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北京水魔方深陷欠款门 水上乐园运营空窗期难题待解

2017年03月06日 07:20   来源:北京商报   

  春天就要来了,水上公园的“寒冬”却不知何时才能结束。3月5日北京商报记者获悉,北京欢乐水魔方嬉水乐园因拒不履行法院判决遭丰台法院强制执行, 财务室及部分娱乐设施被依法查封。自2015年11月以来,北京欢乐水魔方嬉水乐园在5个案件中未履行债务,欠款共计120余万元。曾经的水上乐园风靡一 时,但兴起之后的盈利等问题考验着水上乐园项目的整体生存能力。

  水魔方成“老赖”

  2014年,北京银河传媒广告有 限公司为水魔方公司刊发广告,但20万元的费用水魔方公司仅支付了4万元。2015年,银河传媒公司将水魔方公司起诉至丰台法院。经审理判决,水魔方公司 应支付广告费用16万元,并支付违约金4万元及延迟履行利息。判决生效后,水魔方公司未依法履行。

  据本案承办法官于晓明介绍,除了银河 公司外,水魔方公司还欠缴多个申请人的执行案款,目前其他4个申请人也申请强执。此前法院多次联系水魔方公司负责人,他们均表示公司经营惨淡,资金周转困 难,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对此,执行一庭庭长左红卫称,法院调查发现该公司一年纯收入约1000万元,应该有能力偿还债务,接下来法院将会委 托审计公司进行审计。如果发现该公司有偿还能力,但拒不执行法院判决,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北京商报记者采访到水魔方公司债权人之一的北京天润广告公司,天润广告公司负责人称,水魔方一直以冬季不营运、工作人员返回重庆公司总部不在北京以及审批流程未能完成等理由拖延还款日期。

  此外,水魔方公司还因拖欠土地租赁资金200余万元,被债权人用土方将水魔方乐园大门封堵。

  欠款背后的运营难题

  对于水魔方公司欠款问题,北京欢乐水魔方负责人表示:“我们3月1日已经交付法院20万元,希望能够在开园之后分期解决余下的欠款。”并且提到,自从2014年开始,水魔方由于经营成本升高,加上门票收入有限,收益开始下滑,目前公司经营困难。

  水魔方公司的工作人员对北京商报记者回应称,债务问题正在解决处理中,对是否资金困难等问题未进行回应。

  天友旅游集团是水魔方的母公司,据公开信息显示, 2009年,成都天友旅游集团在重庆龙门阵国际度假区内,推出第一家欢乐水魔方。2010年推出了水 立方嬉水乐园项目。在之后的2011年、2012年、2013年,北京欢乐水魔方水上乐园、南京欢乐水魔方水上乐园、天津欢乐水魔方水上乐园相继开园,欢 乐水魔方品牌完成了从西南地区转战华东、华北市场的发展。

  天友集团水上乐园项目的推出轨迹也反映了水上乐园市场的发展轨迹,即 2009-2013年期间,水上乐园迎来爆发式增长。但在爆发之后,众多园区也给市场带来了竞争压力。根据收集到的资料统计,2010年以前,我国大中型 水上乐园的建设面积接近6000亩,而2010-2015年五年间这一数据达到3.5万余亩,是之前建设面积的5倍多。中国游艺机游乐园协会发布的 《2015年中国水上乐园发展白皮书》也显示,从2010年之后,我国水上乐园进入了快速规模化发展的轨道,当前我国大中型水上乐园约240家,其 中,2010年以后建成运营的占80%以上。同质性项目增多给水魔方带来了竞争压力。

  在同行业竞争激烈的情况下,更为优质的服务和优惠 的价格就成为博弈的重要手段,但水魔方并不占据优胜的条件。据北京欢乐水魔方公示牌显示,因时段不同,水魔方门票价格为180元/人与185元/人,这在 水上公园门票市场平均价格为100元/人的情况下并不占据价格优势。另据某点评网站上的网友评论称,北京欢乐水魔方存在排队时间长、营业时间短、秩序不 佳、设施渐旧、园内餐饮价格昂贵等问题。对游乐场所来说,设备的更新是一笔很大的开支,能用的设备尽量做到物尽其用。但是对游客来说,陈旧的设备让他们的 兴趣逐渐降低。

  水魔方公司负责人称,北京欢乐水魔方水上乐园每年只能经营3个月,游客最多的时间为7月中旬-8月中旬,40天左右的时 间支撑着每年50多万的客流。所以与夏日人山人海不同,进入秋冬的欢乐水魔方似乎开始了漫长的“冬眠”。据北京联合大学旅游产业经济研究所所长张金山介 绍,北方经营水上乐园存在适游期短、闲置时间长的典型问题。一到冬天就停业,来年还需要重新检修设备、招募员工等,都对企业造成了更多的经营成本压力。

  实际上,北京欢乐水魔方在秋冬季节也尝试以冰雪项目填补“空窗期”,先后在秋冬季推出了水魔方梦幻灯光节和冬季冰雪狂欢节。对此,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教 授王兴斌称,虽然水魔方推出适合秋冬的补充项目能取得一定成果,但相比其他多年只经营冰雪项目的场所来说,其专业性和知名度都处于劣势,而且同质化也较为 严重,创新力不够,营销手段也不足。

  水上乐园路在何方

  实际上,营业周期短是水上乐园的普遍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 现,目前国内80%的水上乐园都是室外型,而室外水上乐园季节性强,营业周期仅有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尤其因为我国北方地区冬季气候相对寒冷,所以室外型水 上乐园的数量显著低于南方地区。 为了延长运营时间,部分乐园会采用室内外相结合、冬季变换项目,或者与其他旅游服务设施相结合等,缓解冬季客流量少带来 的人气不足、利润下降问题,也有部分园区进入冬季选择闭园维护,准备明年开业。对此,王兴斌称水上乐园在闭园时期的维护费用以及员工工资无法省去,如果秋 冬季节不能寻求更多的有效填补产业以及多种业态共同发展,而只用一个季度的营收支撑全年的支出成本的确很困难。

  另据张金山介绍,综合来 看,水上乐园的投资基本是陆地主题公园的1/3,且回收期短,仅两年即可回本。水上乐园作为主题公园的一种类型,技术以及国外的相关水上游乐类型近些年快 速传到国内,技术壁垒迅速降低,相关水上乐园纷纷上马,市场竞争加剧,个别经营不善的企业出现问题在所难免。

  如今,一二三线城市基本已 经布满水上乐园。但是这样的形势也给行业带来问题,低门槛造成行业入局者众多,但好的品牌并没有突出,大多水上项目面临着“千园一面”的尴尬。据某点评网 站的网友反映,水上乐园提供的是一些很常见的游乐项目,名字虽然不一样,但多是大同小异,游乐场所本身并没有提供有足够吸引力的娱乐活动。有分析认为,越 来越多的水上主题乐园一味地模仿其他乐园的主题文化、景区项目、运营模式等,给游客造成一定的审美疲劳,导致乐园收益日益下降。

  据水上游乐业海山智库研究,未来3-5年国内水上乐园市场将面临饱和的困境。水上公园作为主题乐园的一种,同时也背负着主题公园产业占地面积大、成本高等问题,再加上洋品牌和新技术的冲击,水上乐园在市场热度渐渐褪去之时,将面临着更为严峻的转型考验。

  多位水上乐园运营、建设方面的人士表示,较短的运营时间是水上乐园普遍的痛。“我的很多客户都在讨论水上乐园在闭园之后可以做点什么?比如灯展这些是可 以做的”,一位水上乐园建设方面的专家说道。此外,还有业者提出,灯展配合花展、修建卡丁车跑道,或者CS场地改造都是不错的选择。实际上,这也是不少水 上乐园选择的方式。上述专家表示,这种改造相对简单,业主的投入较少,又会增加游乐内容。同时,努力将自身多元化的文化转化为有效的旅游产品,丰富游乐内 容,做出有特色的项目也是水上乐园可参考的生存之道。

  北京商报记者 钱瑜 实习记者 王胜男/文 张彬/制表

  欢乐水魔方乐园拓展大事记一览

  2009年

  第一家欢乐水魔方在重庆龙门阵国际度假区内开业。

  2010年

  天友旅游集团推出水立方嬉水乐园项目。

  2011年

  北京欢乐水魔方水上乐园开园。

  2012年

  南京欢乐水魔方水上乐园开园。

  2013年

  天津欢乐水魔方水上乐园开园。

  2017年

  北京欢乐水魔方因欠款被强制查封财务室及部分设施。

(责任编辑:刘朋)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