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支病体从不露痛苦表情 周恩来的最后岁月(图)_中国经济网——国家经济门户

强支病体从不露痛苦表情 周恩来的最后岁月(图)

2009年02月24日 14:41   来源:人民网   潘鈜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资料图片:1975年1月,周恩来在第四届全国人大第一次会议上抱病作《政府工作报告》,重申我国实现四个现代化的宏伟目标。

 

    1975、1976两年,是人民的好总理生命的最后岁月。这两年,他承受着多次手术后病痛的折磨,强支病体,为党和国家的命运昼夜操劳的感人事迹,惊天地、泣鬼神,至今仍历历在目,令人毕生难忘。

    支撑病体  肩挑党和国家重担

    1974年秋,“四人帮”疯狂地进行篡夺国家最高领导权的活动。为了使国家的政治生活走上正常的轨道,重病中的毛泽东决定在1975年春召开四届人大一次会议。周恩来遵照毛泽东的指示,承担了筹备四届人大一次会议的繁重任务。他和毛泽东商议了国家领导人的人选,修改了由邓小平主持起草的《政府工作报告》稿,并于1月8日—10日主持中共十届二中全会,讨论通过了四届人大一次会议的各项重要议程。在1月13日开幕的四届人大一次会议上,又抱病作了《政府工作报告》。之后,他参加天津代表团的讨论,听取对政府工作的意见。2月1日,他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邓小平主管外事,在总理治病疗养期间,代总理主持会议和呈批主要文件。随后,又主持召开国务院全体会议,希望新的国务院成立以后,出现新的气象,争取当年第四个五年计划能够完成并且超额完成。

    1975年1月,周恩来已经进行过第三次手术,但仍担当着极其繁重的工作,从1月到5月,仅主持召开政治局会议、政治局常委会议、国务院全体会议和国务院常务会议就有20次。5月3日,还抱病参加了由毛泽东主持的政治局会议,这是毛泽东生前最后一次主持的政治局会议。就在这次会议上,毛泽东严厉批评江青等人:“不要搞‘四人帮’,你们不要搞了,为什么照样搞呀?”“要搞马列不要搞修正主义;要团结,不要分裂;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阴谋诡计。”5月4、5两日,周恩来抱病用两天时间起草了有关学习和政治局工作等问题的意见稿,驳斥了江青等在“经验主义”问题上散布的种种谬论,为5月底开始的经毛泽东批准、由邓小平主持的中央政治局集中批评江青等人的会议奠定了基础。

    根据《周恩来年谱》的记载,1975年这一年,重病中的周恩来和邓小平、叶剑英、李先念、汪东兴、华国锋等领导人以及王海容、唐闻生、罗青长等各部门负责人谈话127人次。5月中旬,邓小平出访回国后,周恩来病重,毛泽东即与周恩来商定,改由邓小平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并主持中央日常工作。因此,邓小平是周恩来会见和谈话最多的人。从7月初邓小平主持中央日常工作起,每隔几天他们就要见面一次,单七、八、九三个月,他们在一起开会或谈话就有12次,几乎每周一次。周恩来对邓小平的工作很满意。9月20日,周恩来做住院后的第四次手术。进入手术室前,躺在推车上的周恩来示意停下,轻声问:邓小平同志来了吗?邓小平立刻跨步向前,周恩来用力地紧紧握住邓小平的手说:“你这一年干得很好,比我强得多!”周恩来还多次同叶剑英谈话,嘱咐:要注意斗争策略,无论如何不能把权落到“他们”(指“四人帮”)手里。

    周恩来特别关注对台工作。12月20日,周恩来体温387℃,仍约中联部负责人罗青长询问台湾近况及在台朋友的情况,嘱咐不要忘记对人民做过有益事业的人。其间,两次被病痛折磨得说不出话来,并进入昏迷状态,最后不得不终止谈话。这是周恩来最后一次约中央部门负责人谈话。

    执行人民外交政策  广交国际朋友

    1975年这一年,重病中的周恩来仍不停地贯彻执行人民外交政策,广交国际朋友。他会见过的外宾有43批。4月19日,朝鲜党政代表团来华访问,因双脚严重浮肿,周恩来只好穿着临时赶制的布鞋会见金日成。

    会见外宾时,周恩来有时也谈到自己的情况。德国是马克思主义的故乡,又是周恩来最早接受马克思主义从事革命活动的国家之一,所以1月10日会见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基督教社会联盟主席施特劳斯和夫人时,他情不自禁地回忆起20年代初旅欧勤工俭学的情况,说,我读了点马克思的书,以后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所以我们相信共产主义,是从西欧学来的。

    日本是周恩来曾经留学过的国家,在日本周恩来有许多朋友,日本人民对周恩来怀有深厚的感情。1975年这一年周恩来在病中会见三批来访的日本朋友。1月20日当日本友人希望他在樱花节重访日本,再去赏樱花时,周答道:愿望是有的,但是力不从心,恐怕很困难了。

    周恩来最后一次会见的外宾是罗马尼亚客人。1975年9月7日,他不顾病情的严重恶化和医护人员的再三劝阻,会见罗马尼亚共产党中央政治执行委员会委员、中央书记伊利耶·维尔德茨为首的罗马尼亚党政代表团。在回答客人的提问并介绍自己病情时,他坦然说道,马克思的“请帖”我已经收到了。这没有什么,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自然法则。

(责任编辑:程海宏)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商务进行时
视频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