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日报》对话5亿“老铁”掌门人_中国经济网——国家经济门户
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经济日报》对话5亿“老铁”掌门人

2017年07月04日 11:01   来源:中国经济网   

  如果有7年的时间,你会用它来干什么?

  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埋头苦干成为公司的业务骨干?还是……?

  宿华,一个从湘西小镇来到北京的创业者。

  用7年的时间,把“快手”做成了拥有5亿用户的视频分享软件,成为令人惊愕的独角兽。

  《经济日报》独家对话宿华,现在,带你走进“老铁”掌门人的内心世界……

  记者:有人评价快手少了一点美感,比较土,你怎么看?

  宿华:首先,要看今天我们这个客观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大多数是看巴黎时装周的人,还是大多数是普通人?快手是一个世界的缩影,看到的是反映出来的多元世界。

  至于说土这些东西,这都是相对概念,审美是个人选择,有很大的主观因素。

  另外,我们的算法也需要不断优化,算法更完善的情况下,可以在更短时间内理解你的偏好,更多地把你符合你审美的东西给到你,不感兴趣就不给你。

  记者:你的价值观是什么?

  宿华:很难找到一句话表述价值观。我希望帮助到更多的人,帮助的方式是看当下社会发展的情况、看大家的痛点在哪里,然后选择广泛存在的痛点去解决。

  记者:快手解决了这样的痛点么?

  宿华:我们正在解决痛点的路上。这个痛点是广泛存在的。首先是记录,人类历史上留下关于自己和自己小世界的记录非常少,我们希望帮助更多人留下记录;其次是分享。快手希望能够把时代的记忆和世界的影像、时代的见证留下来,这是我们的选择。

  记者:你怎么看待竞争对手?

  宿华:我们在追求目标的时候,不太考虑竞争对手这个纬度,反过来讲如果有同行们也在做记录,和我们的初心是一样的,我们更加欢迎。记录本身也应该是多元化的,不应该只有我们一家来做。

  再过几百年、一千年来看今天的记录,我觉得是越多越好,这样后人对今天的理解、认知、分析、记忆都能够变得更好。短期来看,可能当下存在竞争关系,但是再过一百年都没有了,记录本身的价值会更重要。不同方案最终能流传多长时间、覆盖多少人,取决于各自不同的特性和价值观,我希望我们留下普通人的记录,更朴素、更普惠。

  记者:算法推荐内容与人工推荐内容的根本区别在哪里?假如算法理解用户偏好的过程太长,导致新用户流失怎么办?

  宿华:由人开发的技术做推荐的算法系统,本身也是有价值观在里面的,但它是更透明的、公正的、系统的。

  当然存在你说的这种情况,因为世界太大了,我们做不到对每一个新来的用户在完全不理解的情况下,对偏好做得很准。有可能我还来不及了解你,你就已经弃我而去,就和世界上很多爱情悲剧一样。

  对于新用户来说,算法没有绝对的准,也没有绝对的不准,是一个过渡的状态。当你使用的时间越长,对你的理解可能会越准确,但是你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对不对?我们并不指望,所有人来了之后立刻被粘在这儿,这个也不是我们的目标。我们的目标是让尽量多的记录能够留下来,并且很公开地、尽量多地分享给所有人,不是百分之百,这是做不到的。

  记者:用户在快手中对生活的演绎,会不会背离你记录的初衷呢?

  宿华:量子力学理论中,观察者对被观察者是有影响的,这在所有的观察手段里都是不可避免的状况。文字会带上记录者主观的意愿;纪录片也会带上导演和拍摄者的意愿;当被记录者知道他在被记录的时候,心态也会发生一些变化,这是所有的记录手段和方式都不可避免的一个情况。

  但是反过来,快手今天做的事情,做不到零影响,也要尽力做到所有记录手段里面对被记录者影响最小。以普通人个人的视角,多角度、多方位、细致地在末梢对这个世界进行记录,这是快手独特的价值。

  记者:快手有没有想过在记录和分享之外去影响它的使用者改变世界?

  宿华:世界肯定需要进步,是成为一个领导者,带领大家改变世界,还是让每一个人发自内心的、从自己的角度出发、根据自己观察到的世界去一点点改造,我觉得是两种做法。大家一直说市场是只隐形的手,快手也应该是一只隐形的手。

  我们希望给更多的人提供记录生活、分享生活、改善生活的可能性,但他们具体怎样去记录、怎样去分享、怎样去改变,我觉得是他们自己的选择,我们会让更多的人有改变的可能性。

  就像你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所有人都不理你,和你今天存在过,但是你记录下来,分享出去,大家会给你反馈,告诉说我喜欢你还是不喜欢你,我觉得你哪儿好、哪儿不好,给个体带来的改变是不一样的。但是具体会改成什么样子,是靠不同角色的互动来完成的,我相信群体的智慧,能让世界变得更好。

  记者:现在的创业环境怎么样?

  宿华:现在的客观条件比我创业早期要好特别多。

  首先是投资环境,2008年金融危机导致整个投资环境非常差,我们得靠自己的积蓄去做。

  我刚毕业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找一份工作,用一份稳定的工作保证自己能生存且有积蓄,之后才会考虑创业,用我的积蓄来完成起步阶段。但现在不需要了,客观条件已经不需要这样子了,哪怕你刚毕业,只要你足够优秀,也会有人来支持你,给你投资。

  其次是整个社会的舆论环境。今天我们说创业,大家会从精神上会支持你,觉得你很了不起,你很勇敢。但十年前,不少人会觉得是一个无奈的选择,在大公司混不下去了才去创业,大家认知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2008年我们做一个创业的选择前,和朋友们讨论、争论过很多次,有人觉得创业是一个错误的选择,为什么不在一个大公司里,大公司做的事情会影响更多的人、解决更重要的社会问题、挣的钱也很多,而创业有很多的不确定性。现在大家都不会这么认为了,觉得你敢去选一个问题解决,不管你是为了赚钱,还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你都是一个勇敢的选择。

  社会的经济发展也使得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可以去冒险。以前很多年轻人一旦冒险可能就面临着生活维持不下去的情况,现在的整个社会生产力已经极大地发展了,很多人哪怕没有工作,也不会饿着自己。

  记者:创业主观上需要具备什么样条件?

  宿华:创业主观上确实有些必要条件。首先,你要有一个深刻的认知来解决一些问题。假如没有这个认知,就可能会做一些错误的定位,去解决一个不存在的伪问题,或者是自己新造了一个问题。其次,创业需要你有解决不确定问题的能力。大多数年轻人在学校或者是大公司里都在解决相对清晰的、确定的问题。但创业,不管你解决行业问题、区域性问题还是社会问题,很多时候问题本身的定义是模糊的,是不确定的,你要自己去把最有价值的问题找到,把这个问题需要的输入和输出搞清楚,然后你才能够真正地聚集一帮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去把这个问题解决得更好。

  记者:你觉得最好的企业是什么样的?

  宿华:就是一群优秀的人聚在一起解决一个有意义的社会问题。

  记者:你觉得你是怎样一个人?

  宿华:我们的校训叫行胜于言,我自己也是这样的。但创业其实需要言行并重,特别是带领志同道合的伙伴们往前走,不仅要想清楚、做得好,还得告诉大家为什么要这样做、你要去哪里,这对我个人是有挑战的。

  记者:最有成就感的是什么时候?

  宿华:如果六百年后也能看到今天的记录,我觉得那个是最有价值的。(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陈莹莹)

(责任编辑:施晓娟)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