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瓦布:中国将是第四次工业革命领军者_中国经济网——国家经济门户
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施瓦布:中国将是第四次工业革命领军者

2016年06月27日 07:32   来源:《经济参考报》   □记者 林远 李鲲 张钟凯

  ●和前几次工业革命不同,本次革命呈现出指数级而非线性的发展速度。与10年前或15年前相比,今天创造单位财富所需的员工数量要少得多,这是因为数字企业的边际成本几近为零。不同学科和发现成果之间的协同与整合变得更为普遍。

  ●在一个充满不确定因素的时代,自我调整能力非常关键,如果企业故步自封,就可能会被市场淘汰。

  ●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最大受益者是智力和实物资本提供者——创新者、投资人、股东,这正是工薪阶层与资本拥有者贫富差距日益悬殊的原因。

  很多学者认为,人类正在经历一场新技术革命,它正在彻底颠覆我们的生活、工作和互相关联的方式。世界经济论坛创始人兼执行主席克劳斯·施瓦布在其最新的一本著作中,将这种革命称为“第四次工业革命”。

  如何理解和塑造第四次工业革命,这是我们目前面临的最严峻和最重大的挑战之一。第四次工业革命和以前的工业革命有什么不同?它的最关键因素是什么?中国在这次革命中将扮演什么角色?正值天津夏季达沃斯论坛期间,施瓦布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专访时对这些问题进行了解析。

  第四次工业革命不只是计算机和互联网技术的集合

  “第四次工业革命——转型的力量”是本届夏季达沃斯论坛的主题,施瓦布认为,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关键在于计算机技术和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但是第四次工业革命则不限于此,它是多种科学技术进步的一个集合,生物科学、生命科学、材料科学等各种技术在这次工业革命中取得了空前快速发展。它不仅改变了我们正在干的事情和人们的交流方式,更改变了整个社会和我们的身份。

  在施瓦布看来,和前几次工业革命不同,本次革命呈现出指数级而非线性的发展速度。这是因为我们目前生活在一个高度互联、包罗万象的世界,而且新技术也在不断催生更新、更强大的技术。如今,创新的发展速度和传播速度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快。airbnb(空中食宿)、优步和阿里巴巴等颠覆者,几年前还籍籍无名,但如今早已家喻户晓。问世于2007年的苹果手机,如今在街头巷尾随处可见。截至2015年年底,全球智能手机总量更是多达20亿部。2010年,谷歌宣布研制出首辆无人驾驶汽车。用不了多久,我们就会看到许多无人驾驶汽车行驶在公路上。而这样的事例不胜枚举。

  施瓦布认为,速度只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的一个方面,规模收益也同样惊人。与10年前或15年前相比,今天创造单位财富所需的员工数量要少得多,这是因为数字企业的边际成本几近为零。此外,在数字时代,对于许多供应“信息商品”的新型公司而言,其产品的存储、运输和复制成本也几乎是零。一些颠覆性的技术企业似乎不需要多少资本,就能实现自身发展。比如,“instagram”和“Whatsapp”等公司并不需要太多启动资金,借助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力量,这些企业不仅改变了资本的作用,还提升了自身业务规模。这一点充分表明,规模收益有助于进一步扩大企业规模,并影响整个系统的改革。

  除速度和广度之外,施瓦布认为,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另外一个特点是,不同学科和发现成果之间的协同与整合变得更为普遍。比如,数字制造技术已经可以和生物学相互作用。一些设计师和建筑师正在将计算机设计、增材制造、材料工程学和合成生物学结合在一起,创造出新的系统,实现微生物、人体、消费产品乃至住宅之间的互动。通过这种方式,他们制造出的物体具有持续自我改变和调整的能力。

  许多行业的价值链遭到新技术颠覆

  第四次工业革命将对全球经济产生深远的影响,在施瓦布看来,人们能想到的所有宏观变量,包括GDP、投资、消费、就业、贸易、通货膨胀等等,都会受到影响。而对企业而言,则已经到了不改变就灭亡的时期。

  施瓦布表示,在供给侧,许多行业都在引入新技术,以此采用全新方式满足现有需求,极大地颠覆了当前的价值链。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在能源行业,新型存储和电网技术将加快行业的去中心化;3D打印技术的普及也会让分布式制造和零部件保养变得更加便捷和便宜;实时信息和资讯将针对客户和资产绩效提供独特见解,从而进一步强化其他技术趋势。一些灵活的创新型企业,利用研发、推广、销售和分销领域的全球性数字平台,以更好的质量、更快的速度和更低的价格为客户提供价值,从而超越现有的成熟企业。因此,许多企业领袖认为,他们最大的威胁来自尚不知名的企业。

  因此,施瓦布认为第四次工业革命对企业的影响就是,从简单的数字化向更为复杂的创新模式(即以创新的方式综合利用多种技术)转型这种趋势势不可挡。数字化是第三次工业革命的特征。这就迫使所有企业重新审视其经营方式,并采取有别于传统的模式。对有些企业而言,如果想占据新的价值前沿,可能需要在相近领域开发新的业务;对另外一些企业而言,则需要在现有行业中发现不断变化的价值点。

  施瓦布表示,目前几乎所有行业,数字技术都为产品和服务的结合创造了全新的颠覆性方式,并在此过程中破除了行业之间的传统界限。在汽车领域,车辆变成了车轮上的电脑,其电子元件占据了约40%的车辆成本。苹果和谷歌都决定进入汽车行业,这表明科技公司现在也可以转型成为汽车公司。未来,随着汽车价值逐步向电子技术转移,技术与授权软件相对于生产汽车本身,将发挥更大的战略性作用。

  金融行业也在经历同样的颠覆性变革。P2P平台拆除了准入壁垒,降低了成本。在投资领域,全新的“智能顾问”算法及相应的移动应用,可以在远低于传统交易成本(相对于传统2%的费用,它们只收取0.5%)的情况下提供咨询服务和投资组合工具,威胁着金融行业的投资市场。此外,医疗行业也面临着如何整合利用物理、生物和数字技术的挑战。在新型诊断和治疗方法不断涌现的情况下,医疗行业也迫切需要对病历进行数字化,并充分利用从可穿戴设备和植入式技术中采集的大量信息。并非所有行业都受到了同等程度的颠覆,但所有行业都在第四次工业革命力量的推动下,朝着变革的方向前进。

  “在一个充满不确定因素的时代,自我调整能力非常关键,如果企业故步自封,就可能会被市场淘汰。”施瓦布表示。

  未来10年公众生活将发生什么改变

  在第四次工业革命的进程中,软件技术驱动的数字互联将会彻底改变整个社会。其影响范围之广、变革速度之快,使得这场变革有别于人类历史上的任何一次工业革命。施瓦布的新书《第四次工业革命》中收录了世界经济论坛全球议程理事会针对800位公司执行总监进行的一项调查,以判断这些企业领导人预测何时这些足以改变游戏规则的技术将会给公众生活带来颠覆性改变。

  上述调查报告显示,眼镜式、头戴式及眼球追踪设备都会变得越来越智能,谷歌眼镜只是第一个成功尝试。在未来,人眼与视觉也将成为连接互联网及数字设备的新媒介。86%的受访者认为在2025年之前,10%的阅读眼镜可连接互联网。通过提供指令、信息可视化及交互作用,可使视觉成为一个即时、直接的交互界面,改变人们的学习、导航、指引和反馈方式,从而有助于人们更充分地与世界互动。

  报告显示,在过去几年里,随着越来越多的公司为客户提供近乎免费的存储空间作为部分附赠服务,个人的存储容量有了很大提升。用户创建了越来越多的内容,而无须考虑清理内容来腾出空间。存储空间商品化已是大势所趋,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存储价格飞速递减。91%的受访者认为在2025年之前,90%的人拥有免费(或由广告支持)的无限存储空间。世界的发展趋势是存储空间实现全面商业化,可以让用户免费享用无限量的存储空间。而企业获利的最佳方式可能是通过广告或遥感勘测。

  报告还显示,许多城市会将服务、公共设施以及道路接入互联网。这些智慧城市将能够对能源、物料流、物流运输及交通等领域进行管控。目前率先践行这一理念的地区,如新加坡和巴塞罗那,已经开始实施许多数据驱动的新服务,例如智能停车方案、智能垃圾回收以及智能照明等。智慧城市正不断拓展其传感技术网络,致力于打造出能够连接不同技术项目的核心数据库平台,在此基础上依靠数据分析和预测模型拓展出新的服务。64%的受访者认为在2025年之前,会出现第一座人口超过5万却没有交通信号灯的城市。

  新的不平等将成为系统性挑战

  “第四次工业革命在带来巨大好处的同时,也会带来巨大挑战,其中不平等现象的加剧尤其令人担忧。”施瓦布表示,因为我们绝大部分人既是消费者又是生产者,所以创新与颠覆对我们生活水平和福祉的影响既有正面的,也有负面的。

  技术给消费者带来的好处是有目共睹的。第四次工业革命产生了一批新产品、新服务,这些产品和服务可以在不产生任何额外成本的情况下,提高消费者的个人生活效率。如今,预约出租车、查航班、买产品、付费用、听音乐、看电影——所有这些事务都可以远程完成。互联网、智能手机和成千上万的应用软件让人们生活得更为轻松,也提高了人们的总体工作效率。人们用来阅读、浏览、通信的一台小小的平板电脑,其运算能力相当于30年前5000台台式电脑的运算能力总和,且其存储信息的成本逐步趋近于零。

  但是,在施瓦布看来,第四次工业革命带来的挑战显然主要落在了供应方身上,即劳动和生产领域。过去几年间,在绝大部分最发达的国家以及中国等快速发展经济体中,劳动力对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比重均有大幅下滑。这当中有一半是因为创新驱使企业用资本取代劳动力,导致生产设备相对价格出现下滑。

  正是因为这些动态因素的出现,人们才会认为,技术是造成高收入国家大部分人的收入停滞甚至减少的重要原因之一。根据瑞士信贷银行发布的《2015全球财富报告》,世界上有一半财富掌握在最富有的1%的人口手中,而“全世界较贫困的50%的人总共才拥有不到1%的全球财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有关报告指出,该组织成员国中最富有的10%的人的平均收入大约是最贫困的10%的人收入的9倍。此外,大部分国家的不平等状况还在加剧,即便是那些所有收入群体都实现了快速增长,且贫困人口大幅减少的国家也不例外。

  因此,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最大受益者是智力和实物资本提供者——创新者、投资人、股东,这正是工薪阶层与资本拥有者贫富差距日益悬殊的原因。

  中国在多个领域处于世界领先水平

  施瓦布表示,在令世界处于智能化的第四次工业革命中,中国已在无人机、太阳能、超级计算机等新兴技术领域处于世界领先水平,因此,他认为中国将成为第四次工业革命的领军者。

  以无人机为例,施瓦布告诉记者,他使用的无人机就是中国深圳的大疆公司生产的,可以拍照,还可以“跟踪”人移动,能够连续飞行半小时。“我认为这是目前世界上最好的无人机了,这是中国引领第四次工业革命的一个很好例证。”他说。

  当记者提及中国的“十三五”规划和五大发展理念,施瓦布频频点头,而且还能够清楚地跟着记者说出“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个词汇。施瓦布认为,中国的五大发展理念也是世界第四次工业革命的题中之意。

  他解释道,第四次工业革命中,创新是关键,但面对这次革命可能产生的一些负面效应,比如很多人由于不能熟练使用互联网而变得更加贫穷,“共享”十分重要。此外,当代世界中,发展绿色经济已经形成共识,这就需要政府和企业进行更多的协调。最后,面对全球发展对沟通越来越多的需求和依赖,开放应该为每个国家所积极推进。

  “过去的十年,我看到中国国内的发展越来越平衡、越来越和谐,未来,作为世界第四次工业革命领军者,我相信中国可以为全球经济发展作出更大的贡献。”施瓦布说。

(责任编辑:佟明彪)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