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寻葱价暴涨幕后:种植面积减少是主因

2012年03月28日 10:33   来源:东北网   

  “大葱四五元钱一斤”……“蒜你狠”、“姜你军”这些调侃还弦犹在耳,“向钱葱”又来势汹汹,让老百姓望“葱”兴叹。在忍受着葱、姜、蒜的价格正在赶超肉价的同时,不少哈市市民也不禁要问,葱、姜、蒜这些原本不起眼的调味配菜,为何价格会突然坐上过山车?这飙涨的价格背后又有怎样的幕后?一根不起眼的大葱从地头到餐桌,它经历了怎样的涨价旅程?

  种植面积减少外带减产推高葱价

  “我从业近十年,还从没经历过大葱的总体价格如此地‘过山车’。”提到最近的大葱价格,哈市哈达果蔬批发市场蔬菜批发部的刘国明经理感慨地说道。刘经理告诉记者,近期哈达外埠葱的批发价格为每斤3元—3.2元,而去年的这个时候,批发的价格为每斤1.5元左右。

  “价格高的主要是外地的大葱,本地的批发市场涨价,都是因为产葱地涨价我们才跟着涨的。”刘经理告诉记者,3月是哈市青菜青黄不接的时节,对于占冰城大葱市场六成左右的外地大葱,产葱地只要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就立刻会反映到冰城人的饭桌上。

  刘经理认为,大葱的价格坐上过山车主要原因还是大葱产地种植面积的减少。刘经理告诉记者,现在哈市的外埠葱主要以福建和山东产的板葱为主,“今年福建、山东等这些大葱的主产区的种植面积都减少。”究其原因,刘经理说,前年同期南方大葱的批发价在1.2—1.5元之间,而据他了解,种板葱每斤的成本价就在1.5元左右,“这个价格让前年种葱的葱农赔了不少,所以去年葱农都选择转项了。”

  记者还了解到,山东大葱种植的主产区章丘市的年产量大约10亿吨,每年的立冬之后是南方大葱产量最高的时候,每亩在8000斤左右。可是去年的山东九、十月份阴雨连绵,而今年年初时气温又比往年低,造成葱地减产,每亩的产量只有6000斤左右,造成供应紧张。也是造成葱价上涨的原因之一。

  从地头到餐桌至少7个环节加价

  刘国明经理告诉记者,在大葱的产地,一般都实行承包的制度。到了收获的季节,葱农不是自己卖葱,而是由代理商去葱地里收葱,哈市及全国各地的蔬菜批发商会来到产葱地,与这些代理商洽谈价格和发货等事宜。代理商替葱农寻找买主,并负责雇人刨葱、捆葱、装车等。

  刘经理还告诉记者,除了这些代理商,每个产菜地都会有一些大的收购商,大收购商手里掌握着大批的葱农和大批发商。如果遇上行情好,大收购商就会瞄准时机大批量地将大葱收购,“比如说今年,从过完年后葱价开始大幅度上涨,超过了任何一年,大收购商手里有葱农资源,也有充分的资金,他们就将葱以较低的价格收上来,囤到葱价涨到一定的高度,这时市场缺葱,有大批发商来要葱,这葱就卖上价了。”通过这一系列的操作,大收购商就能从中每斤获利三四角钱。

  大批发商将大葱从产葱地运到当地批发市场,再分别卖给批发市场里的小批发商,小批发商再批发给当地的菜商,记者粗略计算一下,这样大葱从葱地到老百姓的餐桌至少要经历“葱农—代理商—批发商—大收购商—大批发商—运输—当地批发市场—当地菜市场”等众多环节,这最少有7个环节都要层层加价,大葱的价格层层上涨不可避免。

  外埠葱疯涨本地葱沾光

  哈市道外区民主乡光明村的于福君是个种了将近20年大葱的葱农。去年秋天,他像往年一样,开着农用车来哈市市区里卖大葱,可是只卖了三四天他就不来了,为啥?“买的人太少,满满的车拉过去,再满满地拉回来。上老火了!”可是现在,于福君很庆幸他当时没有将5亩大葱都卖出去。因为外地葱价格的大涨,让于福君这样的本地葱农的大葱卖上了价。从2毛钱没人要,到现在于福君家的大葱经过一冬天的温室大棚储藏,已经能在哈达批发市场卖上两元七八一斤了。刨除人工、储藏、运输等各种费用,“今年每斤葱能挣上1块钱,比往年挣得多不少。”于福君高兴地说。

  对于大葱的价格上涨,于福军有自己的理解,他认为这其中也有市民现在冬天不怎么储藏葱的原因,“储秋菜时一家就买个一两捆,都愿意零吃零买,过完年以后,囤的那点儿各家都吃得差不多了,就都出来买,这也是将葱价推高的一个原因。”

(责任编辑:佟明彪)

精彩图片
商务进行时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