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经创业榜]“大鱼”出海记_中国经济网——国家经济门户
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中经创业榜]“大鱼”出海记

2017年06月22日 07:10   来源:中国经济网-《经济日报》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张 双

  编者按:北冥有鱼,其名为鲲。化而为鸟,其名为鹏。从鲲化鹏,知易行难——需要“水击三千里”的积累,需要看准“抟扶摇而上”的风口。今天的中经创业榜推出的就是一条“大鱼”,一条结束沉潜扶摇而上的“大鱼”——北京鱼行天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大鱼”创始人姚娜毕业于文科专业,结束在三家互联网公司的“沉潜”就职历程后,走上了用互联网重塑旅游行业供应链的路——“我们要像大鱼一样沉潜到海底,从最底部改造旅游产业的供应链。”

  乘着互联网创业的东风,凭借对海外旅游目的地资源的“众包式”开发,“大鱼”打造出充满情感和故事的非标准旅游产品。潜得越深,浮力越大,“大鱼”迅速进入“扶摇而上”阶段——企业办公地点从最初租用别人办公室里的一张桌子,到拥有一层写字楼,到拥有自己的独栋办公楼。

  “大鱼”能走多远?我们不知道,知道的是创业团队的平均年龄——27岁。

加班到深夜,大鱼员工的创意自拍。(资料图片)

2016年8月,大鱼3.0版本迭代项目启动仪式现场。 (资料图片)

2015年9月,大鱼旅行猎人组织线下聚会。(资料图片)

  如果你看过蒂姆·伯顿的电影《大鱼》(Big Fish),就会更加喜欢今天的创业故事。这家公司也叫大鱼,名字正是来自这部电影,这也是一个关于旅行、勇气和想像力的故事。

  “人生就是一场童话剧,只有敢想,才能敢做,只有敢做,你的人生才会过得与众不同,色彩斑斓。”大鱼创始人、CEO姚娜这样说。

  一条特立独行的鱼

  一个文科女生和互联网公司创始人之间的距离,是沉潜到深海从底部改造旅游产业供应链的雄心

  在互联网的汪洋大海里,姚娜是一条特立独行的鱼。

  她很早就游进了这片海域。2005年,在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攻读硕士的第2年,姚娜成为谷歌中国的首批雇员。在谷歌,她深刻理解了互联网的含义——互联网是一种生产力,依托互联网产品技术来驱动商业模式,可以深刻改变人与人、物与物、人与物的连接方式。2008年,姚娜离开谷歌,又经过了两家互联网初创公司的历练。

  “中国互联网出海的时候到了!无论技术运用能力还是产品创新能力,中国都已走在世界前列,尤其是在互联网与生活服务相结合的应用上。”这是姚娜创业时的互联网背景,也是她坚定不移在互联网领域进行海外创业的初心。

  让互联网与生活服务相结合,作为生产力去改造和重塑一个传统产业,姚娜选择了她最感兴趣的旅游业。2013年2月,她和技术合伙人黄勋章注册了北京鱼行天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我们要像大鱼一样沉潜到海底,从最底部改造旅游产业的供应链。”大鱼出海了。

  我们知道,旅游产品一般由吃、住、行、游、购、娱几方面构成,按照标准化和非标准化,又可分为两类。以住宿为例,酒店就是标准化产品,而民宿、客栈、公寓、别墅等由个人业主、房源承租者或商业机构提供的带有更多个性化设施及服务的住宿则是非标准化产品。非标准化旅游产品能够带给用户“最地道的目的地体验”,代表了旅游新生代出游个性化的新需求,是旅游消费升级和产品升级的方向。

  由于非标准化旅游产品极其分散、采集困难,在传统旅游行业中,海外自助游业务主要依托地接旅行社开展,目的地资源也全部掌握在地接社手里。这样,国内出团社很难掌控境外的业务环节,旅客也要平摊地接社的成本。目的地资源掌控,成为出境自助游的一大痛点,也成了大鱼瞄准的海域。

  大鱼要寻找的就是这些充满情感和故事的非标准旅游产品。一群热爱旅游的互联网人,一个平均年龄27岁的创业团队,几乎毫无传统旅游业背景,却抱定了用互联网重塑旅游行业供应链的雄心。

  一个流动的世界

  互联网打破了公司的物理界限,也打破了人的身份界限。一个人可以白天是公司职员,晚上是Airbnb房主,周末和假期就是大鱼的旅行猎人

  赵梦莹是北京工商大学的大四学生。去年11月,她在巴厘岛玩了三周,赚了大约16000元。旅游还能赚钱?秘密在于她是大鱼的“旅行猎人”。

  “旅行猎人”2014年面世,是大鱼首创的全球目的地旅游资源众包采集平台,核心是发动旅行爱好者或当地人,在大鱼各个旅行目的地寻找专业优质、好玩有趣的非标准旅游资源。猎人按照手机应用提示到达指定地点,完成签约任务后,就能获取一笔可观的现金奖励。

  姚娜向记者展示旅行猎人平台上新发布的一个任务——在泰国曼谷找到大皇宫青年旅馆,与住宿老板确定合作意向,帮老板拍摄旅馆的图片、视频等资料提交到系统,4天内完成就可领取32美元。如果猎人认领了这项任务,只需在规定时间内上门拜访住宿老板,现场确认供应商的真实性并建立合作,然后拍摄一套资料上传到旅行猎人系统。全部任务都用手机完成,后台通过GPS采集确认猎人发图位置与任务信息在地图上的经纬度一致,即可验证为有效。

  “软件很好用,上手很容易,完全按照手机提示操作就行,我半小时到40分钟就能完成一个任务。”赵梦莹利用在巴厘岛的两周完成了80多个任务,每项任务收入大约200元,“旅行从花钱变成了赚钱,真是太开心了”。

  感到开心的不仅有驴友,还有当地人。Tony Dzuong是越南河内的一名自由作家,两个月前注册成为旅行猎人,如今已经完成66项任务,赚取了大约1600美元,“兼职当猎人,让我增加了收入,结交了很多朋友,还可以在国际化的环境中工作,感觉很棒”。

  “旅行猎人”的口号是——时间通过有偿的交换创造更大的价值。“这个价值,表面看是猎人贡献了时间,大鱼给了钱,其实,交换还创造了更大的价值。”姚娜说,大鱼给当地创造了就业机会,同时输送和普及了中国互联网的产品和技术;猎人获得了收入,目的地资源得到了推广,大鱼节约了线下商务拓展的成本,获取了大量直采供应商,还可以售卖猎人拍摄的图片和视频获取盈利。

  把商务拓展的流程标准化,用产品和技术来驱动商业模式,是旅行猎人成功的关键。如今,大鱼依靠全球20多个目的地的6万多名猎人实现了目的地资源掌控,住宿数量平均每月增长3000家至4000家,成为旅游行业里为数不多拥有国际化直采能力的创业公司。

  与旅行猎人对接后,供应商可注册到WAKA科技——大鱼的全球目的地旅游资源精准营销平台。在这里,大鱼对直采资源进行统一化分销,成为携程、艺龙、去哪儿等大型OTA(在线旅行社)的供货商。供应商只需实时更新库存和价格,就可以在WAKA平台上将服务分销到全球各大销售网络,大鱼则可向每笔成交订单收取佣金。

  “从资源采集到信息维护管理,再到全球在线平台统一化分销,就是整个供应链的改造过程。”姚娜说,大鱼团队用了整整4年,从根本上改变了用户、供应商和平台之间的关系,改变了传统旅游业在非标准产品采集时信息不对称、供应商分散、产品缺乏标准化的局面。

  不仅是重塑供应链,有关目的地的经营者数据、服务内容数据和库存价格等动态数据,将共同形成一个垂直领域的结构化数据库。这个具有实时更新与自我修复能力的动态数据库,将成为人工智能的基础和核心,为大鱼带来更大的想象空间。其中,旅行猎人扮演数据库的采集者,WAKA科技则是数据库的管理和更新者。

  下一步,大鱼将从特色住宿向吃、住、玩全品类拓展,重点发展大鱼旅行这一自有旅宿预订平台。未来,大家不仅能在大鱼旅行上预订住宿,还可以联系到旅行猎人做向导和伴游,体验最地道的自由行。

  姚娜说:“创业带来的最大变化,就是知道什么时候思维要发散,什么时候思维要聚合。发散就是想象这个世界应该按照什么方式运转,想象一种新的模样、新的世界、新的合作的样态;做事的时候,则要聚合、专注。这就是我常跟团队核心成员讲的,思维的张力。”

  一场旅行的意义

  从最初在北京望京租用别人办公室里的一张桌子,到在三元桥拥有一层写字楼,再到即将迁往亮马桥的独栋小楼,大鱼在长大

  大鱼在长大。

  从最初注册时的两个人,到现在的120人。

  从最初在北京望京租用别人办公室里的一张桌子,到在三元桥拥有一层写字楼,6月25日,大鱼即将迁往亮马桥的独栋小楼。

  熊天香被称为大鱼的灵魂人物,她是公司招聘的第一个员工,一个能做一手好菜的勤快阿姨。这些年,熊阿姨的盛菜器皿从两三个盘子变成了五六个直径30厘米的大盆。难怪大鱼员工都说:“只要阿姨饭菜做得好,团队发展就好。”

  姚娜说:“我才不认为创业就是有上顿没下顿呢。我和我的员工都要吃好,每天三顿按时吃饭,还有水果点心下午茶。吃饱了才有力气消灭创业路上的各种小怪兽啊。”

  说起创业路上的艰难,姚娜提起一次融资经历。她去一家国内顶尖的投资公司,20多个投资人坐成一排,对她表示质疑:“你没有大公司高管的经历,能管好一个公司吗?你们的团队没有旅游业经验,能做好旅游吗?”姚娜说,“我现在的确没游过泳,但我有勇气先跳下水,只要能坚持下来,我就学会游泳了”。

  那家公司最终没有投资大鱼。面对创业路上的指指点点、否定质疑,“I don’t care”(我不在意)是姚娜的口头禅,“不必太在乎别人的评价,我眼里永远都是自己想做成的事情。如果我们把所有精力都集聚在一个点上,它就会变成一个多棱镜,反射出七彩的光”。

  继经纬中国之后,大鱼又获得了富达和携程共计5亿元的投资,如今已经拥有独立的造血能力。接下来,大鱼将重点引入战略投资者以获取更好的资源。

  “这是一个非常有创造力的团队。”携程集团首席运营官孙茂华说,“大鱼用纯技术手段探索解决人力问题,依靠数据驱动、产品化管理,在‘互联网+’方面进行了有益的尝试。如果说携程是一个大部队推进式团队,大鱼就像一个特种兵团队,他们的创新研究带给我们很多启发,我们也可以为大鱼的创新发展提供更多资源支持,形成优势互补的生态圈。接下来,希望大鱼在商业模式的磨合实现以及与具体业务相结合方面进一步探索,期待大鱼带来更多惊喜”。

  中国旅游研究院产业所副所长杨宏浩认为:“大鱼的三个平台关联度较高,具有较强的协同性,尤其是旅行猎人平台,模式很新颖,不仅降低了获取供应商的成本,与供应商自行上传数据的模式相比,还能有效提升住宿数据的真实性。面对当前一些分享经济平台的竞争,大鱼需要不断创新优化商业模式,进一步增强核心竞争力。”

  “这些年最大的成长是管理的变化。”姚娜说,“刚创业时只有几个人,资源很有限,就要激发每个人的斗志,鼓励大家无边界地工作;后来有四五十人了,就要学会有边界地工作,懂得流程和规矩;现在一百多人,新的挑战在于形成统一的认知,引入数据化管理”。

  没有人告诉大鱼下一步应该做什么,完全要靠自己的摸索,这的确很难,但也是很棒的体验。就像大鱼运营总监唐亚杰所说,“我们每天都像在高速路上急转弯,但每过一弯,都有豁然开朗的新风景,探索与惊喜同在”。

  创业者言

  非常幸运生活在这个互联网快速渗透各行各业,国家又大力扶持创新创业的时代。人生就是创业,无论输赢,拼尽全力,保持热情乐观,享受各种挫折,永远在路上

  创业带来的最大变化,就是知道什么时候思维要发散,什么时候思维要聚合。发散就是想象这个世界应该按照什么方式运转,想象一种新的模样、新的合作的样态。做事的时候,则要聚合、专注(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张 双)

(责任编辑:刘朋)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