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位道教女方丈吴诚真:最怕被叫道教释永信_中国经济网——国家经济门户

中国首位道教女方丈吴诚真:最怕被叫道教释永信

2009年12月18日 10:03   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记者 陈彦炜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飞机渐入平飞状态,空姐推出餐车开始客舱服务。按照惯例,每位经济舱旅客可以从五六种饮料中任选一款,选择权完全在己。吴诚真似乎被剥夺了这种权利,空姐走近她时,径直递上一杯绿茶,满满的,还冒着热气。她倒也不愿含糊过去,摆摆手,讲出一句武汉普通话:“我要吃咖啡。”“啡”字着实拖得老长。

    她还是穿一袭藏青色的道袍,脚登十方鞋,高筒白色长袜套在裤管上,用绳子缠了两道,怕走动多了脱落下去;头发高高盘起,被黑缯糊制成的混元巾固定,正中开一个圆孔,露出发髻,乌黑并泛着亮光。从值机柜台到安检区再到候机楼,直至走上舷梯步入舱门,她都是很多人打量的对象。吴诚真自己也知道:相比起佛教中人,近些年来,道士,尤其是女道士,在世俗露面的机会愈加稀少,这直接造成了一种由旁人目光中挥散出来,并能明显感觉到的神异气息。

    撞上强不稳定气流,机身开始做上下不规则运动,舱内广播发出警示提醒,乘客随即有了躁动情绪。晃动频率的加剧和时间的无确定性延长,使得这种躁动同步升级为恐惧。此刻,只有与吴诚真同排或前、后排的乘客,安全感最为强烈。他们看到吴诚真双目紧闭,双手微合,口中念念有词,一脸镇定安详的样子,不经意间对她生出信赖,乃至依赖。飞行趋于正常后,这种依赖感大多随之解除。

    如果这种依赖没有解除,一直地持续下去,并且愈发强烈,那么你就拥有了固定信仰;而它很有可能是宗教。掐指算来,吴诚真的信仰已经固定了30年。

    身处风口浪尖

    就在半个月前的11月15日,雨雪双降武昌城。这种天气,对信奉“鬼神不走干路”的道教而言,最适宜铺陈法事。9点30分,一贯清幽的长春观鼓乐齐鸣。吴诚真身披红绿黄多色相间、八卦图缀于胸前背后的锦绣道袍,头戴金冠。她在两列道童仪仗的簇拥下,来到长春观山门前接听奏章文疏,然后移步新落成并开光的王母殿,正式升座为方丈,统领十方丛林。至此,有1800年历史的中国本土宗教,诞生首位女性方丈。

    “方丈”的称呼最早就起源于道教,后被佛教借用。它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住持”,也不是每个宫观都有,甚至有的地区仅有一人或者空缺。按照教规,方丈须受足初真、中极、天仙三坛大戒,接过“方丈法”,得到十方丛林道众的拥戴。目前,健在的道教方丈仅3位。

    她明显有些紧张。在一番寒暄后,她预备登台演说,离开座位的时候,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稿子,被邻座夺走:“这大场面,不要用稿子撒。”结果一开口,她便以“上午大家好”引得满场窃笑。

    吴诚真的发言不长,多年人大代表、政协常委的履历,使她似乎习惯了在公开场合“反复感谢各级领导”,省市区每一级都不疏漏,最后喊出“道教要为武汉市建设‘两型社会’做出贡献”的口号。

    熟悉她的人告诉我,“公开的仪式免不了沾染上世俗的形式”;不过私底下,“吴道长很纯粹,很正见”。她自己也不止一次地宣称:“很多时候,我是被推上了风口浪尖。”相较于现在拥有的政界和教界地位,她更愿意抛开一切,炼丹修仙。“最害怕别人叫我‘道教释永信’。事实上,长春观并没有过分的商业化迹象。”

    长春观是全真教龙门派创始人邱处机的道场,始建于元初。熟读《射雕英雄传》的人对邱不会陌生,他上承王重阳、马钰,下开尹志平、李志常;曾西觐成吉思汗,使中原百姓免遭屠戮。此地为道教中著名的“江南洞天福地”,被誉“仙真代出”。

    上世纪50年代,因修建武汉长江大桥,黄鹤楼上的吕祖阁被拆;后扩宽武珞路,灵官殿又被移除,宫观由五进殿宇缩为四进;文革10年,观内神像法器悉数遭毁。道友们认为,吴诚真最大的功绩在于:筹得巨资全面修缮宫观,重建山门、立起国内最大的财神殿、改造古肆一条街,令道教在武汉乃至湖北“香火旺盛,信众广博”。尘世俗家对长春观的最多非议也来源于此,认为道观大规模筹建“春之八景”,欲建成“长春观公园”,有“宗教搭台,旅游唱戏”之嫌。

    吴诚真对此一笑了之。她说武汉的旅游是“两菜一汤”:黄鹤楼、归元寺和东湖,“长春观连个点心都算不上”,“没有列入政府的旅游规划”。她敢于公开账目,任世人查验:“是有一家旅行社跟我们合作过,去年一年观里仅分得20万。20万在大兴土木之际,能算得了什么?”

(责任编辑:程海宏)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我要评论
商务进行时
视频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