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粮PK丰益国际 中外大粮商"收粮"暗战

2011年07月22日 09:20   来源:钱江晚报   

  “稻花香”让五常大米香飘全国,在有“水稻王国”之美誉的黑龙江五常市,水稻种植面积180万亩,年产水稻100万吨。而五常最多时有大大小小大米加工企业超过300家,每家米厂平均下来的“口粮”只有3000吨,显然,很多米厂会“饿肚子”。

  这里,聚集了中粮集团、马来西亚丰益国际、本土粮食巨头北大荒米业集团、资本雄厚的东方集团等四大巨头。早稻开始播种下去,他们就直接跟当地农民签订合同,把优质大米纳入囊中。在采访中,记者屡屡感受到了那股闻不到的硝烟味。

  土地已成紧俏品

  稻谷收割后每天有人问卖不卖

  民乐乡和安家镇最好的7000公顷黑土地成了米厂争夺的焦点。种粮大户靳福国拥有土地100多公顷,在寸土寸金的民乐乡,算得上超级大户。

  为了让水稻卖出好价钱,靳福国打出了有机大米的牌子,他的水稻田全部用拉林河水自然灌溉,不用化肥,不打农药,连除草都用人工,去年仅除草就花费15万元。平时按照权云龙研制出的“吃中药、喝偏方、给大米补钙”,把从果实、蔬菜中提取的果蔬汁,从青鱼中提取的氨基酸等等,定时往水稻上喷洒。经过160天才成熟的有机米出厂价格是25元/斤,每年收入超过百万。

  “稻谷收割后,每天都有人来问稻谷卖不卖。”靳福国是不少米厂拉拢的重点对象,但他想打造自己的品牌。他进了几台脱粒机,印上绿色原生态的标志后自销。尽管没有打广告,但找上门的客户很多,大米销路不错。

  五常市农村基本每人分到2公顷地,种植一公顷大米一年能赚2000元左右,效益远远超过大豆和玉米。近年来,五常水稻种植面积以每年20万亩的速度增加,由2006年的100万亩增加到去年的180万亩。目前,五常优质水稻价格每市斤在2.3元左右,而周边县市的水稻只能卖到每斤1.3元。五常大米市场销售价格每市斤在六七元左右,比周边县市高出四五元,出售大米又让五常大米加工企业增收近10亿元。

  五常市小山子镇四里界村村民肖贵芳,也把自己家里的田地承包出去,选择了外出打工,他的租金是每亩地1200元/年。“每亩地赚1000元,一家人也就三四亩地,赚不到大钱。”不过,现在随着大米行情看涨,稻田也一地难求,一旦有人转让,往往出现几家人同时竞标的场景。

  一个县城300家米厂

  粮商组团进村“收粮”

  亚洲米业位于哈五公路边上,他们出产的优质大米,基本都供应给了平阳黑绿米业,然后再往浙江销售。亚洲米业负责人之一的周凤学打开了仓库大门,一袋袋的黄色稻谷展现在记者面前。

  1992年就开始自己开米厂的周凤学,感觉现在大米生意越来越难做。当年他连设备带厂房,一共花了2.5万元就建起了一个米厂。现在建设的米厂,仅设备投资就需300万元,投资过千万的米厂在五常并不少见。

  五常市大大小小几百个村庄,每个村庄周凤学都有“下线”,村里谁家要卖粮食,他都第一个知道。去年收购新粮的时候,在一个100多人口的村子里,竟然有3家米厂的人同时开秤收粮。

  米厂的利润如何呢?“好的米厂一年赚1000万的很多,基本没有亏本的。”由于五常大米的名声在外,五常米价比周边县市要贵0.8元左右,抢不到本地米,不少米厂就从外地买进稻谷,生产冒牌的五常米。

  除了本地企业外,中粮集团、马来西亚丰益国际、本土巨头北大荒米业集团、资本雄厚的东方集团等四大巨头已齐聚五常。据了解,2009年 6月底,丰益国际与黑龙江省政府签署了一份65亿元的投资协议。益海嘉里2009年落户哈尔滨市平房经济技术开发区,重点采购五常水稻。去年,在五常大米被大家疯抢的时候,受该集团委托收米的人异常活跃。

  而在丰益国际抛出65亿元大单之前,中粮集团也与黑龙江省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承诺在黑龙江省新增投资将达到100亿元,项目涉及粮食深加工、畜禽养殖加工、粮油仓储、乳业、商业地产和金融业。去年,中粮集团粮油控股有限公司在五常市五常镇建设的年加工10万吨稻米的项目已经投产。

  2008年,一直专注于金融投资的上市公司东方集团开始进军粮食领域,东方集团与五常市协定共建黑龙江省最大的稻谷加工园区及全国一流的大米物流园区——五常大米交易市场,并建设两条年加工3万吨大米的生产线。

  北大荒米业系黑龙江农垦集团下属企业,也在五常市设有10万吨高端米加工项目。

  五常大米每年产量只有100万吨,这些大鳄动辄10万吨稻谷加工能力,直接吞食了中小米厂的蛋糕。

    看到眼熟的“五芳斋”

  浙江人在五常建根据地

  在五常市民乐乡,记者看到了五芳斋集团水稻研究基地的牌子。据悉,2007年,为了寻求优质而稳定的粮源,五芳斋在浙、苏、皖多个稻米主产区进行了粮食基地建设的尝试,最终将优质稻米基地建设目标锁定在了东北。黑龙江五芳斋米业公司达到了年产4万吨以上大米的规模,并建设12万亩以上的糯米和粳米“稻花香”生产基地,形成种植、加工、储运、销售一条龙的农业产业化新模式。

  五常大米有两种收购模式,一种模式是,稻农作为散户自行耕种,收获季节等着粮贩子和大米加工厂上门来收购,稻农可以择价出售。

  还有一种模式是“订单农业”模式,即稻农与大米生产、销售企业签订合同,从种子选种到田间管理,到收割,完全按照规范耕种,秋季的时候,企业按照事先协商的价格收购稻农的水稻。如果收购价低于市场价,生产厂家要补上不足部分,如果收购价格高于市场价,厂家也绝不反悔,这样做的结果是:稻农不会在价格上吃亏。多数大鳄米厂都选择了订单农业的模式,让流落在市场之外的大米更加稀少。

  自行耕种的散户,就成了众多米厂争夺的对象。“现在找块好地真难,有地的农民根本不愿意出租。”通过跟亚洲米业合作,平阳黑绿米业得到了大量五常优质大米,董事长周振友还想扩大规模。他计划在五常承包几百亩土地,专做高档米。

  10年前,周振友等28个温州人一起去北大荒包地种大米。10年后,周振友计划引进风投,筹划着上市。过去的10年,他从自己包地卖粮,到注册公司卖米,再到把目光对准高档米市场,筹划引进资金大干一场。

  东北的黑土地,每年都在上演几乎同样的剧目。每年4月初,来自各地的插秧大军,把田间地头挤满。水稻每天晒17个小时的日光浴,度过150多天后,10月初,来自天南地北的粮商又将把当地的宾馆挤爆,轰隆隆的火车把粮食运往全国各地。不久后,洁白的第一场雪飘落在黑土地,东北大地开始休养生息。

(责任编辑:佟明彪)

精彩图片
我要评论
商务进行时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