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资本市场"守门人"之问:瑞华公信力危机"病因"在哪?

2019年08月04日 07:53   来源:经济观察报   

  经观头条 资本市场“守门人”之问:瑞华公信力危机“病因”在哪?

  姜鑫 蔡越坤

  4个科创板企业IPO戛然而止,超30家公司IPO中止,25家再融资项目暂停……

  中国资本市场7月底以来刮起的一轮融资急刹风暴,漩涡中心是为上述这些融资主体提供审计服务的瑞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下称“瑞华”)。自7月初因康得新财务造假事件,瑞华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其审计项目迅速受到波及。

  对于瑞华来说,处境并不乐观,除既有项目受到影响外,一些上市公司在投资者的追问下开始急于撇清关系,甚至更换会计师事务所。这家成立于2013年的昔日本土会计师事务所航母,正面临成立以来最大的公信力危机。

  经济观察报记者于7月底获悉,监管部门检查组已经入驻瑞华位于东城区南二环永定门西滨河路上中海地产广场的办公地点,瑞华正在配合调查。

  此番对其审计融资项目业务的冲击,尚属A股市场首次出现。在2019年科创板试行注册制这一资本市场里程碑式的变革之下,作为资本市场“守门人”,中介机构的责任要求被提至迄今最高层面,同时,对其监管也提升到史无前例的最严程度。

  这并非瑞华首次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自2017年受到监管处罚之后,瑞华如今再一次遭遇执业质量的质疑。在2019年A股上市公司审计屡屡爆雷中,虚增利润119亿元的康得新、账面17亿现金却无力分红的辅仁药业……这样一家知名的本土所服务的公司频频出现问题,“病因”在哪?

  短短六年时间里,从最初被边缘化需要国际四大会计师事务所背书,到收购兼并,一路壮大行至排名本土第一并不容易;在做大做强的愿景下,肩负本土机构赶超四大之责任,瑞华一度接近梦想,但现在却离梦想又远了一步。这其中,历史、自身、行业之因素,不仅仅折射于瑞华样本当中。

  业务分流大考

  “目前正在接受监管部门的调查,检查组的工作人员正在公司办公,瑞华所配合调查。”7月29日,北京中海地产广场内的瑞华会计师事务所,记者从一位工作人员处获得了上述信息。其同时透露,涉及“康得新事件”的项目发生在深圳分所,北京这边被调查,但事务所工作并未受到影响。

  上述工作人员对记者补充称:“目前公司的高管多在处理公司被调查的事情,非常忙碌。”

  今年7月5日,证监会披露称,康得新2015年至2018年连续四年净利润实际为负,却虚增利润总额达119亿元,对于这一违法事实,证监会处罚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康得新涉嫌信披违法违规行为持续时间很长,手段恶劣,后果严重,将对主要负责人做顶格处罚。与此同时,启动对瑞华的立案调查。

  一石激起千层浪。千亿市值的白马股康得新突然“陨落”,瑞华作为审计机构,成为资本市场舆论针砭之地。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刘纪鹏7月7日发出质疑,连续4年巨额造假,中介机构该负什么责?中国证监会该如何反思?深交所该如何反省?

  根据《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行政许可实施程序规定》(138号文),证券公司、证券服务机构及其从业人员在“因涉嫌违法违规被中国证监会及其派出机构立案调查,或者被司法机关侦查,尚未结案,且涉案行为与其为申请人提供服务的行为属于同类业务”的情形下,证监会将作出不予受理或者中止审查相关申请材料的决定。

  7月下旬,事件迅速发酵,瑞华手中的融资项目相继公告终止,调查地震波持续震动A股市场。

  7月28日,上交所网站显示,瑞华会计事务所服务的龙软科技、国科环宇、建龙微纳、杰普特光电四家公司科创板公司中止上市申请。

  截至目前,瑞华服务的正在排队的29个IPO项目均被暂停,其中包括正在排队的主板项目10个、中小板项目7个以及创业板项目12个。

  除IPO项目中止外,超20家公司的非公开发行股票、可转债项目也先后受其影响被“暂停”。根据记者不完全统计,目前已有包括蓝英装备、天汽模、泰禾集团、新北洋、庄园牧场、深南电路、凯撒文化、深康佳A、万达电影、引力传媒、捷捷微电子等企业公告,受瑞华所影响,目前可转债项目或非公开发行股票项目被中止。

  更有部分上市公司陆续公告,选择了与瑞华所“划清”关系。天铁股份、通裕重工、尚纬股份、歌尔股份等公司发布了更换了会计师事务所公告。

  在本已竞争激烈的审计行业,瑞华面临的形势堪称严峻。

  “目前公司有很多正在排队IPO项目、上市公司再融资项目被‘中止’,当下瑞华所在市场中业务被‘分流’是必然的。”一位瑞华北方地区的合伙人表示,瑞华所涉及“康得新事件”的财务问题由公司其中一个分所的项目团队所做,而其他合伙人属于被殃及的情况。“按照行业惯例,一般情况下,如果会计所里出了项目问题,证监会也可能对所里的新做的项目做暂停处理。属于证监会正常的程序。”

  对于目前可能被“分流”的客户,上述合伙人称,“已经被‘中止’的企业需要瑞华所其他项目组再出一个独立的复核这个项目审计报告。但是如果有的企业想更换会计师事务所,也没办法阻止。”

  另一位接近瑞华的人士也曾谈到自己的困扰,特殊普通合伙的组织形式被引进来,“初心”是为了促进我国大型专业机构的发展,可以避免因某一个合伙人的过失而对其他无过错合伙人产生不必要的连带责任,但瑞华的合伙人却比较被动。

  既有项目受影响外,瑞华在新项目的开拓上也遇到了障碍。

  近日,立信会计师事务所与瑞华争抢IPO项目曾引起市场广泛关注。7月23日,一份盖有立信公章的《提醒函》在市场上流出,由于该公司A股IPO审计服务项目招标中,第一中标候选人为瑞华,该函件发出警示,由于康得新事件瑞华已经被证监会立案,随时可能面临严厉处罚,提醒招标公司慎重考虑!

  事件发酵后,立信声明称,《提醒函》的印章不是其正式公章,系某分支机构授薪合伙人杨某盗用投标专用章所为,已撤销杨某授薪合伙人资格,并将其从该所予以除名。

  而这也不是瑞华第一次面临业务被分流,就在2016年,瑞华曾因连续两次行政处罚而被责令整改并暂停证券业务,处罚的结果是瑞华营业务收入排位的下滑。

  中注协数据显示,瑞华2018年业务收入排名位列第6。官网显示,瑞华现有从业人员9000多名、注册会计师2500多名、合伙人360多名。

  追赶四大

  2010年,瑞华还不叫瑞华,甚至这两个字还不曾出现在中国证券市场。

  那一年,中国审计市场上活跃着超过8000家的会计师事务所,注册会计师近10万人。

  再之前,这个市场上绝对的话语权在四大会计师事务所手中,本土所在规模和能力上均无法与四大匹敌。甚至2001年至2002年还曾申请融资的A股公司需要分别经国内、国际会计师事务所审计的双重审计制度,本土所审计还需四大“签字背书”。2007年才正式废止。本土所缺乏规模效应以及竞争力的行业竞争现状之下,财政部出台鼓励本土所做大做强的支持政策,一轮整合并购大潮在接连上演。

  2009年9月,北京五联方圆会计师事务所、万隆亚洲会计师事务所以及中磊部分执业团队和分所合并组建成立了国富浩华会计师事务所。2010年,国富浩华以5.3亿元的收入排在《会计师事务所综合评价前百家信息》(下称“百家信息榜”)榜单中的第9位。

  2010年国内所排在第一位的是中瑞岳华,经过三次合并后,中瑞岳华的收入在2010年达到8.7亿元,但这个数字距离百家信息榜中第四位安永华明的业务收入相差了10余亿元,而彼时排在首位的普华永道中天会计师事务所的营业收入为25亿元。

  2009年,国务院转发财政部加快注册会计师行业若干意见通知(被业内称为国办56号文件),通知中提到,要用5年左右时间扶持10家左右具有核心竞争力的大型会计师事务所。“当时国办56号文件鼓励事务所做强做大,也是考虑到在一些关乎国计民生的领域,能有一些本土事务所进来。”上述接近瑞华的人士称。

  受益于政策支持,在践行做强做大“走出去”的发展战略背景下,中瑞岳华和国富浩华在2013年走到了一起,瑞华成立了。在瑞华官网上,一条所内新闻记录了这一事件:为了积极践行做强做大“走出去”的发展战略,着力实现“规模化、多元化、国际化、信息化、品牌化”五化融合目标,更好维护国家经济安全、信息安全和金融安全,中瑞岳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国富浩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在平等自愿、互利共赢、友好协商的基础上进行合并。合并后事务所沿用国富浩华的法律主体,中瑞岳华的人员和业务转入瑞华。

  瑞华,取意“祥瑞中国梦,风华专业人”,背负着的是与四大国际会计师事务所平起平坐,一较高下的雄心和愿景。

  效果立竿见影。合并完成后,本土所航母横空出世,2013年百家信息榜中,瑞华以24.37亿元的收入力压安永华明和毕马威华振律师事务所夺下第三把交椅。与此同时,同样一路整合兼并的立信会计师事务所也突破四大之一毕马威的市场份额,排在了第五位。

  “做大不代表做强,瑞华目前实现了规模的超越,这只是实力的一个方面,不是实力的全部。”彼时,一位普华永道合伙人曾如此评价。合并完成,瑞华面临着更为激烈的竞争和内部整合的严峻挑战。合并之后是否能够组建高效的管理机构,有效的进行成本管控成了新管理层面临的难题。

  “当时合并之后大家是比较担忧的,冲规模的同时能否保证质量。”一位曾经在审计行业工作多年的私募机构高管表示,瑞华当时面临的挑战,今天来看并未得到十分有效的解决。“当时中瑞岳华已经排名第一,有很多央企大客户,且已经有香港业务的执业资格合并意愿并不高;而国富浩华发起于地方,后来又合并了因绿大地造假被吊销资格的鹏城所等机构,双方在原有业务的基础上各占山头,并未得到很好的融合。甚至还出现了在双方合并两年后,中瑞岳华在法律主体已注销的情况下还未退出RSM国际会计网络的情况。”

  深圳鹏城,这个在9年前深圳市最大的会计师事务所,其所被更多人熟知是因为绿大地造假上市,鹏城所便是其审计机构。在上市公司数量并不多的2012年,鹏城所的服务的上市公司已经近百家。

  绿大地造假被发现之前,鹏城所已经成为监管层“关注”常客,曾因涉及金荔科技、聚友网络、大唐电信等财务造假问题多次遭监管部门处罚。

  2012年,一则鹏城所与国富浩华合并的消息震惊行业,据彼时媒体报道,合并的主导者便是财政部。2013年2月,绿大地处罚结果出炉,深圳鹏城证券服务业务许可被撤销,但此时,鹏城所部分团队已经并入国富浩华。

  而在2013年5月证监会正式下达处罚禁令之前,鹏城所上演“金蝉脱壳”,并入了国富浩华和天健会计师事务所。但其合伙人及执业会计师团队并未解散,原鹏城所已经完成了合并。“当时对鹏城所的项目也有顾虑。”一位接近瑞华的从业人士表示,鹏城所上市项目有100多家,加入瑞华被砍掉一大半。当时瑞华进行了严格的风险评估,派了不少人去深圳那边一家一家查,现在鹏城所的剩余项目还有30家左右。该人士还表示,瑞华风控比较严格,每年会拒绝掉很多项目,在做项目风险评估时,如果有管理层不诚信的情况会拒绝掉。

  转折2016

  2013年高调问世后,瑞华的高光时刻出现在2015年、2016年。

  那也是瑞华距离比肩四大梦想最近的时刻:在2016年的百强信息榜中,瑞华以40亿元的收入排在榜单中的第二位,距离排在第一位的普华永道中天会计师事务所的收入仅差1亿元,并超过排在第三位的德勤华永会计师事务所7亿元;那一年,瑞华拥有着2514位注册会计师,这个数字是普华永道中天的2.3倍,是德勤华永的2.9倍。

  也正是在2016年,百强信息榜中,瑞华处罚和惩戒指标应减分值被扣掉了10分。这一年,亦成了瑞华发展之路的分水岭,自此,瑞华在逐梦比肩四大的路上越走越远。

  2016年12月6日,瑞华在提供键桥通讯2012年年报审计服务的过程中未勤勉尽责,被责令整改。2017年1月,又因为在审计亚太实业2013年年度财务报表过程中未勤勉尽责,出具的审计报告存在虚假记载,被证监会处罚。2017年3月,瑞华因振隆特产IPO财务造假被发现,瑞华在2012年、2013年及2014年财务报表进行审计并出具了标准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再次被证监会公告处罚。而就在随后的2018年12月,瑞华还曾因担任成都华泽钴镍审计机构,未勤勉尽责,其出具的审计报告存在虚假记载而第三次被证监会点名。

  而最为致命的影响,是2017年初来自于财政部、证监会的一次双重打击:在执行审计业务过程中未能勤勉尽责,瑞华被责令自收到第二次行政处罚之日起暂停承接新的证券业务。业务被分流开始上演。

  值得注意的是,在瑞华被罚的几个项目中,键桥通讯正是鹏城所保留的合作项目。而此次将瑞华推向风口浪尖的康得新亦是如此,自2013年始,康得新的审计机构均为瑞华。再向前追溯,康得新2012年审计机构为国富浩华,2010年至2011年为鹏城所。

  在中注协披露的瑞华多次被行政处罚涉及的16名注册会计师中,有8人来自瑞华深圳分所,2人来自已经被撤销的鹏城所。

  瑞华何处去

  2018年底,国内注册会计师人数达到106798人,审计机构数量达到9005家(其中总所7875家),行业仍是那个行业,瑞华已非当时瑞华。

  在2018年的百强信息榜单中,瑞华仍然拥有着最多的分所数量——40家,但其所拥有的注册会计师人数从巅峰时的2514人降至2266人,更为明显的是营业收入的下滑。公司营业收入骤降至28.7亿元,而普华永道中天的营收数字是51亿元,收入的下降带来了位次的变化,瑞华排名首度跌出前五,不但落后于国际四大,还被本土机构立信超越。而此时,排在榜单前三位的,仍然是外资审计机构。“从对四大望尘莫及,到后来望其项背,再到现在在某些领域并肩而立,本土所的发展是很快的”,一位不愿具名的从业人士表示,但在一些关键领域,本土所的竞争力仍然有待提高,例如现在国有大行还是不愿意与本土所合作。

  瑞华的发展之路似乎是本土审计机构发展历程的缩影,在上述从业人员看来,透过瑞华“样本”,审计行业所面临的问题也被折射出来。“首先是整合问题,内部整合不到位,容易造成管理混乱。不同的合伙人都有自己的团队各自为政,也各有资源,各方面资质不同,有的可能就是没有资质的团队加盟,来借此做业务。但是在目前审计机构的监管考核上,以关注业务收入、团队人数、分所数量为主,在做百强所排名时,很多审计机构就在这个上面做文章,强调规模,忽略了执业质量。”

  自2011年起,中注协每年会披露两到三次执业质量检查通告,在翻阅多份检查通告后,经济观察报记者发现,合伙人治理机制不健全、总分所一体化管理不到位等问题,质量控制体系设计不适当,不正当低价竞争、承接业务数量与事务所人力资源、规模明显不匹配成为不合规现象的集中体现。

  “可以说近十年来,审计行业的收费都没怎么涨过,在招标的时候有很多低价中标的情况”,而这也正验证了百强信息榜的排名结果,尽管在从业人员和分所数量上不占优势,但是四大的收入却稳稳地排在行业前列。“一家大行的审计费用有一个多亿,但是正常本土所接的项目两百万就算高的了”,上述从业人员表示。

  2016年的百强信息榜单中,有对人均业务收入和师均业务收入进行披露,彼时普华永道中天的人均业务收入和师均业务收入分别为58.03万元以及389.9万元;德勤华永的数字分别为58.9万元以及390.23万元;而瑞华的两个指标分别为 46.11万元以及160.31万元;而彼时排在第四位的立信会计师事务所的指标则分别为42.19万元以及180.59万元。

  在上海交大上海高级金融学院会计学教授陈欣看来,瑞华出现的问题,正是在行业竞争下迎合客户的结果。“审计机构如果自身没有很强的竞争能力,没有很强的信誉和竞争力的话,为了留住客户,可能会就按着客户的意愿来进行操作,这是一个普遍的现象,四大的状态却不同,他们是可以选择项目,甚至很多项目主动找到他们,最后被风控部门砍掉。”

  行业的低收入也带了人才的缺口。“事务所收费非常低,人工待遇很难提上来,工作累,出差多,责任大,导致很多人不愿意在这个行业呆,有的人毕业呆过两三年,学点本事就去企业了,整个行业处于人才净流出状态”,上述从业人士称。

  但瑞华处境的另外一面,是让证券市场的违法成本问题再度被重视起来。可以预见的是,这一现象将会发生改变。在近期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证监会新闻发言人曾表示,中介机构未勤勉尽责追究不到位等问题客观存在,证监会正在会同有关方面,推动尽快修改完善《证券法》《刑法》有关规定,拟对发行人、上市公司及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信息披露虚假,和会计师事务所、保荐人等中介机构未勤勉尽责等证券违法行为,大幅提高刑期上限和罚款、罚金数额标准,强化民事损害赔偿责任,实施失信联合惩戒,切实提高资本市场违法违规成本。

  那么,瑞华将何去何从?2001年美国的安然事件会否重演?一个身负众望的本土力量会否就此沉寂?

  瑞华经历的也引起资本市场关于中介责任的大讨论。“如果造成投资者损失的话,相关环节难逃其咎。一句话,失守的问题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汤欣公开表示。

  上海创远律师事务所许峰在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旦证监会在立案调查后发现瑞华存在问题,根据现行有效的证券法,瑞华有可能会被处违规收入的1倍以上,5倍以下的罚款,如果其2015年到2018年四年的审计报告都有问题,最终的罚款可能在4000万元左右,没收收入可能在800万元左右。

  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院院长李曙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中介机构本身也有很多问题,处罚上建议重一点,像安然事件的处理情况可能不太现实。”

  一位审计行业的律师同样表示:“瑞华所被调查事件对资本市场的影响可能没有那么大,不会影响到瑞华所合作公司报表的可信度,但是财政部、中注协、证监会未来对于会计师事务所的可能更加严格。而且事务所作为第三责任人,建议与公司一起进行给与投资者赔偿。”

  情况已经呈现了新的变化,在瑞华的官网上,最醒目的位置推送了这样一条新闻:瑞华客户新梅置业重大资产重组申请获证监会审核通过。而就在8月2日晚间,新北洋发布公告称,近日被中止的可转换公司债券发行申请获得了证监会通过,其审计机构就是瑞华。

(责任编辑:李方)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