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有多少吴越国遗迹

2020年02月25日 00:00    来源:解放日报    钱汉东

  五代十国被史学家称为“乱斯极矣”,藩镇割据,战乱相续,“城头变幻大王旗”,政权更迭,灾荒频繁。当时,北方“十室九空”,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吴越国以今天的浙江为主体,以杭州为都城,全盛时期疆域包括浙江、上海、江苏南部和福建东北部一带。吴越王钱镠实行“善事中国,保境安民、发展农桑”的明智策略,使吴越国成为长三角区域的“江南水乡”以及美丽富饶的“鱼米之乡”。古代上海地域为吴越国辖区,留有不少这一时期的重要文化遗迹。

  一项项水利工程

  成就古代上海四大名镇

  史书记载,钱镠关注民生,重视经济建设。他修建钱塘江海塘,疏浚西湖、太湖等一系列水利工程,直接造福江南民众。

  《吴越备史》记载:“贞明元年置都水营使,以主水事。募卒为部,号曰:撩浅军……凡七八千人。常为田事。”又云:“居民,旱则运水溉田,涝则引水出田,民得致力桑农,吴越富庶,自此盛于东南。”

  钱王疏浚、开凿苏州到松江的河流,从吴淞江经封浜,穿越南翔、小南翔、墩前、大场、江湾,流入黄浦江,另一支流折北进入太湖流域,长40余公里。同时,沿河建造堰闸,以时蓄疏,不畏旱涝,便利舟楫。这一项项水利工程,成就了古代上海地区的金罗店、银南翔、铜江湾、铁大场四大名镇,也让百姓过上平安、富足的日子。

  古时,吴淞江怒涛汹涌,“霸王潮”频仍,堤岸常被冲垮,百姓深受水患之苦。传说,楚霸王乌江自裁后阴魂不散,化为江潮复仇。于是,民众建起庙宇,取西汉名贤之名,如张良庙、萧何庙等,欲镇“霸王潮”。至今,嘉定徐行还存有规模宏大的曹王庙(曹参)。

  为解决“霸王潮”的侵害,钱镠特意组织一支浩大的水利大军,并征用大量民工开塘挖河。在吴淞江入海口的地方,开凿了一条河,俗称“钱溪”或“钱家浜”,今名走马塘河(位于彭浦新村),从根本上解决了旱涝灾害给百姓带来的苦难。因在治水中作出的巨大贡献,钱王被一些两浙百姓奉为“海龙王”,海宁盐官镇还建有祭祀钱王的海神庙。

  钱溪为何改称为“走马塘河”?据清代《大场续志》记载:“走马塘又称钱溪,系吴越王钱镠所开设,以收渔盐之利,宋名将韩世忠屯兵江湾、大场一带,于塘岸走马往来,人遂称走马塘云。”

  走马塘之名最早见于明朝万历年间修撰的《嘉定县志》。邑人周兆渔有诗赞:“走马塘边走,寒云澹放晴。千畦腾水气,万叶战秋声。林鸟语谁解,岸花开不名。竹桥潮半没,难觅于陂行。”

  这样一条极不寻常的河流,连接着800年前的南宋,承载着1000多年前吴越国的辉煌。古贤虽与今人渐行渐远,但当年开河建闸、军民手推肩扛的震天号声以及韩世忠巡视河塘、保家卫国的马蹄声,依然久久回响在岁月的风雨之中。

  手书金字莲花经

  成就名扬天下的吉祥七宝

  上海自古就是富贵藏宝之地。地处闵行的七宝老街,至今保存着北宋时期的格局。街上有一座古寺,名曰七宝教寺,寺内曾藏有七件宝贝:飞来佛、氽来钟、金鸡、玉筷、玉斧、梓树和金字莲花经;还有一棵高耸入云的千年古树——梓树,据说是上海现存梓树中年岁最长的。其中,七宝之一的《吴妃手抄金字莲花经》是钱王赐予的,称得上是跨越千年的珍宝。

  五代十国时期,中原出现反佛事件,钱王尊崇佛教,曾巡幸松江,到陆宝庵游憩礼佛。据说,西晋文学家、世称“云间二陆”的陆机、陆云兄弟,被晋成都王司马颖杀害。陆氏后裔修陆宝祠用来祭祀,后更名为陆宝庵。

  佛教有金、银、琥珀、珊瑚、砗磲、琉璃、玛瑙七宝,此七宝为珠宝中的灵物,蓄纳了佛家净土的光明与智慧。陆宝庵谐音六宝,钱王觉得内涵不够完美,便赐下《妙法莲花经》,曰“此乃一宝也”,成就吉祥的七宝。随行的吴妃道:“七宝善缘,得三宝而国泰,得七宝而民安,此乃陆宝的佛缘,菩萨的慈悲,大王的洪恩,吴越黎民的福缘也。”

  《松江府志》《青浦县志》分别记载了七宝形成的过程:“七宝故庵也,初在陆宝山。吴越王赐以金字藏经曰:‘此乃一宝也’,因改名七宝。后徒于镇,遂以名”。吴妃用金粉恭录的《妙法莲花经》被僧众视为珍宝,朝代更替,世代传承,七宝寺、七宝镇也一步步名扬天下。

  《吴妃手抄金字莲花经》流传至今,也与诸多仁人志士的悉心管藏与保护分不开。日寇侵占上海期间,欲掠夺莲花经。面对威逼利诱、软硬兼施,爱国寺僧不为所动,冒死保护国宝,成为一段佳话。

  新中国成立后,寺僧将《吴妃手抄金字莲花经》无偿献给国家,今在上海历史博物馆展出,深受观众的喜爱。每次我去上海历史博物馆,总要上楼欣赏这件珍贵的历史文物,仔细品味其美妙的书法艺术和文化价值。想当年,吴妃怀着虔诚之心书写经书时,胸中一定会升腾起对莲花经的敬意。

  《妙法莲华经》是中国佛教史上有着深远影响的一部大乘经典。该经译文流畅、文字优美、比喻生动、教义圆满,读诵此经是中国佛教徒较为普遍的修持方法。《吴妃手抄金字莲花经》原本31页,至清末只剩24页,后来仅存19页。1951年春,龙华区人民政府接收《吴妃手抄金字莲花经》后,即转交博物馆珍藏。

  相传,吴越国王钱镠之妃花了五年时间,用金粉正楷在蓝色绡纸上书写莲花经,其笔力遒劲、娟秀自然,有唐楷遗韵。旧《青浦县志》称其“墨色烨然,是唐物”。《吴妃手抄金字莲花经》折射出吴越国对宗教及文化的重视,也反映了当时贵族女子的颇高艺术修养,对于研究五代十国时期的文化艺术具有较高的价值。

  三国旧地善缘续接

  成就跨越千年的龙华宝塔

  沪上最古老的大型地面建筑龙华古塔,为全国重点保护文物。“龙华晚钟”曾是沪城八景之一,也是江南著名的古迹。据传,龙华古塔是三国东吴赤乌十年吴王孙权为孝母而造,或曰“报恩寺”。

  龙华古塔也是吴越国先人留给上海的珍贵文化遗产。古塔楼台阁制,砖木结构,塔体橙黄,古朴典雅。塔高40.40米,七层八面,刹杆高耸;塔身每一层均有平座、勾栏,远远望去曲栏重重、飞檐高翅、伸展深远,微风轻拂,铃声悠扬,清脆悦耳。

  据清代康熙、乾隆年间《上海县志》记载:“龙华教寺相传寺塔为赤乌年建,殿宇创于唐垂拱三年,废于黄巢时镇将张郁之后。”明朝嘉靖万历年《上海县志》云:龙华教寺,相传吴越忠懿王尝夜泊浦上,风雨骤至,草莽间神光烛天,钟梵隐然,询其地,龙华寺基也,遂命重建。

  可见,龙华塔在唐末战火中被毁,吴越国加以重建。晚唐诗人皮日休有《龙华夜泊》诗云:“今寺犹存古刹名,草桥霜滑有人行。尚嫌残日清光少,不见波心塔影横。”诗作生动描写了龙华的自然景观,也印证了当时龙华寺已毁于战乱。

  吴越国忠懿王钱弘俶系钱镠之孙,在位30年,曾铸造阿育塔84000座,分藏东南亚、日本、韩国等地。有一次,钱弘俶停泊沪上南浦,得知此处为龙华古塔遗址,遂命僚属张仁泰重建寺庙塔,并赐金像观音、善财童子、龙女各一尊,金字藏经一百零八函。

  清代咸丰十年,太平天国战乱,龙华寺院遭毁。今龙华寺于光绪年间重建,目前保存下来的古塔结构、砖身则仍为吴越国旧物,算起来已有千年历史了。

  千年龙华古塔,为灵气凝聚的佛教圣地。不过,随着上海城市建设的飞速发展,龙华寺地面沉降,加上四周路面不断抬高,塔身第一层几乎埋进地里;加之排水系统不够顺畅,致使木柱长期浸泡在水里,难免腐烂变质。国宝文物,不可疏忽,这些问题引起了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枧。

  如今,马路已改道,古塔与寺院融为一体,僧众欢欣不已。上海钱氏宗亲闻讯后继续善缘,捐资100万元,希望古塔能采用现代冷光源技术,以进一步避免漏电等意外事故。同时,又可让龙华古塔的灯光天天亮起来,为上海增添祥瑞之气。

  仰望千年龙华古塔,不禁令人感慨:“九峰结穴,三会居停;天人德合,今古道承。绳趋尺步,骏烈清芳;肇自百善,恢而倍馨。”

  总之,上海是有着深厚历史文化底蕴的都市。吴越国的珍贵文物见证了昔日的富足和辉煌,也丰富了长三角文化的内涵,必将激励后人踏着先贤的脚步谱写新篇章。

  (作者为新读写杂志社名誉社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林秀敏 )

上海有多少吴越国遗迹

2020-02-25 00:00 来源:解放日报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