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经在线访谈

加快电商转型 探索莆田发展新路子
近年来莆田经济发展如火如荼,据不完全统计,2013年莆田全市电子商务销售额超过600亿元,仅“双11”一天销售额就突破5亿元。而来自莆... 详细>>
本期嘉宾

  梁建勇,山西阳城人,男,中共党员,1976年3月参加工作,山西晋东南师专学校毕业,在职北京大学法学专业毕业,在职大学学历,MBA硕士学位。现任中共福建省莆田市委书记。2013年2月5日,福建省委决定:梁建勇同志任中共莆田市委书记。曾经任莆田市长、福州副市长。 

访谈时间:2014年3月3日11点

策划:宋雅静 主持人:郭枞枞

访谈精粹
梁建勇:观光工厂为企业带来更多剩余价值
在梁建勇这次的议案当中,其中有一个词叫做观光工厂吸引了大家的目光。对此,梁建勇介绍,在实体经济饱和的情况下,如何向体验经济去做是下一轮经济发展应该思考的。那么,什么是...
梁建勇:莆田电子商务发展 平台是核心
互联网改变了整个世界的生产生活习惯。国内发展电子商务是大势所趋。在谈到莆田电子商务改革发展的重点内容时,梁建勇认为,电子商务发展平台最重要,莆田电子商务发展要拓展更广...
梁建勇:经济发展促进莆田转型电商模式
据了解,福建莆田的电子商务近年来发展迅猛,梁建勇介绍,莆田发展电子商务是在经济转型过程当中应运而生的。莆田实体经济面临着很多挑战,来自知识和信息方面的挑战给传统实体经...
梁建勇:引导更多的优秀资源进入民营医院
在谈到莆田医疗产业时,梁建勇介绍,经过多年的建设,福建莆田具备了良好的民营医院建设基础,拥有了一个民营医院建设发展的有利环境。莆田医疗队伍和国内多位企业家共同组建的中...
文字实录

  主持人:各位观众大家好,这里是中国经济网聚焦2014两会特别节目,百城书记市长访谈,我是主持人郭枞枞。说起福建省莆田市,相信很多人都会想到那里的民营医疗行业。在2013年莆田市组织了民营医院的业主和刘永好、冯仑一起在北京组建了一个中国医疗健康联盟,用一个全新的模式在全国开展医疗产业。但是莆田所拥有的不仅仅是这些,它还有着更多需要我们去深入了解的地方,今天我们就请到了全国人大代表中共莆田市委书记梁建勇,来跟我们一起聊聊莆田的经济改革与发展。梁代表您好,非常欢迎您,先跟我们的观众朋友打声招呼吧。

  梁建勇:观众朋友好。我是莆田的梁建勇。非常高兴能够到中国经济网来和大家一起做一个互动和交流。

  主持人:梁代表,这一次作为全国人大代表,对于两会的议案比较关注哪些,又给我们带来了一些什么样的建议呢?

  梁建勇:我这次带了五个建议,第一个是民营办医,第二个是电子商务,第三个是产城联动,第四个是观光工厂,第五个是古民居的保护。大概是这五个方面的内容,而且这五个方面的内容也反映了我们发展过程中遇到一些问题,也希望用这样的一些提案引起全国对此类问题的关注。

  主持人:像您刚才说到了,扶持社会资本来办医,那说白了就是民营医院。刚才节目一开始的时候,我们也提到就在前不久的时候,咱们是牵头和刘永好、冯仑一起在北京组建了一个中国医疗健康联盟,可以说在这块我们是走在前面的。那么您能不能介绍一下这个民营医院目前发展的一个状况呢?

  梁建勇:中国民营医院因为发展时间不是特别长,真正的开始是我们从2010年的一个政策,到了2012年国家有了政策允许民营企业进来。特别是三中全会和去年国务院出了一个扶持健康医疗产业、健康服务业发展的一个政策之后,从而民营医疗发展才迎来了真正的春天。当然民营医院也存在一些问题,就是数量多,但是质量和档次并不高。

  民营医院大概是相当于公立医院数量的45%左右,但是它的病床位只有10%,它的营业额只有3%到5%,这个比例可以看出民营医院在发展过程中都比较小,以专科医院和小型医院为主,而且在国务院要求全民医疗统筹之后,会带来医疗行业带来更大的一个发展空间。据我了解,十二五期间要求民营医院发展,民营医疗机构能够占到病床总量的20%左右,所以还有非常长的路要走。

  主持人: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梁建勇:莆田是有一个非常好的基础,他是最早涉入了民营医院的地方,目前我们有大约8500家民营医院,占中国民营医院的80%左右,全国民营医院大概是在一万一千多家,所以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比例,而且我们很早期就介入了。所以也有人说,你们有没有信心在民营医院的领域引领好。我说当国家政策当时不让做民营医院的时候,莆田就已经介入到这个角色里去了,当时叫夹缝里生存,也是非常困难,游离于政策之间,但是现在国家政策这么好,允许民营医院进入,阳光这么明媚,我们不能不灿烂,所以我觉得以后进入民营医院的途径会更好。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发起了一个中国医疗健康联盟,这个联盟主要的思路是:医院的建设跟其他建设不一样,他这个建设很长线,他不像房地产建设,卖完就算了,他有一个经营的持久性的目标。所以希望能打造一种建设者、持有者和经营者三者能够并行的模式。比如让更专业的建设商去建医院,让一些更有专业的基金,比如一些医保、社保和这些社会上更多健康基金,这种基金能够进入到医院的持有者,让有经验的一些管理公司来成立医院的管理。

  主持人:也就是说整合各方面的资源。

  梁建勇:各方面的资源来管理医院,用这种联盟,我们组建了莆田有14家,这14家占了几千家医院的经营者,他们加入这个联盟来做。

  第一,就是我们规划这种模式,投资模式和管理模式。

  第二个,可以来凝聚一些技术人才和管理人才。所以技术人才我们会依托更好的一些医学院,比如像哈佛、霍普金斯,比如国内的北大医学院这些来共同来为民营医院的医疗、技术人才提供更好的途径。还有管理,医院管理有别于商业管理,他是一个很多应该说非盈利的管理机构在管理。国外讲究非营利法证财团在管理这种医院,所以医院管理过程中也需要。最近我们准备想在莆田学院成立一个MHA,有别于工商管理的研究生。

  主持人:就更加和国际接轨。

  梁建勇:就是他是培养医疗管理人才的一个学校,莆田八千家医院的院长是他最好的生源,也是他们的授课老师,某些做得好的院长就是这个专业的老师。所以去培养医院的管理人才,我们现在很多医院他也缺乏专业的管理人才。除了有医疗人才以外,还有个管理人才。

  主持人:对。

  梁建勇:但是民营医院发展也面临着很多问题,他们也需要我们在政策上为他整合。

  主持人:比如说遇到什么问题呢?

  梁建勇:比如说这个跟公立医院政策平等的问题,门槛,准入的门槛的问题。民营医院的土地取得没有公立医院那么容易,他必须去挂牌,那民营医院有盈利,他必须交税,公立医院可以不交税,那能不能给民营医院一个过渡时期,因为他在十年内可能都是亏损的,如果再交税时间会更长。

  主持人:可以给一些优惠政策。

  梁建勇:给予一些优惠,那么做起来以后,成熟以后我们再把他转向非营利的财团法人。前面要有人做,做好了我们再来规范。还有民营医院有很多一些比如说设备,要买大型设备,还要卫生主管部门批,还有公费医疗能不能进入。这些都是面临着民营医院发展的,需要给所有医院同一个门槛、同一个政策、同一个市场秩序、同一个公平环境。

  主持人:将来需要去解决的问题。

  梁建勇:民营医院还有一个就是如何来整合它的投资者的问题。就是我们可以引进更多的长线基金来加入,作为民营医院的持有者,因为长线基金他没有在短期的回报上考虑,他会为长远考虑。所以说他这种可能对医院的持久发展考虑,他可以租给一个合格的管理者去做。莆田很多民营组织者他投资了医院,他并不管理,整容医院他请韩国人来当院长,当医生。妇产科医生他请了很多妇产科专业权威的专家一些来做这方面的。我觉得这个也是在下一轮投资体系上应该对建设者、投资者和经营者之间有一个更合理的分工。

  四要给民营医院自己一个问题。民营医院首先自己要把信任度、威信树立起来,这个是练内功、练内力做形象的问题。也需要大家对他有一个正确的认识和理解。

  另外民营医院当前还应该起到公立医院的补充方面的作用。比如说更高端的医疗可能在公费医疗不能做,他可以找民营医院。比如说整形啊,比如一些高端的设备啊,手术啊,开个刀很贵的那种。中国现在有部分这种需求的人跑到国外去做。还有就是更下面的一些,比如说在乡村,我们很多公立医院现在的条件还不具备能力覆盖的地方。

  主持人:普及不到的地方。

  梁建勇:对,这方面是公立医院很有效的补充。所以我们必须在政策、资源的整合以及对民营医院的大宣传方面给点政策。

  还有人才的流动,公立医院可以流动到民营医院,进了民营医院再流回公立医院就不行了。国外还有个多点,就是一个医院的医生可以到好几家医院去,比如说开刀,去兼职。

  在我们国家多点职业是不行的,我们管理体制是不容许的,因为当年可能怕挖国有企业的墙角,制订了一些这种政策。我觉得当我们一致把门槛打开的时候,应该是民营医院可以进去,也可以出来。所以有时候我们也制订了一些政策,就像一个蓄水池,把医生和钱蓄起来,让民营医院可以在这种体制内进出。我觉得这就需要从上层的顶层设计上,给民营医院准入一个政策。

  主持人:其实也可以交给市场,让市场去调节。

  梁建勇:调节这种人才的进出,不要看重你是公立医院的医生还是民营医院的医生。

  主持人:最好是有一个自由的环境。

  梁建勇:只要他有核心技术,他就是好医生。我觉得应该从这个角度上去看。把这个瓶颈打开,我们有信心莆田的民营医院一定会引领我们新一轮的产业转型。

  我讲我们有两个转型,在实体经济,在产能过剩的情况下,我们需要像体验经济去发展。体验经济有两个重要的层面,我觉得我们莆田都做得蛮超前的。一个是文化创意产业,我们占GDP比重大概8.9%,是福建省最高的。我们福建省是4.8%,我们去年是8.4%。

  主持人:这个比重还是相当可观的。

  梁建勇:所以这是个体验,文化创意产业是个体验。还有一个就是健康医疗产业,这种事情用网购购不来,所以,我觉得这两个把握应该把握得还是非常准的。

  所以我对莆田的医疗健康行业的,我们作为未来的突围的产业,我们是充满信心。我们的中国健康医疗产业,加入了民营医院这个生力军一定会朝气蓬勃,会满足我们继续扩大这种社会医疗保障体系,会作出新的贡献。

  主持人:我们应该让更多的人看到民营医院的发展前景,这样才有更多的人想要去投资。这样民营医院才能够不断地发展壮大。您刚才说到了网购,我还注意到您在这次的议案当中有一项是关于电子商务的,近几年咱们莆田的电子商务可以说是异军突起,网军非常的庞大,比如说电商也是在突飞猛进的。那您给我们介绍一下,目前我们莆田在电子商务这块的发展状态吗?

  梁建勇:莆田发展电子商务是经济转型过程当中,应运而生的一个方向。因为实体经济面临着很多的挑战,一个是知识和信息方面的,给我们的销售模式带来很大的变化。莆田这几年来面对着莆田的服装和鞋帽产业有600亿的产值,这样一个庞大的产业开始转型,我们提了五句话。

  一要建品牌,因为很多企业都是代工企业,代工企业销售的主动权不在莆田,在阿迪达斯、nike、纽巴伦等一些大的国际的品牌手中,也包括在泉州的安踏、七匹狼这些品牌手中。

  后面我们就感觉到要细分市场,我们的质量已经完全可以达到跟他们一样,所以我们这几年注册了一系列品牌,我们注册了五百多个品牌。这些可能在美国、欧洲的主流市场不是名牌,但是我们在东欧和非洲都是品牌。我们可能在美国的黑人之间群体是品牌。所以老鹰、老虎有他生长的空间,阿猫、阿狗也有他生存的权利。我觉得这个是品牌当中非常重要的一个。

  第二个是搭平台,要有自己非常迅速的销售平台,所以我们搞了一个莆田电商城,在全国还非常有影响,特别是网上的交易,一个是网上,一个是白天和晚上的晚上,这两个交易都非常好,晚上是车水马龙,还有几十家的这个快递公司为它的服务。我们整个的快递的量和网购的量已经在全中国排在30位和40位进去。这跟莆田的经济总量在全中国八九十位来比,我们网购这方面已经进入了非常高的层面了。

  第三个是畅通道,通道一定要通,现在3G、4G、云计算、数据库这种东西要快。

  第四个叫优服务,因为网购最怕的信誉有问题,如假包换、童叟无欺,这些都要逐步到位。

  第五个是建网军,我们现在有20万的网军在行驶在互联网上。前年我们启动是100亿的销售额,去年我们是600亿的销售额,所以这种成长空间是非常大的。效果达到也是五句话。

  一店面很小,第二仓库很大,第三网络很差,第四销售很远,第五附加很高。所以我觉得给莆田的整个行业发展带来了非常大的空间。我们争取在2015年销售额可以达到一千亿,网军有30万网军,行业还可以向其他领域去发展,比如工艺美术、包装饰品。

  主持人:那目前我们做得最好的这块就是服装,是吗?

  梁建勇:服装和鞋,鞋服。

  主持人:我们所依托的叫网购的平台是什么呢?

  梁建勇:除了以前的大平台我们走的是两个,就是一个像阿里巴巴,像京东商城这些。我们最近也建立一个自己的,特别是海外市场的一些平台。

  主持人:我们现在拥有自己的网站了,是吗?

  梁建勇:有,有三个大的平台可以向海外出售,包括结算。而且我们会把费用降低,阿里巴巴是六个扣点,我们可以降到四个扣点去做。阿里巴巴六个扣点,我们六、七百亿的销售额就要给阿里巴巴将近40亿。所以我觉得在这一块上面,政府能给两个五句话,前面五句话是创建的办法,后面的五句话是希望得到的结果。在发展过程中,我们也认为许多事情需要国家在层面上被关注。

  主持人:比如说呢?

  梁建勇:一个是电子商务立法问题。不然的话一些大企业做完了以后,全部都归到这个企业,现在的阿里巴巴,未来的腾讯,只有他们会带来一个什么样结果?几万亿的销售额全在深圳和杭州统计,税收也都到那边去了。所以电子商务的立法应该给生产地提供更多的支持。因为你不能营业税全部集中在那两个地方去,这样打击地方生产的积极性。其他地方不能是都是房屋产和牧羊地,所以必须有一个大的政策立法。

  同时立法中还要打假,因为他不是个体验经济,他是隔离开的,把东西送过去,为什么鞋、服装比较好送呢?他是固性的,为什么饰品不好送呢?因为到那边以后,好跟坏谁来追究这个责任呢?

  所以他有一个体系,原来国际做最好的是,当时是做书的亚马逊,从售书开始,他是个固化的东西。所以呢最近我们把油画也放到这个市场,莆田画油画的有五万人,我们去年出口了三百万张油画。所以像这种量,这种比较固化的东西他都可以走网购,所以网购也给我们一个打假的问题。

  立法还要对仓库、生产和销售要有个政策。原来仓库用地一直得不到保障,仓库用地能不能享受工厂用地的政策,他实际上是工厂的一个组成部分,你如果把他做成商业的组成部分,他的地价就很高。所以立法当中必须对我们“店面很小、仓库很大”中的仓库有个照顾。

  主持人:希望能降低成本。

  梁建勇:对,因为降低成本才有竞争力。

  还有个税收征管法,你不能全部集中在一个总部销售点去交税,你在下面的这种分拨的中心,也应该能征税说的。我觉得美国和英国在电商开发票、增值税这方面有很多经验,个人的网店的定期定额的征收办法做得很好。

  主持人:他们是怎么做的呢?

  梁建勇:他们有定额的,我们这个定额都是放在个体户里面才有定额,有的一个小店一天卖掉五百万。像我们去年的光棍节,我们一天收了五个亿,有的店一天就收了五百万、四百万,这是不可想象的。那这种应该怎么定,他的定额问题。

  主持人:对。

  梁建勇:他面临的问题是,你比如说把他定成个体户,按定额的来征收,但他量就很大,不定额的话又要怎么管?所以这里面临很多问题,我觉得应该有个税收征管的办法,对他网上直接交易的主体、银行的支付中、平台的代缴方面都要有一些政策去约束。

  主持人:还有很多地方需要去完善。

  梁建勇:还有这个电商统计体系。我去年卖了六百多亿,真正统计在我这里只有一百多亿。因为有多少你要回归到阿里巴巴总部、京东商城总部去统计,像这种统计的体系。

  主持人:没有一个统一的模式。

  梁建勇:对,他统计的体系就实际上就带来了后面税收的体系分成,你不能生产者都没有积极性,当成了网络者,网络运营商有积极性,这个也不行。

  主持人:可以说这就是一个漏洞。

  梁建勇:我觉得这也是一种电商体系的方面。还有一个就是电商融资的方面。大家都知道,店面很小,网络很差,他都是没有抵押物的。我们银行给的是抵押物的工厂,抵押物的商店,这个商店很大,可以抵押,他融资成本就低,那对电商企业的融资成本上应该怎么做?这种技术该怎么衡量,而且这种技术又是瞬息万变。

  主持人:这方面您目前有好的建议吗?

  梁建勇:我们也是很多东西也是属于摸着石头过河,我们也没有很多的建议,某种意义上这个时候只能政府给予扶持。

  主持人:那有没有我们可以借鉴的东西呢?

  梁建勇:有,另外国外对这些方面都比较成熟,比如对产业的扶持,但关键是我们的金融服务机构要对这种产业的技术含量的评比和他商业模式的评比到底值多少钱,都要有人说出权威的话,那不能乱贷,这种市场调查也是很难调查。我觉得除了传统的金融进去以后,很重要的还有一块,就是对这种金融的衍生物和金融工具的使用,多渠道的融资,利用基金、风险基金等。

  还有一个就是拓宽电商发展领域,现在领域一般都是在电器、鞋帽、服装这一块。电商想向其他领域发展就需要有追诉系统,比如食品行业,你买头鸡查追溯系统可以看到这只鸡是在哪个鸡场生产的,从小鸡孵下来到后面都可以追溯的,这个就是食品安全的问题。如果把一些功能加进去,它的对食品的领域的网购也可以做。

  主持人:这就需要一个整个的跟踪流程。

  梁建勇:对,跟踪流程。你像包子,我们要不要排队去买包子,他是不是可以送到家里。所以很多问题,就是如何拓宽领域。还有就是我们电商的一些新的业态静下来以后,这如何创新和整合。比如如何一代一代的升级,技术升级方面要扶持,比如我们原来的携程网等旅游产品,他已经把原来的旅行社服务变成点对点的服务,所以一些都是新的平台。

  主持人:我们的模式也应该再创新。

  梁建勇:也应该再创新,应该能够满足这种需求。我觉得电商,我们对电商发展充满信心,因为莆田是个人多地找的一个地方,我们非常珍惜传统资源之外的资源。

  主持人:我们要利用一切有利于我们的资源。

  其实现在互联网可以说改变了整个世界的一种习惯。中国发展电子商务也是个大势所趋。那么接下来莆田在电子商务这块重点要发展和改革的是哪一块呢?

  梁建勇:我觉得平台,就是拓展更广阔的平台。平台包括结算平台,比如说对国际的结算平台。

  我们面对的市场可能是剩余市场,因为主流市场可能已经有很多人做了,我觉得剩余市场是非常关键的,比如说我刚才讲的非洲、东欧。最近我们有个T台,天天有模特在走,我们没请很有名的,我们请的像东欧的、像黑人他在这里走秀,用户看上他穿的鞋,上网去买,马上就发回东欧、非洲去,这些走一场秀,也就一百来块钱,但是他效果很好。因为他们看中国的明星好象都一个样,当看到他们自己人就特别亲切。

  建立更多的公共的服务平台,为中小的电商建立公共的T台、公共的广告发布平台、公共的资金结算平台、公共的物流配送的平台。

  主持人:那对物流这方面我们有没有特别的规范呢?

  梁建勇:我们最近有50多家的快递公司进来,这在全中国也是很少。快递公司可以直接。

  主持人:是辐射全国,全世界吗?

  梁建勇:对,比如说我们晚上还有一批很重要的人进来,我们电商停在莆田学院门口,网上有一大批的莆田学院的学生,晚上到这里打一个小时工,两个小时工,他在网上帮他寻找他下游的这些,他既勤工俭学了,他又帮着这种电商寻找到更广泛的市场。

  主持人:但是这样能够保证物流的一个信誉和品质吗?

  梁建勇:物流信誉品质那要我们在市场秩序里面管理,我们已经有很多的对这方面的规范,发现问题就会面临警告、出局,而且他们对自己的品牌也要负责。

  主持人:那看来我们已经有一个明确的方向和目标了。

  梁建勇:对。我觉得我们对这个新的业态我们还是充满希望。特别我们也期待4G的时代到来,他的到来会使操作更便捷。但是我们也把握不住未来怎么发展,我们只能对晨光实干,我们不好对着晚霞去幻想。

  主持人:其实除了刚才咱们提到的民营医院还有电子商务之外,我知道莆田在平衡城市发展和保护民居方面也是做得很不错,比如古民居。因为我知道莆田是一个历史非常悠久的城市。据我了解,名胜古迹还有风景名胜是不是一共有250多处。比如说妈祖庙,比如说南少林,还有非常特别的莆仙戏。

  这些都是一个城市最根本的东西,都是这个城市的灵魂,我们都发现现在中国很多城市都是一个样的,都是大家非常熟悉的高楼大厦,完全失去了这个城市原有的东西。那么在这方面,莆田有没有什么好的创意或者是经验值得其他城市去借鉴的呢?

  梁建勇:我觉得莆田是一个文献名邦,他1400年的历史。他历史上出过17个,出过21个状元,17个宰相,2842个进士。

  主持人:人杰地灵。

  梁建勇:这在全国的地级市都算是前列的,所以他留下很多文化遗产。而且在这么大的一个土地范围内,我们讲4200平方公里范围内也有自己的语言、自己的戏剧、自己的风俗非常不容易。如果他没有很顽强的生命力,没有代代相传的基因下来,他是不可能保存的。所以我们非常珍惜,所以我们在城市建设早期我们提了三句话。第一句话就是城市建设要和自然生态相饱和,但是这种生态也有文化基因,我们留了市中心的六万五的荔枝树没砍,我觉得荔城荔城,他们灵魂就是荔枝,古树也是城市的其一传承。

  第二个要跟社会和谐相结合,你不能为了盖新城,把过去老城全部拆得鸡飞狗跳,大家城市建设了以后,看不出是深圳还是青岛,还是北京,还是上海,他没有特色。

  第三个是我们最早提出来的,要和历史的传承,和城市的DNA相结合,这是要给老祖宗做。所以我在盖博物馆的时候,民营企业像很多踊跃捐款,捐两亿多的钱,我就讲了三句话。

  第一要给列祖列宗安生,我们现在拆的房子,把祠堂都拆了,古庙拆了,列祖列宗的安生,他们魂归何处,情系何方,我觉得这是一点。

  第二要给莆田文化立命。莆田的文化这么灿烂下来,那么我们这时候把他断掉了,莆仙戏也不会唱了,这个莆田话也不会讲了。所以莆仙戏我们连续两年去法国都得金奖,而且在法国巴黎那样,我们开新闻发布会,他就认为这是中国唐朝很古老的一个剧种留下来了。

  主持人:我们现在已经到国际上宣传了。

  梁建勇:对,我们现在剧团跟国家剧团一起去,居然我们得金奖了。因为他说我们的戏更古老,而且很多动作像木偶,他说你这个是,就是玩偶过来的。法国的研究说,这个才是中国最古老的戏剧活化石。所以这种东西要不要保留,这个我觉得要保留。

  主持人:其实这也是我们老百姓感情的一种寄托。

  梁建勇:对对。第三句话我讲的是为四方莆商扬名。

  主持人:这怎么说呢?

  梁建勇:莆田的商人在海内外有两百多万人了,他们到哪一地都以莆田文化为自豪,我们把这个传承起来,也是为他们扬名,也是增加文化的产业的竞争力。我不大赞同说文化产业化,文化有很多教化的功能,你都把他产业化了,是不是太有铜臭味了,我认为应该是产业文化化。如果把产业都渗透进文化,他这个产业发展得很好,文化本身就有教化的功能,他就有公共的文化的功能。这个你都把他产业化了,那文化的教化功能在哪里?几千年的传统文明都要用钱去买了。

  主持人:其实还是要做一些纯粹的东西。

  梁建勇:纯粹的东西,所以我觉得中央提的非常好, “留住乡愁”。我们很多的古建筑,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有些人喜欢这样的风格,有些人不喜欢风格。是不是作为一个当政者,你不喜欢的东西就要拆掉?乡愁不是乡音、也不是乡貌,好象好的东西要留下来,就是大家有不同看法的东西,你也得留下来。因为祖宗留下几千年,到你手上把祠堂拆掉,把原来古老的寺庙拆掉,大家说把他当做糟粕拆掉。

  主持人:这太说不过去了。

  梁建勇:我觉得乡愁就是喜怒哀乐,乡愁就是你能接受的要保留,你不能接受的某种意义上,作为当政者你也得保留,为什么呢?因为几千年让他存在,在你手上把他DNA给他断掉?我觉得这不对,所以我觉得古民居应该提到更高的角度上。可能我们这一代认为不好的,可能下一代就变成时尚的东西出来。

  主持人:对。

  梁建勇:所以我觉得传承和保护显得非常重要。

  主持人:那目前莆田做得比较成功的一个案例是什么呢?

  梁建勇:比如我们对妈祖文化的传承,全世界有两亿多的信徒,台湾有70%的信徒,妈祖文化的传承,除了它博爱的这种精神之外,他还有很多春秋祭,祭妈祖。台湾为什么叫台湾三月癫妈祖,整个岛在疯狂呢?在抬轿子癫妈祖。

  主持人:像现在这些传统的民俗活动依然保留着。

  梁建勇:我们依然保留着。比如说我们九林湖有一个,当年有个梦文化,中国最早的祈梦文化,我们讲白日做梦,这种祈梦文化,我们要比弗洛伊德早好多年。所以它的这个文化的一些传承,比如说莆仙戏,我们每年组织莆仙戏,让他走出国际。用莆田的元素,莆田的声音,让国际了解莆田,让莆田走向国际。

  莆田的工艺美术占了全中国的70%的古典家具,占了全中国60%的佛像的雕像制品,就是各个寺庙的雕像几乎都是我们做的。全中国30%的金银珠宝首饰加工也是我们做的,比如说金镶玉这个技术就是我们传承的,历史传承下来的,奥运奖牌这种金镶玉。所以中国金相玉的技术委员会秘书处是设在莆田,这都是文化一种工艺,手工艺的传承。还有我们的建筑物,莆田的建筑物的画梁雕,是从唐朝保留下来的,北宋的一些建筑风格。

  主持人:有文化底蕴,然后这个城市才会有它的底气。

  梁建勇:底气,,还有莆田的书法,过去宋朝苏黄米蔡,蔡襄就是莆田的。

  主持人:我看您说起这些东西都是如数家珍,那其实像您刚才说这么多,我们也体会到了,其实这个城市发展和这些文物保护是不冲突的,反而是相辅相成的。

  梁建勇:对。

  主持人:那您的这次议案当中,有很多都是非常吸引我们,比如说我还看到了有一点,有一个词叫做观光工厂,那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呢?

  梁建勇:在工厂,这个实体经济饱和的情况下,如何向体验经济去做,我觉得是下一轮应该做的。

  主持人:什么叫体验经济呢?

  梁建勇:就是大家可以亲身去感受的东西,工厂有时候出来的货物再从电商走,非常冷冰冰的,一双鞋从工厂送到你手上,过去还有个专卖店,你会去试一下鞋。

  主持人:去碰一下,摸一下。

  梁建勇:现在没有,我觉得这种呢,体验经济派生出来两个大产业就是文化创意产业和医疗产业,在此之外,我们再把传统产业附加一个参观的走廊过去,让大家多一个观光。

  主持人:是整个生产的流程。

  梁建勇:整个生产流程让他观光这有几大好处:一企业加大了宣传品牌,让大家体验到生产一双鞋多么不容易,看到这个鞋多有技术含量,多有文化品位,他可以通过这个参观过程了解这家企业。比如我们工艺美术更是这样,怎么雕刻形成的这个工艺品,金银珠宝怎么做,油画是怎么画,他有一个观光的过程。像这种在美国,在欧洲,包括在我们台湾地区都有很多这种观光工厂的出现。

  主持人:那目前这是我们的一个设想还是已经开始了?

  梁建勇:已经开始在做,在做这种观光工厂。比如说像我们的最近广告经常做的三棵树马上做,你看完这个工厂,对中国的油漆,环保油漆就有一个,他根本不像个油漆厂,你进去了全部是绿树城,全部是人在景中走这样的感觉,闻不到任何一种味道。

  主持人:可以说这样就可以直观的增加对这个品牌的信任度。

  梁建勇:对,我觉得这是一个。第二个通过做观光工厂,也倒逼工厂要节能减排,要注意环境,大家看完了这个工厂没有社会责任感,那他还卖不卖东西?

  主持人:其实是让一些不好的厂倒闭。

  梁建勇:不好的厂就规范,敢做观光工厂的大家都是放心的,大家去看,我觉得也是一种倒逼的机制。同时开发中国旅游的新的品牌。我非常期待着像中国经济网,像这种经济日报这种媒体能够介入观光工厂的运营中来。因为你是介于消费者和生产者之间的一个媒体,他可能会派送出一个新的观光产业出来,他这种反而会把观光工厂带起来。我觉得观光工厂更重要的作用是在这样转型的社会里,如何给工厂找到剩余价值,如何给政府找到约束工厂的有效窗口和眼睛。如何为消费者找到一个更加新颖的旅游市场。

  主持人:看来您非常的期待这块,也很看好这块。像您刚才说了这么多观光工厂的事,那目前我们莆田要怎么去开设观光工厂呢?

  梁建勇:我觉得首先因为有些东西不能用政府强制性的去做,企业有这种意愿,旅游部门有这种积极性,大家可以去一拍即合,政府做些引导方面的去做。实际上就是来给企业谋取更多的剩余要素,我们叫利用剩余的东西出来,我一直讲这个。

  我们企业发展中靠很多剪刀差、价格差这都是剩余,还有劳力便宜这也是剩余,原来得传统产业是这么走过来的,还有技术垄断是剩余。那现在没有这种价值了,那能不能利用弃废的利益呢。比如我们最近在做冷能产业,是一个很观光的产业。

  就是LNG厂在放冷气出来,放气体出来,原来这个冷放在海水里头,海水低了五度。那我们把冷吸收起来,去做空气分离,原来空气分离要用电把他冻起来,放进去一百多度的冷就空气分离,做了精细胶粉,丁基橡胶、冷链物流等,这原来都是废弃物。

  主持人:其实也是废物利用。

  梁建勇:利用,利用了。这是一个直观的废物利用,这个冷能产业出来。我们从一百亿的单纯的能源企业做到三百亿到五百亿的这种冷能产业出来。所以它的附加的比他本身的还大,我讲从这个得到启示。闲置工厂做完以后,你那个流水线有个参观的主道,如果在上面铺一个更好的观光道,让大家看这个流水线,这不又是增加了游客来你工厂。

  游客来第一增加你的品牌,第二在工厂总有消费啊,要吃点东西,卖点纪念品,他有个消费,那给工厂增加了剩余的价值。这剩余价值不是过去的剪刀差、价格差,他是新的一种剩余价值出来,他是一种内需出来,同时又对旅游市场开辟了一个新的天地。国外当然还有更深的体验进去,比如自己去做一双鞋。

  主持人:其实这个以后我们也可以建起来。

  梁建勇:对对,自己去做个杯子,他这个杯子可能卖得比外面要贵,但是他愿意啊,他体验了。

  主持人:这种感觉是不一样的。

  梁建勇:对对。自己去裁减一个服装。

  主持人:圆自己一个设计师的梦。

  梁建勇:对,我觉得这是观光工厂就是剩余价值,就是我们可以寻找新的剩余价值。

  主持人:其实现在有待开发的东西还特别的多。

  梁建勇:对对。我觉得这个是很重要,如果这个路走得通的话,我们会把一个新的旅游产业开辟出来,同时也把工厂的剩余价值挖掘出来。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您今天作客我们的节目,非常谢谢,也希望您这次的议案能够在两会上得到积极的相应。更多关于两会的报道请持续关注中国经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