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名人访

制作人张莹谈演出市场培育
4月23日,《昭君出塞》制作人、海南巨龙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张莹做客《文化名人访》节目,畅谈《昭君出塞》幕后故事以及演出市场的... 详细>>
本期嘉宾

张莹  海南巨龙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舞台剧《昭君出塞》制作人

访谈时间:2015年4月23日11时

策划:成琪 主持人:龙煦霏

访谈精粹
制作人谈《昭君出塞》首演 突发状况让后台乱成团
16日演出时大屏幕出了一点状况,导致后台乱作一团。通过这件事情,她更加领悟到在舞台的视觉方面,不能有一点差错,即便很多观众没有看出来。
制作人谈《昭君出塞》: 感谢叶锦添打造融合之美
4月16日,由李玉刚导演并领衔主演的大型舞台剧《昭君出塞》,在北京保利剧院成功首演,给现场观众呈现出一场视听饕鬄盛宴。其舞台的华美和服饰造型的独特让观众惊艳、称道。4月23...
《昭君出塞》制作人张莹: 最难的是培养市场
“这十几年最难的就是市场的培养,我在这个方面还真是做了特别多的努力。” 4月23日,《昭君出塞》制作人、海南巨龙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张莹做客《文化名人访》节目如是说。
《昭君出塞》制作人张莹谈演出制作: 没有规范何来创新
“在国内,演出制作这件事上的规范还都没有,又如何去谈创新呢?” 4月23日,《昭君出塞》制作人、海南巨龙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张莹做客《文化名人访》节目如是说。
文字实录

   主持人:各位好,欢迎收看本期的《文化名人访》,我是主持人煦霏,4月16日,由李玉刚导演并领衔主演的大型舞台剧《昭君出塞》,在保利剧院成功的首演,可以说给现场的观众呈现出一场视听文化盛宴。那么本期的我们的节目,非常有幸的邀请到了这部剧的制作人,同时也是海南巨龙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张莹,张莹欢迎您!  
 
 
  张莹:您好。  
 
 
  主持人:在节目开始呢,我们首先来通过一段短片一起来了解一下,一起来看大屏幕。  
 
 
  张莹,我们知道《昭君出塞》从刚开始,有这样一种想法到制作完成,到最后的首演的成功,经历了大约有三年多的时间,那当时现场的4月16号就应该是商演反馈怎么样?  
 
 
  张莹:说实话我特别的忙,然后我到下面16号的第一场的时候,我是安静在下面做了一个普通观众身份,来检阅了一下我自己的工作成果。从我自身角度来看这部戏,我觉得是给自己打60分吧。  
 
 
  主持人:不高啊评价。  
 
 
  张莹:可能只有我们自己才能够知道,这个过程中发生了什么,舞台上发生了什么,前台后台一个配合,包括我是当时现场一直带着对讲机,调到最小声音,看着舞台上的发生,和后台他们工作所有的状态。因为当天我们的大屏幕出现了一点问题,就是可能布线上面有观众进场时候,钩到我们的视频线了,所以我们背景稍微有点错位,然后后台就乱成一团。所有的人在修视频的修视频,然后在配合相关的这个东西的,后台的一些同事们、伙伴们都在努力。  
 
 
  然后当时觉得很无助的,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怎么回事,当然这是一个很小的一个小插曲。但是通过这一件事情,我们觉得在舞台上的视觉上面,真的是不可以有一点点差错的,即便有很多观众没有看出来,但是我们自己非常清楚发生了什么。所以这个当然后面三场是非常完美的呈现,而且是一场比一场好,观众的叫好声,包括掌声也是越来越多,越来越热烈。包括还有一些文化使节,还有国外的一些嘉宾,看了以后都非常的激动。包括我们相关媒体记者,在他们看完演出之后,也进行相应一些回访,效果还不错。他们感觉效果还是非常好的,但是我们自己还是改进努力。  
 
 
  主持人:我们知道这部戏它的打造最难点,我不知道理解的对不对,就是昭君她是很经典这样的一个中国四大美人的形象,但是后来被电影电视剧改编了很多次,包括这次搬上舞台,那么在她形象塑造上面,可能想平衡。它既是一个古典角色,赋予现代化审美气息,这个当中平衡可能是最难的,我们当时怎么把握这一点?  
 
 
  张莹:我觉得这个还是要感谢叶锦添大师,叶锦添老师可能在国际影响力和在艺术界他的这种风格,他的艺术风格都是非常值得我们欣赏和崇拜的。然后尤其是这一次在昭君造型设计上,又不能太当代,也不能太传统。所以在这两者之间要找到一个平衡点是很难的。但是叶大师他做到了,比如我们在面妆部分这个部分,玉刚老师他设计的就是有一些戏曲这种,戏装,包括贴片子传统的东西。  
 
 
  但是同时在服装上面又非常的当代,可以说我觉得在国际上来看目前服装设计,这些款式来讲也是非常新潮的,包括我们的用料,比如用到一些欧根纱啊,一些真丝,一些纯棉的,或者一些手工织的一些绣的一些花纹啊,包括用施华洛世奇的一些工艺,施华洛世奇的钻,以及我们中国传统的民间的一些工艺,比如点蓝、掐丝,这都是我们北京过去很多年老工匠艺人,他们才会做的,,我们的化妆造型团队也花了非常大的功力、时间,去把这些艺术家们找回来,来手工打造这些东西。  
 
 
  主持人:把古代和现代融合在一起,就给人观众在视觉呈现以有很大冲击力,再加上细节上描绘,包括配合李玉刚老师所呈现出那种状态,真是贴合非常的好,那么这部戏做完之后未来会有什么样计划?  
 
 
  张莹:我们从一开始规划就是要做一个全球的巡演,在北京保利这四场演出也算是全球首演,接下来在6月份开始,我们就在国内安排一些院线的演出和一些地方演出,现在都在规划这个巡演的线路。因为我们的道路车,我们的人,演职人员,他不能说从北京发出去以后再回来了,等于我们就从北京开始又踏上出塞的路了。  
 
 
  主持人:我们知道舞台剧其实可以说,存在的时间不短了,但是好像在我们老百姓这个心里面,好像经典的舞台剧,或者让我们记忆犹新舞台剧并不是那么多,那你觉得这个原因在哪里?  
 
 
  张莹:我觉得有几个方面的原因,比方说在舞台的制作方面,我们在国内的一些科技手段。包括我们的舞台创作的就是机构,创制作机构还是比较少的。比如说像我们这次出品方,山水盛典文化产业有限公司,是在国内为数不多的,不管是在经济上的实力还是在整个制作团队上面的实力,那都是第一的。  
 
 
  虽然我只可以给我们这个剧打60分,但是山水盛典的团队,在这个过程中给予我们很多支持。  
 
 
  所以我觉得在国内来讲像这样的公司不多,那像这样公司不多,所以它生产出来的东西,我们的作品也相对来讲就比较少。更何况在做演出这件事情上,它实际上经济利益不是太大的,实际上它的社会效益可能产生的影响会比较大。在这样一种局面下,大家可能觉得声势浩大你们做的很好,一定赚了很多钱吧。这件事真的不是一件赚钱的事,完全是为了艺术的一件事,但是在国内来讲,我不知道有多少公司像山水盛典这样,为了一件艺术的事在努力着,在做着。  
 
 
  主持人:我特别能理解,因为说实话舞台剧包括整个现在包括话剧,这个演艺市场都不是特别火爆,不像电影电视剧那个市场大家都能看到利益点在,所以像你说的是为了艺术,是为了弘扬这样一门艺术去努力着,而不是真正有人经常说商人逐利,不是怎么看到那个利,如果真正看到利他们也不会坚持这么久,做出这么多精品来。  
 
 
  张莹:我相信如果在国内有更多的像这样一些团队,那我们的舞台剧会越来越多精品出现。  
 
 
  主持人:的确是这样,那么其实我们知道,最近我们一直在提一个词,就是“创新”,其实我知道您在这个方面一直努力着,能不能给我们讲在舞台剧和创造在制作当中创新怎么融入的?  
 
 
  张莹:首先在国内,我们现在在制作这件事上的一个规范化还都没有,那么你如何又去谈创新呢。可能就真的这个空间会不是,创新的空间不是很大的。  
 
 
  张莹:包括我们国内剧院硬件设施给我们制作工作带来很多困难。比如一百歌剧院有一百个舞台技术指标。首先剧院硬件不规范,我们就没有办法规范了,比如我们这一次的,我们会有一个C型大的机械设施一个转台。转台我们自己是做一个基础地面的,地面上有一个手绘一个纹样,这样情况下我到那个剧院,我都要把它重新调整,重新的找平。  
 
 
  然后重新调它的尺寸,剧院的宽了窄了,深了,浅了都得要去调。而且这个C型台,我们在做之前我们是把接近所有,中国能够演的剧院数据指标全部拿过来,这么厚一本。把最高舞台数据指标拿出来,最低数据指标拿出来,找到这个里面平衡来确保我们这个戏能够拿出去演,能够走出去,但是有很多欧洲剧院他们是几百年上千年的建筑,没有吊杆的,或者有吊杆都是手动的,你们怎么玩啊,怎么走出去啊。  
 
 
  所以在走出去这件事情上真的是很困难重重,我们还会做很多个版本在这个上面。包括我未来做的戏都会有很多版本。我指的是比如说中国我们的豪华版,我们知道国际版。因为你没有办法,你只能是有几套方案来应付不同的硬件设施,来配合不同的演出需求。  
 
 
  主持人:说到这个舞台剧,其实我们在这聊特热闹,很多老百姓觉得还是跟他们有一定距离,还觉得这个东西是高大上是阳春白雪的,我们如何让这个东西走进寻常百姓家让它更接地气,你觉得?  
 
 
  张莹:现在人们的这种需求,我觉得在精神文化需求方面,其实从内到外是很强烈的,你说你不愁吃不愁穿然后干什么呢,找几个朋友聊聊天,喝喝下午茶,或者我去看一部戏或者我去看一部看电影,或者我们去K歌。  
 
 
  这都是在精神文明上一些享受和安排。只不过每个人喜好不同,受他家庭文化背景影响不同,可能在电影世家里面他们可能真的喜欢看看电影,出去散散步,这对他来说是一种放松。他可能不愿意看一种舞台剧,但是有的人非常愿意看舞台剧,我们有很多真实粉丝票友这些,包括我们巨龙文化,我们大概有两万多会员都是看剧的会员。或者是说看演出的会员,不一定看剧,还有很多其他形式晚会什么,他们都会来看。  
 
 
  主持人:所以说其实不是说这个剧种,它多么高大上,其实只要把观众观看习惯培养出来。  
 
 
  张莹:我觉得是一种艺术生活的这个习惯。  
 
 
  主持人:只要这种习惯培养出来,其实不管票价高与低,不管这个东西演出的是大的剧场,还是小型这种小众它都会有这种受重点。  
 
 
  张莹:其实它不止于这种形式,更重要让观众能够在那样空间里面享受,享受这个文化艺术,舞台艺术,演出给他们带来的这个愉悦。  
 
 
  主持人:我记得您曾经说在做这十几年最难的,您觉得是观众的一个培养市场一个培养,我们怎么理解您觉得这个是最难的?  
 
 
  张莹:其实我在这个方面真还是做了特别多的努力,我记得我们2012年做了一个“海口之春旅游艺术节”,这个节可以说史无前例后无来者。  
 
 
  主持人:怎么理解?  
 
 
  张莹:因为做这么多年演出这个过程当中,因为我们现在有保利院线,有永乐票务,也有中远院线等等,在演出的这个环境里面,但是当时我们是在海南这个地节上,没有院线没有票务公司,什么都没有。它是一个非常干净纯洁的,中国翡翠原生态的一个小岛上,然后在这个上面,我们来去填补这些空白的时候。我突然会觉得,这样还蛮好的。  
 
 
  主持人:原来那些模式成型的东西。  
 
 
  张莹:在那都不管用,然后在这个时候我就会觉得说,怎么样来去培养,这个地方的人,让他们愿意喜欢上这个看演出,喜欢走进剧院那种感觉,哪怕看不懂,但是他说我今天跟别人聊天时候,我今天晚上去听了一场交响乐,他感觉就不一样了。然后我们就在这个方面跟银行合作,然后跟那个主流媒体合作,然后跟一些新闻的,社会新闻的一些这个节目栏目,进行一个很深度的合作。那为什么我说是史无前例呢,是我们当时做了33场演出,涉及到11个国家的国家级精品剧目。  
 
 
  然后在海南不断的上演了半年多,也就是说这半年多,我们没有做其他的事情,我们只做这一件事情。然后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跟主流媒体,跟银行,因为银行有他们的大客户高端客户。通过这样一些影响力,通过这样一些策划,我们每周都会有引导大家,怎么样欣赏交响乐,然后包括进剧院穿着,服装,包括应注意一些事项。包括我们每一次进剧院,我们票面有一个温馨提示,不让带一米二以下小孩进剧场。  
 
 
  但是在海南那个地方,包括国外他们从小对西洋乐,对钢琴,对美术人家都是从小一直培养,我们确实家长掏大价钱,家庭条件好才能去享受这样一个学习,所以我们在培养观众培养市场这个方面。我们从很多小细节去做,什么样的演出适合孩子看,什么样的演出不能带孩子,一米二以下孩子来看。然后如果要进剧院,你应该怎么样穿着打扮,你的国际的这种礼仪,包括什么时候鼓掌。  
 
 
  主持人:这我特别深有体会,之前也是保利听了一场上海交响乐团的那个音乐会,我当时特别诧异是,他上面大屏说此处不要鼓掌,然后此处可以鼓掌,因为它可能是每一个乐章之间,包括它每个曲之间没有那么多的这种衔接,好多观众觉得这块有一个留白我就开始鼓掌,但是上面一些指挥家包括一些知名乐师就很无奈,但又不能说什么。所以这个时候确实是。  
 
 
  张莹:我觉得你至少来看这个演出,对这个演出有一个基本信息了解,比如今天交响乐是谁的作品,这个是你一定要看的。今天我来看我是看李玉刚演出,我要知道李玉刚是谁,他的表演形式,什么样的一种艺术。我要来看杨丽萍,我要知道杨丽萍今天演的是哪一个舞段,是哪一个剧,我得弄明白。先大致看一下,然后再看现场以后,给你带来那些东西和惊喜。或者是不足,我相信在这个过程当中,也会给你的生活带来不同的一些收获,和一些感悟。  
 
 
  主持人:的确是这样,但是同时我们要聊一个很商业的话题,就是票价的话题,聊了半天艺术阳春白雪。  
 
 
  张莹:开始谈钱了。  
 
 
  主持人:我们最终还是落到这,因为很多人说这个票,比如舞台剧话剧还好,尤其交响乐这些票价有点高,今年我去人民大会堂听交响乐,我是有习惯听新年音乐会,这个时候就会有朋友问我你的票多少钱买的,你干吗要买票,因为他们家有在高校任职的,就说高校,包括一些机关有赠票习惯,我当时给你拿票就好了。一不是我想要那一部剧或者哪一个音乐会,你就能拿到,二人家艺术家也付出辛勤这种劳动,我为什么不应该去掏钱呢。啊  
 
 
  张莹:可能几乎你跟他说这些,他认为没有用的。  
 
 
  主持人:要票好像觉得,一首先要票确实生一部分钱,二他觉得要票有面子,您怎么看待这样一种现象?  
 
 
  张莹:首先解决要票有面子这件事,要票有面子吗,我觉得我不这么认为。反正我做了一件事,就是我做,就刚才说的这个艺术节,因为我们是历时半年时间有33场演出,每天都有人跟我要票,以各种各样方式,各种各样一种情感,各种各样理由来跟要票,我统统答应他们。  
 
 
  主持人:你统统都答应。  
 
 
  张莹:对,我统统都答应他们。  
 
 
  主持人:这是前期还是在半年持续。  
 
 
  张莹:我叫财务每天给我准备五万块钱现金,然后跟着我,谁来跟我要桥我就在票房门口等着,您要多少张票,一千块钱一张要十张,来我给你一万块钱,你到那去买去,我没有办法。因为有些朋友,他真的是,怎么这样那多不好意思。我说是这样,首先我作为这个项目的一个主办方一个制作人,我真的要告诉你,我没有这个权利。因为这个作品是我们团队的作品,这个投资是我投资商的投资。我是这样的一个角色,您跟我要票我指定给您,我一定给您这个面子,否则我就是故意得罪人了。  
 
 
  但是我也不确定您自己是否真的能来,我只好拿钱给您了在这等您了。当他们看到是这样情况时候,有些人不好意思了,不不不,那这样我自己买,那我说你如果自己买,我们内部有什么折扣打一个折,有些人是说也真拿钱就进去了。就进去取了,票就拿走了。  
 
 
  主持人:真的挺好意思的。  
 
 
  张莹:对,真的挺客气的,但是我觉得至少这样的话,会让他们真的是觉得这张票是钱。当然了如果我们买不出去它就是一张纸,但是至少让它有一个市场意识,有一种理解。  
 
 
  主持人:那这是我们解决的这个要票这样一种文化,所谓的,从你的这个角度,包括你用这样一种方式,可能去更多的去不能说是教化,但是可以感染这些人,首先我没有这些权利,但是从人情这个角度我会给你这个面子,但是第三你要尊重我们这些演职人员付出,因为毕竟我们知道舞台剧历时时间很长的。  
 
 
  张莹:我几乎每天都跟他们说同样话,我们这部戏投资多少,我们宣传费花多少,我们制作费可能花多少,我们这个什么费用花多少,所以你买一千块钱的票,这一千块钱百分之多少给多少的,百分之多少是花在那个上面的,百分之多少花那个上面的,就是你要让他清楚明白消费,我消费的是什么,我消费的是一个劳动成果是一个艺术,是一种享受,是一种精神文化,而不是说我消费一杯水,你净价一块钱我卖给你一块五。  
 
 
  主持人:那我们先把要票文化放一边,我们来聊一聊,你觉得他要票除了面子以外,他是不是觉得票价有点高?  
 
 
  张莹:会有的,这个我觉得跟我们现在的一个经济情况,一个人均收入也是有关的,另外一个就是在群众文化这个上面,可能我们做的就是之前这么多年做的,还确实是有一点不足吧。包括现在我们国家领导人,包括习近平,我们的主席啊,都有说怎么样去用更多的时间,花更多一些经历去打造我们群众文化,你不能是今天阳春白雪高高在上的,然后一说就是世界三大男高音,一说就是世界百老汇,一说就是精品演出,什么叫精品呢,老百姓认可才是精品。  
 
 
  主持人:非常感谢您今天作客我们节目,也期待您的作品,能够给我们观众带来更多更好的文化享受,也感谢各位的收看,更多精采内容我们也持续与您分享,我们下期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