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川:货币政策仍将保持稳健_中国经济网——国家经济门户
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周小川:货币政策仍将保持稳健

2016年03月13日 07:20   来源:中国经济网——《经济日报》   

  

  3月12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举行记者会,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等就“金融改革与发展”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提问。 本报记者 李景录摄

  3月12日下午,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举行记者会,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副行长易纲、副行长兼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副行长范一飞就金融改革与发展等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提问。

  “首付贷”加大金融风险

  P2P平台“首付贷”是否合法合规?记者会上,央行首度为其定性:“首付贷”违法。

  周小川表示,一些P2P平台对首付进行贷款,首先应该了解的是,这些平台是否有资质做贷款?资金来源是什么?是否会给出资方带来风险?其次,从银行角度来说,客户的首付不能是借的,如果银行对此没有做到足够了解,会承担过大风险,也是错误的操作。

  “人民银行态度是非常明确的。房地产开发企业、房地产中介机构自办的金融业务没有取得相应的资质,属于违法从事金融业务,而且这其中还存在着自我融资、自我担保、搞资金池等乱象。”潘功胜更加明确地为“首付贷”定性,这些首付贷产品不仅加大了居民购房的杠杆,削弱了宏观调控政策的有效性,增加了金融风险,同时也增加了房地产市场的风险。

  潘功胜表示,结合即将开始的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活动,将对房地产中介机构、房地产开发企业以及它们与P2P平台合作开展的金融业务进行清理和整顿,打击为客户提供首付贷融资、加大购房杠杆、变相突破住房信贷政策的行为。

  货币政策不必过度刺激

  “如果国际国内没有大的经济金融风波,我们会保持稳健的货币政策,没有必要采用过度的货币政策进行刺激。”周小川表示,同时,因为当前我国经济下行压力较大,面临的困难和挑战较多,所以在稳健的货币政策中,也强调灵活适度。

  “货币政策总共分为五段:宽松的货币政策、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稳健的货币政策、适度从紧的货币政策和从紧的货币政策。”周小川介绍,货币政策历来需要根据经济形势的研究判断,根据情况实时地、动态地进行调整。这也就是货币政策灵活适度的含义。“稳健的货币政策略偏宽松符合从2015年后半年到现在的实际状况”。

  不良资产证券化风险可控

  近期,市场对于不良资产证券化试点高度关注。对此问题,周小川表示,证券化的实质是一种市场化操作。他同时强调,对于不良资产证券化,管理要规范,风险要自担。

  有观点认为,在银行不良贷款率持续上升的背景下,推行不良资产证券化可能存在较大风险。对此,潘功胜认为,不良资产证券化是整个信贷资产证券化的一个部分,只不过是丰富了资产证券化的基础资产内容。

  “商业银行不良贷款多与少、升还是降,和推进不良资产证券化试点没有太多关系。”潘功胜指出,进行不良资产证券化试点,一方面是要培育中国的不良资产市场化处置市场;另一方面是要发展拓宽信贷资产证券化市场。

  在风险控制方面,央行也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潘功胜介绍,第一,目前仅挑选了少数管理水平较高的大型金融机构开展试点,初期额度也不大;第二,在政策框架的设计上,严格防范风险,包括要求产品设计简单透明,不搞多层证券化,不搞再证券化。此外,坚持投资者的适当性原则,不能卖给个人投资者,只能向机构投资者出售等。

  “既然风险自担,就要防止发行人的道德风险,包括建立信息披露要求等。”潘功胜表示,政策设计还包括对发行人、评级机构、中介机构的规范管理,督促他们切实履职。

  资本流动将趋于正常

  去年以来,我国资本流动的加剧引发了市场担忧。对此,周小川显得相当淡定。“资本流入有的时期多一些,个别阶段流出多一点也不奇怪。”周小川说,中国金融市场曾经出现过一些波动,经过改革和整顿,已经走向正轨。“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的资本流动也会很快趋于正常水平”。

  资本流出究竟流去了哪儿?易纲认为,流出的大部分可以用藏汇于民来解释,就是企业、银行、居民把中央银行持有的外汇储备通过市场购汇的方式买走了,从中央银行持有的外汇储备变成了民间企业、金融机构和家庭持有,变成了民间持有。易纲介绍,去年金融机构增持了1000亿美元头寸,这就把美元挪到了金融机构手中。同时,企业去年开始还美元贷款,全年还了1000亿美元的外币贷款。“但是,也不排除有一些资本流出混杂在上述数目中,存在一些真正的流出也是可能的。”易纲说。

  易纲表示,这种由市场优化资产负债表所产生的对美元的需求是有限度的。未来可以看到,资本的流入流出还会保持在一个比较正常的范围内。

  值得注意的是,我国跨境资本流动从过去几个月的情况看有所收敛,比如结售汇逆差2月份比1月份减少50%,涉外收支逆差2月份比1月份收窄50%;外储下降幅度从去年12月至今年2月大幅放缓。“多个指标都表现出跨境资金的流出是在收敛的,在向基本面回归。”潘功胜强调。

  “总体讲,中国的经济是有韧性的,是可以自我调整的。”易纲认为,有一些不平衡通过资本流入流出、通过汇率机制弹性的调整,将慢慢向均衡、可持续的方向变化。(经济日报记者 陈果静 郭子源)

(责任编辑:佟明彪)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