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换挡变速" 须改变投资保增长思路_中国经济网——国家经济门户
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中国经济"换挡变速" 须改变投资保增长思路

2013年01月28日 07:10   来源:人民日报   

  编者按:当前中国经济发展正处于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关键时期,也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1月26日,由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主办的中国经济年会(2012—2013)在北京举行,本届年会的主题为“经济发展新阶段——新机遇·新挑战·新发展”,政府官员、专家学者、企业家等有关人士在年会上共同探讨国际、国内新形势、新变化,探索中国经济未来发展的模式和路径。本报撷取其中的真知灼见,推出“感言”特别策划,以飨读者。

  信息化是中华复兴必要条件

  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 杨学山

  如果每一台汽车都有唯一的电子标签,在北京的街道上就不会有那么多摘掉牌照闯红灯的汽车,高速收费站也可以实现没有栏杆的通行。我们会产生世界上最复杂的系统、最大的大数据,但能力还不足以支撑

  2003年,淘宝诞生;2012年,淘宝(加天猫的交易额)达到了1万亿元,创造了超过1000万个就业机会。

  2012年11月11日,淘宝(加天猫)单日销售额达到191亿元,改写了零售业的版图和竞争方式。

  再看制造业。以航空业为代表,从飞机的设计开始,到零部件制造、测试、运行管理维护等,都依托统一的平台。在这样的平台支撑之下,波音公司有可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飞机制造公司,但没有一个制造厂。

  再看现代化城市管理。如果有洞悉一切的平台,管理会怎样?举一个简单例子,如果每一台汽车都有唯一的电子标签,在北京的街道上就不会有那么多摘掉牌照闯红灯的汽车,高速收费站也可以实现没有栏杆的通行。

  这是一场变革,背后是信息技术,显现出来的是信息化发展。

  宽带网络、移动互联网、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智慧城市等概念的背后,都展示着信息技术发展的变化,这给中国的技术发展、产业发展、应用发展都带来了新机遇。

  中国的信息发展机遇同样面临着严峻的风险和挑战,那就是技术受制于人、产业大而不强,应用无论是用户本身还是IT企业的支撑能力和发展能力都不够。我们会产生世界上最复杂的系统、最大的大数据,但能力还不足以支撑。同时,信息安全还面临非常严峻的挑战。

  我们应该认识到:信息社会、信息时代是历史发展的一个必然阶段,是在新中国成立百年时实现第三个现代化目标的必要路径,是实现中华复兴的必要条件。要从这样的角度去认识和进行战略谋划,而不是一般化的考虑,这样各方面才能共同参与并抓住这个机会。

  (本报记者 王 珂整理)

  投资保增长的思路亟须改变

  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任 贺 铿

  政府可以考虑和决定的投资,是公共产品和基础设施的投资。产能投资应由内外需来决定。房地产投资也应该由市场、需求决定。现在一旦经济发展不顺利,就用投资来推动经济增长,这种思路必须改变,否则环境会受到更多的污染

  我们在改革开放以来的发展过程中有长足进步,积累了不少经验,但教训和问题也暴露出来。中国究竟应该怎么发展,我认为应该很好地反思。是成绩要坚持,是经验要总结,是不足的要改变。

  现在,经济发展中最要紧的事是切换发展思路,包括以下几个切换点。

  首先,要切换用投资保GDP增长的发展思路。投资是由内需、外需的规模决定的,而不是说一定要达到多少比例、多大增速。没有需求和规模,就不可能有那么多投资。投资如果是虚假的,那就浪费了。政府可以考虑和决定的投资,是公共产品和基础设施的投资。产能投资是投资当中最大的一块,应由内外需来决定。房地产投资也应该由市场、需求决定。现在我们一旦经济发展不顺利,就用投资来推动经济增长,这种思路必须改变,否则环境会受到更多的污染。

  其次,要改革半市场、半管制的政府公司化模式。这种模式对于经济干预得那么细致、具体,这是经济当中结构失衡等问题形成的根本。

  第三,要切换财政货币政策。货币政策应该进行市场化改革。必须坚持货币政策为实体经济服务,并保持财政收支基本平衡。

  第四,既要抓内需,又要促外需。有人觉得,过去一段时期是外向型经济害了我们。我不这么看。一个发展中国家走向发达国家,离开了外贸是不可能的。

  最后就是城镇化。过去的城镇化存在许多问题,我觉得主要是大城市化要转为小城市化。城镇化要创造更多非农的就业岗位,让农村转移出来的劳动力在家门口就业。还有,现在的城镇化炒得很热,但不要成为新一轮推动房地产泡沫化的阵地,要预防这个问题,让新型城镇化健康发展。

  (本报记者 王 珂整理)

  高度警惕热钱大进大出

  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 谷源洋

  发达国家同步实施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抬高了通货膨胀,形成了新的资产泡沫,造成了新的货币摩擦。要高度警惕由此带来的热钱大进大出,加强对跨境资本的监管

  中国面临的外部经济环境的确发生了一些变化。2002—2007年,我们国家面临的国际环境是有利的,是社会主义的黄金发展时期,经济发展很快,周边环境也比较好。

  但是从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国际形势发生了快速、复杂的变化。从外部经济环境来看,面临的主要挑战我认为有这么几点。

  第一,世界经济还在继续缓慢地复苏中,贸易保护、投资保护加剧,这对中国经济的发展是一个现实的挑战。怎么办?正如十八大所提出的,有三个“倒逼”,倒逼我们加快扩大内需,倒逼加快科技创新的步伐,倒逼加快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

  第二,发达国家同步实施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对中国和其他一些新兴市场国家带来了新的风险。第一个风险是抬高了通货膨胀,第二个风险是形成了新的资产泡沫,第三个风险是造成了新的货币摩擦,所以世界各国都通过货币贬值来扩大出口。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应该采取的应对措施是高度警惕由于发达国家量化宽松政策带来的热钱大进大出,而且要加强对跨境资本的监管。

  第三,在国际市场上,高油价、高粮价的趋势不太会改变了,这对中国的影响是远远大于发达国家的。去年我国进口的粮食是7233万吨,对国外市场的原油依存度达到了58.7%。在粮价和油价维持高价的情况下,我们应该高度警惕输入性通货膨胀对今后几年的影响。

  此外,我认为还应该紧紧地抓住对外经济合作这一条主线不动摇,在东南亚地区,我们要继续积极地推动“10+1”、“10+3”和中、日、韩三方面合作。因为我们国家发展得很快,市场很大,这对周边国家所产生的吸引力是很大的。

(责任编辑:刘朋)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