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名人访

武寒清:动漫品牌需要和粉丝一起养
《魁拔》,一部制作精良的国产动漫系列电影,连续3年三部作品的问世获得了业内好评,但在2014年国庆,青青树宣布暂停《魁拔4》的电影... 详细>>
本期嘉宾

  

武寒清 北京青青树动漫科技有限公司CEO

访谈时间:2014年12月25日10点00分

策划:成琪  主持人:李雨婵

访谈精粹
《魁拔》转向网络发展 欲打造中国第一个ACG
近年来,ACG概念在动漫业内颇为流行。所谓ACG,就是英文动画、漫画、游戏的总称。在日本,1990年代此三项产业已紧密结合,许多作品企划都是跨三项平台以期达到最大收益。12月25日...
《魁拔》制作人武寒清:中国需要虚拟的动漫明星
HELLO KITTY、机器猫等国外动漫明星风靡全球,陪伴着孩子一起成长。12月25日上午,北京青青树动漫科技有限公司CEO,动画电影《魁拔》制片人武寒清做客中国经济网品牌视频访谈节目...
武寒清:国产动漫品牌需要和粉丝一起养
国外动漫的发展历史已经近百年,而中国动漫是从2006年开始才开始谈“产业”,而变成一个主流和全民来参与、关心的事情,因此国产动漫品牌还需要慢慢培养。12月25日上午,北京青青...
武寒清:中外动漫的差距在于习惯和版权
近年来比较火的国外动漫《疯狂原始人》、《冰雪奇缘》、《功夫熊猫》不但在中国赢得好口碑,还收获高票房,也推出了相应的衍生品。国产动漫相比之下,还是有一定差距。 12月25日上...
文字实录

  主持人:各位好,欢迎走进今天的《文化名人访》,我是主持人雨婵。提起中国系列动漫电影《魁拔》,我相信喜欢动漫电影的人一定是耳熟能详了。很多业内的人士说《魁拔》是代表了中国动漫电影的水准。下面我们一起来欣赏一段《魁拔》的精彩片段。 

  主持人:那今天我们非常荣幸地请到了《魁拔》制片人,北京青青树动漫科技有限公司CEO武寒清,武老师做客我们节目当中。欢迎您,武老师。 

  武寒清:各位好。 

  主持人:非常荣幸请到您做客我们节目当中。节目一开始还是想问问您,我知道武老师最早是学中文的。 

  武寒清:对。 

  主持人:那后来怎么就转型去做动漫了呢? 

  武寒清:其实还是爱好吧,我本身就是北大中文系毕业以后就在北京电影制片厂做编导,然后就也同时是很爱看动画片,然后就有朋友来找我,说能不能帮忙一起做动画片,就这么稀里糊涂地就开始做起来了。 

  主持人:那《魁拔》最开始怎么想到要去做这样一个动漫片,开始的想法是怎么样的? 

  武寒清:其实是这样,就是我们原来其实青青树这家公司,一直在做像跟央视,北京台,迪斯尼在做片子,就感受是中国的孩子看很多喜欢国外的《阿童木》,《变形金刚》,就没有自己咱们中国孩子,自己能够提得上来的说,我想看一个自己的偶像,所以我们说我们一定要做一个片子,然后在这里头塑造我们中国孩子喜欢的英雄,就从这儿开始的。 

  主持人:我记得三年前宇奇做客到我们节目当中时候也提到了,说希望用5年的时间去打造这样一个品牌。 

  武寒清:对。 

  主持人:那最近我们听到,在今年10月的时候,好像有暂时停掉的这样一个打算。那这个是怎么样一回事呢? 

  武寒清:其实是这样的,就是它不是停,它实际上是不在影院放,这是两个概念,就是《魁拔》这个品牌,他是准备五年的时间,这个没有错,到现在是三年了,三年的时间,其实我们在影院这个系统,就是《魁拔1》,《魁拔2》,《魁拔3》,其实是打出了一个品牌很响的牌子。但是从市场作为品牌养的时候,其实他的用户更多的是在互联网在看,那么我们现在其实是说用户不进电影院,看那我们就转到互联网上去,把这个品牌送到用户面前,实际上是转了一个渠道,播放渠道而已。 

  主持人:因为我们看到刚才您也提到了说只是在电影这部分,暂时地停下来。 

  武寒青:对对对。 

  主持人:主要用到网络上和游戏上。 

  武寒青:对对对。 

  主持人:您觉得这里当中最大的一个优势是什么呢? 

  武寒清:它其实是和《魁拔》这个品牌的特性有关系,因为《魁拔》是国内第一个,就是面向的是青春人群做的一个动画片,就是三年前我们做这个的时候,动画片只有在电视台能够放,但是电视台它是给学龄前孩子看的,那这个青春人群其实他也不看电视,完了电视台也没有这个渠道放,那个时候的互联网也没有像现在的网速这么快,要等一个视频得等半天,只有唯一的一个渠道到电影院放,所以就是我们当时《魁拔1》的时候,就是决定在电影院做这个事情,然后《魁拔》其实就一直是处于一个票房一般,但是口碑非常好的状态,这口碑来自哪儿呢?其实是就是它电影院下线了以后上传到了网上,网上的点击量和口碑开始起来了,所以就发现这个品牌,它的目标人群其实更多的青少年,他的日常的消费习惯和观影习惯都是在互联网上完成的。那么我们就是我们得跟着,还是说跟着观众走,所以现在等于整个布局全都是要在往互联网上倾斜。 

  主持人:其实在互联网上做,比如说在做一些与游戏相关的东西,和电影可能完全是不同的概念,那在这个互联网和游戏方面,那下一步有怎么样一个打算,你怎么去经营它?   

  武寒清:对,其实就是说,我们通常会说一个概念ACGA就是动画,C就是漫画,G是游戏,ACG它是一个很专属的人群,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是有亿万的粉丝,天天在玩游戏,看它的动画片,看它的漫画,其实这是一个很成熟的一个产业链,但是在中国其实是属于我们中国人自己的ACG品牌,其实现在还没有出现,《魁拔》其实是想做这样一个事情,就是说他看我们的漫画,看我们的动画,然后玩我们的游戏,现在《魁拔》其实游戏已经有上线了,然后明年陆陆续续还会有更多的游戏上,所以这个游戏上呢,我们会每周然后开始在互联网上播这个动画节目,这样的话让用户在一边能够看动画片一边可以玩《魁拔》的游戏。 

  主持人:主要是在游戏和动漫之间把它相融合起来。 

  武寒清:对对对。 

  主持人:其实我们看到动漫市场是需要一个品牌,而且这个品牌一定是需要一个过程去打造它,特别我们看到一些国外的这些动漫电影,它都是有一个品牌形象。 

  武寒清:对。 

  主持人:让很多人都深记在心中的。其实我们知道《魁拔》它本身也是一个品牌打造的过程。 

  武寒清:对。 

  主持人:想问一下武老师,您觉得中国到底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动漫品牌,您觉得? 

  武寒清:其实应该很多,就是对孩子的成长过程中,他其实是需要很多的,他心目中的就是陪伴他成长的一些好朋友,像小时候可能我们会去看那个什么《蓝精灵》,就是小时候,然后再大一点可能就是孙悟空,然后其实是有很多,包括我现在有很多朋友还,就是已经是白领的人,他在跟hello kitty是他的品牌朋友,所以他对这不同的年龄,不同的人群他有他自己心目中的那个偶像,他的梦中的那个玩伴。《魁拔》其实我们当时一开始的动因是说给中国的男孩子一个陪伴他一直成长的这么一个伙伴,像那个里头的蛮吉这些,都是现在小男孩很喜欢的偶像。但是一个意外就是我们没想到就是在《魁拔》中,我们塑造了很多的各式各样的人物,都有粉丝,所以实际上我就发现,就是他的偶像可能不光是蛮吉了,可能还有海问香,还有舰长,然后还有幽冥狂,这些角色本身它,未来我们实际上是希望把它们打造成就是叫,我们给它一个叫偶像天团,就是现在大家都很熟的什么TFboys,什么这些,实际上是真实的生活中的偶像,而我们要打造的这个团队是一个虚拟明星,未来会从线上到线下,都会跟这个青少年在一起玩。 

  主持人:我们长时间就在说一个品牌形象它需要一个养的过程。 

  武寒清:对对对。 

  主持人:那在我们目前中国的情况,您觉得这个品牌形象到底怎么养呢? 

  武寒清:其实养法挺多的,就实际是所谓的养无非就是说,你要让观众先知道它,知道它爱上它,然后要持续地爱它,所以实际上是作为一个品牌打造的这个机构,或者是个人来讲呢,首先是你自己要对这个品牌本身要有足够的爱,而且要有十二万分的那种付出,诚意,去让他的那个用户和观众感受到他,然后跟他一起成长,然后现在有一个特别好的是什么呢,就是有了互联网,就是这种创作者和用户之间的互动就变得特别容易了。所以实际上最后像《魁拔》这个品牌,它除了我们自己养以外,实际上是跟粉丝和用户一起养。现在其实我们自己有一个,在互联网上有一个平台,叫(英语)社区,里头就有很多的粉丝,他们给《魁拔》写故事,他们给《魁拔》画形象,甚至他们在设计《魁拔》的游戏和产品,实际上就变成了大家一起养这个孩子。 

  主持人:那其实我们说在养的过程当中,这个品牌营销也是非常重要的。 

  武寒清:对对对。 

  主持人:之前我们是做电影这方面的营销,现在可能主要做网络上的,互联网上的营销,那这个营销新的手段有哪些呢? 

  武寒清:其实现在这个阶段的营销,我的感觉和传统行业有点不一样,传统行业基本上是我产品出来了,然后就开始打广告,就是花各种广而告之,现在的个营销更多的是内容本身,就是你的内容本身从创作开始,营销就开始了,是跟你的粉丝在做互动,现在都叫粉丝经济嘛,其实是粉丝又是他的消费者又是他的创造者,然后又是他的宣传者,实际上这是一个多位一体的一个概念。所以我觉得到了互联网时代,整个营销的思维其实是一个互联网思维。 

  主持人:那从电影转到互联网,那盈利的空间发生怎么样一个变化了呢? 

  武寒清:其实是我们一直以来,就是要传统电影来讲,可能电影票房就是整个这一个产品最重要的部分,但是就这样子,如果是一个动漫品牌的话,电影票房在整个的这个品牌的收益里头,可能也就占到10%左右的一个份额,剩下的那一部分其实是来自于游戏,还有就是线下的动漫体验,就是O2O我们说的,然后还有周边产品,这一块其实是一个更大的一个收益。 

  主持人:我看到您的这个微信签名是“亿万粉丝一起玩儿”。 

  武寒清:对。 

  主持人:那我们记得,你曾经也说过,说你们和其他的动漫最大的不同点,在于就是说非常重视刚才您提到的粉丝。 

  武寒清:是。 

  主持人:您觉得粉丝在整个您的《魁拔》的作品当中,以及这一系列宣传当中起了怎样一个作用? 

  武寒清:我觉得他们真的,不是说不叫上帝,就是我们其实是在一起创造这个品牌,然后让这个品牌长大,就是我们青青树有一个不一样的地方,就是一开始我们自己本身就是动漫的粉丝,就是1992年我们开始创业的时候是我们五个合伙人,五个人其实都是动漫粉丝,都是看迪斯尼的动画片长大的,然后我们就讲中国为什么自己没有自己的这样的东西,所以我们是出于完全一个粉丝的心态进入了这个行业,然后开始玩,我们自己玩,玩得挺高兴的,然后到了就是做《魁拔》的时候,其实是我们纠集的是有二百个专业粉丝在一起玩,只有粉丝来做这件事有一个特别好的地方就是,你首先对这个动漫本身真的是有足够的爱,就是它就变成了,不是上班,枯燥的熬夜,很辛苦,他在每天的度过都是和你喜欢的事情在一起。所以我就说首先我们自己就是粉丝,那么就是有《魁拔》了以后,现在就是有上千万,成千上万的人喜欢上它,他们也愿意参与到我们这个创造新的世界的这个行列中,所以就变成了一个线上线下粉丝分不清谁是用户谁是创作者的这个状态,其实我们是大家一起玩一个大游戏。 

  主持人:我们知道青青树口号是“一起创造世界”。 

  武寒清:对对对。 

  主持人:武老师,给我们解释一下,解读一下当时这个口号是怎么来的。 

  武寒清:对,“一起创造世界”其实还是跟粉丝的这种心态有关系,就我们一直生活中的世界是一样,我们做动画其实最大的魅力就在于用我们的想象力,用我们的画笔创造出一个充满了想象力和非现实的童话世界,成人其实也需要幻想和童话,所以我们说我们自己这个团队一起来创造一个动画世界,在创造的过程中其实是观众就会看到让他们感动,同时观众也会参与创造,这样的话实际上大家就会一起来创造的,是一个我们心目中一个最美好的,充满想象力的一个世界,在这里头度过美好的一生。 

  主持人:我们看到前几天天津的动漫界的陈维东做客到我们节目当中,他说他认为《魁拔》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动画片。 

  主持人:您怎样理解他对《魁拔》的这样一个认知? 

  武寒清:谢谢陈老师对我们的夸奖。为什么中国的大人没有看的,他就是大家因为没有,这就是鸡生蛋蛋生鸡的问题了,因为没有大人看所以就没有人做,没有人做就越来越没有大人看,所以有时候总得有人打破这个僵局,所以我们确实是做了一件事儿,就是说我们觉得中国的大人也应该有看动画的权利,看好动画片的权利,所以就是我们才开始做这件事儿。但是做这个事我确实很辛苦,因为在电影院,电影院的院线它的柜台里头,我们一般来比喻说放电影的时候它有一个摆放,他习惯动画片就放在儿童,就是给儿童看的,那么《魁拔》其实不是给儿童看的,你摆在儿童来观影的时间的时候就很难受,孩子看不太懂,然后我们那些粉丝在成人时间去的时候又找不着,他就形成一个错位。但是我是觉得这些都是暂时的现象,就是随着《魁拔》开始大家都觉得口碑不错,就把这个品牌打起来以后,我就观察到其实是现在国内的动画圈里也有越来越多的团队开始涉足给更大的人来做动画片了,所以我相信再用个三到五年的时间,就我们这个孤独就会变得不孤独了。 

  主持人:其实陈老师也说出一个普遍的一个现象,就是现在中国的这些动漫到底是给谁看。那其实我们就说任何一个东西,它都要与市场相结合,市场的需求是什么。 

  武寒清:是。 

  主持人:您觉得中国未来这个动漫的市场,它的需求是说我们就专注把儿童,我们孤独孤独好,这些粉丝我们就牢牢抓住,就是说我们做出专门专门给小孩看,然后让他们觉得特别好的动漫电影。还是应该像国外一样,说还真的应该即使很辛苦很艰难,但是我们要走这样一个很漫长的过程,让所有的人,比如说中年人老年人他们都接受动漫电影,您觉得走哪条路应该更合适? 

  武寒清:肯定是应该要所有人都要享受看动画的这个幸福感,我觉得即使是现在短暂的时候会有一些困难,或怎么样的话,换句话说这其实也是我们的机会所在,这是一个蓝海,只要你坚持,因为它的需求是在的,我就刚才讲80后,80后现在都是为人父母了,他们其实不甘于让自己的孩子还看不断的幼稚的东西,而且他们在陪伴孩子进电影院的时候,他们也希望自己不是说在那儿睡觉或者是玩别的事,他们也愿意一起沉浸在这个享受的世界里。所以我是觉得迟早会有全民都爱看动画的这一天的。 

  主持人:那有其他嘉宾也来到我们节目当中提到这个动画片里的品牌形象,说你看这个米老鼠不再是鼠了,但咱们的孙悟空还是猴子,就存在咱们品牌这个形象到底怎么去塑造,或者在品牌形象打造过程当中存在哪些弊端,你怎么看这样一个形象打造问题? 

  武寒清:这个我觉得是一个,它也是一个时间的问题,就是刚才说米老鼠,米老鼠现在已经有快一百岁的生日,而咱们其实就算孙悟空动画,大闹天宫也是很近的一个,就是六几年的一个产品了,然后它还是一个如果需要商业化的话,还需要很长的路要走,所以就是中国的动画行业,整个这个产业其实是一个处于一个起步的婴儿的阶段,你拿一个婴儿去跟一个成年人,或者甚至是一个老年人去比,其实本身就没法比,没有可比性,现在能做的就是什么呢,就是这帮现在就是创作者,他努力的去学习和进化,然后其实对于观众来讲可能确实需要你没有权利去要求观众说要有耐心等待它成长,但是其实是你着急也是没有用的,所以实际上我是觉得还是市场它是有水到渠成的事情,就是它有这个需求,自然总有一天就是它会进化到这个品牌,让观众会喜欢的程度。 

  主持人:我们看到整个国外的这个动漫电影,他整个的票房收入什么各方面,占它这电影比例当中差不多三分之一这样一个比例。 

  武寒清:对对对。 

  主持人:比例很高了。而且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看到他们的这个衍生品发展得也特别好,那就目前中国动漫这方面,其实还是我们说脚步还是有点慢,这其中的原因您觉得是什么,应该怎么样去完善它呢? 

  武寒清:说起这个话题吧,其实有两个,一个其实刚才说的大家的习惯问题,还有一个不能回避的问题就是盗版,就是它其实是在国外,就是每一个环节,你播映的环节和周边产品环节,大家都已经是形成一个很良好的商业秩序了,就是电视台购片,有钱挣,然后到电影院票房有钱挣,到了市场上你授权商也有钱挣,而在中国基本上你正版还没出来呢,盗版已经满天下了,所以这一块其实是对中国的打造品牌,是需要有自己更不一样的方法,如果照搬国外的这一套做品牌的逻辑,在中国基本上其实是国外的现成的一些收入模式,在中国是不成立的,所以反过来像我们在这方面也做了很多探索,就为什么敢做《魁拔》,也在于因为看到了《魁拔》的它的商业模式,其实是它的播映,其实是我们不让它背负特别大的收益的压力的。反过来其实在游戏上去拿钱,说白了,就是《魁拔》游戏的收入是完全可以覆盖整个这个品牌的,养它的收入的。同时就是它的周边产品,像通常我们一般说的,就是贴牌的这些简单的这种周边的产品,很容易盗版的东西我们就不做了,我们做的其实是相对品质要高,很难去复制的这些产品,只有这样子你才能够真正保证它的,就是刚才讲的那种产业链,在每个环节你都能够有收益,能够回馈到这个品牌,让这个品牌能够健康发展,这个其实是在中国需要就是创作者非常用心花心思想的一件事。 

  主持人:那最近我们知道这个《魁拔3》,据说是点击量有一个非常大的惊喜,给我们介绍一下。 

  武寒清:是,是这样,就是《魁拔3》是上周上线,一周的时间,现在点击量已经三千万,你要想如果要三千万都是票房的话,三千万人看,那其实是一个很大的一个空间。所以我是觉得,就是它其实是有用户,有粉丝喜欢它的,我们无非是不要错误的,非得把这些人搬到电影院去就完了,我们就在互联网好好的把这些三千万,一周就三千万,然后《魁拔》三部下来已经过了两亿多了,整个在互联网上的观影。我们星期二,我看到一个统计,就是《魁拔》在互联网中国动画电影的排行上,前四位里头有三位是《魁拔》,《魁拔1》,《魁拔2》,《魁拔3》,然后还有一个是《秦时明月》,所以我是觉得它其实是品牌已经出来了,现在无非就是说我们如何怀着敬畏的心把这个品牌做到更好。 

  主持人:其实也就是说,武老师说在现在《魁拔》目前它的品牌效益,以及它影响力,就是让它现在已有的粉丝以及可能会成为粉丝的人继续看下去,这个是觉得没有问题的。 

  武寒清:对对对。 

  主持人:那当然我们最后还是希望武老师,我们的《魁拔》会越来越多的粉丝,越来越多,然后也期待,真的挺期待有一天真的我们有特别大的冲动,然后大家都去电影院去看看新的《魁拔》。 

  武寒清:一定会的,谢谢谢谢。 

  主持人:也谢谢武老师今天做客我们节目当中,谢谢你。 

  武寒清:谢谢。 

  主持人:同时也感谢您收看我们的节目,下期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