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巢被指利用垄断地位克扣奶农

2011年10月24日 10:16   来源:经济参考报   程子龙 吴涛 严蕾 张丽娜

  双城市是黑龙江省养牛第一大市,多年来,这个市每日所产的1200吨鲜奶被世界知名企业瑞士雀巢集团旗下的乳业企业——黑龙江双城雀巢公司所垄断。

  万龙乡奋斗村奶农赵永武告诉记者,雀巢公司克扣奶农,多年来从未间断过。平均一桶奶扣1公斤,有时候送一次奶要被扣3公斤,两次奶扣6公斤。该村的奶农被扣急了,就不给雀巢公司交奶。

  奶农反映,雀巢公司不仅在秤上做手脚,计数器也“暗藏猫腻”。奶农交的奶上过秤后,把自己的交奶卡在POSS机上刷一下,交奶斤数就会刷到卡里。记者发现,刷到奶农卡里的数字,并不是奶秤显示屏上的数目,小数点后面的一位数被“处理”了。收奶员告诉记者,POSS机由雀巢公司设定。

  双城市奶农还反映,雀巢公司还将“以质论价”变成克扣奶农的手段。黑龙江省明文规定,鲜奶达到国家标准,就该按政府指导价付钱,但雀巢公司却把鲜奶分四个等级收。比如三季度雀巢对外称奶价是每公斤2.97元,其实奶农交的一等奶才能达到这个价格。如果是四等奶,连2.7元都达不到,而且出现四等奶的奶农,要承受一个月的低奶价。

  对于奶农反映的问题,双城市畜牧局副局长霍志宏承认,确实收到了对雀巢公司的投诉,一是细菌含量问题,二是奶量多少问题。他说,2002年,政府对奶农反映强烈的有克扣问题和不透明问题的奶站进行了整顿,一个奶站站长被判刑,几个被撤了职。

  作为黑龙江省养牛第一大市,双城市还没有机械化榨奶站。奶农认为,奶站是雀巢公司的,雀巢公司为了减少成本,不上机械化设备,让奶农自己投入。在双城镇长勇村,几个养牛大户都是自己花钱买的二手榨奶机,奶户说,一套新的设备七八千块,买不起。

  一位业内人士给记者算了一笔账:雀巢公司所属76个奶站,如果投资改造成机械化榨奶站,上了设备,每个奶站至少得追加投资100万元,76个奶站就是7600万。“双城市的奶农分散在246个行政村,如果一个村建一个机械化奶站,投入更大”。

  对此,双城雀巢有限公司奶源部负责人李祖安说:“机械化榨奶有许多弊端,比如牛会得传染病或疫病。”霍志宏说:“关于推行机械化挤奶,农业部2009年发过文,就双城市没执行。”

  农业部全国奶业管理办公室副主任王锋说,《乳品质量安全管理条例》规定,鲜奶挤出后,2小时以内必须降到4度以下。但记者发现,双城雀巢的一些鲜奶并未严格遵守这一规定。

  双城市奶农反映,在2010年黑龙江省实施鲜奶收购政府指导价之前,雀巢公司给奶农的收购价是最低的,有时才1.6元一公斤。政府还阻止奶农把奶卖给外地企业,并曾由公安、畜牧等多部门组成工作组四处拦截。

  双城市畜牧局介绍,双城市在2002年前后曾跟雀巢公司签有协议,不准双城市再建其他乳品企业,双城市的鲜奶原则上必须交给雀巢。

  双城市政府部门帮助雀巢垄断奶源的主要原因,是雀巢的税收支柱地位。双城市畜牧局介绍的情况表明:雀巢公司历来是双城市的纳税大户,2004年双城市全部财政收入5.8亿元,仅雀巢就纳税3.7亿元,占60%。2010年双城总财政收入16.38亿元,其中雀巢2.8亿元,仍处于支柱地位。

  事实上,雀巢给政府交的税收,很大一部分来自奶农的损失。一位业内人士给记者算了一笔账:鲜奶1公斤收购价比市场价低0.2元,雀巢收1吨鲜奶就节省200元,按一天收1000吨鲜奶计算,每天节省20万元,一年节省7000多万元。前几年雀巢收奶每公斤比市场价低0.5元,那么其每年给政府的税收,几乎全部来自奶农。

  同时,双城市政府还在雀巢公司拥有股份,双城市前任市领导还是双城雀巢公司的董事长。双城市副市长文立恒告诉记者,双城市政府占雀巢2.99%的股份。

  在一个雀巢奶站的营业执照上,记者发现法定代表人是前任双城市市长。

(责任编辑:佟明彪)

精彩图片
商务进行时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