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同行纳闷:同工同价同材,雅百特毛利率咋高我一倍多

2017年09月14日 07:08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每经记者 彭斐 每经编辑 文多

  “行业正常利润是10%多点,怎么可能达到百分之三十多?”在虚构海外工程项目、虚构国际贸易等谎言被证监会戳穿后,雅百特(002323,SZ)还在遭遇同行的冷峻质疑。除已被查实的虚构项目,雅百特披露的毛利率是同业公司的一倍有余,这是“同行的衬托”?同行可不这么看,他们大呼着“不可能”,并认为这是雅百特自身有问题。

  即便有着这样傲视同行的毛利率,雅百特仍然需要在今年余下的日子里“加倍”努力,毕竟4.76亿元的业绩承诺高悬头上,而下半年公司需达成的业绩,正好约“加倍”于上半年的利润。如此,才能保证业绩承诺不会第二次落空。

  披露毛利率是同行一倍多

  2015年8月,随着中联电气证券简称正式变更,雅百特实现借壳上市。正是2015年,雅百特交出的首份成绩单十分靓丽。财务数据显示,雅百特在2015年实现的营收约9.26亿元,同比增长86.77%,当期对应实现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2.66亿元,同比增长151.37%。

  不过,这份看似光鲜的成绩单,却源自雅百特编造的谎言。今年5月12日,证监会对外公布了雅百特信披露违规案。经查,雅百特于2015至2016年9月通过虚构海外工程项目、虚构国际贸易和国内贸易等手段,累计虚增营业收入约5.8亿元,虚增利润近2.6亿元,其中2015年虚增利润占当期利润总额约73%,2016年虚增利润占当期利润总额约11%。

  一位业内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作为上市公司如此虚构项目,着实让同行不敢想象,影响也特别坏。

  梳理雅百特2015年年报与相关公告可发现,位于海外的木尔坦项目在其2015年靓丽的业绩数字上,有着撇不开的关系。

  在2016年5月就非公开发行事项回复申万宏源证券的公告中,雅百特称,木尔坦公交地铁站项目2015年已完工,帮助公司实现当期收入2.01亿元。受外汇风险较高、当地技术水平较低等因素影响,该项目的毛利率较高为74.16%。

  以这一超七成的毛利率计算,雅百特通过木尔坦项目可获毛利1.49亿元。而2015年全年,雅百特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66亿,木尔坦项目贡献明显。

  而从最新的2017年半年报来看,雅百特当期海外项目的毛利率仅为22.62%。在国内,雅百特的毛利率则为33.99%。在上述回复申万宏源证券的公告中提到,扣除木尔坦项目影响后,雅百特2015年度毛利率为34.90%,2013年为32.35%、2014年为38.74%。

  对于这一长期超过30%的毛利率,同行公司有不同看法。“行业正常利润是10%多点,怎么可能达到百分之三十多?”雅百特同行的上海亚泽新型屋面系统股份有限公司(下简称上海亚泽),公司董事长钟俊浩认为,直到现在,雅百特公布的毛利率也有问题。钟俊浩称,2013年雅百特与上海亚泽曾共同中标了福州奥林匹克中心体育场项目,双方各负责一半工程,当时项目总承包方中建钢构给双方的价格一样,材料也一样,亚泽在该项目中的毛利率为15%,雅百特却在当年报告获得了38%的毛利率。

  而在借壳前的2014年,与同行业上市公司毛利率相比,雅百特38.74%的毛利率同样远高于嘉寓股份的15.77%和江河创建的15.03%。

  业绩承诺兑现打上大问号

  在钟俊浩看来,借壳后的雅百特持续美化业绩,目的就是完成对赌。

  2015年7月,山东雅百特科技有限公司借壳中联电气上市时,承诺雅百特2015年度、2016年度、2017年度净利润数分别为2.55亿元、3.61亿元、4.76亿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发现,雅百特2015年实现归属净利润2.66亿元,但在2016年,该数字出现下滑,最终为2.41亿元。时间进入2017年,据雅百特的2017年半年报显示,期内公司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17亿元。并预计2017年1~9月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变动区间为1.74亿~2.60亿元,也就是四季度最少要赚2.16亿元才能兑现承诺。

  而从雅百特近两年的经营来看,四季度能否完成该承诺需要打一个问号。

  9月7日上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尝试联系雅百特方面,被告知该问题需董秘张明作答,但其并不在办公室,并要记者留下联系方式。不过,截至9月13日发稿,记者尚未收到相关回复。

  目前已知的,仅仅是雅百特在8月8日的公告中称,如触及重大信息披露违法情形,公司股票交易将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并在此后被停牌,直至深圳证券交易所作出是否暂停公司股票上市的决定。

  中介机构或受牵连

  一位证券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当初雅百特借壳中联电气相当于IPO,因为涉及到虚假项目、合同,雅百特借壳时的中介机构必然也会受到处罚。

  一位供职于近期刚披露重组意向的上市公司的人士看来,在资本市场,借壳重组相当于IPO,这就要求中介机构尽职调研,不然怎么发现弄虚作假的存在。然而,当有投资者要求公开上述“第三方机构”名称时,雅百特董事长陆永的回答相当模糊,只表示对第三方机构的问题,“欢迎有疑问的股东来公司了解情况。”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2015年初,当时中联电气发布的公告中,“金元证券”就曾不只三次以主角身份出现在相关公告中,如《关于本次交易产业政策和交易类型之独立财务顾问核查意见》等。

  9月13日上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金元证券总部方面,尝试询问其在雅百特借壳中是否尽责等问题,但其前台转接的电话提示“此号码不存在”,后告知记者公司宣传部门没有人。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发现,在雅百特借壳中,出任置入资产审计机构的是众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执行事务合伙人为孙勇。

  对此,记者于9月13日尝试联系孙勇,但被该所人员告知孙勇正在开会。值得注意的是,众华会计师事务所此前就曾被证监会责令改正。8月21日,中国证监会深圳证监局发布公告称,众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因审计深圳市远望谷时,存多项违规行为,被出具警示函。

(责任编辑:吴晓薇)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