渤海湾捕鱼乱象:强"占地方" 收"保护费"

2012年03月28日 07:40   来源:检察日报   

  3月23日,天阴森森的,还下着小雨,西北风飕飕直响,倒春寒袭来。

  “今年天气太冷了,开海捕鱼的时间晚了10多天。”汪拥军(化名)穿着羽绒服,正准备出海捕鱼。他要去的地方是渤海湾,中国的内海,由于黄河带来大量泥沙,海底平坦,饵料丰富,这里盛产对虾、黄鱼。

  家住河北省黄骅市的汪拥军,以捕捞为生,是一位典型的渔民。现在正是出海捕鱼的好季节,面对茫茫大海,他却因找不到下网捕鱼的地方而着急:“鱼虾多的海面,都让一些人给占了,不让我们去捕捞。没办法,我们只能到鱼虾很少的边缘海域下网,苦没少受,却很少能挣到钱,有时候还要赔上油钱,日子越来越难了。”

  占地盘,各种势力介入海上捕捞

  “由于渤海捕鱼海域有限,大部分渔船要在距离海岸线不到10海里的区域下网捕鱼,水太深或太浅了都捕不到鱼。”汪拥军介绍,“要是不提前‘占地方’,渔船在捕鱼季节到来时根本找不到可下网的地方。”

  为了在春季捕鱼期能占到地方,许多渔民在春节前后,只要海里的冰开始融化,就驾驶渔船出港。而实际上,真正的捕鱼期一般是3月下旬,那时候才能下网捕鱼,渔民要在海里冷飕飕地呆上一两个月,目的就是“占地方”。因为一旦离开,其他渔船就会占领这个海域。如果天气预报说有大风警报,渔船就要躲进渔港避风,等大风过后再回来时,常常发现原先占的地方被其他渔船占领了。占领的人很凶,渔民要敢说个不字,轻则遭到辱骂,重则遭到殴打或者撞船。更有一些人明目张胆,仗着势力大,直接将别的渔船赶走。

  “这些人不是渔民,他们只‘占地方’,并不亲自捕捞。他们的获利方式不同:有的是占有海产品货源,规定经其允许在这个海域捕鱼的渔民,必须把海产品卖给他,价钱由他定;有的是恶势力‘占地方’后,渔民来捕捞,要向他交‘保护费’,否则就不让渔民在这块区域下网。”去年,开海捕捞时发生的死人事件,让汪拥军至今心有余悸。

  2011年3月28日,河北省昌黎县渔民王炳忠与8名船工一起,开着渔船到公共海域捕鱼,但渔船刚抵达目的地,还没来得及撒网,7条大船就冲上来将他的渔船围住,让王炳忠“滚蛋”,称这里是他们的“地方”,王炳忠稍微迟疑了一下,一条大船就从后面撞上了王炳忠的渔船,紧接着另外一条大船也从右面撞了上来,砖头、石头、装着汽油的啤酒瓶,一齐飞向王炳忠的渔船。一会儿,王炳忠的渔船就被顶翻了,船上9人全部落水,致使4人死亡。目前,这起案件司法机关正在办理中。

  渔民们惹不起,这些势力逐渐坐大。目前的情况是,他们选择渔业资源丰富的海域“占地方”后,并不需要停留许多船只“驻扎”,只是用对讲机喊话,告诉渔民哪片海域是他们的地方。时间长了,渔民们都知道这些人“占地方”,所以要想去那片海域下网,就先找他们交“保护费”,或者把海产品卖给他们。

  据渔民介绍,还有的团伙纯粹是用敲诈的方式获利。“比如我们镇有的渔船前几年到秦皇岛市附近海域捕鱼,但当地的一个团伙把渔船给扣了,把渔民打了一顿,声称渔民捕鱼影响了他们的养殖,让渔民赔钱。实际上这些人的养殖区域非常小,只是做个幌子,而渔船捕鱼区距离他们的养殖地非常远,不可能有什么影响。”

  抢地盘,海上斗殴不断

  各种势力介入捕捞,引发斗殴不断。典型案例是2010年发生的“3·17”案件,被媒体称为“全国首例海上聚众斗殴案”。

  2010年3月17日上午,在渤海湾一片公共海域,为了争夺海上渔业捕捞资源,以孙月东为首的辽宁省绥中、葫芦岛渔民船队和以田彰为首的河北省昌黎、乐亭渔民船队上演了一场“海上争霸战”。双方用渔船和石头做武器,殴斗中造成1人死亡、1人下落不明。此案被称做“全国首例海上聚众斗殴案”,共有257人参与斗殴,其中,河北方面有26条渔船98人参加,辽宁方面有22条渔船159人参与(2010年7月6日本报曾作报道)。

  东经120度10分、北纬39度18分,这个坐标点附近的海域盛产皮皮虾,该海域按渔政划分排序为25渔区,属国家管理的公共海域。25渔区渔业资源丰富,与附近其他渔区相比,每条渔船的年收入相差十几万元甚至更多,成为海上捕捞作业的一块不可多得的“肥肉”,自然也成为各种势力争夺的焦点。

  海上刑事案件季节性强,主要集中在每年3至5月和9至11月,因为这两个时段是渔民捕捞和收获的黄金时期。据统计,2010年3至5月,河北就发生渔事纠纷20多起,其中跨省纠纷9起,100人以上参与的群体性事件11起,造成4人死亡、2人受伤,3艘渔船沉没,多艘船受损。

  2011年7月1日,在禁渔期间,犯罪嫌疑人杨传艇和8名船工一起开船到渤海捕捞,与海警发生冲突,渔船撞翻,8名船工死亡。据办案人员介绍,因涉嫌妨碍公务罪、非法捕捞水产品罪,杨传艇在秦皇岛候审。

  谁给渔民一个安静捕鱼环境

  “全国首例海上聚众斗殴案”发生前,冀、辽两省有关部门和边海防领导曾多次召集协调会,但都不欢而散。据办案检察官介绍,近年来,渤海近海渔业资源日益减少,而且受海上养殖等行业迅速发展以及沿海港口等重大海上项目开发建设等多种因素影响,传统渔区日渐萎缩,渔民生产作业渔场减少。而渔民捕捞规模日益壮大,形成了“僧多粥少”的局面。加之近年来海洋捕捞的巨大经济效益吸引了部分地方势力介入渔民船队,他们组织船队到海上抢夺渔场、霸占海域,破坏了渔民之间原有的平衡机制,严重影响了渔区的稳定。个别地区和部门也存在地方保护和部门保护观念,对违法违规现象监管不力。同时,部分公共海域缺乏明确的捕捞区域划分,河北与辽宁、河北与山东渔民常常为争夺捕捞资源产生摩擦,协商不成,往往采取撞船等“惯例”武力解决。谁的势力大,占据上风,争夺的海域就归谁占有。长此以往,发生海上盗窃、抢劫、恶性斗殴事件,造成伤害、死亡等恶性案件是必然的。

  “海上发生的案件和纠纷,主要是由各地海警部门来处理。问题是,虽然产生纠纷后报了警,海警到现场后发现没有人员严重受伤的情况,往往也不多管,顶多教育一下就走了。”汪拥军有些无奈地说,“很多渔民也不敢跟那些势力硬顶,往往在被威胁或者被揍一顿以后就赶紧躲开了。所以解决这种‘占地’纠纷,渔民们对海警也指望不上。而且,一些势力只在船上的对讲机里喊哪片海域是他们的,我们也很难证明他们占了哪块地方不让捕鱼。等海警走了,照样还是这些人说了算。渔政部门虽然也负责渔业执法,但他们只重视查看捕捞许可证和是否违反禁渔期的规定,对海里发生的这些纠纷并不管。对渤海春季捕鱼的这种乱象,我们迫切盼望有关部门尽快管一管,让渔民有一个平安的捕鱼环境。到现在,我们还不敢确信,今年春季能不能有可以下网捕鱼的一席之地?”

(责任编辑:佟明彪)

精彩图片
商务进行时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