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发树与红塔调解告败_中国经济网——国家经济门户
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陈发树与红塔调解告败

2013年12月06日 07:22   来源:京华时报   

 

 

  昨天,新华都集团董事长陈发树向红塔集团讨要云南白药股权纠纷案在时隔7个多月后再次在最高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前,一审被判败诉的陈发树再次拿出国内有史以来个人诉讼费最高纪录的1700万元向最高法提出上诉。昨天是最高法进行的最后一次开庭,尽管双方都做出了退让,但是双方调解方案都被对方拒绝。该案被业内称为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国内最大的股权纠纷案”。

  ■庭审

  双方均让步但调解失败

  陈发树的代理律师李庆昨天介绍,昨天的庭审中,双方对事实、法律基本无异议。而引人注目的是云南红塔提出了愿意退还陈发树本金加利息的调解方案,并劝陈发树“现实点”。

  面对对方抛出的数亿元“红包”,陈发树的代理律师李庆当场拒绝。对于云南红塔要求陈发树接受现实的态度,李庆表示,陈发树当初打这个官司,并不是仅仅为了钱,更重要的是为中国民营企业的平等地位、市场的契约精神讨一个说法。

  陈发树在昨天的调解中也做出了让步。据介绍,陈发树方接受调解的前提是对方必须履行此前签署的股权转让协议,而其间转让的股权市值增长部分可按照50%支付给红塔集团。而此前,陈发树提出的方案是支付30%,但最终调解告败。

  按照云南白药昨天103.45元的收盘价计算,陈发树当年购买的云南白药部分股权市值(还不包括这期间的分红转增股份)已达到67.8亿元,远远超过陈发树当年22亿的购买价。

  庭审程序结束近日宣判

  陈发树与云南红塔的官司缘起于4年多前的一场股权转让。2009年1月,中国烟草总公司同意云南红塔有偿转让其所持有的6581.3912万股云南白药股份。2009年9月10日,陈发树与云南红塔签订《股份转让协议》,以每股33.543元的价格买下云南红塔持有的全部云南白药股份。随后陈发树在5日内一次性支付了全部价款逾22亿元,按照合同规定,股票过户还需获得有权国有资产监管部门的最后批准。此后28个月中,陈发树虽不断催促,但一直无果。无奈之下,2011年12月8日陈发树向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递交《民事起诉状》,正式起诉云南红塔集团。

  2012年12月28日,云南高法作出一审判决,判决确认云南白药股权转让协议有效,驳回陈发树的其他诉讼请求,其中包括请求判令云南红塔继续全面履行该《股份转让协议》等。

  但陈发树不服,于今年2月向最高法提起上诉。昨天的开庭是继今年4月27日之后控辩双方再一次对簿公堂。“至此,本案二审的庭审程序已全部结束。”李庆表示,最高法将于近期宣判。

  ■说法

  陈发树一方称在打公益诉讼

  尽管一审败诉,但是对云南高法的判决,李庆昨天表示很乐观,他称,此案或成为国家关注“民企平等”力度的试金石。

  不过李庆也表示,这个官司从一开始,包括陈发树的朋友、家人,哪怕是作为代理人,都劝陈发树不要打,因为大家都认为,民企与国企的纠纷中,民企一般都是要吃亏,难度大。

  “但是陈发树表示,任何事情都得讲规矩,任何企业出尔反尔都不是无法可依的,自己打这个官司已不是个人的事情,很大程度上是有公益的目的,当前民营企业仍然面临诸多制度障碍和思想障碍,希望这个事件能引起反思。”李庆表示,正是被陈发树的精神所感动,自己也是公益性地打这个官司。

  京华时报记者胡笑红

(责任编辑:佟明彪)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