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物价部门调研电价调整 上网电价二季度有望下调_中国经济网——国家经济门户
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各地物价部门调研电价调整 上网电价二季度有望下调

2015年02月14日 07:07   来源:中国经营报   

  各地物价部门调研电价调整 上网电价二季度有望下调

  王力凝

  受益于煤炭价格下跌,火电行业经历了风光得意的一年。以华电集团、国电集团等为代表的五大电力集团最新发布的经营数据显示,2014年企业的主要经营指标均刷新了成立以来的历史最好纪录。

  但就在此时,上网电价下调风声再起。

  《中国经营报》记者获悉,近期地方物价部门在广东、华东等地的火力发电厂调研电价下调事宜。基于此,部分电力企业预期上网电价将在二季度进行调整。根据电力企业透露,本次电价下调的幅度将参考各地的煤炭价格变动幅度,预计将在1~3分钱。

  这可以看成是煤电联动的一次具体实施。自2012年国务院发布《关于深化电煤市场化改革的指导意见》后,先后两次对火电上网电价进行了调整,但都是以补贴新能源、补贴火电脱硝除尘的名义,销售电价都未变化。

  2012年下半年以来,中国煤炭开始告别“黄金时代”,价格一路下跌。而本次火电上网电价下调的逻辑,仍来自于煤炭价格的下跌——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2014年下跌了17%,远远超过煤电联动规定5%的调整幅度。

  正因如此,煤炭价格下跌了两年多,却未能“全民受益”。而2015年的这次电价调整,是否会是真正落实煤电联动机制,仍有待确认。

  煤企电企各自承压

  一位接近发改委的人士表示,此次国家发改委将电价调整的权限下放到各地区,因考虑到各地区煤价变化的具体情况不同,未来火电标杆电价降幅也不尽相同,决定权将在各地物价局。

  来自能源机构安迅思的消息称,据近期江苏、广东等地的电厂负责人透露,有物价部门来企业调研电价下调,企业也得到了电价或将在后期进行调整的消息。

  受此消息影响,一些电力企业也对企业运营工作进行了调整。

  广东一家电厂人士透露,该企业计划趁春节前电力需求下降之际,进行机组大检修。但随着电价下调消息的蔓延,电厂又重新调整了发电计划,争取赶在上网电价下调前,尽可能提高发电负荷、多发电。

  “电价可能下调的消息已听说,但现在没有消息,具体是否调整还要等国家发改委的文件,如果收到后我们也会很快对外公布。”江苏省物价局综合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电价要下调需要对全国总的盘子进行测算,各个省份也会进行测算,才能明确具体的调整幅度。

  随后,记者致电了陕西、广东、江苏等地的物价管理部门,也均被告知暂无明确的消息。

  而根据江苏、广东等地的火电企业的表述,本次火电上网电价调整或在0.01元~0.03元/千瓦时,预计有望于今年二季度实施。

  “即使电价下调1分钱,对于电力企业的影响也是非常大的。”能源信息机构安迅思分析师邓舜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根据安迅思的测算,电价每下调1%,电厂盈利将降低5%左右。假设本次上网电价下调幅度区中间价为0.015元/千瓦时,并在二季度实施,若以统计局发布的2014年全国火力发电量42049亿千瓦时进行计算,2015年整个电力行业利润将缩减约473亿元。

  根据中金公司电力行业研究员陈俊华的判断,2014年火电行业税前净资产收益率达到20%,年度税前利润达1800 亿元,创下了历史高位。

  多数发电企业2014年都实现了盈利。根据Wind数据统计,在36家发布业绩预告的电力上市公司中,83%的公司实现盈利。这些电企也都表示是由于煤价走低,公司成本下降所致。

  但即便如此,发电企业的盈利也并不是电价调整的主要原因,因为政策更关注的是,保障电力的安全供应和火电产业链的盈利结构。所以预计,大幅下调电价的事件不会出现。另外,全国各省火电盈利差异大,调价的依据与承受能力也有待测算。

  电价下调,无疑将挤压电厂的利润。但与此同时,上游的煤炭企业也将承压。

  “煤炭价格主要是受供需关系影响,但电价下调对火电企业的负面影响,将很大程度上向上游煤炭企业传导。”邓舜表示,在电力企业盈利受损的情况下,或许就会出现不履行电煤合同价格、单方压价的情况。

  根据煤炭行业人士的计算,每度电的上网电价调整一分钱,可以影响煤炭价格相应波动20元/吨~25元/吨。所以电价下调,对正处于行业低谷期煤炭企业来说,或将“雪上加霜”。

  煤电联动或配合电改

  尽管上网电价调整的细节尚未最终确定,多位关注中国电力体制改革的研究者均表示,如果本次电价下调成形,哪怕只是降1分钱,也表明煤电联动有了具体实施的信号,这意味着此前各地方政府试图通过行政化命令干预煤电价格仍将让位于煤电市场化改革。

  2012年12月25日,国务院发布了《关于深化电煤市场化改革的指导意见》,表示自2013年起彻底取消电煤双轨制,并提出了要进行煤电联动——当电煤价格波动幅度超过5%时,以年度为周期,相应调整上网电价。

  2月11日,最新公布的环渤海动力煤指数显示,5500大卡动力煤的综合平均价格报收于508元/吨。而在2013年年初这一价格指数为634元/吨,2014年年初这一价格指数为610元/吨。仅2014年一年,煤炭价格下跌幅度超过16%,可以说煤电联动的必要条件早已达到。

  然而,在2013年和2014年国家都没有启动煤电联动,但发电企业的上网电价也进行了两次调整。

  2013年8月27日,国家发改委发布通知,将火电企业的上网电价下调。此次,全国火电上网电价平均下调1.1~1.4分钱。2014年8月26日,国家发改委再次发布相关通知,适当降低燃煤发电企业上网电价,此次全国燃煤发电企业标杆上网电价平均每千瓦时降低0.93分钱。

  对于这两次价格调整,国家发改委相关人士也认为,这两次调价都是在销售电价不变的基础上进行,为了补贴新能源,缓解燃煤发电企业脱硝以及除尘等环保电价矛盾,都不是煤电联动。

  “谈及煤电联动,就是有两个步骤,即上网电价与煤炭价格联动、销售电价与上网电价联动。”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表示,这一内涵早在2004年国家发改委印发《关于建立煤电价格联动机制的意见》中,已经进行过明确。而且对于上网电价和销售电价调整的计算公式也对外公布。

  在厦门大学能源经济协同创新中心主任林伯强看来,让上网电价和销售电价联动起来,也是电价改革的一项重要内容。随着深圳独立输配电改革的实施,如果本次国内电价下调,重新启动煤电联动机制,也有利于铺路全国的电力体制改革。

(责任编辑:施晓娟)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