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破冰”或推进东北出海口“政策解冻”_中国经济网——国家经济门户
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技术破冰”或推进东北出海口“政策解冻”

2016年03月22日 07:10   来源:《经济参考报》   

  从中国北方的机场或上海机场飞往欧洲、美洲的旅客都知道,航线并不是按照二维地图上画的直线距离飞越浩瀚的太平洋,而是向北越过俄罗斯甚至北极圈直奔欧洲或美洲的目的地,民航业称之为大圆航线,因为地球是椭圆的,越过北极圈的距离最短。

  国际海运也有类似的状况,北冰洋航道从距离上看是最短,亚欧之间的海运有马六甲海峡再经苏伊士运河、巴拿马运河和非洲好望角三条航线,以东京港至北海为例,三条航线的航行距离分别是19931公里、22356公里和26186公里,而航行时间分别为35天、40天和46天,但经过北冰洋东北航道则只需22天,航行12456公里。不过,由于大面积的海面浮冰阻碍了船舶航行,亚欧国际海运只能选择连接太平洋与印度洋的马六甲海峡或连接印度洋和大西洋的苏伊士运河等传统航道。目前,马六甲海峡控制着全球贸易四分之一的海运贸易,以及一半的油轮;而苏伊士运河则控制着全球14%的海运贸易,以及亚欧间除石油之外80%的货物海运。

  由探险家商人罗伯特·索恩1527年开发的北极航道中,其东北航道是连接西欧至东亚距离最短的航道,主要位于俄罗斯北部沿海的北冰洋离岸海域,历史上也被称之为“黄金水道”。

  上海以北的港口,如果利用东北黄金水道到欧洲西部、北海和波罗的海等港口,理论上可以比传统航程缩短25%-55%。但前苏联虽然完善了北冰洋东北航道的管理与冰情、破冰、导航及救援服务,但也一直把东北航道作为内部海运而禁止船舶过境。虽然东北航道自1991年开始向国际航行开放,但由于海上浮冰的危害,利用东北黄金水道通过的船只和运输量并不高,年过境运输量不超过千万吨,通过商船不超过200艘,从数据统计上看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而今,全球气候变暖和轮船破冰技术使得北冰洋的北极航道利用率期望大增。

  一方面,过去30年间全球平均气温比100年前上升了0.48℃,而北冰洋冰面面积每十年减少11.5%左右。2009年的《北极海运评估报告》预测,2030年以后北极甚至会出现夏季无冰现象,利用东北黄金水道的可能性急剧上升,俄罗斯运输部乐观估计,到2020年通过东北航道的运输量将超过3000万吨,到2030年亚洲至欧洲25%的货运将通过东北航道。

  另一方面,破冰技术也得到了快速发展。自大功率科考破冰船问世以来,全球10000hp及以上的大功率破冰船服役近百艘,俄罗斯更是在1957年开发了第一艘核动力破冰船。目前,核动力破冰船已广泛应用于北极航道,完全可以保障航道的通过性,海上冰面已不再成为北极航道航行的障碍。俄罗斯总统普京更是于2014年4月下令研究东北航道的发展模式,加快建造更多的核动力破冰船,并完善船舶导航、通讯、维修、救援等服务。作为资源实际控制国,俄罗斯正在加大其国际航线的属性来提高国家收益。

  中国的东北地区是距离北冰洋东北航道最近的区域,但目前恰恰又是经济“断崖式”下降的地区。东北三省经济增速排名垫底,其中2015年辽宁、黑龙江和吉林的经济增速分别为3%、5.7%和6.5%,辽宁省排在最后一名。

  东北经济形势非常严峻,昔日的老工业基地亟待从根本上得到治理和改善。为此,中央2015年底审议通过了《关于全面振兴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的若干意见》,《意见》提出要变中求新、变中求进、变中求破,要求到2020年在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和结构性改革中取得重大进展。如果能利用北冰洋航道的运输渠道优势,直接与国际市场进行贸易交流并进行资源优化配置,东北地区就很有可能实现跨越式发展。

  近两年中俄两国在俄罗斯远东地区筹建东北亚最大港口——扎鲁比诺港恰恰契合了俄罗斯重启“黄金水道”的战略意图,更符合我国构建“一带一路”的国家顶层战略构想。

  距离吉林省珲春口岸71公里的扎鲁比诺港是俄罗斯远东地区在日本海的不冻港。吉林省目前已与俄罗斯最大的港口运营商苏玛集团签署框架性协议,合作建设8000万吨吞吐量的扎鲁比诺万能海港。但仅扩大港口的规模是不够的,由于该港口无论是疏港铁路还是疏港公路,均不具备运行如此巨大规模多式联运的条件,特别是因为铁路标规和宽轨标准不同而出现的额外换装,更是提高了联运的成本并降低了联运效率。

  因此,笔者协助沈阳铁路局规划了一条从珲春春化镇镇安岭穿过界山到俄方夹皮沟的国铁线路,在距离扎鲁比诺港10公路处与俄罗斯国铁换装,由此使得疏港公路与疏港铁路与港口直接实现多式联运成为可能,而“借港出海”模式将助力东北地区直接与全球市场对接,实现资源配置的优化,既活跃了东北地区的经济外向度,又以经济为手段实现了未来中国海洋战略的目标。

  然而,俄罗斯大国意识强烈,虽然目前因为西方的制裁及基于石油贬值的经济全方位停滞,国家战略由此也转为“向东看”,并将包括扎鲁比诺港在内的符拉迪沃斯托克区域划为自由港,但其并不甘心作为中国小伙伴的角色存在。因此,中国政府应在上合组织框架下,进一步加强基于单向经济援助上的政治互信和资源共享,并在政策上寻求“破冰”行动,让中国国铁与俄罗斯国铁在规划目标的区域内换装,并寻求国际多式联运合作,从而在实现东北地区日本海出海口方面获得实质进展,或在俄罗斯与朝鲜三方协作的基础上,打通图们江18公里的实际出海口,实现国家顶层战略下的全球化资源配置优化。

  (作者系清华大学工程管理硕士教育中心执行主任、博士生导师)

(责任编辑:佟明彪)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