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6000辆“高峰车”待命 出租车好打多了_中国经济网——国家经济门户
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上海6000辆“高峰车”待命 出租车好打多了

2015年04月13日 15:57   来源:新民晚报   程绩 范洁 王文佳

  

  ■ “高峰车”新规实施第一天,出租车扬招明显快多了 陶磊 摄

  本报记者 程绩 范洁 王文佳

  今天是上海开始实施出租车“高峰车”的第一天,本报记者分数路采访体验。打车软件自诞生以来,提供了方便快捷的打车方式,但也有失公平,政府管理者也在摸索中不断实现两者的平衡,使公共服务更好地服务市民。

  就今天记者体验的结果来看,6000辆出租车在早高峰“值勤”,确实提高了扬招和电调的叫车速度和成功率。

  时间:上午8时

  起点:徐汇区宜山路古宜路口

  终点:静安区陕西南路延安中路

  乘车体验:2分钟扬招到车

  记者首先使用“嘀嘀打车”,输入目的地后,软件开始通知附近车辆。然而在等待近5分钟后,仍没有司机接单,此时显示已有82辆出租车收到信息。随后,记者一边继续等待应答,一边步行至虹桥路尝试扬招。

  “你这趟单子距离近,又没有加价,软件上肯定没人接的。”2分钟后,记者扬招到一辆大众出租车,司机陈师傅听闻记者的体验后感叹。不过他坦言,自己平时很少通过打车软件接单,只有碰到长途机场单和高额加价单时,他才会抢单,因此“高峰车”相关禁令对他的影响并不大。

  “请还未贴高峰车标贴的车辆今天速进公司,明天开始执法大队严查。”沿途,电调平台每隔1分钟就滚动提醒。记者注意到,陈师傅的车并未贴有“高峰车”标签,而该车尾号为5,按规定应是星期五的“高峰车”。“这两天我没进场,今天去了就贴。”

  时间:上午7时30分

  起点:杨浦区平凉路

  终点:陆家嘴

  乘车体验:软件不行电调行

  从居住人口密集的杨浦区平凉路,到办公楼最集中的浦东陆家嘴,浦西到浦东,6公里的距离不长,却堪称是打车最难的上班路之一。

  早高峰新政第一天,记者体验后发现情况有了变化,打车软件受到限制的情况下,电调平台又被激活,多名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今晨打电话约车的客人又多起来了。”

  早晨7时30分,记者从平凉路出发,早高峰时间,路口有不少等待出租车的上班族,但30分钟里,只有两人通过扬招幸运地叫到车,显然,扬招难问题依旧。

  记者先后尝试了2个目前使用人数最多的打车软件,多次呼叫出租车均未有应答。

  最后,记者拨打强生公司的约车电话,告诉电调员位置后,仅仅等待了3分钟,就收到回电告知出租车车牌号,2分钟后,一辆顶灯显示红色“电调”字样的强生出租驶来,挡风玻璃右下角贴着醒目的“星期一早高峰”贴纸。

  司机姓葛,开了15年出租车,高峰打车新政第一天,他认为有变化,“今天早上一个小时内就有5单电调,而过去几个月,早晚高峰基本接不到电调,因为大家都在通过打车软件叫车,很明显,今天早上打电话约车的人多了。”

  从平凉路到陆家嘴国金中心,20多分钟抵达,加上4元电调费车费一共33元,比打车软件显示的专车价格便宜5元。

  过去半年,葛司机也经历了从依赖到摆脱打车软件的过程,最多的时候,他的车里装了4个手机分别接4个软件的订单,“没有地方挂手机,就在方向盘的中间也装支架放手机,现在想想实在有危险。”他告诉记者,不仅是他,车队里的其他同事,目前车里的“手机阵”现象也在减少。

  时间:上午8时

  起点:徐汇区安福路乌鲁木齐中路

  终点:静安区威海路陕西北路

  乘车体验:新规对打车软件好像没影响

  上午8时,记者使用嘀嘀打车软件叫车,这段近乎起步价的路程在平时高峰时段也很难叫到车。然而,4分55秒,两位司机同时接单,嘀嘀打车后台发来一条信息:嘀嘀为您额外加价7元。

  接单的是一辆大众出租,车窗上贴着周二高峰车的标志,司机王师傅表示,除了7元小费,嘀嘀还奖励了50滴米,这才是他接单的原因。“乘客只要愿意等,等的时间越久,嘀嘀的奖励就会越多,司机看奖励差不多了就会接单。”王师傅说,只要乘客愿意加小费,其实他什么样的单子都愿意接,高峰车的新规对他的接单策略也并没有什么影响。

  那么会不会有司机违规在限定的高峰日高峰时段使用打车软件,王师傅认为至少短期内不会,“最近抓得很紧,而且惩罚很严,抓到了让你停运!”就算惩罚仅是计入诚信档案,他认为也没有人会冒这个险,“反正只是限高峰时段,这时候扬招生意很多,软件虽然有奖励,但是需要空放到乘车点,算起来收入也差不多。”

  至于怎么抓,王师傅认为可能有两种主要的手段,一是在路上检查有没有规定高峰日的出租车打着空车或者停运的顶灯却不做扬招生意;二是客管处的工作人员假装乘客,用软件叫车,如果有当天高峰车接单就给予重罚。

  当然,由于惩罚和监管方式并没有通过官方渠道公布,每个人有自己不同的猜测。另一位出租车司机李师傅告诉记者,如果惩罚只是计入诚信档案其实没有太大约束力,“我们一年有20分,从来没有听说一个人扣满过”。他并不担心“马路警察”,“我高峰日用软件接单后只要把计价表翻了,车灯显示有人,他根本没法查我;就算碰到停车检查,只要和乘客讲好说是扬招的就好了。”在李师傅看来,检查的手段不过如此,不可能有乘客傻到出卖司机。

  时间:上午8时

  起点:徐汇区田林路

  终点:上海南站

  乘车体验:电调有惊喜

  宋小姐感到今天早上扬招和电调确实是快了不少。

  她住在田林,近两年早上高峰时段出门她几乎从没打到过车,不管是软件、电调还是扬招,“软件叫车加5元小费也没人理我”。今天早上,快要上小学的女儿要去上海南站附近的幼儿园总站填写报名表,“要求是8点半到9点半之间到园填表。”宋小姐从昨天晚上就开始犯愁,“打车就15分钟,可是这时间段怎么可能打到车”,她搜了半天路线图,还是决定坐地铁,“加上两段到地铁站的时间得将近1个小时”,今天早上部门9时30分要开会,宋小姐还专门请好了假,说要迟到一会。

  早上8时,宋小姐就收拾好准备出门了,前两天看到新闻里说今早开始软件叫车有了新限制,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她拨通了强生出租车公司的电话,“没想到一下就叫到了”。

  【高峰车贴士】

  “高峰车”服务时间:

  周一至周五上午7时30分至9时30分;下午4时30分至6时30分

  每天服务车号分配:

  依据车辆牌照尾号的阿拉伯数字依次轮流值班

  周一值班车:尾号“1”和“6”

  周二值班车:尾号“2”和“7”

  周三值班车:尾号“3”和“8”

  周四值班车:尾号“4”和“9”

  周五值班车:尾号“5”和“0”

  每天“高峰车”总量:

  6000辆左右

  “高峰车”标识:

  前挡风玻璃右下角张贴专用标识“高峰车”

  监管电话:

  在“高峰车”值班营运时段,凡发现当日值班驾驶员仍使用手机打车软件承接业务的,可拨打“12345”和“12319”市民热线举报

(责任编辑:佟明彪)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