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澜湖集团主席兼行政总裁朱鼎健博士:不能守业 必须再创业_中国经济网国家经济门户
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观澜湖集团主席兼行政总裁朱鼎健博士:不能守业 必须再创业

2014年07月03日 07:19   来源:时代周报   

这是所有高尔夫球手的一次狂欢。

 

  6月18日,1987名选手在观澜湖9个球场一起挥杆,挑战“最多球手在同一天参与高尔夫球比赛”的世界纪录。当晚,观澜湖高尔夫球会副主席朱鼎耀拿到了这张吉尼斯世界纪录证书。

  “他全身流淌着高尔夫的血液,天赋比我好。”在球技方面,哥哥朱鼎健对弟弟朱鼎耀甘拜下风。人称“中国高尔夫之父”的朱树豪2011年去世后,膝下两子秉承遗志,接班观澜湖集团——现任主席兼行政总裁朱鼎健、副主席朱鼎耀,虎兄龙弟,性格相映成趣。

  朱鼎耀专事高尔夫赛事的运营与管理,朱鼎健则对集团大局运筹帷幄。从加入观澜湖时听不懂普通话,到现在采访中将公司的愿景与“中国梦”轻松联系起来,身为香港二代企业家中出类拔萃之辈,朱鼎健对接棒父业有着更多全新的思考。

  朱鼎健致力于打造一个“云生活”的概念,让观澜湖成为一个“老少皆宜、四代同堂”的轻松休闲品牌,但他身上的担子显然不轻,一路走来,从提前毕业到临危接班,再到加速海口项目,朱鼎健似乎都在追逐时间。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专访时,他甚至连喝冰咖啡都是大口快速吞咽,坐姿也是一副随时可以弹起来出发的姿态。

  “做一个好榜样”

  40岁的朱鼎健皮肤黝黑,身材结实,他的笑容和衬衫一样一丝不苟。

  “我和父亲都属虎,都是处女座,都是完美主义者,都流着潮州人永不言退的血液。”回忆起父亲朱树豪,朱鼎健说,很多方面他和父亲是一脉相承的,都在不断创造,把旅游版图做开做大。

  朱树豪大概是最令人难以置信的运动先驱。上世纪80年代初,朱树豪在多伦多高尔夫球场买下一处住宅时,他对高尔夫球还一无所知。他有六个孩子,和许多父母一样,他看到了为子女购买一处住所供其在外读书的投资潜力。

  很少打高尔夫球的朱树豪,在1992年邓小平南巡之后,却和无数看到商机的人一样涌向深圳,他选中在深圳与东莞之交的荒山野岭近20平方公里土地,打造出如今的观澜湖旅游度假区,眼光之独到,“我发现高尔夫球在全世界广受欢迎,但在中国却不见踪影。”

  “这一点,我特别崇拜我父亲,他能够把一个在中国无人知晓的运动,在全世界的版图上插上一面旗帜。”朱鼎健回忆说,“父亲几乎凭借一己之力打造出观澜湖的产业群。在创办观澜湖之后,他致力于引进国际赛事,高尔夫世界杯、世锦赛这些国际大型赛事都是他的目标。北京申奥、深圳举办大运会,这些体育盛事后面皆有父亲参与并为之努力的身影。”

  1995年,在其父亲兴建深圳观澜湖最困难的时刻,朱鼎健提前完成学业,回到父亲身边助力,从底层做起。2007年,海口观澜湖项目建设之初,朱树豪却因癌症病倒了,祸不单行,世界金融危机山雨欲来。躺在病床上的朱树豪拉着朱鼎健的手说,“你能不能帮我完成这个梦?”

  “当时真是胸口挂一个‘勇’字就往前冲。”这一年,朱鼎健开始独挑大梁,主战场就在海口观澜湖项目。为了实现父亲的意愿,他深圳-海口-香港三地跑,跑海口工地查看施工进度,跑香港看望病榻上的父亲,平均每周四趟飞机。“我的皮肤是跑海南项目晒黑的,不是打球打黑的。”朱鼎健笑称。

  有将近两年的时间,朱鼎健的困难和压力很难找人倾诉,只能坚持。回想这段时间,朱鼎健说他一直坚信父亲传递给他的信条,也是潮汕商人普遍信奉的理念—力不到不为财。40岁的他如今坐拥百亿财富,却不买游艇、私人飞机,甚至没有任何奢侈爱好。他的生活只有三件事情:工作、家庭、运动。看似枯燥,他自己却乐在其中。

  “我从来不说忙,反而每天都过得很充实,同样我也说自己辛苦,我只会说累,累了就去睡或者充电,但说辛苦就是心态的问题。”朱鼎健从不否认自己是工作狂,他说,工作就是他最大的乐趣。

  朱树豪卧床那四年,朱氏兄妹一致对外封锁消息,以稳定军心。“但从2007年发现父亲患癌症以后,我意识到要有健康的身体。”自此,朱鼎健给自己定下了每天必须运动1个多小时的军规。7年下来,雷打不动。每逢元旦、春节和自己生日那三天,朱鼎健起得更早去跑步,说“要快人一步”。

  对朱鼎健而言,他的身上担着家门荣耀延续的重任。

  “我现在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帮父亲实现未了心愿,将观澜湖打造成一个世界级综合旅游休闲产业品牌。”朱鼎健说,还要做好整个家族的榜样。

  一个高球捆绑一个大产业

  2011年,父亲走的那一年,37岁的朱鼎健正式接班。有一次和下属聊天,他感慨说:“我爸妈都走了,我是长子,长兄为父,这么多的兄弟姐妹,我不能守业,我必须要再创业。这么多人跟着我,你知道我的压力有多大?”

  朱树豪时代的观澜湖,只有高尔夫、房地产、综合旅游三个产业,朱鼎健将产业链进一步拓展,增加了养生旅游、商业综合体开发及品牌输出,在原有“吃、住、游、购、娱、会、养、赛”八大业态基础上,朱鼎健新增了教育和文化产业两大业态,“从一个高尔夫球开始,用它来开展整个产业轴,把产业和体验、运营全部捆绑在一起。”

  朱鼎健想做的,是全方位大旅游体验。理由很简单,他不想再看到“高尔夫寡妇”。

  “在高尔夫球界常看到,丈夫一旦爱上高尔夫球,就会冷落妻子,和一帮朋友去打球。是去打一场球,还是陪家人?我觉得这不需要取舍,可以同时进行。”在他的构想里,观澜湖要成为“老少皆宜、四代同堂”的综合休闲旅游度假地。为此,他在海口观澜湖修建了世界规模最大的矿温泉SPA水疗中心,和老朋友冯小刚、华谊兄弟一起打造电影公社、引入香港兰桂坊集团打造全天候的商业文化项目。

  最关键的是,在海口观澜湖中的10个球场,也一反国内高尔夫的惯例—做成不收会员费的公共球场,一举成为全世界最大的公共球场。

  在中国,会员证是高尔夫玩家所必备的,深圳和东莞观澜湖也不例外,深圳、东莞球场的会员资格从20万元起,最高级别的市场价已经将近200万元。海口观澜湖不卖会员证这个决定,带有明显的朱鼎健印记。他解释说,海口观澜湖是基于海南国际旅游岛的定位,高尔夫只是旅游休闲产业的一个亮点。海口的高尔夫球场平日最低价格一场仅为480元,有一个球场全年给16岁以下的青少年免费使用。

  相比于父亲,朱鼎健更强调与外界的合作,“不会单纯像父亲过去那样,花十几年用很多资源只做一个项目, 我引入合作方,产生杠杆效应,让这个舞台有更多演员,这出戏才更精彩。”

  自他领航观澜湖以来,已相继与兰桂坊、华谊兄弟以及冯小刚等联手将产业链做透。共赢的思想也体现在朱鼎健诸多的决策中,他会与北方的球会谈品牌合作或参与管理,这样他们的会员在冬天可以到南方打球,员工可以到观澜湖工作,地方政府也欢迎引入观澜湖的管理制度和国际赛事营销经验。

  “但是,我只在新发展的产业,或成立的新公司里引入新的股东。”朱鼎健说,原有的观澜湖集团还是由家族来百分之百控股。

  乐观的投资回报

  今年,朱鼎健要迎来又一次大考。

  他斥资120亿元投资的三大项目—深圳观澜湖新城,海口观澜湖华谊冯小刚电影公社(下称电影公社)、兰桂坊时尚街区,在年内要陆续面世。所有眼睛都在盯着,它们能否顺利实现投资回报。没有压力是骗人的,但朱鼎健坚信,未来会有一个很乐观的回报,“我们算过所有的经济账,这些项目值得去投资,不是很困难,需要努力地去奋斗罢了。”

  支撑他信心的,是蒸蒸日上的国内旅游业前景。“观澜湖早已不是单单的高尔夫品牌,而是一个综合旅游度假运营商角色,国内大旅游市场面大,消费力强,税收政策也比地产宽松,在商言商,我要抓牢这个大市场。”朱鼎健反问时代周报记者,你知道有多少人在中国旅游吗?

  他分享了国家旅游局公布的一个数字,2013年,中国的旅游收入预计达到2.9万亿元,旅游人数达到了32.5亿人次。2020年,这一数字会增加到60亿人次,总消费额将达到6.36万亿元。“以前,观澜湖品牌只是照顾到打球人口,但这才500万人次,现在我想的是这个旅游市场的人口。”朱鼎健说。

  作为全球首个以导演个人命名的电影主题旅游项目,电影公社的创意来自冯小刚,他与“人民公社”一同诞生于1958年,这是冯小刚的理想国“乌托邦”。但作为商人,朱鼎健立志要把电影公社做成一个成功的商业案例,“电影产业跨界到商业地产、旅游和休闲体验,打包在一起做出的中国特色,在国内还是一个没人做过的模式。”

  从商业角度来说,电影公社等项目也不单只求一个投资回报,它带来的是资产产值的增值和公司品牌价值的几十倍甚至百倍放大。在朱鼎健的新事业中,品牌输出是重要一环,准备和云南、重庆当地项目展开品牌输出合作。他打了个比方,“这就像万豪输出酒店管理一样,我们会提供一揽子品牌管理解决方案。”

  关于观澜湖上市的传言也一直未断。朱鼎健并没有回避上市话题,但他坦承,还未到最恰当的时机来布局上市计划。 

(责任编辑:李方)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