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80”农民工总数约1亿 望"非物质关怀"

2012年03月27日 07:19   来源:人民日报   

  【核心阅读】

  他们是1985年后出生的年轻人,是第二代甚至第三代农民工;与父辈相比,他们更熟悉高科技产品,更了解网络动态;与父辈一样,他们仍处在产业边缘、城乡边缘、体制边缘。他们,被称作“后80”青年工人。

  据中国《2010年度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去年外出农民工1.5亿多人。据估算,其中“后80”群体大约占60%,总数约1亿,而且呈扩大趋势。

  “后80”青年工人有什么样的生活态度?在城乡二元体制下,他们有哪些焦虑和诉求?如何为他们打开更多上升通道?日前,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联合瑞联稚博儿童权利与社会责任中心在北京发布“关爱新生代年轻工人——倾听‘后80’青年工人心声”调研报告。

  据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副会长孙瑞哲介绍,本次调研为期4个多月,从六家纺织服装和食品企业中获得近700个研究样本。调研内容主要反映企业和社会各界普遍关心的新生代青年工人问题,并提出了相关建议。

  “这次调研是由‘后80’青年工人全程参与、推出的。”孙瑞哲说,这次调研的独特之处在于,采取由青年工人主导的“一线参与式”调研,即以青年工人作为调研人员,在提供相关培训和工具之后,请他们深入生产和生活现场,记录身边的日常工作和生活,了解他们的想法和愿望。

  报告指出,“后80”青年工人更换工作较频繁,他们普遍的基本需求是提高薪资水平、参加专业技能培训、赢得社会更多的尊重;普遍的职业抱负是自己创业,但对于未来缺乏规划,他们的理想较为单一,且很务实,大部分想做老板、干个体,期待过上富足体面的生活。

  “流浪式打工”越来越多

  仅有26.1%的人从没更换过工作,他们感觉在工厂管理中容易被忽视

  来自云南红河乡村的22岁彝族小伙子魏云,初中没有毕业就出外打工,按他自己的话说叫“流浪”。这种“流浪式”的打工,意味着他换过好几份工作,其中最短的一份工作仅有短暂的两个月。

  本次调研发现,青年工人绝大多数的工作年限低于3年,外出务工以来,更换过1次工作的占20.2%,更换过2次的占33.0%,更换过3次以上的占20.7%,三者合计高达73.9%,仅有26.1%从没有更换过工作,影响他们择业的主要因素是公平公正的劳动报酬、工作本身具有的吸引力、友善的管理和工作环境、有亲属或朋友在身边、期望成为职业人、获得稳健的职业发展。

  在调查中,90.4%的被访者有初中以上教育水平,88.7%来自多子女家庭,92.3%未婚,半数以上没有从事常规性农业生产的经历,从学校毕业就到外地务工。

  龙伟初中毕业后,就在杭州一家电子厂打工。谈到工作感受,他认为“自己就是个天天面对机器的机器人”,“没一点生活的自由和个人想象的空间。人活得累,没意思,赚钱、吃饭、睡觉,一天就过去了。”他无奈地说。

  “后80”青年工人认为最能描述其最近一个星期在工作中的心理感受的词语是“烦躁”、“无聊”和“压抑”。在问卷调查中,有这三种负面情绪体验的人分别达到了47.1%,39.5%和37.5%。只有36名参与问卷调查的青年工人认为自己在工作中感到了“舒服”,占8.6%。他们感觉在工厂管理中容易被忽视,渴望拥有更丰富和有意义的闲暇时光。

  更注重自我价值实现

  希望生活得体面而有尊严,现实期望是提高薪资水平和参加专业技能培训

  16岁刚过,广西女孩方露就和姐姐到广东一家服装厂打工。因为学过缝纫技术,她比其他工人起点高,第一个月赚了1500多块钱。方露说她拿到工资时,“高兴得跳了起来!”她把其中的1300块寄回家给妈妈。最多的一次,方露赚了3700块钱,是全厂700名员工里的第三名。

  刚刚出来打工时,方露想法很简单,就是挣钱养家。后来,她渐渐有了自己的理想和打算,大部分钱都存起来。尽管只有小学毕业,方露一直坚持读书学习,她刚刚看完一本有关营销学的书。“希望将来能在家乡买个门面房开服装店。当然,这只是我实现老板梦的第一步。”

  方露并非个例,越来越多的“后80”青年工人开始注重自我价值的实现。从调研结果看,他们有更加强烈的自尊需求,普遍渴望自立、追求自主,主要体现在:大多数“后80”青年工人希望生活得体面而有尊严,无须看他人的脸色行事;希望独立而不依赖家庭;希望自己能有所作为,建立一个和谐稳定的家,并把家安在城里。

  “后80”青年工人最普遍、最突出的现实期望是多方面的,其中提高薪资水平和参加专业技能培训是突出的两项基本需求。调研数据显示,61.5%的人希望所在工厂“提高工资水平”,66.9%的人希望参加专业技能培训,68.8%的人表示最需要劳动技能方面的培训。

  企业需加强“非物质关怀”

  企业应制定新进员工的关怀计划,增强青年工人在企业管理中的主动参与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国际劳工研究所副所长张峻峰认为,调研报告的发布将有助于企业和社会各方深入了解新生代农民工的心声,激发企业家、政府部门对于社会责任的探讨,从而在更好地保护新生代农民工权利的同时,促进产业的持续、健康发展。

  “关注和支持‘后80’青年工人的发展是企业履行社会责任的一项重要内容,对青年工人的‘非物质关怀’是企业打造和提升软实力、增强竞争力、促进可持续发展的重要途径。”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副会长张莉建议,企业应该制定新进员工的关怀计划,使青年工人获得信任和安全感,培养一线管理者的积极心态和主动行为,为青年工人营造安全、健康的环境,同时增强青年工人在企业管理中的主动参与。

  “关爱新生代农民工正成为中国社会共识。”瑞联稚博儿童权利与社会责任中心业务发展总监李萍认为,关爱他们、尊重他们、理解他们,让他们对事业充满追求,对生活充满希望,不仅是企业应该承担的社会责任,更是构建和谐社会,推动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必须解决的重要课题。“下一步,我们将着手培训企业管理层,帮助他们制定青年工人关怀计划。”

(责任编辑:佟明彪)

精彩图片
商务进行时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