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斯金:中国未来经济增长速度将放缓_中国经济网——国家经济门户
手机看中经

博斯金:中国未来经济增长速度将放缓

2013年03月23日 10:09   来源:中国经济网   

  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承办的主题为“中国:改革开放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3年会23日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行。中国经济网全程直播报道。图为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迈克尔·博斯金。中国经济网李雨思 摄影

  中国经济网讯北京3月23日(记者张欣瑜)今日,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承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3”年会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行。会上,斯坦福大学教授迈克尔·博斯金表示,未来全球经济增长仍比较疲弱,而中国经济的增长也会换到低档水平,速度降低。他还指出,未来15年,中国人口老龄化与公共债务上升问题对中国经济增长影响很大。 >>>点击进入专题

  访谈文字实录:

  早上好,我很高兴再回到中国发展论坛,回到北京参加这次经济峰会!我在这个会上也是得到了很多信息,所以我会很快的过一下我的讲话,我不会每张幻灯片都讲,跟大家主要讲一下我讲话的大意,大家可以看我幻灯的具体内容。

  一开始我想谈一下在金融危机以及比较严重的衰退之后,现在发生的情况。欧元区也在从衰退中走出来,在巴西,我们看到它的经济发展速度下滑得很快,在接下来几个季度,或者在明年,到2020年这样一个周期,甚至更长的时间段我们都在看复苏会不会回到原来的常态,还是有一个新的常态,在发达经济体里面都是低增长,在发展中新兴经济体,特别是中国会有比较快的经济增长。在这个过程中会有哪些问题,会不会陷入日本式经济基本停滞的情况。过去几年我们看福利的问题,债务的问题,比如说主权债务的积累,央行在控制通胀方面做出的一些超乎原来授权的行为。有很多的风险,刚才斯蒂格利茨教授已经谈到了。包括对美国我们也将继续依赖,包括油价能源的变化,我们看到一些财政政策,货币方面的挑战,去杠杆化的挑战,同时也看到一些新的贸易和货币争端的出现,以及进一步扩大自由贸易需求之间的冲突。当然了,我们还会看到中短期和长期的风险,比如说经济衰退会不会持续下去,工业七国的恢复或者增长为什么还是这么疲弱,通货膨胀虽然现在还不是眼前的一个大的风险,但是对于中央银行来说都需要做好准备,有一个B计划,万一出现通胀该怎么做。

  我也比较同意斯蒂格利茨的观点,虽然我没有他那么乐观,但是我想我们未来增长还是比较疲弱的。发达经济体当中,七国集团当中,只有美、加两国经济实现了小幅增长,通胀率还是比较温和的。消费方面,目前对于大量宽松政策的消化能力还是有的,但是未来也是一个挑战。

  这儿看一些图片,IMP关于GDP增长率的预测,GDP的增长,失业率的情况,通胀率,可以看到未来三到五年,通货膨胀可能会成为包括中国央行在内主要关心的问题,尤其是在量化宽松政策之下会带来的挑战。潜在GDP和实际GDP之间仍然存在着差距,如何把这个鸿沟弥补,仍然是个挑战。有些人预计可能在未来两年,实际和潜在GDP之间的鸿沟会被弥补。可能并没有这么乐观,未来可能要花更长的时间才能让实际GDP增长跟上潜在GDP增长的预计。

  美国蓝筹政策认为美国恢复性增长大概会达到GDP增长2.5%的水平,这个还是不错的,但是预计和实际之间存在很大的差距,这个差距很难去弥补。短期内有一些机遇,有一些挑战,比如说进行整顿,在这个过程当中,所谓的财政诊断或者财政紧缩的政策只能是渐进的方式进行退出,因为好消息,或者乐观的机会并不是那么多,整顿的时候也需要进行更多的布局。欧洲方面资本金相对美国来说更加单薄,信用市场相比美国还更加庞大。欧洲央行还要讨论为了减轻流动性的压力,谁会成为最终的贷款人呢?量化宽松之后还有退出的风险,在刺激和相关整顿方面存在矛盾。

  我们看到美国、英国,还有其他的一些国家有非常高的政府预算赤字,美国现在虽然经历了几年比较缓慢的增长之后,政府的预算赤字还是在不断的增加。现在政府总债务占GDP的百分比已经超过了90%的危险线,远远超过了,并不是处于中间的区间,而是处于危险区。

  还有一些成熟证据表明,短期财政政策财政刺激效果是有限的,如果有一些高质量的,好的投资项目,美国军备方面的购买等等,还有一些好的基础设施项目能够得到国会批准的话,还是不错的刺激效果。我想花钱支出领域需要进行比较有效的,比较智能的办法,可能呈现的效应并没有那么明显。同时还会有负效应,一些项目开展过程当中会更加显现出来,出现负效应的问题,抵消之前的效应。财政政策方面还有转移支付,还有相关支出削减的措施,可能比赋税的政策更为有效。当然了,现在已经有了一些支持扩张性财政政策的呼声,美国的利率已经很低了,很多国家也是在做同样的政策,有些人也在怀疑,这样是不是能增加我们的产出呢?我想这样的整顿是有必要的。

  中国的财政状况,中国的银行,还有房地产的问题,但是中国目前还是有足够的经济和政治的能力来处理这样的问题。未来还有一些社会保险方面的负债需要进一步弥补。在人口结构的变化,人口不断老龄化的社会当中,包括依赖率,退休人口以及养老金的比例已经出现了快速上升的情况。在这个过程当中,中国需要去采纳更好的社会保险计划,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不应当完全依赖政府的转移支付或者是政府的自给制的支付体系,需要有多方部门的参与才行。

  同时还需要有一个合适的税率来获得政府的收入,来保证有一个合理的依赖比例和更新率。高税率我们也知道它的弊端很明显,它和税率的上升是存在乘数效应,有一个平方递增的效应。按GDP百分比计算公众持有债务这方面,人口变化的同时,公共债务也在不断的上升。另外一方面,可以看到中国人口也在迅速的老龄化,在未来15年的时间,中国的人口就要比美国平均还要老。一方面是人口老龄化,另外一方面公共债务的上升,对中国长期增长前景是有很大影响的。

  我们必须要学习美国和欧洲之前的教训,就是财政支出方面如何有纪律,适时的做到财政支出和收入之间的平衡是很重要的。对于中国来说,高储蓄率还是很大的问题,主要经济当中消费率也是非常低的,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也需要进行大量的金融改革,更多刺激需求的做法。

  最近20年来有一些专著不断的说我们需要进一步的加强法制和知识产权的保护,同时,也建立一个更加包容性的机制,让更多的人能够动员进来,参与到改善自己福祉的过程当中,这个过程当中也要打破既得和特殊利益的群体。我想总理在新一届政府工作报告当中已经谈到了这个工作,这个过程当中还需要增加市场的竞争和就业的机会,减少腐败等等。在这个过程当中还要谈一些新技术应用的问题,包括页岩气的应用,页岩气裂解的技术在中国进一步推广等等,以及商业化的应用。

  中国的增长确实会换到低档的水平,更低一点的速度。这是中国家庭最终消费占GDP百分比的情况,我们可以看到实际上低于30%,不光是比发达国家,跟中国类似发展阶段的国家相比也是非常低。最后我想讲一个悲观和乐观观点混合的结论,很多人说我们基本上无法避免严重经济下滑的局势,反弹机率几乎为零,这是悲观人士的观点,悲观人士的担忧都是部分有依据的,尤其对于发达经济体而言,银行业和财政,以及美国财政问题是相当艰难的挑战。但是我想如果我们看历史上任何的时期,总会出现一系列所谓难以克服的挑战,上世纪60年代的结构化失业,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的滞胀,80年代末来自日本的竞争等等。1999年到2007年相应的经济扩张和繁荣,评论界总是认为这种繁荣将永久持续,经济政策的制定者甚至宣称已经找到了避免衰退的办法,这种乐观预期总是在下一次衰退中化为泡影。

  一方面对于美国来说,人口结构方面的变化压力比欧盟和日本要小,税负也较低,福利体系规模也较小,美国在高科技、生产力及高等教育方面还是领先于世界的,他们是否会倒退回发展中国家的水平呢?比如说加拿大也把政府支出占GDP的比重进行了大幅度的削减等等,对于已经推出的政策会有既得和特殊的利益体抵制它的发展,像总理之前提到的那样,政府需要进行有效的运作,同时还需要提出相应的政策,另外一方面也需要对政府的职能进行有效的限制,赋权于民,赋权于企业,让市场做出他们相关的决定,谢谢!

(责任编辑:刘朋)

商务进行时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