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垃圾焚烧二恶英新标执行半年 强制检测带来新商机_中国经济网——国家经济门户
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生活垃圾焚烧二恶英新标执行半年 强制检测带来新商机

2016年05月12日 07:17   来源:金融界   

   生活垃圾焚烧二恶英新标执行半年 强制检测带来新商机

   导读

   截至2016年4月,全国投运的垃圾焚烧厂共225座,日处理量23.3万吨,每座垃圾焚烧厂日处理量基本在500吨以上。从2016年1月1日起,生活垃圾焚烧行业执行新的标准,所有生活垃圾焚烧炉烟气中二恶英的排放限值为0.1ng TEQ/m3。从1.0ng TEQ/m3到0.1ng TEQ/m3,排放标准提高了,企业的控制技术也必须优化,运行管理水平也需提高。对二恶英的强制性检测需求催生了二恶英检测市场,吸引了一些机构入场。

   本报记者 危昱萍 北京报道

   5月11日,光大国际(00257.HK)宣布,即日起二恶英的检测频率将再次提升,计划达到每年不低于4次,并及时把检测报告上载至网站。

   这家公司运营着22个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从去年8月13日开始,每日下午5时,会在官方网站披露前一日各运营垃圾发电项目的各项指标。

   光大国际公司官网16个项目公司中,目前有13个公布了烟气二恶英的检测结果和第三方检测机构。其中,最高的二恶英排放量出现在南京项目公司,2015年9月检测平均值最高值为0.077ng TEQ/m3,最低值为0.017ng TEQ/m3,均低于2016年1月1日起执行的新标。

   “2017年1月1日起,光大国际将逐步实现按小时公布运营项目烟气排放指标的小时均值,做到在线公示。”光大国际行政总裁陈小平称。

   2014年发布的《生活垃圾焚烧污染控制标准》(GB 18485-2014)规定,从2016年1月1日起执行新的标准,所有生活垃圾焚烧炉烟气中二恶英的排放限值为0.1ng TEQ/m3。企业应每年至少自查一次,环保主管部门应采用随机方式每年至少监测一次。

   根据中国循环经济协会发电分会秘书长郭云高提供的数据,截至2016年4月,全国投运的垃圾焚烧厂共225座,日处理量23.3万吨,每座垃圾焚烧厂日处理量基本在500吨以上。

   对二恶英的强制性检测需求催生了二恶英检测市场。此前,只有基于履行斯德哥尔摩国际公约而建立的国家政府监测机构或科研单位才有二恶英检测能力。如今,一批非政府性第三方检测机构也为垃圾焚烧企业提供二恶英检测服务。

   控排需提高技术和管理

   垃圾焚烧饱受争议的一个因素是排放二恶英。

   二恶英是一种三环芳香族有机化合物,共有210种同类物。世界卫生组织认为,二恶英是一组对环境具有持久性污染力的化学物质,同时是一类剧毒物质,可导致生殖和发育问题,损害免疫系统,干扰激素,还可以导致癌症。新标中所称的二恶英指该类物质中的多氯二苯并二恶英(PCDDs)和多氯二苯呋喃(PCDFs)。

   不过,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聂永丰表示,对二恶英排放贡献最大的并不是垃圾焚烧行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履约〈关于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的斯德哥尔摩公约〉国家行动计划》,2004年,钢铁和其他金属生产二恶英量的贡献最大,占45.6%,其次是发电和供热、废弃物的焚烧,这三类污染源贡献量合计占到了总排放的81%。而生活垃圾焚烧的二恶英排放量占总排放量的0.03%,属于优先控制的重点行业。

   随着上述新标的实施,越来越多的垃圾焚烧企业运用成熟的二恶英控排技术减少排放。世界卫生组织也表示,现有技术已具备废物焚烧低排放控制能力。

   聂永丰称:“新建项目2014年7月1日起执行新标,现有项目今年起执行新标。而国内最近十年的焚烧厂,特别是大型焚烧厂,都是按照0.1ng TEQ/m3的标准来建设运营的。”

   “将标准定为0.1ng TEQ/m3,就说明焚烧企业能够做到。典型焚烧发电企业的二恶英控制技术都很成熟,达成新标不成问题。”郭云高说。

   从1.0ng TEQ/m3到0.1ng TEQ/m3,排放标准提高了,企业的控制技术也必须优化。

   据业内人士介绍,在使用“3T+E”的前端控制技术后,即“保证焚烧炉出口烟气的足够温度(Temperature)、烟气在燃烧室内停留足够的时间(Time)、燃烧过程中适当的湍流(Turbulence)和过量的空气(Excess Air)”,再通过活性炭物理吸附与布袋除尘器联合使用,一般可实现95%以上的二恶英去除效率,最终烟气中的二恶英将达到新标要求。

   不过,技术优化必定带来成本的提高。陈小平介绍,虽然控制烟气排放增加了成本,但其他成本在不断下降。比如公司自主研发的炉排炉,成本不足原来进口的炉排炉的一半,渗滤液的处理成本又从每吨60元降到40元再到现在的不到20元,其它方面的技术进步和提升弥补了控排带来的成本提高。

   除技术外,提高运行管理水平也是控排的方法之一。陈小平表示,公司半年考核一次项目,并将稳定运行、达标排放放在考核的首位,如果不达标排放将一票否决。

   检测复杂且成本高昂

   一年至少一次的检测频次,据参与过新标制定的聂永丰介绍,是因为二恶英检测困难。

   “其他国家也是这样。二恶英是痕量级,检测麻烦,需要很长时间。”聂永丰称,虽然新标仅要求企业、环保主管部门每年至少检测一次,但有些企业会每年测两次,环保部门还会每季度都检测一次。

   以光大国际为例,该公司13个已公开二恶英排放数据的项目公司中,12个公司每年至少会检测两次,其中苏州公司去年检测了四次。

   在中持检测(831381)总经理陈德清看来,二恶英检测是全链条都难。去年6月,这家公司获批成为北京首家具有二恶英类CMA(中国计量认证)检测资质的企业。

   根据环保部发布的《环境空气和废气二恶英类的测定同位素稀释高分辨气相色谱-高分辨质谱法》(HJ 77.2-2008),首先要利用滤膜和吸附材料对环境空气、废气中的二恶英类进行采样。

   中持检测研发中心主任李文超称,为了采集烟道气的样品,经过严格培训的采样人员需要背着沉重的仪器爬上几十米高的烟囱,必要时得借助其他工具吊上去。采样还要耗费大量溶剂,溶剂费用也很高。

   取样后,将样品拿回实验室做前处理:花一天提取,花两到三天净化。前处理一般要花去60%的时间。尤其是有机的前处理特别费时,提取和净化一旦做得不好,不够清洁,数据就不准确。而采样和前处理如果做得不够规范、清洁,就得重来。

   之后是用高分辨质谱分析。李文超说,他们用的高分辨质谱仪一台需要600万元,每月消耗上万元电费。由于实验室身处科技园区的一层,还要再安装三四十万元的装置屏蔽外界磁场干扰。仪器还需要专人操作,而能够胜任的人才很少。

   繁琐的环节,药剂的消耗,进口设备的价格和折旧损耗,雇佣专业人才,实验室的电耗和折旧,人员的交通食宿,种种费用推高了检测成本。

   强制检测带来新商机

   不过,强制性检测需求带来的商业机会还是吸引了一些机构入场。

   五六年前,我国只有6家机构能够检测二恶英,基本上是为履行斯德哥尔摩公约建立的。而最近两年,通标、华测、力维等非政府机构为焚烧企业带来了更多的服务选择。

   检测成本高,为企业提供的检测服务费用自然不低。陈德清称,和日本、美国等国际同行交流发现,国际费用差不多1000美元一个样,垃圾焚烧项目需要采三个样,总计3000美元。

   “2006年,为中国企业提供二恶英检测服务的只有一家比利时公司。而现在,我们国家有6家国际认可的单位检测二恶英,而且检测水平越来越高,费用相对有所下降。”蔡曙光称,光大22个垃圾焚烧项目都需要二恶英检测,可以和检测单位协议打包检测服务,总费用就可以降下来。

   不过,还有环保人士认为,现有的二恶英检测制度不够规范,难以避免企业应付检查的行为。

   “二恶英监管最大问题是数据没有代表性,企业只要至少检测一次,但一次的数据如何代表一年的情况?新标要求环保部门每年至少随机监测一次,但企业还是有很多空子可钻。”上述环保人士称。

   他建议学习欧盟部分企业做法,安装自动采样装置,365天采样,环保部门随机选择样品,可有效规避企业应付检查的行为。现在每个装置几十万元,最起码长三角、珠三角等地方政府可以用财政资金强制企业安装。

   对此,聂永丰表示,国外确实有这种装置,但使用不普遍,只有个别地方使用。我国环保部门检测当天只要不告诉企业,做到随机监测,使用科学的测量方法即可。

   (21世纪经济报道)

(责任编辑:王婉莹)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