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头到餐桌一棵大葱转手5次 身价涨三倍

2012年03月28日 15:20   来源:山东商报   

  对于一棵普通大葱来说,从最近的产地章丘大葱种植基地到省城普通消费者的餐桌上,仅仅几十公里的路程,却因被多次转手,价格也从葱农地头的0.6元/斤上扬至老百姓手里的3元/斤。从葱农、小经纪人、大经纪人、大小批发商,再到零售商手中,每次转手它的身价都会有所提升。从田间地头到百姓餐桌,数倍甚至数十倍的差价到底从何而来?连日来,记者深入大葱种植基地的田间地头,当地大葱批发市场,市区大型蔬菜批发市场以及多家农贸零售市场,试图为市民解开这些困惑。

  春暖花开,本应是地里芽葱生长旺季。往年这时,家住章丘市枣园镇贾庄村的李英(化名)家三亩地的芽葱早已冒出好几片叶子,但今年春节过后,由于气温迟迟没有回升,大葱生长缓慢,芽葱也仅吐露出一片小叶。最近这些天,李英每天都会来地里,拿着耙子把包在大葱外面的几层干叶去掉,以便里面的小叶能够很快长出来。

  跟村里很多农户一样,李英一家主要收入来源就是大葱、小麦和玉米。然而,看着眼前的大葱地儿她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去年大葱行情太差,地头价一斤两三毛钱的价格都没人要,很多农户干脆改种其他农作物。现在市场价格已经涨到六七毛一斤,市场形势还不错,只是受冻虫害影响,地里大葱长势实在太差。”

  李英表示,目前章丘大葱每亩平均产量大概在1300斤到1500斤,比去年同期减少近千斤。“去年秋天大葱收获,价贱卖不动,本来想留到今年春天看能不能卖个好价钱,没想到连着几场虫灾、冻灾,大葱都烂在地里。”她又耙了几下葱地里的枯叶,“现在清理清理葱地,看还能不能再长,要是有人想买葱,赔的不多就卖了。”

  谈到种葱的收益,李英苦笑着摇了摇头,“今年能保住本就不错了。”随后她给记者算了一笔账,种植一亩大葱,需要种子200元/斤,复合肥400-500元,化肥200-300元,租赁机器机械培土100元,雇人挖槽沟和插葱210元,不算自家的人工,种葱成本也得1400元,“像这种普通质量的葱地,好了也就能卖个1500元/亩,刚够本。”

  同为本村的葱农,郭先生家的情况不太一样。“去年葱价降得厉害,从刚开始四千元一亩,到两千,到年前一千一亩,我运气好卖得早赚了点钱,卖得晚的基本都赔了。”

  葱农:0.7元/斤

  种葱不如种庄稼

  如今,章丘早已形成完整的大葱产销链条。葱农不用再自己卖葱,一到收获季节,就会把葱地以一亩多少钱的价格卖给当地的小经纪人。

  “从地里挖葱,收葱,捆葱都需要资金和人手。要完成这一连串的工作,对于普通葱农来说确实很难。我们就是负责跟葱农接头,完成收获工作的。” 说这话的正是在枣园当地大葱产区小有名气的小经纪人吕先生。今年春节过后,他以2000元/亩的价格承包了16亩葱地。“买下这些地里的葱,一共花去三万两千块钱。”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吕先生正带领着当地十几个老乡在地里进行挖葱收葱的工作。吕先生向记者介绍道,“这块地亩产葱1300斤,相当于8毛钱一斤的价格收购,我1.2元/斤卖给大经纪人。”

  虽然这中间有0.4元的差价,但包含了刨葱、收葱、捆葱以及装卸葱的人工费用。吕先生告诉记者,由于包地挖葱的成本很高,自己赚的“很有限”。雇来的收葱人,一个负责从地里刨葱,两个负责捆,这样三人一组每天的工钱就是220元,一共雇了七组。另外还有两名装卸工人300元一天的费用。这样仅收葱的人工费一天就近两千元。这样分摊到每斤葱上的人工成本就有三毛钱,还不加雇车的运输费用,实际上我们一斤里也就赚个七八分钱。”

  小经纪人:1.2元/斤

  人工成本占七八成

  小经纪人雇人挖出埋在地里的大葱,会直接运去大经纪人手里。这些大经纪人的办公地点多在当地的大葱批发市场。“我们就是负责联系客户,只要客户有需求,我们就会直接联系小经纪人。”位于枣园镇的章丘大葱批发市场,从业近30年的大葱经纪人刘杰平告诉记者。

  “小经纪人运来的葱一块钱也好,五块钱也罢,一旦达成交易,我们每斤只加两分钱转手给大客户。”刘杰平向记者坦言,今年受产量价格等影响,一般的大客户已经把运货量降到10吨或20吨左右。这样一单便可赚得400元或800元。正是这些费用,要来承担每年一万多元的场地租赁费,还有150元/人的装卸费用。

  虽然销售大葱已经近30个年头,办公室里贴满了“销葱大户”等章丘市政府颁发的各种奖状。但说到大葱的价格走势,刘杰平还是坦言“看不透”。“干了这么多年,还是看不透啊!农户种植就碰运气。”今年市场行情好,碰巧种得多,产量也好,那就“中奖”了,如果行情不好,也只能自认倒霉。市场存在一定的盲目性。

  问及今年大葱价高原因,刘杰平总结道,“一是减产,去年葱价才三毛一斤,很多农户想把大葱留到今年再卖,可惜连着四场大雨葱都烂在地里,导致葱农没葱可卖。”另一方面,受这两年大葱贱卖影响,很多葱农改种小麦、玉米。大葱种植面积比前几年减少一半以上。对于最近葱价大起大落刘杰平也是满脸无奈,“去年这时候,一个客户一天就能买三四十吨葱,今年也就十几吨,大家都不敢贸然买葱了。”

  大经纪人:每斤只赚两分钱

  “看不透”今年大葱行情

  凌晨时分,在省城二环东路附近某大型蔬菜批发市场做大葱生意的老李拉着刚刚从章丘龙山西李市场运来的近万斤大葱,停在自家的摊位上。“多的时候能拉两万斤,现在市场太不稳定,也不敢多要货,一天卖个七八千斤就不错了。”而同在该批发市场做大葱批发生意的老王也表示,现在大葱市场不稳,不敢进太多葱,原来一车装满一万多斤,现在就装六七千斤来卖。

  记者了解到,目前该市场上有两种不同的葱,一种是上海、杭州等地产的高价葱,另一种便是章丘芽葱。“上海葱进价2.85元/斤,加上运费油费就3元,一般都是3.2元卖出去,到零售市场一般卖4元;章丘葱则便宜的多,1.4元或1.5元进货,卖出价格不到两块钱,根据大葱的质量好坏,一般在1.8元/斤左右,市场零售价2.5元/斤左右。”

  上午9点多钟,包括王先生在内的很多批发商仍旧呆在大葱摊位,看着车上没卖出去的大葱发出连连叹息声。“现在买葱的人少,每次买的量也少了,只能在这里耗上一天,好多卖点。”采访中,王先生向记者坦言,以前经常能见到一些客户一来就拿一两千斤货,现在这种情况已经比较罕见。

  在王先生看来,在售葱链条中,批发商的利润非常少,“仅这两米半的摊位费就要550元/月,进门过地磅一个车就要交100元左右的费用等等,一天一分钱不卖也得赔个100多块钱。”他表示,另外装车运货时,不光有大葱,还必须搭上不好卖的小葱,5000斤大葱里有七八百斤小葱。由于卖相较差,小葱基本是赔本卖。”

  批发商:1.8元/斤

  生意不好做,只能靠着等

  零售商:3元/斤

  终端环节涨幅最大

  清晨6点多,蔬菜零售商韩先生赶到工业南路附近某农贸市场,他身后的三轮货车里装满了一包包刚从批发市场运来的新鲜蔬菜。这其中包括一捆章丘大葱。“相对于南方葱来说,章丘大葱现在价格不是很高,像这种品相好点的零售能卖3块钱一斤。说实话,这种好点的章丘葱批发价也就2块多钱一斤。那些上海、杭州产的高价葱批发价现在也降到3块多钱一斤。”韩先生向记者坦言,虽然中间的差价看上去挺多,但实际最后也赚不了几个钱。

  “这些刚刚进来的大葱都得经过我们自己再加工一下才能好卖,不然带着长葱叶根本卖不动。”一旁韩先生的妻子正在用手撕掉大葱带着的长葱叶,“撕去的这些葱叶能占到大葱重量的四分之一,这就造成一定损耗。一天也就卖20斤,遇到难卖的情况,剩下的葱都烂在自己手里。”

  “再加上管理费、水电费等成本,都得分摊在蔬菜价格里。”韩先生表示,目前自己租了两间门头房,一年就需要1.5万元的摊位租金,上个月刚交了235块钱的水电费。

  超链接

  C

  葱价大涨没有赢家

  业内:葱价爆炒可能性不大

  从以上内容来看,大葱从地头到老百姓的餐桌至少要经历“葱农—小经纪人—大经纪人—中间批发商—零售市场”等环节,各中间环节层层加价,大葱价格也不断上涨。以一棵普通的章丘葱为例,从地头的0.7元/斤到农贸市场的3元/斤,价格涨了四倍之多。

  在这个链条中,可以清晰地看出一棵大葱的涨价之路。结合着近些年市场调研情况以及此次记者调查结果来看,包括大葱在内的农产品价格最大涨幅部分就是终端零售环节。大葱价格,从批发到零售之间,每斤价格至少涨一元以上。

  省城农产品零售环节主要是农贸市场和超市组成,其中农贸市场分布不均衡、租赁成本高、管理费用高等问题,迫使大葱等农产品价格高企。与此同时,由于零售市场的损耗直接分摊了不少成本。从这个角度看,如果能降低零售商的经营成本,自然就能传导至菜价上。

  近两年,从“蒜你狠”到“豆你玩”,农产品暴涨暴跌的怪圈频频出现。经历过价格的大起大落后,再仔细回味,其实农产品涨跌身后并没有真正的赢家。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涨跌波动也是发人深省。

  看到价格高时,大多数农民就都跟风种植,过量种植导致供大于求,丰收却价格暴跌;下一年度农民往往由于上一年价格不好又开始惜种,整体又供小于求,从而导致价格攀升。采访中,不少业内人士表示,“一切都是根据市场情况而定,再加上大葱并不适合储存囤货,爆炒的可能性并不大。”实际上,还是中间环节多和信息不通畅造成农产品价格暴涨。

(责任编辑:佟明彪)

精彩图片
商务进行时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