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自签文件保护莫高窟 周恩来关心敦煌文保(图)

2009年01月22日 13:58   来源:人民政协报   张自智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1964年10月16日,在中国西部,距离丝路名城敦煌几百公里的罗布泊上空,升起了一朵震惊世界的蘑菇云。“我国自行制造的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了!”然而此时正在北京中南海的周恩来总理又想到了另一件事情,他吩咐身边的工作人员:“马上让国家文物局的王冶秋同志和敦煌联系,问一下敦煌人民受到影响了没有?莫高窟损坏了没有?”

    敦煌那边的消息很快反馈回来:“据电传,敦煌人民目前未受影响,莫高窟也安然无恙。”放下心来的周恩来随即先后派出10批由北京医疗单位专家及医护人员组成的医疗队赶赴敦煌,深入到敦煌城乡,给当地人检查身体,并设立了专门的防疫机构——省红十字会,随时监测可能由核辐射引发的疫情。周恩来同时还指示铁道部,要加快正在进行的敦煌莫高窟大规模加固工程进度,确保这座艺术宝窟能完整保存下去。

    虽然周恩来生前一直未能有时间亲自去一趟敦煌,但他从来没有忘记对莫高窟保护和研究工作的关怀和支持。

    两次参观敦煌画展

    1945年,国立敦煌艺术研究所在重庆七星岗中苏友好协会举办了一次小型敦煌壁画临摹艺术展,向社会各界广泛介绍莫高窟自北魏以来,历代连续开凿出的辉煌艺术成果。一天,参观的人群中突然有人喊了一声“共产党的周副主席来了!”人们的目光一下子集中到了正走进展厅来的中共中央驻重庆代表周恩来、董必武、林伯渠以及文化界著名人士郭沫若等一行人的身上。

    走进展厅后的周恩来一边仔细地观赏着敦煌壁画临摹本,一边认真地听着敦煌艺术研究所所长常书鸿的讲解。周恩来亲切地问道:“常先生也是浙江人?”常回答说他是杭州人,周恩来幽默地说:“常先生和我算是老乡了,我的老家在浙江绍兴,和杭州相距才百余公里,我们今天是老乡遇老乡,两眼泪汪汪啊!”看完画展之后,周恩来高度评价之余,对常书鸿等人在艰苦环境中为保护敦煌艺术作出的努力表示由衷的敬意,他还勉励大家要坚决同反动派的倒行逆施作斗争,他坚定地说,正义的事业将一定会赢得广大群众的支持。短短的一席谈话,使在国民党当权派面前受尽白眼的敦煌艺术研究所工作人员备受鼓舞,他们没有想到在这里遇到了知音,更没有料到共产党人对文物保护工作如此重视。此后,经广大爱国人士和著名学者向达、夏鼐、傅斯年及常书鸿等人的奔走呼吁,敦煌艺术研究所终于在1948年5月得以恢复。而此后,周恩来也一直没有中断过对敦煌艺术的关心。

    1949年9月28日敦煌解放,历经劫难的莫高窟也迎来了光明。在周恩来的关心下,敦煌艺术研究所直接归属到了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文教委员会社会文化事业管理局,改名为“敦煌文物研究所”,常书鸿任所长。

    1951年,为了配合抗美援朝运动中的爱国主义教育,周恩来指示在北京举办一次大型敦煌艺术画展。这一年的元月,常书鸿接到政务院文教委员会社会文化事业管理局局长郑振铎的电报,要他将文物研究所内历年完成的全部壁画临摹本带往北京展出。这对于刚刚成立的敦煌文物研究所来说又是一次极大的鼓舞。常书鸿和全部工作人员马上收集整理好所有的壁画临摹本,连夜赶往北京。

    遵照周恩来的指示,郑振铎亲自任“敦煌艺术画展”筹备委员会组长,常书鸿任副组长。大家经过4个多月的辛勤工作,展览于1951年4月下旬筹备就绪,准备在故宫午门城楼上展出。

    就在展览会开幕前的一个星期天上午,周恩来冒着霏霏细雨亲自来到了会场。他向常书鸿询问了他们解放前的工作和生活情况,以及敦煌艺术的历史、渊源和这次展出的有关内容。看着1000多件精美绝伦、惟妙惟肖的壁画和彩塑摹本、实物、图表以及摄影资料,周恩来高度赞扬了常书鸿他们舍身为了艺术和保护国宝的可贵精神,他说:“看了这么多展品,使我大开眼界,相信敦煌艺术的发展,一定会有一个全盛时期。”

    看了常书鸿的女儿常沙娜临摹的敦煌壁画展品,周恩来高兴地说道:“你的女儿继承了你的事业,敦煌艺术可有传人了!”当听说常沙娜刚从美国波士顿留学回到北京就参加了这次“敦煌艺术画展”时,周恩来鼓励常沙娜说:“国家正需要你们这样有学问有才能的年轻人,回来建设新中国很光荣啊!要到国家最需要的地方去工作。”正因为有了周恩来的这句话,本来打算和父亲同去莫高窟工作的常沙娜后来转到正缺少师资力量的清华大学营建系做了一名助教,把敦煌艺术搬上了大学讲台。后来她还参加了新中国十大建筑的设计工作,把敦煌艺术广泛地运用到了建筑实践中。

    在参观第三陈列室——《帝国主义者劫夺敦煌文物罪证》,看着被劫掠到英、法、俄、美等国的敦煌文物清单表格和文书照片,周恩来说:“这很好,这些铁一般的证据,雄辩地说明了帝国主义者近百年来用各种方法,巧取豪夺我们祖先遗留下来的文化遗产的罪恶行径。我们必须同仇敌忾,举国动员起来进行抗美援朝斗争,你们这个画展必将起到激发我们爱祖国、爱祖国灿烂文化的作用。”周恩来还亲切询问了敦煌文物研究所在工作中遇到的困难。常书鸿如实地汇报了莫高窟因年久失修而千疮百孔,亟待抢修的情况,并且提出了专业人员需要补充等诸多问题。周恩来仔细听取后,立即指示有关部门想办法解决。

    这次展览取得了巨大成功,参观的人每天都有成千上万。在周恩来的亲切关怀下,外交部还专门抽出一天时间用来接待外国驻华使节和国际友人,将我国敦煌学的研究成果第一次推向世界。当时,全国正在开展抗美援朝的群众运动,这次展出起到了推动爱国主义和反对美帝国主义侵略的巨大教育作用。全国多家报纸、杂志都纷纷撰文介绍敦煌艺术。

    展览结束后,中央人民政府举行表彰大会,周恩来亲自签文批准,给敦煌文物研究所全体工作人员颁发了奖状和奖金。郭沫若亲笔书写了奖状:“敦煌文物研究所全体工作人员在所长常书鸿领导下,长期埋头工作,保护并摹绘了一千五百多年来前代劳动人民辉煌艺术伟利,使广大人民得到欣赏研究的机会。这种爱国主义的精神是值得表扬的。特颁奖状,以资鼓励。”

    困难岁月两次拨款抢修敦煌石窟1951年6月,政务院派出北大、清华的教授赵正元、莫宗江及古建筑学家余明谦、陈明达实地考察了莫高窟的文物保护工作,并制定出了治本与治标相结合、临时与永久相结合、由洞外到洞内分步骤保护的方案,获得了中央的批准。在当时财政极端困难的情况下,周总理指示首先拨款2亿元(旧币,约合现在人民币2万元),修复了5座岌岌可危的唐宋时期木结构窟檐。还拨款改善了敦煌文物研究所的工作和生活条件问题,配备了吉普车,购置了发电机,莫高窟破天荒第一次安装了电灯照明。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对莫高窟进行的第一次抢救性的维修工程。

    1961年3月4日,国务院公布敦煌莫高窟为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62年,敦煌文物研究所为了进一步推进文物保护工作,向中央文化部呈交了《关于加强保护莫高窟群的报告》,提出防止鸣沙山山体向前移动,造成石窟岩壁倒塌,使敦煌壁画彩塑毁于一旦的具体加固意见。报告呈送国务院后,受到周恩来的高度重视,国务院派出由文化部副部长徐平羽率领的10余名专家学者,组成敦煌工作组前来莫高窟进行考察考证。

    维修这座历经1600多年、规模宏大、屡遭人为严重破坏和风雨侵蚀的石窟,耗资巨大,而当时我国刚刚度过3年天灾人祸的困难时期,财力十分有限。为此,专家们制定了一个先抢救最危险地段,再分期分段实施全面保护的长远规划。

    1962年,周恩来在一次国务院会议上语重心长地说:“敦煌莫高窟是我国古代劳动人民宝贵的文化艺术遗产,已有一千数百年的历史了,解放前已遭受过帝国主义者残酷的劫掠和破坏,现在我们一定要保护好它,否则,我们这些人不能向后世交代。”当时,国家财力特别困难,全国各地已停止修建楼堂馆所,全力以赴发展工农业生产,但周恩来仍然果断做出决定,批准拨巨额专款100万元,一步到位,用于大规模抢修敦煌莫高窟,实施保护工程。

    这样,新中国以来的第二次敦煌莫高窟大抢修拉开了序幕。这项工程是集开凿隧道、支撑悬崖绝壁夯实基础、加固岩壁等于一体的结构复杂的浩大工程,因此中央决定由铁道部承担任务。抢修工程历时三年,于1966年竣工。整个工程在石窟群的南北区总计4040米的长廊中,加固了195个石窟,制作了7000多平方米的档墙砌体和梁柱,对363米的岩壁做了彻底的加固,并安全地解决了400多个洞窟上下4层之间的往来交通。修筑的钢筋混凝土和花岗石砌体代替了唐代文献记载的“虚栏”。层层叠叠、巍峨壮观的坚固栈道为工作人员和中外游客提供了安全舒适、畅通便捷的交通通道。这使敦煌莫高窟成为了我国著名的四大石窟中迄今保护最好的石窟,也成为周恩来关心和保护敦煌艺术的不朽丰碑和历史见证。

    十年动乱亲签文件保护莫高窟

    然而,就在常书鸿和文物研究所的同志们正热情百倍地投入工作,筹备即将举行的敦煌莫高窟建窟1600周年纪念活动时,文化大革命开始了。“破四旧,立四新”,“横扫一切牛鬼蛇神”,大量珍贵的文物古迹在造反派的打砸中遭到毁灭。本已筹备好的敦煌莫高窟建窟1600周年纪念活动此时也只好停止举办了。

    1966年10月,江青在接见首都红卫兵时公开叫嚣说:“敦煌艺术没什么可以继承的东西。敦煌艺术是精神鸦片!”这无疑是在给敦煌艺术宣判死刑。

    于是,被煽动起来的红卫兵从北京、从兰州、从酒泉、从敦煌,气势汹汹地杀向莫高窟。敦煌文物研究所的专家学者一一被揪出来批斗,研究所的工作陷入了困境。

    1967年夏天,敦煌县武装部、公安局和敦煌文物研究所同时接到兰州大学敦煌籍学生拍来的电报:兰州大学的部分红卫兵已准备起身前往敦煌,和在敦煌的红卫兵汇合,计划捣毁莫高窟的壁画和彩塑!情况危急,敦煌县方面马上将情况反映到了甘肃省委省政府和国家文物局。

    敦煌的紧急汇报很快上呈到了国务院,周恩来立即指示国家文物局和甘肃省采取措施,保护敦煌莫高窟,不能让这座人类文化宝窟受到损坏。他亲自签发了国务院“关于敦煌莫高窟第一批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在文革期间一律停止对外开放,任何人不得冲击破坏,确有问题的待后期清理”的文件。这份文件很快就电传到了敦煌。

    就在国务院电传紧急文件到达敦煌的第二天清晨,从兰州赶来的红卫兵大军已坐火车来到了敦煌,他们和在敦煌的红卫兵头头一接触,马上开始了肆无忌惮的破坏活动。首当其冲的是敦煌县城附近著名的鸣沙山月牙泉风景区。一大片明清古建筑在锄头、榔头击打之下被彻底捣毁。罪恶的造反派们接着又喊着口号,向莫高窟蜂拥而来。

    敦煌县武装部领导和解放军战士一起在文化路口阻截。他们向红卫兵出示了周恩来批示的文件,并且向红卫兵讲述敦煌莫高窟的文物艺术价值和保护到今天的艰难历程,其中特别向红卫兵们讲述了周恩来是如何关心重视敦煌艺术的。

    红卫兵们撤走了,敦煌避免了一场灭顶之灾。

(责任编辑:程海宏)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商务进行时
视频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