应接受这样一个间隔性的能源,所以你让太阳能夜里发电是不可能的,你只能解决一个体系跟它衔接,夜里没有光发电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们研究技术革命的同时必须研究体系革命,研究你这个体系是不是适应新能源。

  第二个观点,能源的体系革命必须从中介体系入手。

  能源体系包括生产体系、中介体系和消费体系,生产出来,传送过去然后消费,无非是这三个体系。从哪里入手?需要从中介入手,中间这个环节入手。我提出一个概念,我发明的,首先我们认识到在所有能源中有一种能源叫中介能源,过去叫二次能源,用我的哲学观点,我认为它是中介能源。煤是第一次能源,发了电,变成中介能源了,它是中介才能更好的被大家利用。不经过电这一层,直接烧煤能用,但是受很大的局限,所以电是中介性的能源,一定要抓住这个核心的能源形态来研究我们能源体系的变化,这是第一个中介。

  在电这个中介形态里面,整个电力又有一个体系,发电的就是生产的,供电的是中介的,最后用电的是负荷消费的。电力体系里面,电网是中介体系,没有电网发电,送不出去,没有用。所以在抓电的能源体系当中要抓住电网,现在两个能源矛盾都体现在电网利用。现在最大的矛盾就是峰谷差,用电的时候用电量很大,但是用电量一下来,电还是得发,空转。总量增大,峰谷差越来越大,整个电网背的包袱越来越大,为什么?就是电网这个中介集中体现了供需矛盾。

  新能源和原来能源的衔接问题在哪里体现?也在电网体现。太阳能发的电你能接收,但是电网接收以后传不出去,因为峰谷差的问题,因为间歇的问题,一会儿有一会儿没有。所以新能源的使用仍然是中介的问题,中介不出去,如果我们不改革中介只是做技术上的东西,即便技术解决了,在现实当中仍然不能解决实际上能源的问题,这是讲到中介体系。

  电网又可以分三个层次:国家级、地方级、基层级,我们叫做微能源网,直接和消费相联系的。在这三个层次里,现在有可能入手改革的,从广泛角度解决问题的,就是在基层这个层次,也就是和消费直接衔接的这个层次,也就是我们现在说的微能源网层次,国家能源局叫微电网,我们扩展了不光是电还有其他,所以是微能源网。

  所以抓住了微能源网就解决了电网本身的峰谷差的问题,利用消费和生产相结合,解决了电能和其他能互相转化的问题,解决了新能源的出路问题。我们只说需要新能源,但是让它用上而且能够发展,发出来不能实现真正的效益那仍然是没有用的,是空谈。

  所以我们觉得,能源抓电力,电力抓电网,电网抓微电网。改革主要是要找到抓手,才能真正进行。

  第三个观点,用互联网+解决能源问题。

  互联网是个什么东西?就是突出“互”字的东西,原来的信息传播是单向的,比如说办报纸,我办了你看,但是你想说什么能在我报纸上说吗?说不了,只能我说,你听着就是了,是单向,单线条的。既是单向又是单线条的,这个传播就受到了很大的影响,但是互联网的出现,就是双向的了。我是传播者也是接受者,你是接受者也是传播者,我可以传播你还可以横向扩散,所以核心是“互”字。

  我们的微能源网核心也是一个“互”字,就是使消费者、供应者和生产者能够互动,使各种能源能够互动,互相转化。如果我们叫互联网+,不研究这个“互”字,互联网等于是空说的,你“+”的是什么?所谓“+”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是改造的问题,整个改造了我们的体系,运行的机制和方式,大家都很熟悉,我就不多说了。

  我们说落实互联网+,知道互联网+是什么东西,就是“互”字,没有“互”字,没有互联网。

  第四个观点,需要创造性的落实供给侧改革。

  针对产能过剩的问题,中央提出来要抓好供给侧改革,这无疑是一个正确的方针。但是从一定意义上讲,电网是供方,而且电网在中国有几十家,是垄断的,所以这个供方不是一般的供方,是垄断性的供方。那么如果把它看作供给侧,虽然它是中介,严格上不包括发电,实际上发电也归它管了,所以供给侧改革怎么改?必须和消费侧改革相结合。

  我们中央说市场决定资源配置,是决定性的因素。市场是什么?市场的核心就是消费,如果把它放在供给侧和消费侧的关系来说,就是消费决定供给,而不是过去我们的供给决定消费,我生产什么你消费什么,现在是消费什么你生产什么。

  这个弯应该转过来,现在国家电网只管供电,不管消费,这种惯性需要改革。怎么改?就是需要发挥消费端的反作用,甚至在一定意义的时候发挥消费端的决定作用,不仅是量的决定作用,而且是消费方式的决定作用,这样整个电力系统才会真正达到改革的目的。

  所以我们贯彻中央的供给侧结构技术的时候,很重要的一个问题,就是要把消费引进来,把消费作为重要的根据,作为重要的参考,然后供给侧改革才能真正落到实处,很多东西简单地说多,简单地说少,都不对。你说多了,可能是因为你跟消费的连接不够,连接好了可能并不是多了,这个是我们当前贯彻的很重要的一个方针。

  从微电网这件事情的来看,贯彻这个方针,一定要有创造性,一定要把消费和供给结合起来考虑,特别要考虑到消费者巨大的反作用,以上就是我提供的四个观点,错了请大家批评,谢谢。

(责任编辑:殷俊红)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