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名人访

演艺产品如何“走出去”?
9月9日,《功夫传奇》的缔造者,天创国际演艺制作交流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总经理曹晓宁做客《文化名人访》。 详细>>
本期嘉宾
曹晓宁 天创国际演艺制作交流有限公司总经理
访谈时间:2015年9月9日10时

策划:成琪 主持人:龙煦霏

访谈精粹
曹晓宁:《功夫传奇》为什么可以成功走出去?
近年来,很多优秀的文艺演出作品纷纷走出国门,开拓海外蓝海市场。其中做得非常成功且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功夫传奇》、《马可·波罗传奇》、《天幻》、《丝路花雨》等。9月9日,《...
曹晓宁:文化“走出去”最关键就是打通渠道
中国演艺产品如何更好地“走出去”是国内演艺界越来越关注的一个话题。9月9日,《功夫传奇》的缔造者,天创国际演艺制作交流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总经理曹晓宁做客《文化名人访》。...
曹晓宁:好的演艺产品要按照国际惯例走出去
中国演艺产品如何更好地“走出去”是国内演艺界越来越关注的一个话题。9月9日,《功夫传奇》的缔造者,天创国际演艺制作交流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总经理曹晓宁做客《文化名人访》。...
文字实录

  主持人:各位好,欢迎走进本期的《文化名人访》,我是主持人煦霏,近几年随着我国演艺产业步入了中高速的发展阶段,产生了很多优秀的文化作品。而这其中的一部分作品也选择走出国门,让世界感受到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这其中的代表作就包括了《功夫传奇》以及《马可波罗传奇》等。那么今天我们演播室就非常有幸的邀请到了《功夫传奇》的缔造者,同时他也是天创国际演艺制作交流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总经理曹晓宁先生,曹总您好。 

  曹晓宁:大家好。 

  主持人:我们刚才聊到,我们《功夫传奇》可以说是走出去作品当中的标志性的一个作品,但是我们知道外面的世界很美好。但是外面的世界也充满了很多的未知,充满了茫然,也可能会当中会遇到一些问题,我们都不知道。那当时是什么样的契机让你选择把这个《功夫传奇》让它走出去的? 

  曹晓宁:其实这跟我的个人经历有关系。过去我是真正的文艺界,真正的文艺界。现在跨界了。 

  主持人:真正的艺术家。 

  曹晓宁:过去我是学导演的,舞剧编导。后来,最早我在内蒙古呼和浩特民族歌舞团当团长,同时也当编导,大概是那么一个过程,1990年有一个机会,就是深圳特区开发。那个时候建立了,大家知道建立了中国第一个人民景区。就是世界之窗和锦绣中华。 

  曹晓宁:那当时文化部在全国条一些比较好的编导,比较年轻的编导,去支持特区的文化发展。当时我算是被选中的专家之一吧,因为那个时候很年轻,搁30出头嘛。 

  主持人:年轻人有活力有创造力。 

  曹晓宁:对1990年,那个时候去了深圳。在那里经过大概四五年的锻炼吧,使我们把过去所做的文化事业转化成一个现在叫文化产业的这么一个过程,那也就是中国最早的产业文化的形成的地,那就是深圳华侨城。当时我在锦绣中华做党委书记,做常务副总经理,那这几年又是艺术总监。在这今年,的确是通过市场的这种磨炼,这个创作出一批喜闻乐见的、接地气的这种节目,也就是商业了,商业化的演出,其实也就是景区里的商业化演出。 

  曹晓宁:大家都知道现在应该所谓华侨城的演艺模式,当时我们创建了这个模式。这个当时最,比较知名的是《中华百艺盛会》,那是中国第一台实景,就是在这个实景演出。这个演出呢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在那儿连续演出的八年。八年之后呢我记得深圳,我已经离开,离开深圳了,又去了美国。从美国又回到北京来的时候,这个深圳那个商报采访了我,还发了一篇很大的文章,是吧。可见一个文化的成功的文化产品,不光能带来推动,把经济发展,这个带来巨大的收益给这个主题公园,带来收益。同时也产生了巨大的社会影响。 

  我想在那个时代的人,在深圳的人没有人不知道这个节目。那的确在八年中创造了非常好的经济效益,第一年我记得这个剧目开播,开演的时候就很赢得了2000万的收入。 

  主持人:那是哪一年,具体的年份是? 

  曹晓宁:1994年。 

  曹晓宁:后来我到了美国之后,在工作之余,我去认真的看了百老汇、迪士尼,迪士尼就离我们很近嘛,我还又去看了这个拉斯维加斯的演出,给我非常大的震撼。 

  所以我就一直在分析,一个是在想,当时只是有个概念,也不知道叫文化产业。就是想这个是不错的,这是最后一桶金,我应该抓住,从我的观察,和我的一个经历,因为我做了总经理以后,就知道它的商业价值了,是吧,所以应该抓住这个。 

  曹晓宁:于是就在1990年,我就毅然回国了,回国创办了天创国际演艺制造交流有限公司,当然我们第一台节目,是做了一台就是类似太阳马戏团,就是把杂技和芭蕾舞我们结合起来。 

  主持人:东西方的这种东西。 

  曹晓宁:把它融汇在一起。 

  主持人:更容易接受一些。 

  曹晓宁:对对对,在桂林做了第一个杂技叫,就是《梦幻漓江》,《梦幻漓江》到现在还在演这个,它的生产力是很强的,演了这么几年。这个《功夫传奇》是非常意外,我根本,我是做这种文化,我们做舞剧编导很少去摸功夫啊,杂技我知道,是太阳马戏团的成功给了我们启示,我们可以做成功。但是作为功夫我是比较为难的,当时的美国演出商找到我说,我就要一个,我就是要一个功夫团队。 

  我说功夫你没弄,那都是把式,在我们中国来讲,是吧。但是,我就要这个节目,而且很急,三个月之内就要拿到美国来演出,于是我就到了少林寺,找了少林寺的一个团队,当时这个排练这个过程,的确是非常震撼。 

  曹晓宁:因为这个过程它的确是非常震撼,因为这个隆冬我去的时候那个地方还没暖气,当时我们住的招待所里边暖气又非常足特别热,晚上热的不行,开的窗户睡觉,早上6点多钟,听到上万个这个武术就在那里边,的确当时就把我震撼了,我觉得它是一个好东西,是可以拿到世界上,这种精神,就是它这种精神,把这个,来呢我们在那里就排了少林红,少林红的演出呢在美国出乎意料的获得了巨大成功,是吧。一共大概20个演员,这个总共三个多月,收益了一百多万美金,那这个给我,我说这个东西能卖钱,后来我认真的研究了一下,其实呢,就是我们搞传播的知道,他文化是一种传播。回来以后呢,我们下决心,正好那个时候是非典,非典的时候正好北京有个剧场。 

  主持人:2003年。 

  曹晓宁:这个就是有个剧场,希望我们能够去这个去做节目,这样的话我就下决心,这个我应该是力排这个,因为有很多的领导这有很多人都希望做一个北京的,更北京的皇家什么这样的节目,那时候就是功夫,我们下决心就做了《功夫传奇》。《功夫传奇》经过的确到目前已经在全球演出七千多场了。 

  主持人:对。 

  曹晓宁:是中国演出场次最多,效益最好,两个效益都非常好的一个节目,他一个剧,也是唯一实现百老汇这个,就是百老汇模式这么一个一个剧目,它所谓百老汇模式它就是一个剧目,国内助演、世界群演是吧,现在这个,这个他已经在全球演了七千一百多场,七千多场,可能是新中国成了以后,或者是老中国加起来,也没有一个剧目演出在世界上演出如果强,现在因为它还在继续,今年已经第11年了,它已经成为了过去。当然它的成功呢,我觉得是把这个主要是把这个还不光是一个文化符号这么一个成功。过去最早的两年,三年可能是这样,是吧,给旅游做演出。 

  曹晓宁:后来,我们走向世界这种要求呢,的确是它,我们经过了31次修改,使它成为了一个正剧,实际也就是音乐剧结构的舞台动作剧,它目前还在还获得这个,的确每年接待的37万来北京旅游的这个游客,这个为这个,为这个的确这个效益的确达到了极致。 

  主持人:有音乐,这里边有舞蹈、有功夫、有美术包括中国的文化融入很多东西在这里边。 

  曹晓宁:杂技、戏剧、综艺。所以当时呢,我们就是加拿大的那个就是伟大艺术家,他这个公司到北京来看到这个戏了,因为当时我们的目标就是要走向世界,就是针对他们做的,所以在有一次巡回的演出这个经验所以就获得了一个,所以他们来一言就看上了,找我,可能这里他们住了一个礼拜,进行了最起码67次的谈判,最后我说坚持要这个版权费。这个最后的,他说要有版权费你必须要修改,你必须修改成证据,就不能只是暂时性的节目,也是我们做,做了很大的一个修改,我就去请教了这个美国百老汇的导演,进行了这个剧目呀,跟剧情的这个重新的这个撰写和编排,实现了一个国际化。 

  曹晓宁:所以说这个剧目,的确是走出去第一个要有一个好的这个就是好的渠道,这个销售渠道,我不相信一个中国家的包能把自己卖的很好,文化是这样的,其他也不例外。 

  主持人:对。 

  曹晓宁:是吧。你看中国自己,除非你自己是品牌比如我们的高铁已经有品牌了已经做的很好了,人家就找你来,你要去找别人,一般都卖不上价格,所以说呢这个建立渠道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主持人:可以说这一部剧的成功,一是立足于,因为它的根基和含义还有灵魂是立足于中国文化。但是同时它在包装,包括您说的渠道,还有有一部分还是迎合了比如说咱们这个需求商,包括受众,我们从传播学的角度来说,受众的这个需求,然后因为一定的外部这个包装,包括模式,因为国外比较包括现在真人秀吧,他们不都是讲究一种模式的开发,之后我们就按照这样的成功的一种方式去进行了,那我知道,那像我们公司不仅仅是出品了这些剧目走出去,其实好像还在国外购买了自己剧院是这样吗? 

  曹晓宁:对,你说的这个问题非常好,其实走出去根本的问题要被接受,过去我们的文化走出去非常强硬的,我喜欢,你就得看,看不看。 

  主持人:是你的事。 

  曹晓宁:因为你卖,我不卖钱嘛,所以刚才我就说得了,制式这个转换这个事情。 

  主持人:对。 

  曹晓宁:就我们的电视,我们的PAL制是吧。你根本不兼容,你看出来根本看不出来是什么东西,你必须叫他能看得懂,他才能卖的出,才能演的下呀,是吧。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就说了,刚才我们讲了,我们请很多的导演提供了30多次提出的,所以说文化走出去呀,必须贴近生活,必须要靠近他的语境。 

  主持人:对。 

  曹晓宁:包括我们在说话,你看我们的语境是这个结合的,其实美国的艺术也是不例外的呀,你比如说美国艺术的进步,就从歌剧是一个小众人群。 

  主持人:非常小。 

  曹晓宁:后来变成音乐剧,为什么?大众都可以看了,好听,好看。 

  主持人:对。 

  曹晓宁:跟大家有关联,所以音乐剧就把这个传下来了,而歌剧还在那里,束之高阁。 

  主持人:有点曲高和寡了那种感觉。 

  曹晓宁:对对对,他是存在,作为一种过去式的宫廷的一个小圈子这个包括现在这个,当然他也有这种传统有引领文化的效果,但是它绝不是文化发展的方向,这个可以保留是过去的事情,我觉得艺术重要的是创新,对吧。所以你后来说,刚才提到的这个。 

  主持人:我们自己又购买了剧院。 

  曹晓宁:白宫剧院的问题,我觉得中国文化走出去呀,这个的确大家缺乏应有的耐心,跟科学的方法,你首先要打,你没有桥梁。 

  主持人:没有平台。 

  曹晓宁:没有平台,你必须打平台,这个建渠道,这个走桥梁,你老想揭露,人家不见你,你就没露了嘛,是吧,大概是这么一个概率,所以我们这个后来呢,就是在美国的就是这个五年前的这个购买白宫的剧院,当时就是一个,就是美国经济,比较衰退的时候,那个时候价格比较好,我们选择了美国第三大演艺市场,这个演艺市场呢,这个叫布兰森,但中国人听的很少,是一万多人的小镇。 

  曹晓宁:但是有观光,他这个观光地,一年他有七百多万游客,他有,它有是美国乡村音乐的发祥地,它这个地方在一个小镇上有54个剧场你都不敢相信,就是到目前一天都有一百多场演出。 

  主持人:哎,这有点像英国那个专门有一个就是演莎士比亚的那个戏剧那个小的。 

  曹晓宁:伦敦西区,就是那个西区嘛。 

  主持人:对对对。 

  曹晓宁:我们成功走向西区的呀,你看《功夫传奇》克服了以前国外走了几次巡回演出以后,我们在白宫搭建了平台,搭建了平台,因为你知道美国人去来买,我是直接还是卖过自己的,我觉得中国人卖自己一文不值。因为你跟他谈的时候,他说你来干是非常热情,你看百老汇也是这样的,非常热情。但是他听说你要卖节目的时候,眼睛会睁这么大,中国怎么能卖美国的东西,把大片,要把音乐剧卖给你,怎么你能卖给我呢,非常奇怪,他非常奇怪。 

  曹晓宁:因为他不承认你的价值所在,到目前为止我们中国也没有品牌被承,这个被外国人承认啊,说我一定要买,是吧。所以说呢,我就觉得,这是我们的一个职责,所以我们购买了白宫剧院,通过这个平台,让我们这个剧目,别的剧目要根据不同的目标进行修改进行提高。现在我们的《功夫传奇》大概有4国语言,7个版本,走遍了这个咱们这个欧美跟,包括日本啊,和欧洲大陆受到广泛的欢迎,是吧,特别是我觉得这个值得一提的就刚才你说的,我们这个剧目成功的进入伦敦大剧院,伦敦西区的伦敦大剧院,因为伦敦西区是全世界就音乐剧原创中心,或者是舞台剧的原创中心。 

  曹晓宁:它的品质不代表世界最好的,因为百老汇的剧目都一大块50%都原创于英国,输入于美国,所以说与其说美国百老汇不如说英国百老汇,是吧,他是出了这个迪斯尼这个剧嘛,大部分都是英国的剧,都是英国的,英国有一批文化人,他历史悠久,跟我们中国一样,但是他的确把这个,他有一批更专业的这个文化人,再把自己不断的提高,推到一个就是创新的平台上,去挑战自己,去把这个,所以形成了世界上最顶尖的艺术,我们剧目呢很有幸得到他这一个荣誉,当时呢,泰晤士报呢,为此做了整版的宣传,这都是在中国。 

  主持人:很少见,很少见。 

  曹晓宁:哎,好少见的,市政厅为我们的孩子专门把鸽子广场围起来,为这个媒体拍照,这都是事件,这都是事件,因为中国中国有一部让世界能看得懂,世界能受欢迎的。 

  主持人:接受程度这么高的一个剧目。 

  曹晓宁:这么高的。 

  主持人:对。 

  曹晓宁:当时我们去了19天,完全没有准备,演了27场。 

  主持人:19天一演了27场。 

  曹晓宁:天天加场,天天加场,只要卖票,演出商我们签了合同了,只要是演出,我们这个当时这个在酒会上,就是我们代理,就是这个伦敦大剧院的院长就跟我说了,哎呀,他说我估计从现在预数的票来看,你得加场,你得加场,当时我也就接近12场,最后加到27场了,你想加了一大半。 

  主持人:一大半。 

  主持人:其实现在这个时代,是您个人的一个经历,然后开阔了眼界,然后能把,还好有一个比较好的契机点,然后让我们的文化走出去,甚至是走进他们普通人的这种生活,我们现在其实习近平总书记一提出了“一带一路”其实也是很好的能让文化,因为我们经常提到“一带一路”文化要先行。那这个时候,可能又给我们国内的很多从事相关行业的人带来了一个新的发展机遇。 

  主持人:那么面对这样一种形式您会给他们一些什么样的建议?在文化走出去的过程当中。 

  曹晓宁:我想文化走出去呢,是一种很美好的理想,实现这个理想并不容易,甚至是非常严峻,是吧,不是说我们的文化支起台来,打上灯光就唱戏就会受到欢迎的。 

  主持人:对。 

  曹晓宁:大部分是抵制,我们进入美国的第一年就是这样这样,三百多票点,只有二十在卖,能在自慰嘛,美国是号称是一个这个经济国家我不卖你的票,这中国好来了,这要抢我一份。 

  主持人:抢我饭碗了。 

  曹晓宁:来势汹汹,又是灯光布景的,一来人,来六七十号人,哪有这么大的演出啊,大家看的,包括走,所以要从走出去到走进去是一个非常大的艰难路程,也是一个深化,一旦走进去,掌握了走进去这种经验,你就可以走下去。 

  主持人:对。 

  曹晓宁:这个你看我们走进去这个经历,刚开始你看第一年,基本上你想二十家卖票,三百家卖票点,二十家卖票,你会有多惨是吧,你欲哭无泪啊,是吧,你都不知道问题在哪啊,是吧,美国人都对你很友善,就是不来看戏,没人卖票,你不知道你的存在。 

  主持人:是。 

  曹晓宁:你只能靠打广告,是吧,那么正好是我们一个时机,在第二年的时候,龙卷风来了,把密苏里巨大的龙卷风把一个剧场就整个就掀走了,在这个情况下的整个,就终止了,也死了6个人嘛当时我们的央视也进行了报道,有很大一个龙卷风,在这个时候呢,大芝加哥地区,就要靠义演了。当时我就说,反正咱们演出不了,咱积极参加,因为他来负责吃住啊,就义演,不能叫我吃,我白演嘛,所以在美国的义演大概都是每个人去唱个歌去说几句话。 

  曹晓宁:而我们的演出就是一台晚会的顶梁柱,我去了60多个演员,是吧,开头是我,中间是我,伴舞是我,中间又是我,我们走了不到一个月,等我们再回来的时候,完全不变化了。 

  主持人:形式开始变化。 

  曹晓宁:因为每一天的电视都是我们,对不对,就是这个电视都是我们,都是中国,完了我们每一天我们的变着法的给他排不同的节目,不同的在视频上,不同的,通过这个走向千家万户。所以我们在回来的时候,连下机场这个什么都知道,都给我们鼓掌,都知道我们中国团队在那儿。 

  主持人:当时是义演的,然后现在是回来已经是成为家喻户晓的名人了。 

  曹晓宁:完了这个事回来以后,我们就可以参加评奖了,我们当年就获了奖了,最佳节目奖,最新节目奖,完了以后市长给我说了一段特别有意味深长的话。 

  曹晓宁:就是说曹啊,他说,你们再不是布兰森山头上的,一个山头上的一场外国演出,你们是值得布兰森这个就是大家庭值得骄傲的一员。 

  我想“一带一路”也是一个非常好的影响,对中国的经济,无论是经济跟发展的历史文化,这个传播作用都是巨大的,它的这个政治作用不言而喻,但是我们走进去呢,也必须要小心,要多观察,所在国对你的态度,不要一厢情愿,拿了钱最后这个遭罪受。是吧。 

  主持人:是。 

  曹晓宁:最近我们受约这个的确我们可能会率先进入这个“一带一路”在海外这个文化进入。我们呢,通过帮助国外的国外景区的技术进步,我们进行合营、合资,只有这种办法进去,这可能就会更好,如果在美国,我们还是独资公司的话,要是当时我们是个合资公司的话,那就不一样了是不是? 

  主持人:是是是。 

  曹晓宁:我觉得大家走出去的不是一个号召也不是一个志气,最重要是一个我觉得是一种态度一种智慧,一种跟人融合的,我们中国讲和谐,和文化,我们讲的很多,但是去了以后呢,这个不能搞这个一厢情愿的文化这个参加。我觉得这个是无效的,而且是愚蠢的。这个,我们必须呢,就是以当地的文化这个需求,跟中国的文化来进行结合,讲述国际故事,用国际的语言讲述国际的故事,来感动国际上的人,人家就会卖票。因为我们现在的文化还是这个政府号召,是吧。完了以后呢,大家就去做了这个事情,不太讲效益,我觉得在事业层面,现在我们讲那个双轮驱动嘛,所谓双轮驱动就是文化交流,这个一方面驱动,是政府需要,或者是领导人出访。 

  曹晓宁:就是随着国家的这个高端的影响力,但是真正走进千家万户是用一种商业的方式,他会持久,因为你进入商业领域的,你才把这个东西才会流传,是吧,你才会不断的流传下去,你要没有进入商业领域,你不是卖票外,今天我去带着团去演6场,看到的人也就是六千人,你跟我们这些人,十几万,你像我们去学校,虽说是一个就是一个小的团队,56个人。但是呢,他跟你集合了,我们一年就十九万人就会在中小学就会判断这个演出,今年呢我们力图恢复这个进入大学,进入大学,这都是我们的目标市场,第一选中目标市场,第二呢,不要说胡话,要说别人能听懂的话,要倾诉性的去说话,而不是强加式的要去说话,我们的文化才能走出去。 

  主持人:那再次感谢曹总今天能够做客我们的节目,也感谢各位的收看,更多精彩内容我们也期待您持续分享,我们下期再见。 

  曹晓宁: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