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冷湖老基地:青海油田梦开始的地方

2015年05月15日 14:30   来源:CE.cn   

  中国经济网北京515日讯(记者 杨斯阳) 昨日,“网络名人走进新国企”之“一滴油的旅程”第二站走进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位于青海冷湖的老基地。青海冷湖,位于柴达木盆地西北边缘,1955年伴随着石油的发现而诞生。它由老基地、4号和5号三个相距15公里的地方组成,总面积比上海市还要大。

  冷湖老基地:青海油田梦开始的地方

  一早从敦煌出发,在瀚海戈壁中穿行了近5小时,晌午才到达常驻人口不足1万人的“荒城”。曾经的青海油田驻地——冷湖老基地,如今已是人去室空,到处是断壁残垣,满目凋零,处于荒凉的戈壁腹地显得更加荒凉,仿佛经历过一场空前劫难,像是一座废弃的古城。

  而这片残垣断壁,曾经见证了激情燃烧的石油会战岁月。冷湖最辉煌的时候生活着5-6万人。60年代冷湖人还奔赴大庆、胜利等地支援建设,一度有“哪里有石油,哪里就有冷湖人”的说法。

  1954年,柴达木盆地迎来了第一批石油垦荒者,在这里他们凭着“一卷行李一口锅,前者骆驼战沙漠,渴了抓把昆仑雪,饿了啃口青稞馍。”的革命干劲,经过四年的辛勤工作,发现了第一口标志性油井“地中四井”。由此,冷湖油田成为我国当时四大油田(玉门、克拉玛依、四川、冷湖)之一,中国的地图上也从此有了-冷湖镇。冷湖油田生产的原油源源不断地拉运到玉门、兰州进行炼制,为青海、西藏的发展和西南地区的国防安全做出了重要贡献。

  据冷湖油田管理处工作人员介绍,虽然老基地、五号都已破败,但不少曾经在这里工作过的石油人,专门回到这里,寻找当年生活过的痕迹。他们在住过的房前、上过课的教室前、上过班的工房前,回想往事久久不愿离去。在生命禁区——冷湖的历练,是老一辈石油人打造的奇迹。冷湖人以极其坚忍的意志存在于地球的第三极,给人以在其他地方无法体验的震憾。这也是许多冷湖人魂牵梦绕、千里重返的一个宿梦。

  青海油田的功勋井:地中四井

  冷湖五号地中四井,位于冷湖五号构造一高点,1958913日由1219钻井队钻至650米后发生井涌,继而出现井喷,喷势异常猛烈,原油连续畅喷33夜,日喷原油高达800吨左右。由此发现冷湖油田,揭开了冷湖油田开发、发展的新篇章。

  “地中四井”的喷油,预示着一个新的高产油田的诞生,展示了柴达木盆地的石油工业具有广阔而灿烂的前景。闻讯冷湖喷油的喜讯后,远在玉门的“石油诗人”李季激动万分,他饱蘸笔墨,当即赋诗一首:《一听说冷湖喷了油》:人人争把喜讯传/盆地原是聚宝盆/柴达木是祖国的大油田……喷油的消息和诗人的诗作传出后,全国油田为之振动,紧接着各路勘探队伍逐渐向冷湖集中。

  1959年春夏,时任石油工业部部长的余秋里和副部长孙敬文、康世恩先后到冷湖探区视察,望着忙碌的井架和不断涌出的滚滚石油,部长们喜悦的同时,明确指示开采队:“拿下冷湖油田,为柴达木石油工业大发展打下基础。”青海石油管理局党委随即决定,集中力量,猛攻冷湖,于是在集中人力的同时,陆续抽调40多部钻机,在冷湖展开了轰轰烈烈的石油大会战。一时间,冰冷的冷湖沸腾了,戈壁滩上,到处红旗招展,人声鼎沸,机声隆隆,沉寂了千年的荒野呈现出了前所未有的热闹。到1959年底,冷湖油田年产原油近30万吨,约占全国的12%,成为继玉门、新疆、四川之后的第四大油田。年底,冷湖炼油厂炼制的成品油开始运往西藏,供应边防部队用油。

  之后的20年,地中四井呕心沥血,鞠躬尽瘁,累计产油达到32704吨,直到19781月才耗尽了精力,停止生产。

  冷湖油田在五十年代是青藏高原重要的产油、供油基地,在当时我国石油产量极端地下、国民经济处于暂时困难时期的情况下,为我国做出了重要的贡献。在中印反击战中,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绩,同时也为青藏高原地区工业的腾飞发挥了极大地作用。

  冷湖四号公墓 纪念为石油勘探献身的人们

  在冷湖四号地区的东南角,有一片被矮小围墙围起来的大片地方,在干冷的空气中静默着,这里就是冷湖四号公墓,这里长眠着自青海油田开发以来,先后因公和因病去世的400多名油田领导和职工家属。

  为了纪念为柴达木石油工业献出生命的先烈,1983年,青海油田筹建了冷湖四号公墓。公墓大门两侧写着“志在戈壁寻宝业绩与祁连同在,献身石油事业英名与昆仑并存”的对联。公墓内最醒目的是一座高12米的纪念碑,碑身正面写着“为发现柴达木石油工业而光荣牺牲的同志永垂不朽”,整个公墓显得庄重、肃穆。

  纪念碑后,是大片的坟墓,400多个墓碑,背衬着白雪皑皑的祁连山,全都朝向东方家乡的方向,因为长眠在这里的人,大都是从东部来的。这些墓碑并不华丽,不少只是坟包加一块石碑。其中有的墓碑字体早已难辨,有的干脆就是无名碑。这些墓碑在经受着辽阔的孤寂时,也经受着风沙无情的剥蚀。

  每一座小小的墓碑背后都是一个鲜活的生命和一段感人肺腑的故事。在这些墓群里,随时可以看到父子、夫妻的墓碑,比如原冷湖油田管理局研究所党委书记陈自维、张秀贞夫妇。冷湖石油管理处工作人员介绍说,陈自维和张秀珍夫妇,在1950年油田刚勘探时,就来到油田,多年后,妻子张秀珍因病离世,被埋葬在沙漠里。丈夫陈自维回到内地生活,终老后,要求孩子一定要将自己的骨灰送回柴达木盆地,和妻子合葬在冷湖沙漠中。工作人员说,为中国石油献出的生命不在少数,但柴达木盆地是最多的。

(责任编辑:殷俊红)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