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经在线访谈

 
中小企业创新发展要经得起诱惑
中小企业是我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重要力量,同时是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主要平台,但是随着经济进入新常态,供给侧和需求侧不匹配加... 详细>>
本期嘉宾

 

罗祖亮 全国人大代表,大湖产业投资集团董事局主席

访谈时间:2016年3月7日11时

制作:文化产业资讯部 主持人:郭枞枞

访谈精粹
罗祖亮:供给侧改革要为消费者提供消费品
在2016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供给侧改革具体措施着重强调去库存、去杠杆、补短板、降费用、调结构等几个方面。罗祖亮谈到,过去经济的快速发展主要依靠投资拉动,其中房地产,特别...
罗祖亮:农村产权制度改革将拉动中小企业发展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紧紧围绕全面小康奋斗目标,深入贯彻“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强调发展要以人民为中心,明确提出要深化农村集体产权销社等改革、农垦、...
罗祖亮:修改《商业银行法》以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
在罗祖亮看来,当前中小企业发展所存在的瓶颈主要有以下几方面内容:第一,即中小性企业融资不畅、融资难、融资贵,而这也是中小企业普遍存在的问题;第二,税收成本过高;第三,...
罗祖亮:中小企业践行五大发展理念就是要立足主业
在残酷的市场竞争之下,几乎所有的中小企业都面临着新的生存危机与抉择考验。罗祖亮介绍到,“社会上大部分的中小企业均受到很多方面的受制,有很多不搞自己的主业。经济的不正常...
文字实录

  主持人:观众朋友大家好,这里是中国经济网,欢迎收看2016全国两会特别节目,今天我们演播室邀请到了全国人民代表、大湖产业投资集团董事局主席罗祖亮先生,跟大家一起聊聊中小企业发展情况。罗代表您好,非常欢迎您。

  罗祖亮: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不知道您有没有注意到,这次在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又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到很突出的位置,您是做企业的,对这方面肯定有比较深的体会,您是怎么理解供给侧改革的呢?

  罗祖亮:工作报告中对五个发展理念,四个全面,报告提的比较好。供给侧改革具体措施是去库存、去杠杆、补短板、降费用、调结构几个方面。过去经济发展过快主要是靠投资拉动,房地产,特别是煤炭、钢铁、铝合金总资产方面投资过大,产生结构性的失衡。我们不可能长期依靠投资拉动,必须要进行供给侧的改革。现在投资过大的钢铁、冶金、水泥、化工,特别是房地产行业过剩,所以必须要调整。煤炭产能过大,必须要调整,本身就要调整产能结构。产能结构调整后就产生投资方式的改变。

  供给侧改革靠原来投资、出口、消费,要倒过来,消费、出口、投资,用消费拉动投资。改革开放十八大之前基本上靠的是投资、出口、消费三驾马车,十八大以后经济形势发展良好,有一些产能过剩,有一些已经成为第一大产业,所以就必须要消化。如何消化?财富积累方式有问题,很多富豪都是房地产的富豪,股市泡沫形成了一些富豪,而靠科技创新,靠自主研发的产业富豪占比很少。

  原来3比7,30%的人掌握70%的财富,后来到了2比8,现在通过积累变成1比9。如果,90%的财富掌握在10%的人手里,那么90%的人掌握财富就很少,他没有消费能力,他没有钱,所以,要给没有消费能力的人群创造产品,包括保障房等。

  主持人:现在必须要增大有效需求。

  罗祖亮:这给中小企业带来了机会。就是生产广大消费者需要的产品,现在表面上我们产能过剩是指在其他项目过大的产能过剩,中小企业需求方面不过剩。比如说房子需要维修,家里需要彩电、冰箱,需要手机,电要通到每个家庭,我们的生活要改善,商品结构要提升,一个人可能需要2、3件西装等,中国农村市场消费潜能很大。

  供给侧改革要为消费者提供产品,而不是一味的做商品房和买汽车等高档消费,供给侧改革是为消费者提供消费品。

  主持人:您刚才提到农村我也注意到您带来深化农村产权制度改革的建议。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农村产权制度的改革有什么联系?

  罗祖亮:总书记讲四个全面,其中有全面小康,我国经济高速发展30年,财务积累在少数人手上,没有在大部分人手上,广大老百姓有消费,有消费投资生产,生产带动就业,通过消费、生产再消费拉动投资,这是两个心理。老百姓需要很多的消费,目前消费国家无法调整,我认为小康的关键看产权,看产权制度。

  农民为国家做了很大的贡献,农民分田地建立了国家,1978年来以后,由于农民承包解决了温饱问题。十八大之前,总的经济发展向城市发展,所以农民农副产品加工没上来,生产不增收,农民有需求,但是没有更多的商品。这样让老百姓富有起来,目前100万亿的存款,将近9亿到10亿的农民,10万个亿,怎样让90%的人富起来,是产权制度的改革。有了确权登记,宅基地要出让,产权制度改革补贴制,土地承包经营权,包括耕地的所有权30年承包等所有产权,比如林权、宅基地、水面等都是国家所有,农民作为经营,经营权确权,如果出让权评估资产增加100-200万亿,9亿农民150-200万亿的财富,在经营期内就可以流转,你加入合作社,可以信托,可以承包,也可以做公司,专业化的经营。农民有资本的收益,有个保障。再加上保障体系建设起来了,大胆实行资本化经营,资本确权是农民资源的资本化,之后可以形成规模化、产业化,不然养不活自己,实行规模化的经营,实行产业化以后一个是坚持打工,资本收益在企业里面。

  主持人:您刚才说到农村发展需要产业化,在产业化过程中中小企业有没有机会?

  罗祖亮:如果是实行产业资本化以后促进农民的消费,有150-200万亿的资产,保障体系建立后就放心的进行消费,消费拉动生产,我们现在表面上产能过剩,实际不过剩的。就像卖鞋子,也是9亿双鞋子。如果我们都买成衫,那我们的纺织厂、制衣厂不得了,农民多消费一点,中小企业现在产能不是过剩,而是有消费的热情,所以产生巨大的消费市场。人类发展30年的积累方式是在城市,在投资拉动的行业里面。

  主持人:您的建议也是目前解决产能过剩的很好的途径。

  罗祖亮:靠消费拉动,消费拉动我们有钱,农民产权确权以后可以产业化,民又可以有资本收益,又可以在城市里打工。

  主持人:也会给企业带来很多的发展。

  罗祖亮:可以促进中小企业的生产。

  主持人:每年两会都很关注中小企业的发展状况,您认为目前中小企业在发展的过程中有哪些瓶颈需要解决?

  罗祖亮:如果说确权以后核心问题是登记,农民登记有一些没有涵盖到,目前是房屋、土地、林权等等方面。政府有一些部门可以提供一个登记服务平台,是服务型的平台,登记不是权利,而是开展有效服务。登记就可以流转,金融部门包括银行,以及私人投资的民间借贷有登记就可以借给我了,一个是确权,二是登记。实现农民资源的资本化,2002年我就提出了这个观点,增加老百姓150-200万亿财产收益,再加上现在100多亿存款,现在加起来是300多亿。中小企业,大部分的财产就会到老百姓这里了,老百姓消费就活了。增加了以后,就是生产、消费、生产、投资,现在是生产、投资、生产,没有消费,消费很少。市场经济核心是市场,市场的核心是消费,消费的核心就是人,而且说明我们的改革方式,我们的供给侧改革,我们的改革方式应该向消费的产品,消费人群的领域去投资。

  供给侧改革不是只针对房地产,要有投资方面的抑制。供给侧改革就是生产适合我们需要的,用消费品促进农民消费,促进工业生产重要的发展,这是我的理解。

  主持人:对于目前中小企业所存在的瓶颈您怎么看。

  罗祖亮:中小企业瓶颈主要有这么几个问题。

  第一,最大的问题,中小型企业融资不畅,融资难,融资贵,这是中小企业存在的问题。

  第二,税收成本过高。

  第三,劳动力成本与企业发展不相适应。2008年出的《劳动法》过于超前,原材料成本并不高,要素成本过高,制约中小企业的发展。特别是财物成本,中小企业的融资成本只占我们社会融资量的不到40%,有的很可能只占现有的3成,60%-70%都是一些项目维权,中小企业没有资金发展生产。

  主持人:这个问题其实我们已经谈过很多年,一直是中小企业发展很大的问题,您有没有一些好的建议呢?

  罗祖亮: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这个问题并不是很难的技术问题,更不是高科技,这就是用工的问题。因为国家金融服务省以下的金融企业没有地方金融银行,据我了解,我们地以下信贷总量用于地以下贷款存贷比不到50%。50%中很大一部分是地方融资平台在用,中小企业占总社会融资量不到20%,据我调查,这是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中小企业融资成本贵。中小企业利润很低,银行贷款率一般是30%,利率占80%,还加上税负成本这么高,劳动成本不断攀升,中小企业发展很困难,同时影响了就业,就业关系到拉动消费,所以现在情况是这样的。

  中小企业作用很大,全国企业中99.8%,可以说99%都是中小企业,这是第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GDP占全国60%。第三,税收贡献是50%。第四,带动就业80%以上。对社会这么重要,但是得到了不到20%的资金方面的支持,成本又这么高,中小企业受到很大的伤害,得不到发展,创造不了就业。就业不可能都到国有大企业,劳动力转移不到中小企业,原来是靠出口回流影响,中国本来是内需很大的国家,我们国家有完整的工业体系,有很多东西需要进口。供给侧改革,中央决策很明确,就是要实行财富再分配,使中小企业得到发展,安排就业。

  主持人:中小企业发展也需要一定的政策支持,在这方面您有没有建议或者呼吁。

  罗祖亮:支持中小企业的发展要增加。

  第一,普惠金融。大力发展地市级以下的民营银行,现在这么严重,为什么严重?就是因为中小企业借不到钱,很多时候签协议,很多企业借高利贷,还不上高利贷就会倒闭。这就是金融制度问题,没有服务地级以下的商业银行,办银行的手续要到北京批,北京银监局里十几个人管国家这么多的审批,忙得过来吗?如果你忙得过来,这说明没有什么民间借代,没有什么地下钱庄,所以是疏不是堵,要放开。

  我从2008年第一次就提出修改《商业银行法》,修改《商业银行法》核心就是放开。县里的县里批,地市的地市批,省里归省里批,银行全国分子公司就全国批,城际管城际负责,要放开民营银行。

  主持人:是否要针对中小企业个性化的需求制定相应金融产品?

  罗祖亮:这是一方面。下面讲消费金融,对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国家要引起高度重视。现在用的《商业银行法》是1995年立的,那时候我认为《商业银行法》是管信贷的,那时候有工商银行,还没有农行等,还没有改制,没有上市,也没有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2002年修改过一次,由于人民银行管制向银监会过渡,没有实质性的改变,严重制约经济发展,严重滞后监管。我们这么大的经济体,市场经济的核心是金融,市场经济的主体是消费。金融失去了高度的管制,1995年立法没有做大的修改,这就是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关键问题所在。修改《商业银行法》是民营银行依法监管、依法放开,是当前我们国家经济的头等大事。也是解决中小企业发展最主要的问题,能改正资产畸形。

  主持人:除了刚才说到的外部环境,对于中小企业来说还有自身的一些问题,您认为制约中小企业自身的问题有哪些呢?

  罗祖亮:中小企业有很多方面的受制,有很多不搞自己的主业。有很多企业感觉到办企业有的办得不好亏损了,有的买一栋房子还赚1000多万,经济的不正常就迫使中小企业投机搞房地产,把优先的资金用于搞房地产,结果没搞好,结果房价一打压,影响了中小企业的发展。中小企业自身有问题,要加强管理,他有投机心态,他也有问题。不是中小企业资金的问题,国有层面上希望经济稳定一点,不要大起大落,这样政府工作报告讲我们不搞大的实业,而是要恢复原来正常的发展,四个全面,五大发展理念,或者供给侧的改革,就是使中小企业,使整个社会回到正常轨道上。

  主持人:从外部政策和整个社会氛围让中小企业给自己未来有一个稳定的预期,让他们不受经济泡沫的诱惑,能够用上劲5-10年干实事。

  罗祖亮:中小企业没能力制造泡沫和危机,危机和泡沫是与政策的不稳定性相关,你不能把政策不稳定性归结于中小企业问题,当然也有自身的问题。如果政府的政策能够促进发展,他也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

  主持人:中小企业自身内部管理的问题怎么解决,包括对产品的创新,品牌的树立您觉得怎么解决。

  罗祖亮:就靠中小企业自己了。中小企业要立足自己的主业,要不断创新提高质量,降低价格,管就业,拉动税收,这是我们要做得事情。不要跟风,不要跟着泡沫,要自己做好,把自己的企业做好,企业也不要太大,这是中小企业发展的观点。

  主持人:我知道罗代表您一直比较关注环保方面的问题,大湖产业集团在这方面也做了一些问题,在环保方面我们做了哪些努力呢?

  罗祖亮:大湖产业下面有一个公司大湖股份,我2010年我兼那里的董事长,我现在离开了,但是我是第一大股东,大湖股份原来是做养殖,现在是放养做生态,现在我们国家对水要求很高,特别是饮用水,为了保证生命健康问题。还有就是两湖,太湖、洞庭湖,还有广大农村的大湖,要保证良好的生态环境。

  水污染主要是两方面,一个方面是种养殖的污水,比如说养鸡、养鸭、放牛等,再有稻田、菜地的农业施肥,有的几百平方公里,有的几千平方公里,水流到湖里,产生了氮和磷。如果你转化不好,那么就会产生污染,影响资源。关于水利治理原来国家投了很多钱,退耕还草、还林,再有就是搬迁。养鸡、养鸭、养牛等大规模迁移,休养生息。洞庭湖区造纸厂、化肥厂、化工厂、冶炼厂全部关停,这方面国家投了不少钱,得到了很好的改善。

  但是由于人口不断增长,现在又放开了二胎,我们要吃饭,要生活,你不可能不养鸡不养鸭不养猪,不可能不种水稻,不种棉花,原来是没有吃的要发展,现在东西多了要调整结构。我们上市公司联合中科院等专家学者组成一个大湖水环境治理公司,公司不是搞节能减排节污。我们是针对农业产生的农业化肥以及老百姓产生的生活污水。治理一共是三个方面,一是水深治污,清洁水源。二是水生动物,湖里有一些动物,比如说螺蛳等,消耗氮和磷产生的浮游生物,利用他们净化,把它吃掉。生物要进行呼吸,既兼顾了生产,因为生产都是有机循环,有利于生产生活和水环境利用,相互和谐的关系。像美国的中部就是利用这种方法进行转化,鱼多了。生物水生动物的代谢,大的抓起来,小的放进去,这样得到生物产品。螺蛳、鱼等附加产品,由它们把水治理干净。

  主持人:可以说形成了产业链。

  罗祖亮:原来的有机水不受影响,甚至更好。我们提出用生物治水的方法,这是目前我们实践的经验,已经成功了。这是我提出的建议。 希望可以很好配合可持续发展。兼顾农业生产的情况下,国家对水治理合理拨款,考虑水资源方面治理和保护的资金,这样农民生产不受影响,这样生物会循环发展。

  主持人:非常感谢罗代表做客我们演播室,更多消息请持续关注经济中国经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