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经在线访谈

 
以五大理念驱动城市创新协调发展
《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草案)》提出,坚持以人的城镇化为核心、以城市群为主体形态、以城市综合承载能力为支撑... 详细>>
本期嘉宾

 

张嘉极 全国政协委员、广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台盟广州市委主委,广州市政府参事室主任

访谈时间:2016年3月6日14时30分;

制作:文化产业资讯部 主持人:郭枞枞

访谈精粹
政协委员张嘉极建议:把城市建在花园里
在十八届五中全会上中央提出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并将绿色发展作为关系我国发展全局的一个重要理念,作为“十三五”乃至更长时期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一个基...
张嘉极:城市规划要留住乡愁 避免同质化
在整个规划过程中,“你要首先把这个地方的文化元素、特色、概念发掘归纳出来,在新的建筑景观里面想办法把它融合进去,既要保留传统又要有所创新。安徽那边的传统建筑叫马头墙,...
张嘉极:三四线城市去库存的唯一出路就是城镇化
一旦实现城镇化,就会产生需求消费,但城镇化并非一蹴而就,实现城镇化最关键的还是要依靠产业,所以就要做好地方发展规划,“往中心城市以外布局产业,不能把全部高大上的企业都...
张嘉极:城市发展要善用资源吸纳人才
对于如何进一步留住和吸引这些创新人才,张嘉极感慨到,这也是一直以来广州比较苦闷的地方,“因为创新人才集聚性特别高,北京由于天然的优势,就把一大部分创新人才聚到北京,后...
文字实录

  主持人:观众朋友大家好,这里是中国经济网,欢迎收看2016全国两会特别节目。今天我们演播室邀请到了全国政协委员、广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台盟广州市委主委,广州市政府参事室主任张嘉极先生,跟我们一起聊聊城市健康发展的相关话题。

  张嘉极:主持人好,各位观众朋友好。

  主持人:张委员,昨天您听了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之后最大的感受是什么,比较关注哪些方面?

  张嘉极:我觉得首先是转型升级和创新发展有了长足的进步。第二个是民生方面做了很多工作,有了很多进步,今后经济发展,对投资怎样有效拉动经济,搞高铁、公路,特别现在提出城市管廊的建设,这方面都把它列为今后我们要进行有效投资,发挥投资关键性作用,促进经济发展,促进城市的进步。

  主持人:您一直比较关注城市的发展,可以说城市是我们赖以居住的环境,而且也可以说是一个承载梦想的地方,中央提出了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您怎么理解它的内涵,觉得怎么能够有效和城市发展结合到一起?

  张嘉极:五大发展理念的关键就是发展,一个是协调,要跟环境协调,要跟老百姓的民生,要跟发展同步,所谓的共享发展就是民生要跟发展同步,然后就是发展要跟环境保护同步。

  城市发展的过程,很早期建设城市时还对环境污染、空气污染不太懂、不太了解,那个时候连饭都吃不饱,所以当时只要能够引进产业,就是很高兴的事。到了今天,我们就感觉到环境这么重要,空气这么重要,水这么重要,所以现在城市发展就把跟环境的协调摆在很重要的位置上,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后来我们要把城市建成花园城市,后来又进一步提出,不是要把花园建在城市里头,而是要把城市建在花园里头。广州有一个地方叫荔城,它就是把城市建在花园里头,这是完全不同的概念,以前我们说要把花园建在城市里头,或者说在城市里头要建设很多的花园,现在我们是倒过来,我们要把城市建在花园里头。

  主持人:是什么样的概念呢?

  张嘉极:这是一种大的环保绿化的概念,相当于城市整体绿化,种树种花,美化的规划建设是大面积的,大面积的绿化美化的范围是大过城市的范围,实际上整个城市走到哪里都是绿,都是花,城市的外围也是经过规划建设过的花园绿化来环绕着的,所以说叫做把城市建在花园里头,在城市里头建花园,所以你要是有机会去看看,那是不一样的。

  主持人:北、上、广、深这些大城市都有污染,堵车的城市病,您觉得该如何去解决这些城市病呢?

  张嘉极:讲到污染,北京讲得最热的是雾霾,PM2.5,实际这个问题要及早发现,及早去整治,其实我们广州整治雾霾已经有12年的历史了,我估计是全国开始最早的,当时不叫雾霾,叫“灰霾”,我们就讨论为什么会有灰霾,灰霾到底是什么,灰霾对身体到底有没有影响,最后得出结论它就是雾气,跟空气当中残存的微粒,有水分混合以后形成一些带有胶性的微小颗粒,这些微小颗粒吸到肺里头是对肺的健康有损害的。

  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们广州市市长就把这个问题当成城市的一个重要问题在想、在问、在抓市长很苦闷,自己的城市在环保大气方面做了很多工作,怎么会有这么大的灰霾呢?他就想,会不会是周边的城市带来的?

  主持人:最初的原因是什么导致的?

  张嘉极:现在查出来最主要的就是汽车尾气,工业的污染,扬尘,家庭的油烟,饮食的这些油烟。

  主持人:通过哪些方式进行了治理?

  张嘉极:把一些小锅炉,一些烧炭的工业都停下来,去年还停了2000多个锅炉。

  主持人:对GDP的影响怎么去解决?

  张嘉极:就是要通过城市的规划,管理好,吸引更多的好企业进来,比如说我们现在的书记他的概念是你不要把干净整齐看成小事,干净整齐就代表管制的水平,如果你的干净整齐代表管理水平好,人家看了以后就对你有信心,愿意把那些好的企业往你这里放。所以,去年广州市在这方面有很多比较好的企业都落地了。

  主持人:培育了很多新产业。

  张嘉极:对,就是去年广州的城市卫生在原来基础上又有很大提高,你可以去广州看。

  主持人:尤其是亚运会之后。

  张嘉极:亚运会后提高了,最近,市委书记很注意这个事,他平常有空就在广州满大街到处去转,我们有些部门领导给他起了一个外号叫“巡城马”,我说就是一个士兵骑着马在整个城市里转来转去在巡城。他发现问题就马上给那个区的区委书记打电话。

  主持人:书记是本着为老百姓服务的态度在工作。

  张嘉极:对,一个城市经济发展,平安,整洁有序,民生搞好,不但是要让老百姓过好日子,同时也是表现管制水平,做好了就能够带动好的企业进来投资。

  广州十几年来灰霾一直在处理,去年又取消了上万辆黄标车。

  主持人:您刚才提到汽车尾气,广州有没有好的方式去解决?

  张嘉极:广州突然限排、限行,但限行遇到障碍。很多人去广州以外的地方买车上牌,然后在广州市区开车。很多外地牌的车来广州,来做专车,做优步,把广州的交通搞得很塞,甚至网上有人说广州是下班时间最塞车的城市。

  主持人:现在有什么对策呢?

  张嘉极:现在广州市采取措施限制市外车牌的车在广州做专车,这个措施搞完以后交通又恢复得比较顺畅了,但是我们还是比较担心,到底广州的交通将来会怎么发展。

  主持人:所有大城市都面临着非常严峻的考验,大家都得想办法去解决这个问题。房地产是城市建设当中非常重要的环节,尤其是今年以来由于一些政策的刺激,我们房地产市场好像又有一些复苏的迹象,我们注意到之前一段时间,上海、深圳、杭州的房价又开始沸腾了,但是对三四线城市又有很多库存需要化解,您怎么看待我们目前房地产行业的处境呢?

  张嘉极:本来2009年房地产在理性回归,但是后来出现了很大的泡沫,如今提出房地产去库存, 现在可以看到很多地产商这些年头是比较愁眉不展,不像以前那么眉飞色舞。

  主持人:不像以前躺着都能赚钱了。

  张嘉极:现在提出要去库存,要提积极的宅政政策和稳健货币政策。去年提出来要用财政政策来刺激带动经济,避免经济出现断崖式下滑。现在经济更多是用货币经济来调节,而不是用财政政策,用财政政策来支持难能可贵,但是应该也要用货币政策。后来提出要增加政府的赤字,换句话说还是要用财政政策来拉动经济,财政的来源它是有限的,所以要这么大的规模经济拉动它,那就需要用很多钱了,那就需要靠赤字,所以我觉得单靠赤字不是很好。两会开始前,财政部征求大家意见的时候,我就提出现在经济规模庞大,金融的核心灵魂的作用在经济里头已经变得越来越重要。另外是人们利用金融调节经济的经验也越来越丰富,一般来说调节经济更多是用货币手段,而不是用财政手段,由于2008年多发4万亿造成某些了一些后遗症,出于这样的担心,拧紧货币水龙头,拼命用财政赤字来拉动经济,我觉得财政资源是很有限的,调节经济的所有风险都压在政府的财政赤字上,这个风险是更大的,货币多发会造成后遗症,不宜多发应该是财政政策,货币政策平衡用力,两方面的工具都用,让货币跟财政同时去分担你调节经济所面临的风险。

  主持人:您觉得这轮一线城市房价的上涨会持续到什么时候?

  张嘉极:当年出4万亿的时候,三令五申资金不能去到房地产,结果还是有些去到房地产,还组织了很严厉的督查,但还是有资金跑到房地产,2009年以后房地产还是出现了发泡,稳健偏宽松的政策出台以后,你却不去限制它进入房地产,可能接下来地产真的会有一轮疯狂,这种疯狂是不好的,本来你去库存是去三四线城市的库存,而不是一线城市,现在地产兴奋的不是三四线城市,而是一线城市,这就麻烦了,一线城市的地产疯狂上去以后将来肯定要酝酿新的问题,所以我觉得作为国家的经济主管部门,一定要有清醒的认识。至于这一轮的房价上涨会上涨持续多久,那就要看相应的措施什么时候实施。

  主持人:您刚才说会带来一定影响,一线城市的房价过快上涨会带来哪些影响呢?

  张嘉极:本来一线城市在之前的地产变冷过程当中,它的楼价并没有降低,还一直在涨,现在突然间又涨了,将来一疯狂就可能地价又上去了,人们每天在批评着地价楼价高的问题又出现了。会导致很多在股市上失败的人回头想到房地产去投机,现在房地产首付降低了或者甚至是零首付了,实际投机的风险并不是市场承担了,是银行承担了,国家的银行承担风险就意味着政府承担风险。

  主持人:您觉得未来房地产会是什么样的发展趋势呢?

  张嘉极:从现在来看如果不注意地产市场的走向,那么结果会跟政府的愿意南辕北辙。因为政府确实有去库存的想法,去库存是去二、三、四线城市的库存,可是这一轮涨的不是二、三、四线城市,意味着原本想去的库存没去成,反而一线城市楼价的上涨可能会累积金融风险,政府风险,而且恶化民生,而且会妨碍创新发展,因为楼价一贵了,人家创新人才,创新企业怎么敢到你这里来投资,这就和创新发展的目标指向相背离,所以我认为说这个房地产肯定会有一轮冲动。

  主持人:您刚才说到了三四线城市去库存,您有没有一些好的建议?

  张嘉极:三四线城市去库存的出路很简单,就是城镇化,你城镇化了,有人它就有需求了,但问题是城镇化不是一蹴而就的,不是说把人都赶到城镇里就了事了,人在城镇里干什么,还得靠产业,所以说首先是往中心城市以外布局产业,你不能全部都是高大上的企业,高大上的企业集中在大城市,还有一些中小企业,一些比较优质的工业企业,除了那种传统的旧的那种。在发展之前要规划,规划的时候要布局,哪个地方要城镇化,就要在那个地方布局产业,把那些高大上的布在中心城市一线城市,把那些中小的一些比较属于一般的生活用品的这些生产制造,布局在大城市中心城市周边,首先布局了这个产业,就有人来,有人就要住房,就去库存,去完库存以后还要有商业配套,教育配套,我认为三四线城市就是城镇化,城镇化第一步是布局中小企业、产业。

  主持人:进行合理的产业结构调整,对于一些大城市的发展,在这个发展过程当中可能会有一些经验教训,有哪些是值得后来的这些城市发展可以借鉴的?

  张嘉极:我估计这个问题应该提到,两个最简单的问题,地下的城市的设施,城市管廊改造,改造就贵了,开始建好它就不会出现问题,将来也不会因为改造花的成本更大,这是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雾霾,是城市空气的消散有问题,空气散得快,雾霾就吹走得多,城市的雾霾情况就会降低,怎么样能够让空气消散得快呢,你要研究天文地理,当地一年主要的风向走势是怎样的,城市的街道就要按这个走向来走,比如说东南西北风,这个街道就东南西北巷,走得快。第二条,城市应该是中间高,四周低,什么道理呢?风一吹没有阻挡就进来,空气就往上走,吹走了,它往这边来就吹走了。所以说,我认为这两个是最重要的。

  主持人:还有这样一个感受,现在去到中国一些城市当中,市中心的样子都差不多,千篇一律的建设是不是也要去避免和疏导?

  张嘉极:这个也是要避免疏导的,这个没有刚才说的两个更重要,这个东西我觉得很奇怪,其实这个问题的提出不是今年才提出,早就提出来了,我原来在广州市规划局经常在一起研究规划,你说的这个问题你建立的这个原则二十年前大家都是这么讲的,但是最后就不见落实。

  以前我走到一个地方我知道这是东山口,走到那个地方这是西关,上次我到珠江新城的时候,华南快线的时候,我还问我们现在是不是在广州大道,你根本感觉不到它的差别,弄不清楚自己身何处,使得心灵没有归属感,没有那种栖息感。

  主持人:怎么去找到那份乡愁?

  张嘉极:规划当中就是要有特色,问题讲这么久了,在做任何规划的时候不是抄法兰克福,不是抄新加坡,不是抄北京不是抄上海,应该按照自己本地的特点传统来做,最近广州搞了一个粤剧博物馆,专门搞了一个岭南建筑,把一些房地产商弄来,希望他们的房地产在广州搞一些建筑的东西出来。我想当然特色不是简单的仿古复古,应该是现代建筑,但是包含的地方特点,你要首先把这个地方的文化元素,特色,概念,发掘归纳出来,新建筑里面想办法怎么把它融合进去,既要保留传统又要创新。

  安徽那边叫马头墙,广东传统建筑叫大锅耳,大家有不同的风格,我们怎么根据各自的特点创造新的东西。

  主持人:广州未来建设方面有哪些比较好的方式方法呢?有没有一些规划?

  张嘉极:广州做三规合一比较早,因为以前全国到处都一样,各个机构做出来的规划不一致,到了真的要实施的时候就碰到很多问题,三规合一,就是经济社会发展规划,土地使用规划,城市规划,三个规划,做的时候大家要互相交换意见。

  主持人:带来好的影响是什么?

  张嘉极:避免大家做的不一致,搞得规划不能落实,投资者就很伤脑筋,按规划局的规划去做方案。

  主持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广州在这个方面做了哪些努力?

  张嘉极:广州现在有很多创业的平台,包括广州最近白云区有专门给台湾青年做的平台,很好,有一些可以创业的场地,像这样的一些地方你要进来创业就可以,很优惠的租金租给你,另外还有很多楼盘,准备租给这些创业者了,租金定得很低。

  主持人:政府给优惠补贴?

  张嘉极:不是,像这个还是区里自己有这个积极性,它跟当地的这些开发商怎么大家去沟通协调,形成共识,开发商也愿意把它这个房子用最优惠的价格提供给青年创业租住,应该说在这个方面全国现在都一样,大家都在这个方面响应总理的号召,都在做,都有政策有文件。

  主持人:怎么留住和吸引人才呢?

  张嘉极:这是广州一直比较苦闷的地方,因为创新人才集聚性特别高,北京由于它天然的优势,就把所有的创新人才一大部分聚到北京来了,后面还有一个上海又吸过去了,我们旁边还有一个深圳,深圳跟广州有很多条件是不一样的,所以它那边工资又高,它又把人才吸过去。所以,广州要吸引这些高端创新人才,做了很多努力,做了很多工作,但是应该说目前为止我们觉得取得的效果不如人意。

  最近我们感觉到有个新的亮点,北、上、深的楼价拼命涨,但是广州的楼价从来在一线城市当中都是最平稳,最不贵的。广州的空气在特大城市里头也是最好的,广州有很好的医疗、教育,你看我们广州的眼科医院是全国NO1,我们的肿瘤医院和北京的肿瘤医院并列第一。

  主持人:用资源去吸纳那些人才?

  张嘉极:对,高端人才很看重这方面,广州大剧院也很有特色。

  主持人:对其他的地方您的这种方式有没有借鉴作用,三四线城市也要不断提高自己的产业规划,包括教育医疗的配套,去吸引人才,这种方式有借鉴作用吗?

  张嘉极:我觉得每个城市有自己的天然的条件,不是那么容易借鉴的,比如广州这么多大学,广州这么多医院,它都是历史形成的,很多医院是100多年的历史,很多大学,中山大学这都是历史形成的,不是说你深圳想学就可以学得到的。还有很多的文化,古迹,这些东西,还有广州有很多的艺术团体。

  主持人:城市的发展还是得因地制宜找到适合自己的特点。

  张嘉极:对,因为这个东西没有办法复制的,深圳能够复制一个中山大学出来吗,能复制一个黄埔军校出来吗。

  主持人:您认为所谓的健康城市在您的印象中是什么样子的?

  张嘉极:我的印象中,健康城市首先空气要好,水要好,这个城市经济发展也要活跃,人民的生活要有保障,卫生好,医疗条件好,有很多的绿化,大家可以有很多的运动设施,能够使大家来保证精神和身体都健康,这个城市不要出现雾霾这些东西,交通堵塞,这都是健康。

  主持人:感谢张委员作客我们的演播室,也希望您今后能够继续为城市发展建言献策,希望我们所有的城市都是一个健康的城市,更多消息请持续关注中国经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