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内陆规划最早的核电站为何40年未建成?_中国经济网——国家经济门户
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起底:内陆规划最早的核电站为何40年未建成?

2016年03月29日 07:39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李永华

  湖南最大的火电厂——神华华容火电厂规划选址所在地。

【区域·城市】从筹建内陆最早的核电站到落户湖南最大的火电厂

 

  长江小镇焦灼与冲动的背后:

  破解湖南能源困局

  3月7日,湖南省政府官网挂出一则消息称:“根据工作需要,省人民政府决定成立湖南桃花江核电建设项目协调暨公众沟通工作领导小组”,湖南省委常委、省人民政府常务副省长陈向群任小组组长。

  今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湖南代表团部分代表联名提交《关于“十三五”初启动内陆核电建设的建议》,这已经是湖南代表团在全国两会期间第四次向大会呼吁重启内陆核电,且2013年、2014年均是以湖南代表团全团名义提出建议,由此可见其重视程度之高。

  号称“内陆第一核电站”的桃花江核电站再次成为舆论焦点。湖南省对核电项目焦灼启动的背后,凸显的是这个能源匮乏大省对电力的极度渴求。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实地采访发现,桃花江核电站并非湖南唯一的核电项目。位于长江之滨的岳阳市华容县东山镇的小墨山核电站是湖南最早、也是长江流域的第一个核电站厂址。在这条古华容道旁的小镇上,湖南省最大的火电项目也已筹建。

  核电站何时重启?大型火电厂何日动工?均是破解湖南能源困局的重要一环,而其对当地环境与长江生态的影响,也将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

  湖南小墨山核电站规划选址所在地,如今该地处于保护中。

小墨山核电站为

 

  规划最早的内陆核电站

  ——40年后仍未启动建设 厂址处于保护中

  湖南电力供应极为紧张。资料显示,湖南人均装机电量仅0.5千瓦,只有全国人均装机量的一半。湖南省发改委副主任、省能源局局长王亮方称,“以2015年为基数,预计2020年全省最大电力缺口约2000万千瓦。” 桃花江核电站总装机容量为500万千瓦,其重视程度可以想见。不过,湖南建设核电的第一选择曾经并非在益阳市桃花江,而是位于长江沿岸的小墨山。

  小墨山核电站位于华容县东山镇小墨山北坡、长江南岸1.7公里处,规划占地约2700亩。与桃花江核电站相比,小墨山核电站总装机规模同样为500万千瓦,同样采用AP1000技术,投资约700亿元。

  早在1977年,小墨山就已入选核电站厂址,是我国内陆规划最早的核电站厂址。2006年,小墨山核电站以其“选址早、地质好、水源近、人口少、投资省、区位优”等诸多优势成为湖南的核电第一厂址,随之开始筹备工作。

  然而,2008年,国家发改委组织召开的内陆地区核电发展工作会议上,按照“一家一个、一省一址”的方案,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的桃花江核电站拿到“路条”,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的小墨山核电站被定为湖南核电的第二项目。

  2011年3月,日本福岛核事故后,中国当即暂停筹建中的核电项目,也暂停批准新核电项目上马。迄今为止,中国尚未启动任何一台内陆核电机组的建设。

  “小墨山(核电厂址)现在处于厂址保护状态。”岳阳市华容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刘立武说。公开信息显示,截至去年11月底,小墨山核电站已投资3亿元。

  3月8日,《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在小墨山核电站厂址现场发现,除了数百米的简易公路外,核电厂址并无其他工程建设,立着“湖南核电”标牌的两层办公楼空无一人,厂址内居民已大部分搬迁至距厂址不到2公里的东山镇江洲墟场安置小区内。但是,厂址周边约300米外,仍有不少村民居住。一些村民说,他们并不在安置搬迁范围内。

  “紧邻长江、核电所需水源充足、取水工程建设难度小”,这无疑是小墨山核电厂址的重要优势,也是外界关切的热点。

  今年3月2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王亦楠研究员在本刊发表《长江流域建核电站要慎重》的文章,质疑长江流域核电站的安全性,引发舆论高度关注。

  此前,王亦楠曾在本刊发表《内陆核电能否重启,十个关键问题不容回避》(详见《中国经济周刊》2015年第39期)一文指出,人口密集的长江流域应划为核电禁区,绝对不能部署核电站。

  小墨山核电厂址的西南方向距华容县城38公里,东南方向距岳阳市区45公里,距一江之隔的湖北省监利县的核心城区约26公里。“监利人反对建核电,不少人过江到这边观看。”东山镇一位沈姓村民说。

  3月4日,中国核能行业协会发布万字长文,从技术、人口、地质等多个方面表示“支持我国内陆核电安全发展”,并指出,内陆核电所有选址均符合国家标准《核动力厂环境辐射防护规定》(GB 6249-2011)中的规定,建议有关政府部门“不要简单地把长江流域划为核电禁区”,并称“核电厂址是国家的宝贵稀缺资源,对于条件好的内陆厂址要积极加以保护”。

  在内陆核电特别是长江流域核电项目备受争论之际,小墨山核电项目因暂未启动而颇为平静。多位居民对《中国经济周刊》称,只要安置补偿条件好就行,对核电站的安全问题并不担心,亦不明白核电站的潜在危险。

  按照湖南省2015年7月发布的《洞庭湖生态经济区建设行动计划》:小墨山核电站的建设起止年限是2020—2030年。

  小墨山核电站厂址所在地的办公楼。

长江小镇落户湖南最大的火电项目与煤炭储配基地

 

  ——开建尚待蒙华铁路工期 求解湖南能源短缺困局

  在核电项目尚无明确启动之日时,湖南省开始着力推进大型火电厂建设以满足能源需求,岳阳成为主战场。

  去年,湖南省明确定位岳阳是全省的新增长极,其中的重要一项就是将岳阳打造为湖南的能源基地。“十三五”期间,湖南省规划在岳阳地区布局4个大型火电项目(神华华容电厂、华能岳州电厂、国电汨罗电厂、华电平江电厂),总装机规模达到1600万千瓦。

  湖南省经济学学会理事长刘茂松教授指出,岳阳承载湖南能源基地这一战略的关键在于,这里是蒙西至华中地区的铁路煤运通道(简称“蒙华铁路”)入湘第一站,且拥有全省唯一的临长江深水港,“区位优势非常大”。

  蒙华铁路作为我国西煤东运的重要通道,全长1814.5公里,湖南境内正线长度304公里,其中在岳阳段总长203公里,东山镇是蒙华铁路入湘第一站。

  去年12月18日,中国神华华容电厂在东山镇启动建设,厂址亦位于小墨山下,向北可眺望浩渺长江。中国神华(601088.SH)公告显示:该项目拟规划建设4×100万千瓦超超临界燃煤发电机组,项目动态投资约81.65亿元,这是湖南当前拟建规模最大的火电厂之一。

  对华容县来说,火电厂意味着巨大的经济效益。华容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沿江经济开发领导小组常务副组长朱元敬,也是神华华容电厂的主要负责人之一。他告诉《中国经济周刊》,据保守估计,该电厂建成后,华容县可获得4.6亿元的税收。而2015年,华容县的财政收入仅为7.4亿元。

  从环洞庭湖区来看,刘茂松教授认为,西洞庭湖区是湖南电力供应比较薄弱的区域所在,神华华容电厂的电力供应弥补了岳阳华容、益阳南县、常德安乡及澧县等多个区域的供电缺口。

  从湖南空间经济布局来看,华容煤炭铁水联运储配基地是另一重要布局。根据规划,该基地煤炭运量近期为700万吨/年,远期为1000万吨/年,最高可达2000万吨/年。目前,湖南年外调煤炭约2000万吨。这意味着,该基地未来有望成为湖南全省煤炭供应的重要基地。

  内蒙古兴蒙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投资运营该储配基地,其副总裁郭帅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内蒙古、陕西、山西的优质煤炭必须先运到秦皇岛港,接着走海运到长江口,然后逆流而上销往中部省份,运输成本远远超过煤炭的坑口价。今后,煤炭经蒙华铁路运抵华容后,可大幅降低煤炭运输成本。

  对湖南来说,同样重要的是,从华容出发,煤炭可通过长江进入洞庭湖,然后运抵湘、资、沅、澧(指湖南主要的四条河流:湘江、资江、沅江、澧水),覆盖湖南大部分地区。“湖南水系发达,相对铁路和公路,水运在煤炭的运输方面成本优势太明显了。”郭帅分析称。

  湖南对蒙华铁路寄予了极高的期待,这也是当地和各相关方最大的焦虑所在。朱元敬说:“神华电厂什么时候正式开工,储配基地什么时候建设,全都根据蒙华铁路的建设情况来倒排工期。”

  郭帅担心,蒙华铁路计划2019年竣工,但因有些部门意见不统一,2019年能否如期完工尚需观察等待。一旦工期拖延,相关项目都要做出调整,也意味着成本的增加。

  此外,火电厂的环保问题亦是隐忧。在岳阳,火电项目因2014年的平江火电事件而颇为敏感。2014年,因担心火电厂污染环境,岳阳平江县群众持续以万人签名、游行等方式反对中国华电集团公司火电项目落户平江。2014年9月20日,平江县委县政府宣布“停止华电平江火电项目工作;撤销项目前期工作指挥部;废止火电项目的相关文件;终止一切与火电项目相关的工作”。同年9月28日,平江县委书记田自力辞职,时任华容县委书记汪涛调任平江县委书记。

  前车之鉴,华容当然不愿重蹈覆辙。朱元敬坦言,从2012年研究长江沿岸开发之初,华容县就明确:“长江沿线开发,有两条底线,一是符合国家产业政策和环保政策;二是老百姓能接受,不反对。”

  刘立武介绍,为了让群众更好地接受、理解火电厂项目,华容前期已经做了大量的宣传解释工作,例如组织县乡村各级干部、村民代表和网民代表共同前去各地火电厂参观,“大烟囱、黑煤灰,我们原来也认为火电厂污染很重,但是,经过多次考察后,大家才知道现代化火电厂早已不是原来傻大黑粗的印象。一些原来反对火电的网民,现在转过身来支持。”

  从技术角度来看,神华华容电厂采用的是超超临界技术,代表着当今世界最先进的清洁煤炭利用技术。据中国神华资料介绍,华容电厂建成运营后,供电煤耗不高于273克/千瓦时,比全球实际运营的最低煤耗276克/千瓦时更低。朱元敬称,“这么大的火电厂,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的排放量只相当于一家普通的农村小砖窑。”

  尽管如此,网上仍存在一些争议之声。网民认为,华电平江火电项目设计的各项环保指标并不逊色于神华华容电厂,但平江群众更担心的是华电此前在其他项目上的偷排行为所导致的污染。

  刘茂松教授则指出,平江不适合建大型火电厂的关键因素是其环境容量小;华容处于长江沿岸,环境容量大,的确是更好的选择。“除非湖南不要电,否则就应该放在华容。”

  当前,华容县已启动火电厂址的居民搬迁安置工程和厂区道路建设,火电厂正式开工尚需等待蒙华铁路的明确竣工日期。

  不论是500万千瓦的小墨山核电站、400万千瓦的神华华容火电厂,还是煤炭铁水联运储配基地,一旦建成,东山镇这个原本默默无闻的长江小镇将崛起为湖南新的能源中心,而长江生态环境保护也必将对当地主政者带来新的压力与挑战。

  刘茂松教授认为,“长江不搞大开发,不是不开发”,要建设长江经济带,长江沿岸发展重化工业是必然趋势,也是已成型的格局,今后关键是做好转型升级,保护母亲河,实现绿色发展。

  (夏新田对本文有重要贡献)

  

(责任编辑:殷俊红)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