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袜都”大唐探路传统产业升级

2017年11月10日 07:47   来源:经济参考报   韩传号 蔡蜀亚

  一轮大浪淘沙之后,“国际袜都”浙江诸暨市大唐镇袜业告别“低小散”、挺进中高端制造,传统产业迸发新活力。业内专家表示,大唐袜业的“凤凰涅槃”,为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积累了经验、提供了样本。

  大唐镇是全球最大的袜子生产基地,年产量占全国的70%,全球的30%。小镇就像一部高速运转的织袜机,任何一款袜子都能生产,任何一种袜子生产原材料都能在大唐买到。

  政府有破有立 产业“脱胎换骨”

  近年来,诸暨以“治理促转型”推动大唐袜业“脱胎换骨”。“破”“立”之间,越来越多的优质要素向大唐汇聚,袜业产业链进一步提升。

  “大唐袜机响,天下袜一双”。大唐袜业从“手摇袜机、提篮叫卖”起家,到上世纪80年代末逐渐形成产业,并因袜建镇。

  经过30多年发展,高峰期大唐镇袜企6500多家、最高年产258亿双,数十万从业者。一度,众多小作坊同质、低价竞争,有的一双袜子只赚几分钱。粗放生产使得产业低小散,环境脏乱差,社会管理难。

  从2014年起,当地政府倒逼袜业升级,累计投资50多亿元创建“袜艺小镇”,打造以袜业智库为核心的产业创新服务综合体。诸暨市副市长何鸿成说,大唐袜业通过“一破一立”,近年来转型升级成果不断涌现。

  “破”是着力破除传统产业依靠低廉劳动力、低端产品、低价竞争的“三低”发展路径。3年多以来,大唐镇共淘汰各类废旧袜机3000余台套,关停10蒸吨以下燃煤小锅炉379个,淘汰低小散企业3000多家。

  “立”是让创新服务综合体成为支撑产业升级的“发动机”。大唐镇党委书记田海斌说,袜业智库以政府主导、企业搭台、高校参与的形式,有效整合产业链各要素,解决技术创新、产品创新和业态创新瓶颈问题,推动袜业转型升级。

  袜业智库下辖浙江纺织袜业研究院、世界袜业设计中心、知识产权快速维权保护中心等9个平台。目前已进驻企业68家,直接服务各类企业5000余家。

  这几年,大唐袜子产量少了,但袜业整体效益却不降反升。数据显示,大唐镇袜子产量2015年、2016年分别同比下降5.7%和3.9%,地区生产总值却同比上升3.8%和6.9%,财政收入同比上升9.74%和9.7%。

  今年1至8月,诸暨市311家规模以上袜业企业实现产值183.53亿元,同比增长18.2%;利润8.18亿元,同比增长23%。

  上个月,大唐镇举办第十三届中国国际袜业博览会,集中向全球客商展示“国际袜都”袜业技术、产品和业态创新的成果。

  一部袜业史,浓缩了诸暨产业的来路;一双小袜子,凝聚着创业创新的内涵。绍兴市委常委、诸暨市委书记张晓强说,近年来,诸暨全力打好转型升级系列组合拳,大唐袜业转型成为全省样板,“袜艺小镇”入围首批中国特色小镇,探索走出了供给侧小镇经济新模式,“国际袜都”迸发出了新的蓬勃活力。

  中国针织工业协会会长杨纪朝认为,大唐袜业的“凤凰涅槃”为全国纺织工业发展、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供了传统产业转型升级的范本。

  他说,自2014年以来,诸暨以“六大专项整治”为起点,通过机器换人、腾笼换鸟等措施,加快推进袜业转型升级,使大唐袜业从扎堆式的块状产业成长为技术配套齐全、产业链完整、产品系列丰富、拥有区域品牌和创新研发能力的产业集群。

  引领袜业设计风向

  如今,创美文化等一批大唐袜企开始引领全球袜业设计风向。大唐的世界袜业设计中心,几乎每天推出新款产品。一些国际知名品牌在合作时,也从原来的要求外观、工艺等一丝一毫不能改,到逐步接受了大唐本地袜企的设计理念。

  正是从大唐镇整治低小散中看到了希望,浙江创美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最早进驻袜业智库。转型前公司董事长陈仁勇做过8年的袜子代工生意。

  “那时老外叫大唐袜是‘垃圾袜’,出个低价就找人代工。本地袜企没有定价权,没有议价权。如果嫌利润低,对方转身就能找到新的代工厂。”客户采购价逐年下降,而劳动力、原材料成本都在上升,再像之前那样接单子已是亏本生意。

  陈仁勇爱好运动,还是国家二级篮球裁判。他瞄准的是时尚功能型运动袜这个市场空白,以期通过设计研发走出一条袜业新路。从2015年10月成立至今,创美文化已开发出200多款“阿格莱德”品牌袜子,一举拿下24项专利。

  “之前代工一双袜子赚2角钱,这个利润还算是高的。现在我们一双篮球袜可以卖上百元,相当于过去的500双袜子。”美国、加拿大等地的客户,已从他这里采购了数十万双功能型运动袜。

  “焦糖玛琪朵”是大唐袜子里的“网红”,运营方为诸暨市卡拉美拉品牌管理有限公司。卡拉美拉创始人、首席设计师蔡姗妮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服装设计专业,她的设计团队以中国美术学院设计师为主。

  “童袜王国”则专注婴幼儿和儿童袜子设计,创办者戚徐佳要打造“一个有故事的王国,一双有故事的袜子”。公司是迪士尼、芭比娃娃等国际知名品牌授权生产商,设计的童袜出口韩国、日本和美国等。

  在这轮转型升级的风口中,大唐袜企创意设计的最终成果体现在销售和利润上,“焦糖玛琪朵”“阿格莱德”“童袜王国”收获了产品利润率20%-40%的高附加值,其中“焦糖玛琪朵”网售复购率35%,高于同行业50%以上。

  大唐袜企与国际知名品牌的关系,也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在陈仁勇看来,同是运动袜,一些国际大牌就不够时尚,色彩搭配没有兼顾年轻人对潮流的喜爱。现在同一些外国客商合作,创美文化会修改设计方案,甚至提供整体方案,这在过去的大唐是根本不可想象的。

  高校设计团队和大唐袜企也谈起了“恋爱”。为广纳设计人才,诸暨市政府与中国纺织服装教育学会合作,联合高校院所校地共建创意设计基地,27家高校轮派设计师到大唐开展驻地创作。去年的首届中国“大唐杯”袜艺设计大赛,共收到全国62所高校3760件设计作品,55家企业与139位设计师现场签约,吸引2000多名创意设计人才加盟。

  西安工程大学艺术工程学院院长戴鸿在日前启动的第二届“大唐杯”袜艺设计大赛上表示,大唐虽是小镇,却是观察全国乃至世界袜业发展的重要窗口。袜艺设计大赛整合了行业资源,提供了优势互补平台,推动大唐袜业创新发展,为探索“供给侧小镇经济新模式”注入了新的动力。

  “只卖蛋不卖鸡”

  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大唐袜企华诗秀给出的答案是:“只卖蛋不卖鸡。”

  华诗秀总工程师蒋雷钟说,公司今年成功研发3D双面无缝提花技术,袜机能生产正反面都没有线头的袜子,图案达到刺绣效果。这项“颠覆性”技术填补国际空白,已申报国内外多项专利,有几家国际大牌上门求合作。

  “但我们只卖蛋不卖鸡。老外工程师要看样机,我们只给看样品。”蒋雷钟打开公司大门后再解开指纹锁,带记者进入实验室“暗黑世界”,参观这种袜机的“原型机”,并一再叮嘱不要拍照。

  蒋雷钟,上海人,入行47年,最早是上海国营第四袜厂工程师。1997年来到大唐,当时诸暨买了很多进口袜机,但不会修,他先后带出近20个徒弟。为研发新机器,他把“棺材本”都垫了进去,个人出资300多万元。团队9名工程师摸索近4年,累计投入1000多万元后,技术逐渐成熟。

  “袜机领域有时就是一个创意的差异。”蒋雷钟说,为了不被同行仿制,现在只能靠卖“蛋”收回研发成本,靠时间差领先别人。华诗秀主打运动袜、运动裤、运动护具等功能性产品,一双“龙凤袜”最高卖到500元,附加值极高。

  装备制造方面,“大唐造”智能袜机方兴未艾,一举改变了我国高端袜机长期依赖进口的被动局面。海润精工、叶晓机械、嘉志利科技等公司研发的智能袜机,性价比远超国外进口设备。倍智科技、沈唐机器人、锦和缝制等推出的全自动袜子包装机,可减少用工70%。据大唐镇预计,今年当地袜业智能装备可销售8000台套,有望新增产值10亿元。

  海润精工董事长顾伯生从事袜机研发30多年,公司自主研发的6F织翻缝检智能一体袜机共获62项专利,其中发明专利27个。

  大唐胜在技术创新、产品与时俱进。顾伯生说,袜机强则袜业强,中国制造强盛与否知识产权保护很重要。

  “研发型企业专利批下来可直接转化为利润。发明、实用新型和外观设计三种专利中,通过时间最长的要两年多,很多纠纷在这期间产生,对手也能打专利战来消耗你。”顾伯生建议,将袜机等机械装备的专利审核落到实体,而不是仅仅审核图纸和概念,因为毕竟不是注册商标,“这样两三个月就能走完流程,报上来就可以公示。”

  领跑在前就有跟风在后。今年8月,陈仁勇应邀到美国拉斯维加斯参展,发现自己公司的运动袜,被国内一家外地企业拿去当样品展示。“卡拉美拉”有新品在网上推出不久即遭低价模仿,从而影响销量。为此,“卡拉美拉”每年设计600-800款新品,用创新筑起技术壁垒。顾伯生则称,公司已请好律师,“遇到侵犯知识产权的情况就消灭掉。”

  树立传统产业改造提升标杆

  据诸暨市经信部门介绍,当前全球高端袜业产品生产基地向中国转移,中国将成为袜业全产品线全球供应基地。全球袜业市场高端产品由日资企业占据,中国品牌尚需努力提升中高端市场份额。高技术含量袜子产品快速发展,功能创新成为行业热点。

  结合袜业外部趋势及自身情况,诸暨市提出要对标意大利米兰袜业体系,主攻高端袜用原料、时尚及功能性袜品、智能袜机等领域,力争到2020年袜业产值超千亿,其中规模以上企业产值超过500亿元,成为集袜业制造、贸易、创新设计、时尚文化于一体的“全球袜艺中心”和“世界袜业之都”。

  浙江省经信委副巡视员董晓培说,诸暨肩负着为全省传统产业改造提升和实体经济发展探索经验的重任。袜业作为诸暨具有竞争优势的重要领域,是诸暨加快推动传统制造业改造提升,巩固扩大传统优势、加快新旧动能接续转换的关键所在。

  作为中国经济的“模范生”,浙江省已经拉开传统制造业改造提升大幕。业内专家提出,大唐的“供给侧小镇经济发展新模式”,启示传统产业改造提升要有破有立,“蹄疾而步稳”打好组合拳,既不能等待观望、坐失良机;也不可急于求成、毕其功于一役。

  西安工程大学艺术工程学院院长戴鸿认为,下一步大唐袜业应着力在国际资源推广、独立设计师推广和袜品的内涵质量提升、外观包装创新等方面多下功夫。

  浙江理工大学校长、浙江省时尚产业联合会会长陈文兴说,让“一双袜子”成为浙江传统制造业改造提升的标杆,诸暨袜业应继续推动创新驱动战略、加大龙头企业培育力度、继续推进品牌发展战略、加大人才梯队建设力度、继续走绿色化发展之路。

  如何校地携手进一步助推诸暨袜业转型升级?陈文兴认为,应重点围绕智能制造、携手打造校地(企)创新平台;围绕创意设计、携手引领袜艺产品升级潮流;围绕前沿领域、携手开展行业研究和动态跟踪;围绕职业培训、携手打造多层次产业人才队伍。

(责任编辑:佟明彪)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