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总裁柳青入选全球年度女性领袖 成唯一上榜企业家_中国经济网——国家经济门户
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滴滴总裁柳青入选全球年度女性领袖 成唯一上榜企业家

2016年12月12日 07:38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每经记者 赵娜

  近日,英国《金融时报》公布了2016年全球年度女性领袖榜单,滴滴出行总裁柳青作为唯一的企业界人士入选。与其一同上榜的还包括多国的女性领导人,以及来自文化和慈善界的多位女性,如迪奥首位女性创意总监玛利亚·齐乌莉和美国知名艺人碧昂斯。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留意到,柳青曾在高盛任职长达12年,直至2014年离职,并于同年7月加入滴滴任首席运营官(COO)。半年后的2015年2月,正式出任滴滴总裁。

  离开高盛作为“人生最艰难的决定之一”,柳青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加入滴滴最有吸引力的是,能以自身力量影响这家公司。

  今年8月,滴滴出行宣布收购优步中国。分析认为,柳青与滴滴出行创始人、董事长兼CEO程维一起赢得了与Uber的竞争。但这一竞争只是场热身赛,柳青目前面临的考验是将滴滴从一家估值350亿美元的“打车公司”提升为全球化的互联网公司。

  据了解,目前,柳青和程维以及团队一起正积极地和各地政府部门进行沟通,促进中国共享出行行业的监管与市场良性发展。

  唯一入选的企业界女性

  《金融时报》的这份2016年全球年度女性领袖榜单中,包括多国的女性领导人,例如英国首相特蕾莎·梅伊、巴西前总统迪尔玛·罗塞夫、印度外长苏什玛·斯瓦拉杰,以及欧盟反垄断专员玛格丽特·维斯塔格。

  一同入围的还有文化和慈善界的多位知名女性,包括迪奥首位女性创意总监玛利亚·齐乌莉和美国知名艺人碧昂斯。

  但值得注意的是,柳青是唯一一位以企业界人士身份入选的。

  出生于1978年的柳青,曾求学于北京大学计算机系,随后在哈佛取得硕士学位。毕业之后,柳青在高盛供职长达12年,大部分时间常驻香港。

  直至2014年离开了高盛,同年7月加入滴滴打车(注:滴滴出行前身)任COO。2015年2月,滴滴宣布任命柳青正式出任公司总裁。

  而有着多年投行工作背景的柳青,在加入滴滴后不久,便于2014年12月完成了7亿美元的D轮融资。此后,更显著的成绩越来越多,比如今年5月,滴滴宣布最新一轮融资取得重要进展,其中包括苹果公司以10亿美元投资成为战略投资者。以及随后在6月,滴滴宣布最新一轮融资的实际总额高达73亿美元,其中包括45亿美元的股权融资,以及部分银团贷款和长期债权投资。

  作为“人生最艰难的决定之一”,促使柳青从高盛亚太区董事总经理的位置上离职的契机是什么?回忆起这段过程,柳青说,最有吸引力的是能以自身的力量影响滴滴这家公司。当时,程维邀请她和其他高管参加了一次西藏之旅,并借此机会促成了自己的加盟。

  在她看来,那时共享出行行业刚刚兴起,其中蕴藏了巨大市场机遇。同时,作为一位母亲,在市场上出现滴滴等移动出行的方式之前,柳青深感带着孩子站在路边苦苦等车的用户痛点。

  而外界对于滴滴引入的这位管理者,最初的印象和关注点其实在于,她的父亲是联想集团创始人柳传志。

  柳青接受《金融时报》专访时表示:“我一直记得父亲所说的一句话:‘困难是必然的’。如果你的心理足够强大,就觉得世上无难事。困难是必然的。这样反而能真正开始享受过程,找到乐趣。”

  “如果选择加入一家成熟的企业,那只是成为一个既有体系的特定一部分。而如果加入一家只有两年历史的公司,你不会感觉像是职业经理人,你会感觉有这种激动人心的可能,有机会亲手来塑造这家公司,一同创造公司的文化。”

  另据了解,去年,柳青接受了乳腺癌治疗,目前已经康复。她提到,“我很幸运得到了家庭、朋友,以及团队的支持。”

  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柳青被知名科技媒体《快公司》评为全球创新百人之一,入选了《连线》杂志的全球百人榜,并与程维一同,为滴滴赢得了《麻省理工科技评论》的“全球五十大创新公司”奖项。

  而作为成功的职业女性,柳青还被“职业母亲”网站评为了2016年“全球50大最具影响力母亲”,并获评《财富》杂志“2016全球50大最具影响力女性”。

  关于女性的职业发展,柳青对《金融时报》指出,在中国,相对于其他行业,科技行业女性面临的障碍较少。尽管“玻璃天花板”仍然很难打破,但在由用户驱动、被民营公司主导的行业,例如科技行业中,女性有相对广阔的发挥空间。

  中国网信办发布的一项研究估计,中国新成立的55%互联网公司中都出现了女性创始人的身影。而国外研究显示,在美国创业公司的创始团队中,仅22%拥有1到2名女性创始人。

  “我的感觉是,在中国,科技行业比其他行业接纳了更多女性。”柳青表示,“在互联网时代,业务成功的关键是理解用户预期,而你的用户中有一半都是女性。”

  谈促进就业、环保以及技术支撑

  今年8月,Uber将中国业务出售给了滴滴,获得了后者17.7%的经济利益。有分析称,Uber以咄咄逼人的竞争策略闻名,但滴滴更坚决、更果敢,粮草也更充足。在这场惊心动魄的牌局中,两家公司投入大量资源争夺市场与人心。

  较量中,除了需要勇气与谋略,坚韧与毅力同样可贵。

  对此,柳青接受《金融时报》专访时坚持认为,与Uber这场竞争的最终结果是双方的共同意愿,带来了双赢。并且,如果仅仅专注于胜负较量,会局限潜力。

  “大家说这是一场与Uber的战争,实际上我并不想用战争这个字眼。因为这不是一场战争。战争是短期事件,而我们谈论的是建设,是着眼于长远未来。”

  亦有观点认为,在最新一轮融资中,滴滴的估值达到350亿美元,正在接近中国互联网巨头腾讯、阿里巴巴和百度。然而机遇总与挑战相伴,因此,柳青目前面临的考验是,如何将滴滴提升为一家全球化的互联网公司。

  一方面,她在接受《金融时报》专访时谈到了滴滴迎来的机遇。滴滴目前每天完成2000万出行订单,比全球其他共享出行应用的总和大出3倍。另一方面,柳青指出:“每天2000万订单只占中国每日城镇人口出行总量的2%,我们面对着巨大的增长空间。但为了开发这一潜力,我们必须取得重要的技术突破。我们需要投资发展各方面能力以及人才。”

  与此同时,滴滴作为一家共享经济公司,希望在促进环保和促进就业维度给社会带来更多价值。

  上周,柳青在中国环保部的分享经济与绿色发展论坛上提到,每天滴滴平台上有600万人次通过拼车和顺风车的方式出行,“每天通过共享出行节省的能源换算成碳排放量,相当于1万亩树林的生态补给”,而且,“这一切只是刚刚开始”。未来,滴滴将推动电动车普及,而打车平台的发展将减少个人购车需求。

  与此同时,柳青表示,“目前在滴滴平台上已有1500万注册司机,其中有近400万是来自重工业和去产能行业的下岗工人,以及许多退伍军人、因出口和制造业不景气而转行的工人和私营企业主等等。”在这一过程中,滴滴起到了“社会经济转型中减震器和缓冲阀的作用”。

  今年7月,滴滴政策研究院发布的《移动出行支持重点去产能省份下岗再就业报告》,亦称《2015~2016移动出行就业促进报告(第二期)》显示,截至2016年5月底,滴滴为17个重点去产能省份提供了388.6万就业机会(含专快车和代驾),占这些省份第三产业就业人口的7.8%。也就是说,在这些省份的388.6万滴滴司机中,有26.2%来自于去产能行业职工,新经济的崛起带动重点去产能省份的经济结构转型和就业转型。

  同时,这些去产能行业司机中,八成以上是在滴滴平台兼职,这也符合共享经济的特征。

  就在近日,柳青刚刚结束在美国与多位大数据科学家的会面,回到北京。接受《金融时报》专访时,柳青表示,建立临界规模、积累关键的大多数用户代表了“从0到1”,但如果希望“从1到100”,那么需要用到大数据和机器学习这样的技术。

  她为此提出了一些构想与假设,“现在你一个人出门去打车并不难。但如果有100人走下楼,每人都要打一辆车而且即刻要走,就没那么顺利了。可以想想这样的场景:如果系统可以预知,在目前这个时刻,即中午11点45分,总是会有100人走出这栋大楼,那么会发生什么?如果系统能知道,他们都要前往什么地点,那么会发生什么?再进一步,如果我们知道这个区域司机的目的地都是何处,那么又会发生什么?”

  据了解,目前,柳青和程维以及团队一起正积极地和各地政府部门进行沟通,促进中国共享出行行业的监管与市场良性发展。“创新总是走在监管前面,但我们的目的是一致的,让创新的成果惠及最广阔的人群。”

  “如果你真的相信自己,那么就无比坚定地前行——谦和,但无比坚定。”柳青说。

(责任编辑:王婉莹)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