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各布·卢:未来应该做大全球化的“蛋糕”_中国经济网——国家经济门户
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雅各布·卢:未来应该做大全球化的“蛋糕”

2017年03月20日 15:14   来源:中国经济网   

  中国经济网北京3月20日讯(记者 佟明彪)“我们应该仔细审视怎么让全球化的效益能更广泛的被享受。如果这个蛋糕再变大,我们就更容易说服人们,说全球化是有好处的。”美国前财政部长雅各布·卢在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年会”上这样谈到。

  他认为,政府应该思考保护主义会抬头的原因,未来要谨慎的改变过去的体制,并把全球化利益的“蛋糕”再做大,让更多的人可以享受到全球化的好处。对于商界领袖而言,不能只关注短期的财务表现,更要考虑到整个经济体层面的长期健康发展。

  以下是发言实录:

  谢谢大家,李主任和刘秘书长组织了非常重要的高层论坛,刚才金行长也做了非常精彩的发言,跟他同台发言我深感荣幸。参加这次会议,我想到美国常说的话,该说的都说了,但是还有很多人没有机会来发言,所以我尽量不去重复其他人之前已经表述过的观点。但是如果有重复的话,也请大家多包涵。

  在展望国际体系的未来之前,我想首先要回顾过去的70年,也要回顾过去的8、9年。昨天和前天我们都谈到了很多全球金融体系如何帮我们实现脱贫的问题,尤其是在二战以来,这样的作用尤其明显。我们也谈到了如何帮助其他国家的人民能够实现繁荣的未来,当然这不仅仅涉及到经济领域,从历史上来看,上个世纪由于缺乏合作,缺乏共赢的发展,所以整个世界陷于冲突之中,那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境地。国与国之间有矛盾,而个人与个人之间也有矛盾,那就是意味着,那个世界是好是坏,个人之间其实并没有任何利益攸关,因此这样的发展不仅是经济问题,也是安全问题。

  接下来我谈一下过去8、9年时间的情况。回想一下全球金融体系在这8、9年当中取得了什么成绩,如何实现金融的复苏,而且创造了更加美好的世界。首先要看一下金融危机爆发之后的情况,各国在G20框架之下做出了强烈的响应,中国也是如此,使我们具有了恢复的能力。当然这是一个长期缓慢的进程,因为从历史上来看,这种大规模的衰退必然需要花很长的时间才能恢复。但是如果没有金融体系支持的话,我们世界经济肯定不如现在的境况。

  我们也可以看一下大家是如何合作做出响应的。大家往往会想到当时危机发生的情况人人自危,都在说金融体系要为这个危机负责。但是我们要放长眼光来看一下,在危机前后的一个很长的时间段里面金融体系发挥的作用。在金融稳定理事会,我们也提高了金融机构的标准,落实了相关的机制。使得这些机构未来有更强的抗风险能力。还有就是我们在过去两年,可能比过去20年做了更多的事情。还有我们各个国家不应该相互竞争性的让货币贬值,在G20的国家当中,我们其实达成了一个协议,要确保在英国脱欧之后共同来维持市场的稳定。格林斯潘曾经跟我说过,这些机制或者这些会议的问题需要我们在日常工作当中来贯彻和执行,在这些会议上,大家都互相认识,互相都能够理解,所以可以快速的做出反应。在英国脱欧之后的那天早上,我们很多的财长都马上就通了电话,确保这个反应不要过度,而且使得这个世界变得更加可控和可管理。所以我想中国在2015年夏天双方做出的一些协调的行动,尤其是当时中国的汇改之后,实际上就是基于我们这种对话的机制,因为我们知道目标是什么,我们知道政策的动向是什么。美国要来说服别人,就是说中国的举措到底意味着什么,使得后来的市场就快速的稳定下来。

  在经济领域之外,我们在全球的金融机构的发展方面也做了很多的事情,使得我们达成了气候变化的协议。在巴黎会议上面,我们也讨论了如何用金融的工具来实现气候变化的目标,不需要由政府直接出资,而是使得这些政府和私营部门之间来合作实现气候变化的目标,所以在过去8年,我们取得了很多的成就。但是为什么那么多的国家都对这个全球的国际合作那么反感?我觉得这种在很多国家的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的抬头。刚才金立群行长也说到了,实际上这些问题都是各个国家国内的政策导致这些全球化的利益没有使所有人受益。当然一部分是跟工作的实质相关,还有一部分也跟沟通有关。我们这些政策制定者在G20的会议或者是在这样的会议上,我们都不能只是给民众来解释这些非常复杂的技术性的问题,而是要告诉他们,这些政策能够对他们的生活带来什么样的变化,所以这样才能够使得我们采取的政策能够有效。

  而且在这次会议上,前两天我们也听到了很多的观点,就是说我们越是加强我们对劳动力的培训和培养,才能够使得增长有可持续性。另外我们要拆除越来越多的障碍,使得全要素生产率提高,我们就能够使更多的民众受益。我觉得美国在这方面做得不够,我们好像很不愿意去谈税制的问题,其实税收可以让我们获得足够的资源,来让我们帮助劳动力的培训,使得他们具备新的技能,能够找到新的工作。还有对于中小学的教育也是需要大量的投资,而且对于那些受到颠覆行业的工人来说才能有这样的资源和资金来重新学习。所以我觉得机器人做出的贡献以及和贸易带来的影响我们应该区分清楚,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艰难的时刻。

  作为在G20峰会召开后,我作为美国的一个前政府的代表,我觉得我们不能只是反对保护主义,我们应该仔细的审视一下为什么保护主义会抬头。所以未来要非常的谨慎,就是说来改变过去的这种体制,不仅使得美国受益,也使得其他国家受益。我们在国内应该仔细的审视一下怎么样让全球化的效益能够更加被广泛的享受。如果这个蛋糕再变大的话,可能我们就更容易说服人们,说全球化是有好处的。如果说每个人都能分到一块饼的话,就更容易说服他们,这个全球化是能够带来好处的。我觉得在座的商界的领袖都要看自己的利益,而且不能只关注短期的财务表现,而是要考虑对于经济体来讲长期的健康发展应该是什么样的,或者是全球的这种经济的繁荣能够对政治的稳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在我们的各个国家之内,我们都需要去跟老百姓沟通这些问题。

  我想再谈一下美国和中国的关系以及全球关系当中应该关注的领域,我们应该让全球的体系要对新兴市场更加开放。我认为亚投行的工作向我们展示了怎么样通过合作来实现重要的目标,而且亚洲开发银行和亚投行的合作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说我们不需要放弃过去的这些经验,虽然我们在创造一些新的模式。我们可以建立新的机构,而且是高标准的机构,我觉得未来的需求是很大的,这些高标准的机构应该相互合作来实现目标。所以我非常支持亚投行建立了这样的高标准,在过去几年,IMF的这种份额的改变终于通过了,我花了5年的时间来争取实现这个目标。我相信对于全球的其他国家来说,他们应该理解美国对此还是有很深的承诺的。

  美国的这种国际承诺,在国内总是遭到反对,比方说最早联合国的提议,一开始在美国国内也是反对的,包括布雷顿森林体系在国内一开始也是遭到反对的,没有拿到资金。只有在金融危机之后,我们为IMF注资,但是我认为IMF的这种份额的改变,我们需要让坐在谈判桌前的各个国家能够体现出他们真正对世界的贡献。新兴市场国家也需要坐到谈判桌前,而且接受或者有所担当他们的责任。金融机构都愿意成为这个全球机制的一部分,来推动改革,使得新兴市场国家能够加入到这个国际的体系。但是与此同时,新兴国家也需要承担他们相应的责任。中国加入了IMF的特别提款权我觉得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不仅对中国的增长有好处,而且我们在IMF的机制下面也能够各个国家来合作,使得中国加入这个特别提款权的篮子。未来应该怎么做呢?就是中国必须从字面上、实质上和精神上都要遵守这个承诺,必须继续开放市场,接受外国投资和外国竞争,这也是成为IMF一个完全的成员需要做出的承诺和努力。

  最后作为结尾我想说,全球金融体系的这种互联互通,使得我们的世界变得更加繁荣和稳定,也能够确保国家安全。我们不能忘记,就像最早在美国合作的众议院议长说的,他说所有的政治都是本地化的。所以我们无论做什么,都需要向国内的民众去解释,或者说服他们到底这些政策举措能够为他们带来什么。在我们离开这个会议回到各自的国家之后,我们应该把我们对于这个会议上做出的承诺,能够确保变成国际上一种可持续的机制,而且要告诉民众,我们在国内采取的政策举措能够为他们的生活带来什么具体的影响,谢谢!

(责任编辑:刘朋)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