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新增补贴14元/亩 农户称可覆盖一半成品油调价影响

2012年03月22日 07:01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3月21日,王民听到了一个好消息:财政部拨付农资综合补贴资金243亿元,全国亩均新增补贴资金约14元。王民是山东省济宁市某县的柴油经销商,3月20日,柴汽油涨价靴子落地,油价大涨600元/吨,当天上午8时,王民来不及洗漱,就将自己要出售的柴油价格由7.33元/升上调到7.84元/升。

  王民的店铺位于山东省济宁市某县327国道北侧,其供应的柴油成为附近十数个村庄农机正常耕作的血液。按照王民多年的经验,“春分以后来买油的就多了,因为农民马上就要进行春耕、春灌了。”

  王民说,油价此时上调,农业生产成本肯定会水涨船高。山东农户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柴油涨价将带动农业生产链各个环节的涨价,柴油价上调0.51元/升,每亩将至少增加生产成本30元。

  生产成本增加30元/亩?

  昨日(3月21日),财政部紧急部署:考虑近期油价上涨以及后期其他农用生产资料价格变化因素将再次拨付各省农资综合补贴243亿元,全国亩均新增补贴资金约14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阅中国农业机械网相关统计获悉,目前国内农业生产中,平均用油至少为12.4升/亩。农业用油具体环节分布为:机耕环节全国平均用油4.6升/亩,机播环节2升/亩,机收环节4.2升/亩,机械植保环节1.6升/亩。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由此测算,此次成品油价格调整中,柴油价格上涨0.51元/升,一亩地生产成本增加6.32元。

  从数字上看,14元/亩的平均补贴,足以抵充油价上调可能增加的成本。然而,王民的老客户、小麦种植户张磊对此并不认同。在2011年春季,山东因遭遇50年一遇大旱致用油量急涨、当年4月份油价上调时,当地小麦种植户就已享受过10元/亩的补贴。“浇一次水就把补贴用完了。”张磊向记者举例道:去年4月份柴油上调400元/吨时,喷灌费用涨到50元/小时,而在前一年,该项费用为40元/小时。

  “今年小麦马上就要春灌,喷灌费用肯定会继续提高。”2004年被农业部称为“全国粮食生产大户”的山东桓台县刘世用向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此次柴油价上调0.51元/升,每亩将至少增加生产成本30元。

  “柴油涨价将带动农业生产链各个环节的涨价。”在刘世用看来,算上国家已经上调小麦最低收购价格,20元/亩的油价补贴比较合理。

  山东省发改委相关负责人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今年山东省油价补贴,将在保持去年补贴水平基础上,对种粮大户补贴增加到20元/亩。

  补贴标准仍需探索完善

  增加补贴本应是好事,但刘世用有忧虑:“种植面积虚报、人户分离的存在,真正种植户得到的实惠将会弱化。”

  中投顾问能源行业研究员宛学智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柴油价格的上升造成农民收益减少,会抵消粮食最低收购价格上调带来的收益。

  事实上,在取消农业税之后,近年来国家对农业补贴力度一直未减,并呈现出逐年提高趋势。

  2011年,仅粮食直补、良种补贴、农机具购置补贴、农资综合补贴等“四大补贴”,中央财政拨付资金就达到1406亿元,比2004年的145亿元增长8.7倍。

  据财政部最新统计:在拨付各省应对油价上涨的243亿元农资综合补贴后,加上此前拨付各省的835亿元,截至目前,今年财政部已累计拨付农资综合补贴资金1078亿元,比2011年增长近30%。

  “油价补贴属于农资综合补贴范畴,虽然国家也支付大量补贴资金,但种地农民并未感受到实惠,这可能与各地执行方式不同有关。”卓创资讯分析师胡慧春向记者分析道。

  山东省发改委农经处相关负责人则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明确表示:油价补贴,是划为农资综合补贴范畴,由财政直接发放到农民手中。

  胡慧春表示,地方普遍执行以耕种土地数量进行补贴的方式,但随农民进城务工数量增多,之前其种植的土地虽已转包集中,但农业相关补贴并没有一同集中。

  山东省某基层村委负责人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春节期间上报小麦播种面积领取粮食直补时,该村耕地面积实为1500亩,最终经农户上报却超过2000亩。据山东省发改委上述人士透露,今年山东省的冬小麦计划种植面积为6000多万亩,而据新华社公开数据计算,山东省今年小麦播种面积5403万亩。

  除虚报数字外,“人户分离”也在降低补贴的平均数额。上述村委负责人表示:“虽然外出农民工数量每年都在增加,但他们并不想放弃国家给予与土地相关的各类补贴。”

  从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的数据看,近年来我国农民工的总量一直呈现增长趋势,2009年度我国农民工总量为2.2978亿人,2010年为2.4223亿人,2011年为2.5278亿人。

  宛学智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补贴的标准取决于柴油价格上涨对农业生产成本的影响大小,补贴的结果应该是弥补或减少油价上涨对农业生产的影响。

  作为种植大户,刘世用认为:油价补贴标准的制定,相关部门应考虑实际种地农民的数量,或是通过实际用油量体现。

  “以最终用油量作为标准,通过定额优惠加油,或可以解决因‘人地分离’造成的补贴不到位。”胡慧春表示,至于补贴标准如何制定,补贴方式如何执行,这需要进一步探索。

(责任编辑:梁梦晚)

精彩图片
商务进行时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