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塘栖工业园区相关土地“一地两卖”_中国经济网国家经济门户
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杭州塘栖工业园区相关土地“一地两卖”

2015年07月14日 07:48   来源:中国青年报   李剑平

  日前,中国青年报收到杭州中岛实业有限公司创业者的来信,反映在创业过程中遇到的困难和问题。信中说,他们“12年来购买土地盖厂房的资金被杭州市余杭区塘栖镇无偿占用。为了这块地,我们不知去了多少趟镇政府,每一次用不同的办法打发你,‘等有了用地指标马上给你们办’,直到2013年才如梦初醒,自己公司按协议付清全款的工业用地,被另一家企业招拍挂获得用于建厂房”。

  收到来信后,中国青年报记者赴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进行采访。

  被招商引资至塘栖镇工业园区

  在余杭区塘栖镇一座有些破败的厂房中,记者见到了写信者顾鹤鸣。他今年55岁,是杭州市江干区人,这座旧厂房是租用的。

  “在2005年前后的发展高峰期,杭州中岛实业有限公司有约60名工人,现在只剩下十来人。坚持不倒闭就是胜利,不要说去赚多少钱。”顾鹤鸣说。

  顾鹤鸣一直盼望做自己的企业,有自己的产品。2000年前后,随着国内外向型经济快速发展,条形码打印机需求量大增,但市场基本上是美国、日本等公司的产品。于是,顾鹤鸣一边经销进口条码打印机,一边与技术人员一起研制出了有价格优势的条码打印机。

  随后,顾鹤鸣决定与其他10名科技人员一起创办杭州中岛实业有限公司。他卖掉一套房子筹款80余万元,其他科研人员有的向亲朋好友借钱,有的拿出了准备结婚的钱、建房子的钱,还有的动员家里老人把养老的钱拿出来。

  由于缺生产场地,他们被引荐至余杭区招商部门。招商部门介绍,该区塘栖镇工业园区有“三通一平”的“熟地块”,可以马上建设厂房。

  对于项目的投资规模与回报预期,杭州中岛实业有限公司、杭州市余杭区塘栖镇人民政府报送杭州市余杭区经发局、环保局的报告中说,公司决定在塘栖工业开发区征地20亩,建筑面积6000平方米,可生产1000台工业条码机。该项目总投资2500万元,公司职工100人,年销售5000万元,投资回收期3年。

  协议土地被招拍挂卖给了另一家企业

  2003年12月25日,塘栖工业园区发展有限公司与杭州中岛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国有土地使用权供应协议书(编号为20031225),塘栖工业园区发展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张水林和顾鹤鸣分别作为甲方、乙方代表签字,并加盖双方公司公章。

  协议规定,供应工业用地坐落在塘栖镇莫家桥、河西埭村,东至开发大道、西至土地(有明确指向但当时土地未命名——记者注)、南至小河,北至园区5号,土地使用权面积为20亩(以实测为准),供应单价为14万元/亩,合计金额280万元。

  顾鹤鸣介绍说,该协议规定乙方在3天内支付定金140万元,其余土地价款在上报土管局前付清。签订协议的第二天,即2003年12月26日,顾鹤鸣通过银行转账的方式,代杭州中岛实业有限公司向塘栖工业园区发展有限公司支付定金140万元。

  因为盼望早日把相关证件办下来,有一段时间,公司股东王中衍每天早上5点从杭州市区出发,在杭州市国土资源局余杭分局上班前赶到相关科室等候。于是该局工作人员打电话到塘栖镇政府询问情况,镇政府随后告诉顾鹤鸣,材料还没弄好,没有报上去。

  随着国家宏观调控,对土地资源要素等指标进一步收紧,镇级工业园区已经无权签订国有土地使用权相关协议。但是,对2003年7月31日国务院部署土地市场秩序治理整顿之前的事实用地,允许处罚到位后补办用地审批手续。

  塘栖工业园区发展有限公司根据浙江省国土资源厅2005年4月7日下发的《关于印发违法用地补办审批手续意见的通知》,告诉顾鹤鸣,杭州中岛实业有限公司协议的土地要办理违法用地补办报批手续,并补交159830元罚款后,才能审批获得相关土地指标。

  事实上,这是一些地方政府为获取土地指标,在相关补办用地审批意见书中,把与公司签订协议的时间前移,打政策“擦边球”的策略与套路。

  于是,杭州市余杭区国土资源执法监察大队在向上签报的有关补办用地报批手续通知书中,把公司的主要违法事实及性质界定为:杭州中岛实业有限公司于2003年3月未经批准,非法占用杭州市余杭区塘栖镇莫家桥、河西埭村15983平方米集体土地建造厂房,被占用土地用于建设符合土地利用总体规划。该单位的行为属于未经批准非法占地的行为。

  当时的情况是,双方签订协议的日期是2003年12月,协议约定的土地还是一片农田,没有任何建筑物。顾鹤鸣也默许并配合塘栖工业园区发展有限公司补办用地审批的“造假”行为。

  随后,杭州市余杭区国土资源执法监察大队出具意见称,该项目属违法用地,发生在2003年3月,杭州市国土资源局余杭分局已于2005年11月28日作出行政处罚,现已执行到位,拟同意补办审批手续,报请上级批准。

  2005年12月6日,杭州市执法监察机构盖章同意请省厅执法局审定。同一天,浙江省国土资源厅执法监察局同意补办。当年12月20日,杭州中岛实业有限公司把剩余未付的土地款一次性付给了塘栖工业园区发展有限公司,办理土地使用权证等手续。

  令顾鹤鸣等不解的是,每次去催促办理相关手续,时任塘栖镇分管工业的副镇长、工业园区发展有限公司法人代表都以没有土地指标为由回复他们,并说土地还在那里,急什么,有指标了就给办。

  2013年2月7日,杭州市国土资源局余杭分局发布的余政工出[2013]2号地块挂牌出让公告让这些创业者“惊醒”了。该地块的位置就在杭州中岛实业有限公司与杭州余杭塘栖工业园区发展有限公司签订的国有土地使用权供应协议书范围内,且土地用途及产业准入注明为工业用地(汽轮机及辅机制造)。

  顾鹤鸣表示,在此之前,国土部门、塘栖镇政府等部门与单位,没有人就这一地块的事情,同他们商量。余杭区国土部门的相关公告发布以后,他们一看,连竞拍的资格都没有。

  协议未履行是因国家土地政策与园区产业规划调整

  余杭区塘栖镇人民政府给中国青年报记者发来的有关情况说明写道:该《国有土地使用权供应协议书》是由杭州市余杭区塘栖镇工业园区发展有限公司签订。根据土地管理相关法律法规规定,国有土地出让的主体应为县市人民政府土地行政主管部门。因此,该协议实际上是一份塘栖镇工业园区有限公司的招商意向协议,该宗土地的出让最终须经国土部门批准。

  该镇政府表示,签订这份协议时,该意向地块尚为集体土地,土地规划性质为耕地。履行协议条款、落实土地指标,需要报经省政府批准农用地转用,为此,塘栖镇也积极与上级部门沟通,争取指标。

  2004年4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深入开展土地市场治理整顿严格土地管理的紧急通知》【国办发明电[2004]20号】,要求治理整顿期间,全国暂停审批农用地转非农建设用地。因此,该地块一直未能办理农转用落实指标。直至2009年10月才落实了土地指标并经省政府批准办理了农转用手续。

  但是,此时国家对工业用地出让政策已进行了调整,工业用地已不允许协议出让,必须公开招拍挂出让,同时对出让底价、投资强度有了明确要求,出让价格不得低于最低保护价(16.8万/亩)且不得低于做地成本(该地块做地成本亩均36万元)。这意味着2003年12月签订的这份协议已无法直接履行。

  同时,塘栖镇工业园区范围内,落户企业基本属于装备制造行业,为合理规划工业园区的产业功能定位,且按当时工业用地出让地价和投资强度的规定,2013年2月杭州市国土资源局余杭分局以工业用地(汽轮机及辅机制造)性质,亩均投入280万元等出让条件,对该地块进行了公开招拍挂出让。由于杭州中岛实业有限公司在产业类型和亩均投入上均未达到该要求,故未参与招挂拍,被另一家企业摘得。

  已开始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到2005年年底,杭州中岛实业有限公司为履行国有土地使用权供应协议书累计支付土地款、罚款等349.736万元。

  当初负责招商引资与项目衔接的人,有的退休,有的调走,连塘栖镇的领导都换了。在万般无奈之下,顾鹤鸣等开始给区、市、省级领导写信,向各级网上信访中心信访维权。顾鹤鸣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他们在塘栖镇、余杭区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才通过网络给杭州市长、浙江省长信箱写信,但最后都交给了余杭区、塘栖镇承办。

  余杭区塘栖镇分管工业的副镇长胡卫建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他刚调到现岗位工作半年,具体情况他不知道。

  该镇提供的书面说明表示,由于目前工业用地的出让政策与2003年相比有了非常大的调整,且按照2003年12月25日协议上约定的土地价格和投资强度条件,已不符合目前省、市、区的政策规定,按照原协议履行事实上已不可能。

  为此,塘栖镇专门安排人员与杭州中岛实业有限公司进行协商,向企业提出两个建议方案:一是建议由镇政府另行选址,出让政策按当前政策规定执行;二是终止原先的协议,镇政府退还已缴纳的资金并给予一定的经济补偿。但两个方案均未能与杭州中岛实业有限公司达成一致意见。

  镇里在有关信访件反馈信息说,该问题前期已多次协调,到目前为止未达成协议,建议通过司法途径解决。该镇镇长徐礼强也向本报记者介绍,“已经诉讼了。”

  2015年5月15日,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杭州中岛实业有限公司、杭州余杭塘栖工业园区发展有限公司合同纠纷案。顾鹤鸣的代理律师吴族春向记者透露,案件现在未判决。

  塘栖镇有关负责人向中国青年报记者透露,镇党委已经开会商量过,法院怎么判决镇里就怎么执行,哪怕是一个司法调解或鉴定书都会执行好。镇里的态度也是积极的,不是说不理他、钱也不还他。

  “12年来最大的打击是精神上的。”顾鹤鸣说,当初是响应号召创业,来这个地方是求发展的,不是求官司的。现在不但创业创新没创好,资金与岁月反而全困在这里了,即使青春再回来他也不敢轻易创业了。

  (实习生江山对本文亦有贡献)

  本报杭州7月13日电

(责任编辑:佟明彪)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