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名人访

王永铭:文化创意提升产品价值
去年,台北故宫的“朕知道了”纸胶带一出,瞬间火爆。前不久,故宫博物院的文创产品也是脑洞大开,让人眼前一亮。从萌萌哒雍正到吉祥... 详细>>
本期嘉宾

王永铭 台湾龙华科技大学咨询管理系助理教授

访谈时间:2014年12月10日10点00分

策划:成琪  主持人:李雨婵

访谈精粹
自拍神器之父王永铭:注入文化元素提升产品价值
“那些都是我的跟随者、仿冒者,钱都不是我的。但是这‘孩子’是我生的,被山寨我也觉得我高兴。”12月10日上午,台湾龙华科技大学助理教授、“自拍神器之父”王永铭做客中国经济...
专家:两岸故宫文创比拼 台湾活性更强
去年,台北故宫的“朕知道了”纸胶带一出,瞬间火爆。前不久,故宫博物院的文创产品也是脑洞大开,让人眼前一亮。从萌萌哒雍正到吉祥物“壮壮”“美美”;从“朕就是这样的汉子”...
台湾专家:TRIZ理论可为文创助力
“很多的这个创新发明都在用‘典范转移’这种方式,套上文创同样适用。”12月10日上午,台湾龙华科技大学助理教授、“自拍神器之父”王永铭做客中国经济网品牌视频访谈节目《文化...
专家:台湾以鼓励机制培养文创人才
“台湾岛面积比较小,所以能给台湾人发挥的空间实在有限。”12月10日上午,台湾龙华科技大学助理教授、“自拍神器之父”王永铭做客中国经济网品牌视频访谈节目《文化名人访》时表...
文字实录

  主持人:各位好。欢迎走进今天的《文化名人访》,我是主持人雨婵。节目一开始我们和大家共同来看一个小片。今天我们非常荣幸地请到了自拍神器发明人王永铭博士做客到我们节目,欢迎您,王博士。 

  王永铭:主持人好,各位观众好。 

  主持人:同时今天我们邀请到我们嘉宾主持小雪,欢迎小雪。 

  小雪:大家好。 

  主持人:一提到自拍神器可能没有人不知道。但是可能在目前大陆对王博士名字虽然不是很熟悉,对于这个产品现在所有人都非常了解,那想问一下王博士。最开始怎么会有这样一个创意和发明? 

  王永铭:2013年我要去法国参加发明比赛,我是副团长。那个时候我想说我做广播节目,做制作人兼主持人可是经验不够没带助手,自己拍自己嫌手短。然后就想办法搞一个东西把这个弄长,那时候有相机自拍架,有相机自拍架可以弄很长。但是挂个相机挂个摄影机太重了。 

  那个时候大概台湾宏达店第一次出了手机前拍镜头非常清楚,那个时候我就想把这个手机放上面就好。但是手机夹不起来,它没有那个旋转孔。我用GPS架把这个手机架起来。架起来之后两个连不起来,我就想找解决方案找不到,就自己做,专利检索之后发现没有人申请专利。在2012年我就申请了专利,就拿到法国去,一拿去就轰动了。 

  主持人:当时有没有想过这个专利产品如果出来之后会非常受大家欢迎? 

  王永铭:应该会,我在法国、在澳洲每个人看到说,这是不是你专利?我说申请了专利,他说很好。但是申请专利跟生产其实还有一段(距离)。这几年就是放在那让别人生产了。 

  主持人:流行之后自己心里什么感受,可以说跟自己之前预期是一致的。 

  王永铭:是,很多人看到这个王老师你发了,我到处看到你的作品。我说我看到我掉眼泪,那个都是我的跟随者仿冒者,钱都不是我的。但是这孩子是我生的,当然我觉得我高兴。 

  主持人:其实最开始我和小雪关注,说王博士自拍神器满街满世界可能都是,王博士得赚多少钱,关心这个话题。 

  小雪:但是您这个刚刚聊天时候也在谈到您这个专利是今年才卖出去。 

  王永铭:专利我们是授权出去,今年在台湾经销权授权出去。在国内目前谈差不多已经开始要授权出去。 

   主持人:市面上有那么多的自拍神器,您之后说的追随者。您觉得跟你这个产品最大差别是什么? 

  王永铭:我当初申请的时候,我这个是可以转的。所以我在这个所有角度它都可以保持水平(拍摄)。跟随者其实很聪明,因为这个专利被我锁住了,所以他们就做不能转的,不能转的时候你拿起来只能这样正面照。那你要侧面每次照相都站中间,像我这个不是我在旁边都可以,我在任何一个角度我都可以照,就是这个差别。 

  小雪:您说您这个专利就是有一些不同于其他人一些技术,也就是说其实核心这个东西还是掌握在您的手中,别人只是一个就是利用您的概念然后去做。 

  王永铭:他们其实蛮聪明做了简单化,那个地方其实就拿不到专利,因为进步性不够。但是就比生产力了,目前国内这个生产力最厉害的。 

  主持人:听说王博士又在这个自拍神器上加了很多这个文化传统因素在里面,给我们具体介绍一下。 

  王永铭:一个产品怎么变成文创,我们把里面因素做成文创产品,像现在看到这个我跟台北故宫申请图像授权。我本来是一个简单的器物,我把它办成一个文物。 

  打开像龙,闭起来像凤,那在这个台北故宫文物里面有一个叫龙凤玉玺,一个玉玺两个头,一边龙一边凤,刚好就(与文物)吻合起来了。所以我们这样作品它就变成一个文创作品。 

  主持人:说完我们自拍神器以后,我们和王博士小雪再聊一聊关于博物馆的文创产品,现在来和大家一起来看一段视频。 

  王博士,我们看到近几年台北博物馆的文创产品也一直在不断创新过程当中,并且我们看到还有一些公司合作去开发一些艺术的衍生品,您怎么看待他们的文化创新这部分。 

  王永铭:台北因为历史关系创意比较活络。就像台北故宫它走好几个不同模式,有这个合作开发的,有合作授权的,还有这个图像授权的。它等于是高档、中档、低档都开放的。所有设计师、所有工厂他们都有机会来跟台北故宫合作。台北故宫他们把握一个,它掌握主品牌,它把关,掌握品质。这些设计师跟这些工厂,他们接触第一线使用者,他们会知道使用者品位,所以这样一结合起来,它的产品量就丰富了,他可以见识到文创产品的三品。品位、品牌、品质。 

  主持人:其实我们看到,我们自己的故宫博物馆现在也有一些文创产品出来不知道您有没有去看过? 

  王永铭:有,我跟故宫他们文物开发部做了详谈,对这边故宫发展也有一些了解,这边做相当不错。 

  主持人:您最大感受是什么? 

  王永铭:这边他们目前走的方式就是比较重视高档部分,他们跟周大福合作,或者找知名设计公司合作。这个模式在台湾就是属于其中两个,合作开发跟合作授权,那在北京故宫这边它就不走图像授权部分。但是我这次跟博物馆同仁在谈。他们说其他博物馆他们有走图像授权部分。 

  主持人:两岸博物馆关于文创产品,就您觉得他们之间最大差别是什么? 

  王永铭:台北故宫已经比较活化,因为它走的时间比较长。这边博物馆比较多担负文化使命,他这个在文化使命比较重一些,他们在衡量上会先以达成文化传承为主。而这个部分他就会做起来东西比较缓慢或者品质会比较稳。 

  主持人:你觉得二者之间他们有什么可以相互借鉴地方。 

  王永铭:两者就是通常我们讲是泰山不弃卵石,江海不弃卷流。我会觉得北京故宫这边或者北京博物馆方面他们可以再去更多开放一些让这个允许更多设计师不同年龄层设计师,都可以加入文创,那个产品更活。 

  主持人:小雪你有没有看过博物馆里文创产品? 

  小雪:最近也是一直在关注这个事情,然后我不知道王博士有没有看到过北京故宫出了一个龙凤吉祥物,我不知道您有没有关注过。前一段时间在厦门就是做了一个展示,然后这个形象出来之后可能很多人也是置疑它觉得它是不是不够代表我们传统文化。像您刚刚说可能北京故宫它更多传承是一种就是很注重文化的传承而并不是一个产业发展,那您觉得就是这个产业跟文化传承怎么样才能更好结合在一起。 

  王永铭:两者之间,目前在中国大陆这边资源很丰富,所以它比较不太需要做经济考量,在台湾他必须考虑市场考虑到经济,所以这个格局让他需要更活。像比如说有些东西是经过一段时间,比如您说两个吉祥物,当一个不同新创出来每个人会不同立场,背景会有不同的想法。到最后会慢慢取出一个一致想法。 

  主持人:王博士您觉得,关于这个博物馆它在做文创产品,它又怎样自己一个优势? 

  王永铭:博物馆最大的优势就是它有非常丰富的内容部分。所以它这个内容部分经过变化可以产生出很多丰富的产品出来。这是博物馆优势。 

  主持人:目前渠道都有那些,现在互联网如此发达情况下,会借助互联网的一些宣传推广渠道? 

  王永铭:博物馆文物是共有的,大众拥有,所以他允许大家去拍照,这是跟国际接轨。台湾故宫是不准在里面拍照。所以这边有这样优势,所有大众都可以看到博物馆文物。 

  你可以看到之后分享,去结合个人的专业、各个领域专业,那就把这个文物的内容通过创新变化变成文创产品。 

  小雪:大家知道现在北京的故宫它的售卖的方式,除了就是可能在故宫里面去卖,会有一个淘宝网我不知道您知道,就是网络上有一个商店,我不知道台北故宫不是也有这样的销售和推广渠道? 

  王永铭:有,台北故宫像我这次在文博会研究中谈到,它也充分发挥了这个我们讲系统创新发明方法。如何用最不费摧毁之力达到最好的结果,所以它有刚才谈过合作开发合作授权,图像授权。这个很多人来帮它做设计,它做品质管控。然后他有这个故宫内部的经售点经销点。互联网经销点,在各大机场,各重要场合它也有销售点,故宫精品店专卖店,它里面只有故宫品牌东西。 

  主持人:我们知道王博士自己对文创产品有自己理论,今天是不是给我们展示一下。 

  王永铭:倒不说理论,这个应该是俄国人,其实俄国人发展系统创新发明方法。因为我一直在业界交流,在学校里教这个东西的实际应用,这个发明方法可以应用到文创产品应用上。比如我们谈这边是文物这边是文创产品,透过这个一系列系统发明方法,他是有标准作业程序,你可以做变化。 

  其中最简单一个原理我们叫做典范转移,典范转移其实是很多的这个创新,很多的这个发明在用这种方式,典范转移我们套上文创上讲。比方我现在我的博物馆我想要把它变成一个文创产品怎么变过来。这个时候我们可以想说我这个里面有什么特殊的材质,有什么元素。这些元素可以通过发明方法(英文)他整理全世界有史以来所有发明方法40种。40种包括全部,透过40个发明方法可以产生很多很多变化,就产生新的产品,新的变化,那这个变化融到,把这些元素融进来产生新的产品。 

  你看到好的文创产品,你去解析它的元素,比如说我们举例来讲朕知道了。 “朕知道了”它的意思就是康熙御笔加上纸胶带。它发明原理元素是康熙御笔加纸胶带。元素是它的,方法是合并。这个另外我们想要去超越它怎么超越它,各个博物馆有没有文字有,有不同文字,有不同文字你放在纸胶带上不行,因为台北故宫只要放在纸胶带上。它已经品牌定位在那,任何人做,台北故宫做各种不同的纸胶带,是它的品牌大家都知道这是台北故宫。 

  别的博物馆做这个别人觉得你抄人家,等于在抄袭这个做不好。但是我要把它变成不同的文物,我看过目前台北故宫没有把文物的文字放在笔上面。这边任何一个博物馆,你先做那就是你的了。所以你把文字放在笔上面,那就产生你的作品了。我看过有个博物馆,它做这个中国文字博物馆,他把这个“人”字运用在这个杯子上造型。他在这个杯子上面再写各种不同字,懒人、好人、坏人,大人。他们只做四个版本。那因为系统创新发明的方法一方面增强流畅力。字典打一下,什么人都出来了,圣人、贤人,甚至谐音剩下来的闲人都可以,你可以做出一系列杯子。 

  主持人:其实王博士本身还是一个大学的教授,我不知道小雪有没有跟我同样感受,就是如果是当王博士学生,我觉得我每一堂课就会特别开心特别愉快的度过,就特别让我们有感染力。所以王博士您在文创人才培养方面有什么样心得先跟我们分享一下。 

  主持人:其实要激发年轻人动机我们其实在教育有一个叫“鹰架理论”。盖房子不是鹰架,鹰架不能离这个建筑物太远,他靠鹰架过去建筑物扩大变高,再搭外层鹰架,所以我们在教育设计上按部就班引导学生。 

  比如说我自己独创的一个发明方法。我设计再好创新方法,我教三个班学生,我出再好的题目有一个同学会150人都会了,我没有办法确认那个学生到底真会还是不会。所以我改做一个设计,我现在要做一个文创产品变化,每个人可能会抄袭,我把这个主题我也不要杯子,我把中间改成你的名字。比如像我举例王永铭,我第一个动作先做左脑右脑切换,我叫同学们画张图。左脑是文字,右脑是图像,我画一个图旁国王戴一个王冠,站在游泳池旁边挂一个第一名的牌子,拿个奖杯。 

  国王游泳第一名,那这个左右脑做切换,叫每个学生没有办法抄写,你名字跟别人不一样。第一个动作还没做完之后,第二动作我再教他们做我给你看范例,有时候我们在做创意,一个文创作品。我现在想法左脑右脑想不通了,我去看看别人做什么样子,做什么样我给他们各种各样范例之后,叫同学再试试看。同学们做出来之后就有不同版本的出来。有的同学他会现在某一个角度,比如说我在台北在某个地方,有个叫某某金蚕的小姐,她名字金蝉脱壳两个字,她当时不会画我说你画一个普通的蚕。她画了蚕之后,我叫她做第二版第三版,她就大蚕小蚕雄蚕,草蚕,她跳不出那个蚕。那好你下一步怎么跳出,人的脑袋就停在那边,怎么跳出。 

  我说把“蚕”找一个谐音字,她说我找潺潺流水的潺。好,一块结晶有潺潺流水出来,她就脱离那个蚕,在这个产生我们叫做跳出盒子外思考。我们有方法可以教。按照步骤这样去教。往哪边前进呢,朝着文创方面前进。那这个方法会了之后,最后我淘汰学生。您希望您今天晚上出一百个姓名标语,像我的话,白马王子让你永远铭记在心。台湾就两个人,王永庆加郭台铭就是王永铭,霸王勇抱女明星,王牌老师永远让你第一名,一连串是我姓名标语。这个过程怎么产生,容不容易,其实很容易,这个世界上没有难和不难,只有懂和不懂。懂了就不难,你不懂,再简单的事情你都觉得难。怎么样可以瞬间产生大量这个姓名标语。拼音拼一拼,字典翻一番造词。 

  假设我挑十个词。国王、王子、霸王,永,永远、游泳,拥抱,然后“铭”,发明什么,十个乘十个再乘十个出来就随机组合就一千个。我的创新发明是从一千个点子里面挑十个或者挑一个,那跟别人我从脑袋发想从没有想到有哪个没有,当然从一堆点子中间开始想。我们同样努力,我是站在巨人肩膀上,我有工具我有方法,所以当我这个元素统统组合好我还没有动脑筋,我只是复制就好了,我可以动脑筋,我在做创意组合时候我开始做动脑筋。可是不知道这个方法不知道这个简单字典工具时候,拼命想,你想十天可能想三个。我一个晚上搞出一百个两百个,文创我这个方法会了之后,好把文物放进去,特别左右脑思考,文字传图像,图像传文字。 

  透过这个参考资料,典范转移,透过系统创新发明一堆点子里面去挑出两个好的。 

  主持人:目前台湾关于文创人才培养方面是什么样? 

  王永铭:目前相当蓬勃,各大院校几乎都有文创科系,有各种各样比赛,不过我这一路看过来国内有很多文创比赛,有更多机会让年轻人参与在里面演练,然后有不断需要像我们这个创意技巧。我是在管理学院,管理学院都把创意思考,创新和创意当做必修,我开发明与专利这个选修课。那在文创系里面有更丰富的创意的方法的创意的技巧,一些表现这些能力培养起来,让他最后可以把自己挑他最熟做收敛呈现创意成果。 

  小雪:其实大众最近这两年也是对文化创意产业很重视,知道台湾那边其实就是把文创产业几乎跟所有产业都融合到一起,然后今年年初时候就是大陆也出台一个政策十号文,就是他要把文化创意和设计服务与其他产业相融合,不知道台湾这方面有没有一些经验,因为我知道可能哪怕是台湾一个农产品它都会有一些设计在里头。 

  王永铭:这是两个出发点,从文物去出发做成商品朝着方向前进,从商品部分去结合文创的因素你就会办成文创,其实文化就是我们历史以来人类生活方式模式,其实我们在任何时代都在创造文创,其实我们这样讲时候谈部分比较多,我现在生活的元素怎么跟过去历史上的这个文化来做结合文创。 

  主持人:小雪还有其他网友提问。 

  小雪:您刚刚也讲到台湾有一个人才创意的特殊的机制,然后大陆现在这边可能学生只在学院里面培养,他并没有怎么走到社会上去,所以他会跟市场有一个脱节,不知道台湾现在怎么样? 

  王永铭:台湾这个部分相当鼓励,甚至台湾鼓励学生我们教授,他鼓励我们到产业界去,交付给我们一年薪资,你可以在这个学校里面只要教一门课堂就要好。整年待在企业里面去体验企业文化,然后把这个企业文化带回来。像我自己还没有去做这个到外面去,但是我平常有空时间我会把课排开,中间我担任很多家顾问,很多公司企业顾问带他做创新研发,专利部分,这个部分经验。 

  以及我自己做生产,找厂商生产,这些经验让我在教专利分析,在教行销管理时候都更切实,他让老师有实物,让学生我们有实习制,鼓励学生到业界去实习半年实习一年,及早我们这个叫做搭建最后一里路。学校教的东西马上跟产业衔接起来,目前台湾这些制度已经被变了。 

  所以当学生在基本能力培养起来,让他知道书到用时要到哪里找,然后他去学东西时候动机强化他,我们其实叫做反转式学习,过去老师教学生拼命背,拼命练不知道干什么,动机不强。现在告诉学生说你这个东西将来用在那个上面,当他找到他喜欢的东西时候他就拼命投入,他做也勤快,他学的也认真。所以我们叫反转式学习,学生变的更主动,老师就因材施教,你这个学生需要那个方面辅导这方面可以加强,结合业界力量整个就更实用了。 

  主持人:今天非常感谢王博士做客我们节目当中,也期待王博士以后会给我们带来更多的创新产品。 

  王永铭:谢谢。 

  主持人:谢谢您,同时也感谢小雪,感谢大家收看我们下期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