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运输业跨越式发展 综合运输体系初步形成

2009年08月16日 10:59   来源:中国经济网—《经济日报》   

  中铁十五局的工人们在疏勒标段为刚铺设的钢轨垫上道渣。由中铁十五局承建的国家重点建设工程新疆喀什—和田铁路在疏勒标段正式铺轨。该线路全长487公里,于2008年9月开工建设,预计将于2009年12月31日前建成通车。    新华社记者 周文杰摄

南宁高速公路夜景。本报记者张欣摄

烟大铁路轮渡。本报记者张欣摄

重庆李家沱大桥。本报记者张欣摄

辽宁锦州港集装箱码头。本报记者张欣摄

  编者按 辉煌盛世,修桥筑路。通过60年的建设,我国交通运输业实现了跨越式发展,以公路、铁路、航空、水运等为主的综合运输网络初步形成,交通运输基本满足了国民经济增长和人民生活的需要。

  相信在党中央、国务院的正确领导下,在各级党委、政府和所有交通建设者的共同努力下,我国交通运输业的基础设施会更加完备,技术和管理水平会显著提高,各种运输方式将有效衔接、运力布局进一步优化。届时一个方便、快捷、舒适、安全、完善的交通体系将会展现在我们的面前。

  高速公路世界第二

  历史回放:2009年4月20日,西藏墨脱公路正式开工建设,3年后,墨脱“全国惟一一个不通公路县城”的历史将结束。

  “要想富、先修路”,这是几十年来社会各界的共识。新中国成立后,国家不断加强公路网的建设,公路基础设施建设迅速发展,在完善国道、省道干线公路的同时,加快高速公路和农村公路建设的步伐,整个公路运输网络功能日趋完善,整体效率不断提高。

  2008年底,全国公路总里程已达373.02万公里,是新中国成立初期的46倍。其中,高速公路里程60302公里,一级公路54216公里,二级公路285226公里,二级及以上公路占总里程的比例为10.72%。路面技术等级和通达深度得到很大提高。到2008年底,高级、次高级路面里程达199.56万公里,全国公路路面铺装率达到53.5%。公路密度由改革开放初期的9.1公里/百平方公里,提高到现在的38.86公里/百平方公里,是改革开放初期的4.27倍。

  高速公路是现代经济和社会发展重要的基础设施,是构筑交通现代化的重要基础。

  1988年,上海至嘉定高速公路的通车,标志着中国大陆高速公路零的突破。1988年之后,高速公路建设高歌猛进,连创新高,1999年高速公路里程突破1万公里,2002年突破2万公里,2004年突破3万公里,2005年突破4万公里,2007年突破5万公里,2008年突破6万公里,稳居世界第二位,高速公路的发展速度举世瞩目。

  农村公路是支撑我国农业和农村经济发展的重要基础设施,连接广大的县、乡、村,直接服务于农业、农村经济发展和农民出行,是解决“三农”问题的基础条件之一。

  截至2008年底,全国农村公路通车里程达312.5万公里,比1978年增长了近4倍;全国通公路的乡镇、行政村比例,由90.5%和65.8%增加到98.54%和88.15%。全国农村公路路网已经延伸到从高原到山区,从少数民族地区到贫困老区的各个角落。农村公路建设极大地改善了农村生产和生活条件,为统筹城乡发展,加快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产生了巨大的推动作用。

  营运铁路亚洲居首

  历史回放:2008年8月1日,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和世界一流水平的我国第一条时速350公里高速铁路————京津城际铁路胜利通车。

  铁路是国民经济的大动脉,“火车一响,黄金万辆”表达了公众对铁路的期盼。2008年,我国铁路营业里程已达到7.97万公里,位居世界第三,亚洲第一;复线铁路和电气化铁路里程均位居亚洲第一。经过持续大规模的新线建设和既有线改造,中国铁路无论是数量还是装备水平都上了一个新台阶,铁路网规模进一步扩大,路网结构得到优化,运输限制明显减少,主要运输通道能力紧张状况大为缓解,基本打破了长期以来铁路对国民经济发展的“瓶颈”制约,改变了铁路运输生产力严重不适应社会经济发展的状况。

  客运专线建设取得重大进展。目前,我国铁路客运专线在建规模已达1万多公里。到2012年,我国将有1.3万公里客运专线及城际铁路投入运营,基本建成以“四纵四横”为骨架的全国快速客运网,并建成长三角、珠三角、环渤海地区及其他城市密集地区的城际铁路系统。

  大能力通道建设顺利推进。到2012年,我国铁路将新增1.3万公里区际干线,建成1万公里复线,形成横跨东西、纵贯南北的大能力通道网和煤运网络,并将形成1.7万公里的双层集装箱运输网络,满足高附加值货物快速运输需要。

  党的十六大以来,通过6次大面积提速,提高列车运行速度,增加列车运行密度,发展重载运输,铁路网综合运输能力大幅度提高,客货运量连年大幅度增长,运输效率和效益大幅度提升。我国铁路以占世界铁路6%的营业里程完成了世界铁路25%的工作量,运输效率世界第一。

  空中走廊 更宽更广

  历史回放:2008年2月29日,首都机场3号航站楼正式启用。

  民航是我国和世界各国人民友好往来最重要的通道,依托突飞猛进的空中走廊,中国与世界的联系更加紧密。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民航事业走过了一条从小到大、逐步成长为世界民航大国的光辉发展历程。

  60年来,我国航线网络迅速扩展,航线布局发生了明显变化。大幅度增加了省会、自治区首府和直辖市之间的航线,并根据市场的热点变化,不断开辟通往旅游城市的航线;为了更好地服务经济建设,民航还加速扩展沿海开放城市间的航线网络,改善老少边穷地区的航空运输。

  截止到2008年底,我国民航定期航线航班达到1532条,形成了一个国内四通八达、干线与支线相结合以及联结世界主要国家和地区的航空运输网络。目前,全国绝大多数的直辖市、省会、自治区首府以及沿海开放城市和主要旅游城市都拥有较现代化的民用机场,一些边疆地区、少数民族地区、地面交通不便地区也拥有相应规模的民用机场。

  2008年,全国各机场共完成旅客吞吐量40576.2万人次,完成货邮吞吐量883.4万吨。

  港口体系 日趋完善

  历史回放:2007年11月28日下午,随着“中远希腊”号所载集装箱在天津港五洲国际集装箱码头的起吊,我国港口集装箱年吞吐量突破1亿标准箱。

  港口被誉为“中国之窗”,我国90%以上的外贸货物运输量都是通过港口完成的。目前,我国已经形成了布局合理、层次分明、功能齐全、优势互补的港口体系,沿海港口基本建成煤、矿、油、箱、粮五大运输系统,具备靠泊装卸30万吨级散货船、35万吨级油轮、1万标准箱集装箱船的能力,内河航道基本形成“两横一纵两网”的国家高等级航道网,水运供给能力显著提高。截至2008年底,全国港口生产性泊位3.1万个,是1949年的193倍,万吨级以上深水泊位从无到有,发展到1416个,内河航道通航里程12.28万公里,是1949年的1.7倍。

  经过60年来的持续快速发展,我国海运船队跃居世界第4位,拥有轮驳船18.4万艘、1.24亿载重吨,分别为1949年的41倍、310倍。运输船舶基本实现大型化、专业化,全面淘汰了帆船、挂桨机船和水泥质船;中远集团船舶总运力跃居世界第二位,中远、中海集装箱船队运力双双进入世界十强。水路货物运输量为29.5亿吨,港口完成货物吞吐量70亿吨,分别是1949年的116倍和700倍,亿吨大港达到16个,7个大陆港口进入港口货物吞吐量排名前10位,上海港成为世界第一大港。近10多年,港口集装箱吞吐量以年均近30%的速度增长,年吞吐量于2007年首次突破1亿标箱。

  同时,海事监管、海上搜救体制不断完善,我国水上主权、水上安全、水城环境得到保障,使“中国之窗”树立了良好的国际形象。

  管道运输 四通八达

  历史回放:2009年2月7日,西气东输二线东段工程正式开工。西气东输二线西起新疆霍尔果斯,途经14个省(区、市)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包括1条干线和8条支干线,总长8704公里。

  管道运输是五种交通运输方式之一,管道都埋在地下,一般老百姓看不见、摸不着,但它是石油、天然气运输的主通道之一,全国100%的天然气、90%以上的石油通过长输管道源源不断地输向炼油厂、化工厂及海运码头。

  2008年末,全国输油(气)管道里程为5.83万公里,是1978年的7倍。目前,我国已经形成了东北、华北、中原、华东和西北广大地区四通八达、输配有序的石油、天然气管网运输体系。“八五”以来,我国的长输管道建设有了新突破,油气长输管道以每年约400余公里的建设速度递增,相继建成了一批长输管道,东北、华北、华东管网进一步完善。长输管道建设不仅在陆地上有所发展,而且也向海洋、沙漠中延伸。

  西气东输工程于2002年7月4日开工建设,2004年12月30日全线供气。它西起新疆轮南,经过戈壁沙漠、黄土高原、太行山脉,穿越黄河、淮河、长江,途经9个省、自治区、直辖市,最后到达上海,全长约4000公里。该工程是目前我国管径最大、管壁最厚、压力等级最高、技术难度最大的管道工程,创造了世界管道建设史上的高速度。它的建成和运营,开通了横贯东西的一条能源大动脉,标志着我国天然气管道建设整体水平上了一个新台阶,对于推进西部大开发、加快中西部地区发展具有重大作用。

  亲历者说

  挑粮小道的变迁

  八百里井冈山,共和国的摇篮,山峦叠嶂,蜿蜒起伏,毛泽东、朱德挑粮的故事广为流传。曾经的挑粮小道为中国革命立下了汗马功劳。如今的井冈山彻底告别挑粮小道,民航、铁路、高速公路、农村公路为一体的立体交通网络基本形成,共和国摇篮的面貌焕然一新。

  现年80岁的毛秉华被誉为“井冈山精神宣传第一人”,1968年他作为建设者被调往井冈山,从南昌一早乘车出发,第二天中午才赶到井冈山。他回忆道:“这还多亏了1958年建成的第一条公路。不用说革命战争年代,直到解放初期,井冈山都没有一条公路,只有5条羊肠小道可以进出。1952年第一批井冈山建设者进山的时候,都是像当年红军一样穿草鞋、打背包,沿着小道走进去的。”

  他还告诉记者,后来尽管有了公路,但大多是砂石泥土路,路窄弯多、坑洼不平,十人坐车九人晕。井冈山交通面貌的真正巨变是在进入新世纪之后。

  2005年3月,泰井高速公路建成通车,一条巨龙,腾云破雾,在青山绿水中盘旋,高架桥、宽路面、长隧道、绿护坡,真是“车在路上行,人在画中游”,使吉安至井冈山的行程时间缩短了一半。随后建成的吉井铁路通过京九铁路把井冈山纳入了全国铁路网,环境优美的井冈山火车站每天接送大量从北京、上海、深圳等地来往井冈山的旅客。

  更让井冈山人骄傲的是,在离井冈山新城区50公里的地方,一个以井冈山命名的机场已经建成。毛秉华老人高兴地说:“我每年都要多次到外地宣传井冈山精神,以前坐火车去北京、上海等地都要十几个小时,现在飞机去上海只要1个小时,北京也只要两个小时。”

  大陇镇党委书记刘福明告诉记者,目前,井冈山市已形成泰井高速公路、319国道为主框架,农村公路为延伸,吉井铁路为主干道,井冈山机场为主航道,辐射四方的现代化立体交通网络。交通的发展带动了旅游业的腾飞,进而带动了井冈山经济社会的发展,更让井冈山人民越来越富裕。英雄的老区人民正在向小康大踏步前进,奔向更加美好的未来。

  记者感言

  荔枝香飘千万家

  宋代文豪苏东坡“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的名句让荔枝名扬天下。但荔枝皮薄、肉嫩、汁多不耐藏,自古有“一日变色、二日变味、三日色香味俱变”之说,因其只产在我国南方部分地区,外地人要想吃到新鲜的荔枝在以前无疑是一种奢望。唐代诗人杜牧的名句“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一语道尽了荔枝长距离运输的艰难。

  “荔枝不但长距离运输难,从产地运出去也不容易!”广西田阳荔农韦红霞说,由于交通不便,荔枝只能用农用车运到就近的市场,价格也上不去。遇到大丰收,荔农更是着急,大量荔枝白给都没人要。

  随着高速公路的迅猛发展和农村公路的不断改善,荔枝的运输越来越便捷,有制冷能力的冷藏车、专业化运输队伍,使产地周边的百姓先吃到了新鲜的荔枝。

  “荔枝真正进到北京市场是上世纪末,都是靠飞机空运。”北京明光村水果批发市场的商人陈海斌告诉记者。广东到北京开通了“空中荔枝通道”,从广州不到3个小时就能到北京,当天采摘的荔枝第二天就可以摆上超市的柜台。但飞机运输运价高、运力小,在广东1斤不到1块钱的荔枝,运到北京成本就得10多块钱,市场零售价20多块钱。当时大多数老百姓只能是看一看,偶尔买一些尝尝鲜。

  进入21世纪,我国交通运输业的快速发展,给荔枝的大批量长距离运输提供了便利。2002年,广东省开始通过铁路对大宗和销往北方的荔枝采用机械冷藏车进行“冷藏快运”,确保荔枝运输新鲜及时。火车运输效果好,效益高,荔枝开始大批量进入原产地外的各大城市,北京、天津、西安甚至哈尔滨等城市的百姓都能方便地吃到新鲜的荔枝,价格也降到了每斤10块钱以下,大城市更多的人可以享受新鲜的荔枝了。

  随后,高速公路和农村公路的飞速发展推动了公路运输的专业化,冷藏式集装箱迅速发展。集装箱运输可以实现“门到门”服务,可以将荔枝从产地通过汽车、火车在最短的时间内运到各地批发市场,这让大城市之外的广大城镇和乡村的百姓也吃到了新鲜的荔枝。如今,精明的商人们还通过飞机把荔枝卖到了世界各地,美国、欧洲、日本等国家和地区的居民也能品尝到新鲜的中国荔枝了。

  运输的便利激发了广大农民种植荔枝的热情,广东、广西、四川等地荔枝种植大面积增加,各地市场的荔枝价格也一降再降。2008年,北京明光村市场的批发价格已经降到每斤2块多钱。

  荔农富了、百姓乐了,新中国交通运输事业的飞速发展使昔日的“妃子笑”飞入了寻常百姓家。

(责任编辑:李晶)

精彩图片
商务进行时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