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中经创业榜]灌木文化:以生命为载体传承民族符号

2017年12月19日 07:24   来源:中国经济网-《经济日报》   张 雪

  来自新疆哈密的绣娘到灌木艺术空间交流学习。(资料图片)

  灌木推出的融入哈密刺绣的笔记本、头戴式耳机、抱枕等一系列衍生产品。张 雪摄

灌木艺术空间为100多位设计师免费展出的原创插画作品。张 雪摄

  “黄鸟于飞,集于灌木”,山西灌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名字出自《诗经》。“灌木很常见,它虽不往高长,但包围山头的往往都是它。”眼前,公司董事长兼CEO黎贯宇语态谦和,唯有在解释公司名字寓意时透露出了些许“野心”。

  2012年,公司成立,起初做过图书出版、动画、服装……“那时,活下来比什么都重要”。5年后,公司的业务精简为动漫和非遗产品两块。一手创新,一手传承,在黎贯宇看来,二者是和谐共生、彼此成就的关系。

  活下来,扎下根,黎贯宇亲手培植的“灌木”正在漫山遍野肆意生长。

  在试错过程中积累经验

  2012年,黎贯宇正式注册公司,走上创业路。2015年,以山西传统的布老虎形象为原型打造的原创动漫项目启动。黎贯宇逐渐明白,创业需要在试错过程中积累经验,困境背后可能蕴含着新的机遇

  黎贯宇小时候叫黎九星。“爸爸告诉我,我出生的时候,九大行星连成一条线。”黎九星曾经对此深信不疑。

  那时,他的确过得顺风顺水,是其他父母口中“别人家的孩子”,学习好,还有绘画天赋,“只要我参加绘画比赛,别的小朋友就只能争第二名。”

  命运的拐点来得猝不及防。初三那年,爸爸过世,家里的顶梁柱没了。本该上演奋发图强的戏码,黎贯宇却一蹶不振,打架、逃学,成绩一落千丈。

  直到高考前夕,他傻眼了。好在,绘画的童子功还在,凭借这个特长,黎贯宇总算考上了大学,“爸爸过世后,家里的经济条件变得很差,大学第一学期交学费的钱是妈妈带着我上亲戚家借来的。”

  后来,黎贯宇再也没有向家里伸手要过钱。曾经的兴趣爱好变成了谋生的手段。为了赚钱,他用课余时间画广告牌、画图书插画、设计蛋糕……黎贯宇相信,这世上没有白走的路,没日没夜的辛苦锻炼了他的业务能力,还让他熟悉了相关行业,这些积累都为他后来的创业打下了基础。

  大学毕业后,黎贯宇当了“北漂”,兜里攒下点钱,心里却觉得没意思。刚好山西传媒学院从北京和上海请老师开设了动漫班,黎贯宇没犹豫去报考了,顺从了内心向往学习新知识的愿望。这次学成毕业后,他选择留校任教。

  2010年,黎贯宇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因为我结婚了,想着这些年也没攒下钱,成家后总要给家里有个交代。”2012年,他正式注册公司,走上了创业的路。

  一开始,公司的业务很简单,是他熟悉的图书外包,制作绘画教材。“一年做了8本书,向别人借的30万元都赔了。”眼见着公司经营不下去,黎贯宇想把员工遣散。黎贯宇正为难着如何把坏消息告诉大家,没想到,拖着的这一个月间,8本书都赚钱或保本了,公司有救了。2013年,他们一下子制作了400多本图书,公司赚下第一桶金。

  但黎贯宇心里清楚,自己不会在这条简单重复的路上走太久。2012年,他到北京参加文化部组织的一个动漫高级研修班,同期的同学包括喜羊羊与灰太狼、熊出没等动漫产品的主创。短短十几天,老师、同学间的交流为他打开了全新的眼界。“我也要做原创作品!”那一刻,一直在心里装着的想法越发清晰。

  在学校教书的那些年,黎贯宇接触了大量案例。“国外成熟的大公司,拥有知名的动漫形象和完整的产业链,不论是动画片,还是玩偶等衍生产品,每个环节都在为动漫形象加分,每个环节都在赚钱。”黎贯宇思考着自己的公司该怎么做。

  2013年,灌木成立了动画部,之后接连布局,搭建编剧团队、产品团队、手游团队、培训团队等,公司的产业链逐渐完整。

  2015年是黎贯宇认为的公司发展的关键一年,以山西传统的布老虎形象为原型打造的原创动漫项目启动了。“我希望小朋友通过动漫作品认识和喜欢上传统文化,同时,希望这部作品能够满足小朋友自由自在的想象力。”

  项目实施并非一帆风顺,创作反复修改、投入超过预算等问题都碰到过,但黎贯宇从创业开始已逐渐明白,创业就是需要在试错过程中积累成功的经验,困境背后可能蕴含着新的机遇。

  探索非遗传承的文化厚重

  黎贯宇认为,非遗保护是以人为核心,以生活为载体的活态传承实践。要促进非遗在秉承传统、不失其本的基础上,与现代表达方式结合

  没想到,布老虎形象原创动漫项目真的为灌木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

  有一次,文化部有关人员到山西考察。他们看到灌木的原创作品,又了解到公司拥有完整的产业链,向灌木发出了邀请。

  2016年3月,黎贯宇和公司的设计师第一次到新疆哈密考察,此行他们要了解当地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哈密刺绣,研究它的保护和传承现状,继而开发相关产品,让非遗走入市场。

  初次看到哈密刺绣,黎贯宇就被震住了:“古老的哈密刺绣融合了京绣和少数民族的豪放气质,形成了独特的风格,每一件都不同,漂亮又有个性。”然而,随着接触的深入,黎贯宇的情绪越来越复杂,“当地的绣娘靠刺绣解决不了温饱,家人不理解、不支持。她们渴望被认可,渴望这门技艺被传承”。

  对非遗的保护传承和开发,黎贯宇有自己的看法,“非遗不应在‘深山老林’里不为人知,没有生命力谁还愿意去传承?”非遗保护是以人为核心,以生活为载体的活态传承实践,“我们要做的是促进非遗在秉承传统、不失其本的基础上,与现代表达方式结合,让它融入我们的生活,在千家万户的日常生活中得到传承”。

  一年之中,黎贯宇和他的团队去了8次新疆。随着了解的深入,他们发现:哈密刺绣的内容以花草为主,缺乏历史传承的丰富素材,也没有融合现代生活的主题,绣娘的审美和创作能力有待提高;绣线和布料比较单一;刺绣产品缺乏进入市场的渠道,推广力度不够。

  灌木团队一面到绣娘家中欣赏她们的作品,熟悉她们习惯的创作内容和色彩搭配等,一面到博物馆、文化馆寻找老绣片,发掘哈密刺绣历史上值得借鉴的丰富素材。在大量的研究之后,设计师们将现代元素融入,进行二次创作,引导绣娘们在刺绣过程中理解传统与现代结合的图案语言。

  “外来设计师在帮助当地非遗产品开发的过程中也会有局限,比如不够了解当地的文化背景,产品研发与生产能力不对等。设计师走后,当地的刺绣内容还会继续面临缺乏原创的问题。”黎贯宇说,很多做非遗产品开发的公司都遇到过类似的情况。

  目前,灌木的解决之道是在当地发掘有原创能力的非遗传承人。在哈密文化馆的牵线下,黎贯宇认识了一位“男绣娘”,他不仅美术基础好,还有设计天赋,刺绣技艺也很了得,黎贯宇当即招纳他成为公司员工,接受更加系统的培训,提高他的原创能力,再与公司其他设计师一起互动,共同开发刺绣图案。

  灌木团队在调研过程中还找到了当年曾使用蚕丝绣线的老手艺人,并在当地政府的帮助下,很快恢复了这种传统绣线的使用工艺。

  一切就绪,灌木推出了融入哈密刺绣的笔记本、头戴式耳机、抱枕等一系列衍生产品,通过实体店、展会等销售大获好评,甚至还作为礼品走出国门。

  产品问世后,黎贯宇特意到哈密办了一场展览,有些绣娘带着孩子一起来到展厅,“当她们骄傲地向孩子介绍自己的作品时,也是在传承这门手艺,传承非遗文化”。黎贯宇很自豪。他还感到欣慰的是,在灌木的发掘、培育、带动下,绣娘们的生活有了改善,月收入高的过万元。

  他没想到这只是个开始,灌木陆续参与到其他地方非遗产品的开发中。“产品开发出来,后续实现更大的商业价值是一个相对较长的过程,不能急,得慢慢来。”黎贯宇说,之前有国外大品牌联系他提出高端定制的合作计划,他自己认为时机不成熟,婉拒了对方,“我们的非遗产品开发还有完善的空间,只要自己做得足够好,不论是合作,还是打造品牌,都是水到渠成的事”。

  不久前,黎贯宇在上海参加一个国际展会。他带去的非遗产品一亮相,就把前来参观的外国客商吸引过来。看着他们拍照、称赞,黎贯宇觉得自己做的事情棒极了。

  看好版权市场未来前景

  国家鼓励创新创造,严格保护版权。黎贯宇越来越看好版权市场的发展,开始打造线上IP超市,把自己、公司设计师和签约设计师的原创作品都纳入其中,目前已积累了1万多个动漫形象

  798是北京著名的时尚文化聚集区。今年,黎贯宇以日租金8000元的价格租下了一块场地,办起了灌木艺术空间,为100多位设计师免费展出原创插画作品。

  “在我靠画画谋生的时候,曾经在798附近住过两三个月,每天拿着光盘向这里的展商推销自己的作品,有时候人还没走出门,光盘就被扔进垃圾桶了。每个从事艺术创作的人,内心都极度渴望被认可。”忘不掉这种感受,黎贯宇在自己有能力后搭建起了一个平台,吸引年轻的设计师展示作品,共同实现盈利,“我与他们签订合同,两年内作品的数字版权归我,销售收入五五分成”。

  黎贯宇越来越看好版权市场的发展。国家鼓励创新创造,严格保护版权。有关数据显示,“十二五”时期,我国著作权产业对国民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已超过7%。他说:“现在大量企业需要原创形象、图案,愿意为此花钱得到合法的授权。”

  看好这个商机,黎贯宇开始打造线上IP超市,把自己、公司设计师和签约设计师的原创作品都纳入其中,目前已积累了1万多个动漫形象,10万多张图案和照片。“里面分门别类,有成品、半成品和各种素材,企业可以各取所需,获得独家授权和非独家授权的收费标准不同。”把版权变现,公司再和作者共同分享收益。

  另一边,黎贯宇还在拓展线下展览的空间,希望将展览从798延伸到各大商场。“一方面,为设计师的作品寻找更多的展示平台,吸引更多人与我们合作。另一方面,美术陈列已经是商场功能的一个转型方向,有意思的展览可以为商场吸引客流,一举多得。”

  5年时间,黎贯宇从一个艺术工作者,变成了一个企业经营者,这个转变让他乐在其中。“过去画画,最多的时候一天画600张,我认为画画是享受,根本不觉得累。现在经营企业,每天都在解决各种问题,也很有意思,我很享受,又怎么会觉得累?”

  黎贯宇说,开始创业的时候,心态很纠结,每一个决定都会担心是否正确。然而尝尽苦辣酸甜各种滋味后,他悟出了一个看似简单的道理,那就是要坚持做对的事情,对社会有益的事情,只要大的方向对了,成功就不会太远了。他相信自己现在做的动漫产业和非遗事业就是这样的事情,他期待着灌木枝繁叶茂,把山头染绿的那一天。(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张 雪)

  创业者言

  ● 创业需要在试错过程中积累成功经验,困境背后可能蕴含着新的机遇

  ● 我们要做的是促进非遗在秉承传统、不失其本的基础上,与现代表达方式结合,让它融入我们的生活,在千家万户的日常生活中得到传承

  ● 要坚持做对的事情,对社会有益的事情,只要大的方向对了,成功就不会太远了

(责任编辑:王婉莹)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