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泰丰床品疑“财务造假”被停牌 逾6亿元回扣曝光_中国经济网——国家经济门户
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中国泰丰床品疑“财务造假”被停牌 逾6亿元回扣曝光

2017年06月28日 07:12   来源:证券日报   

  ■本报记者 矫 月

  近日,港股中国泰丰床品(又称:山东泰丰)发布公告称,联交所应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的指令,于6月19日上午九时整起,停止该公司股份的买卖。

  与此同时,有消息称,该公司旗下多处厂房停产,员工也大大减少。同时,公司的巨额关联交易也存在疑问。种种迹象显示,公司正处于风雨飘摇之中。

  在公司遭遇市场多处质疑的同时,6月27日下午,《证券日报》记者拨打公司公开电话进行咨询,但没想到公司留下的公开电话已为空号。

  值得注意的是,香港证监会勒令停牌的上市公司一旦被要求停牌,时间少则几个月,多则几年,甚至还要面临取消上市地位的危险。而已经连续三年没有出年报的中国泰丰床品,未来会如何收场仍未可知。

  年报连续三年“难产”

  近日,中国泰丰床品因在上市文件、招股章程、公告等公开文件中存在虚假、不完整或误导性的资料,被港证监要求停牌。

  而据此前媒体报道,中国泰丰床品的财务数据质疑点有“其远超同行的毛利率、巨额的应收账款以及暴涨的预付采购棉花款”等。该媒体称,中国泰丰床品的应收账款显著高于同行企业,应收账款周转天数从2008年的31天不断增长到2012年的76天。2013年上半年公司应收账款激增到了8.36亿元,再加上预付款暴涨,直接导致了公司2013年上半年经营性现金流净额为-2.4亿元。

  继公司以前年度报告遭质疑之后,中国泰丰床品2014年至2016年的年报皆告“难产”。 2015年3月底时,公司曾解释称,公司和核数师都需要更多时间确定附属公司山东泰丰纺织有限公司就给予独立第三方的若干借贷向多家银行发出的财务担保合约的公平值,以及现金流等状况。

  此后,公司核数师天职香港会计师事务所向公司上交了辞任函件。天职香港会计师事务所称,“在中国泰丰床品2014财年年报的审核过程中发现若干问题,如应收账款公平值评估、现金流状况等,这些都需要进行额外过程的审核,但有关扩大审核程序的额外审核费用未能与中国泰丰床品协定达成共识”。

  自此,中国泰丰床品2014年的年报再次推迟。可是,更换核数师之后也并未让中国泰丰床品加快披露2014年年报的步伐。直至现在,公司被港证监勒令停牌后仍未发布2014年的年报,同时,公司2015年和2016年半年报和年报也均未发布。

  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中国泰丰床品的年报连续三年未发布出来呢?

  《证券日报》记者发现,公司曾委聘富事高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事高)为独立法证专家对此进行调查。在调查过程中,公司被发现有给分销商回扣问题,而回扣金额高达6.49亿元。对此,公司解释称,这是公司渠道重整计划的开支。

  调查发现,公司有6名分销商于2014年获得6.34亿元巨款,公司解释称,该款项实为向最终客户提供的折扣而蒙受亏损的补贴。同时,该款项还是为了开设新专卖店、翻新现有专卖店及推出市场推广活动。

  根据公司2014年第三季度至2015年第三季度期间的调查报告显示,其中四名分销商似乎可于2015年第三季度前达到于第二批渠道重整计划协议项下协定之销售目标。然而,由于并未获得提供四名分销商的财务报表以及账册及记录,因此,调查方无法核实四名分销商的销量和存货。

  据《证券日报》记者了解,上述四家分销商分别为泰安东方外贸有限公司、上海农垦、新威顺、中航洲。

  富事高曾实地考察分销商及专卖店,然而其中一名分销商上海农垦拒绝与富事高会面。富事高未能根据由工商资料地址或是该公司提供的地址找到上海农垦的办事处。

  另有报道称,被给予巨额回扣的另外一名分销商——泰安东方外贸有限公司目前也已“人去楼空”。

  而另外两家分销商分别为顺威邦和中新业。公司曾表示,顺威邦和中新业的相关业务已经于2013年转让予新威顺、中航洲。访谈中,新威顺和中航洲的管理层曾告知,顺威邦和中新业当时分别由彼等拥有。但工商行政管理局查册结果并未显示该等公司有共同股东,因此,富事高在调查报告中指出,公司向顺威邦和中新业作出付款似乎值得怀疑。

  上市文件被疑虚假

  同时,随着特别调查员对中国泰丰床品“老家”的探访,公司上市文件、招股章程、公告等公开文件中存在虚假、不完整或误导性的资料等问题也被摆在了明面上。

  回顾公司上市之初的业绩可知,2010年至2012年,公司的收入分别为18.46亿元(人民币)、21.52亿元和24.01亿元,复合年增长率约为14%;公司净利润分别为4.17亿元、4.40亿元和5.18亿元,复合年增长率约为11.5%。

  不仅是增长率达双位数,中国泰丰床品的毛利率还远超同行。2012年,其品牌床品分部的毛利率高达57%,高出行业第二名富安娜近10个百分点。

  但从2013年起,中国泰丰床品的业绩就开始走下坡路,营业收入和净利润皆出现下滑。对此,公司给出的解释是,“国际和国内经济低迷导致集团纺织品平均售价下降,及生产成本持续上升”。

  相比2013年的业绩下滑,2014年,公司更是连年报都无法出具,不仅让市场怀疑公司是否出现了问题。而从特别调查委员会实地调查结果来看,情况并不乐观。

  通过调查,富事高提出的另一大质疑点在于,山东泰丰2013年至2014年期间与客户莱芜市经硕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莱芜经硕)的资金流交易量异常偏高。

  调查发现,公司于2013年12月向中国银行提交贸易融资申请及相关贷款提取文件显示,与莱芜经硕的销售合约总额为4.16亿元。而2013年及2014年呈报的向莱芜经硕的销售额分别仅为157万元及154万元。两方面数字存在较大差距。

  有报道称,莱芜经硕贸易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大桥南路66号,这里大门紧锁。物业人员称,没有莱芜经硕贸易有限公司,这里是泰丰纺织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丰集团)的老厂区地址。据当地多位人士透露,中国泰丰或山东泰丰其实源自泰丰集团。两家公司在同一个厂区。另据招股书显示,泰丰集团自成立之日起与山东泰丰之间已有共同股东及董事。也就是说,两者其实是“一家人”。

  招股书披露,2007年至2009年泰丰集团为中国泰丰最大面纱客户,2007年为其最大床品客户。同时,泰丰集团在2007年至2009年为最大原棉供应商,2007年和2008年为最大布料供应商。

  从上述来看,公司与客户之间的往来款的真实性遭到质疑,而事实如何,仍需进一步的查证。

  多工厂停产

  据《证券日报》记者了解,为了更进一步了解公司情况,特别调查委员会已对公司于中国之床品车间及纺纱厂进行了实地考察。

  实地考察期间,特别调查委员会注意到床品车间及若干纺纱厂已停止营运。此外,员工人数亦已大幅减少。

  据了解,特别调查委员会已尝试安排与财务经理就此进行访谈。然而,实地考察期间无法安排访谈。鉴于上述不寻常之调查结果及观察所得,特别调查委员会感到诧异及意外。若干独立董事已不断表达彼等对现时情况之忧虑及不安。因此,特别调查委员会建议公司董事应采取正面措施。

  2017年5月26日,由于特别调查委员会将予进行之调查,董事会议决自2017年5月26日起暂停刘庆平作为董事会主席兼执行董事之职务及职能,以等待特别调查委员会之调查结果。

  对于公司的现状,莱芜高新区管委会负责人曾向媒体表示:“山东泰丰目前只有三个纺织车间里四百至五百工人在做‘来料加工’,主要给山东如意集团代纺织棉纱,赚点加工费。”该人士称,之前山东泰丰的几千名工人中的大部分都已辞职,他们被拖欠的工资都已结了。现在剩下这部分工人的工资之所以有拖欠,是因为“来料加工”的款项还没到账。不仅如此,公司还同时有其它欠款未还清。

  目前,特别调查委员会已委任上海协力(厦门)律师事务所为中国法律顾问,以协助委员会跟进公司之现时情况;及进一步调查天职香港提出之审核事宜及富事高法证调查之调查结果。

(责任编辑:王婉莹)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