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价10元能否平息收费风波?

2019年02月18日 11:25    来源:中国旅游报   

  “千年学府”岳麓书院坐落于长沙湘江西岸的岳麓山脚下,是中国四大书院之一、世界上最古老的学府之一。2015年年底,湖南省发改委做出同意岳麓书院收门票的批复,门票收入主要用于岳麓书院文物保护、展示、研究等,该批复有效期至2018年12月31日。

  事实上,从2018年年底开始,就岳麓书院是否继续收取门票、怎么收等问题,社会各界就展开了激烈辩论。

  1月30日上午9点,岳麓书院(含中国书院博物馆)门票价格降价的听证会在长沙鑫远白天鹅酒店三楼会议室举行,除了会议的组织者之外,还有11位由消费者协会推荐的社会人士参加。至此,岳麓书院收取门票费一事正式摆到案前。

  湖南发改委:

  建议对门票价格进行调整

  本次会议上,围绕最近关于岳麓书院门票价格的社会质疑,湖南省发改委首先做出对门票价格调整的建议,由原来的50元变成40元,降幅20%。

  调整的依据有三:首先是基于湖南省价格成本调查队对岳麓书院(含中国书院博物馆陈列馆)2016年和2017年度两个完整会计年度的成本情况进行监审,经核查直接运行单位成本为44.83元。其二是因岳麓书院不在国家相关部委公布的免费开放博物馆、纪念馆等名单中,公共财政对其的保障机制也未到位,岳麓书院仍然需要依靠收取门票来弥补正常运转,维护经费缺口。其三,秉持旅游为民、旅游惠民理念,充分体现公共资源建设的国有景区公益属性。基于以上三点考虑,岳麓书院需要在旅游业经营性收费和文物保护的公益事业性收费之间寻求平衡,对门票适当调整。

  湖南省发改委相关负责人表示,降低门票价格直接减少了游客的旅游支出,对游客的影响是积极的、正面的,更重要的是降低门票价格对优化湖南省旅游环境,充分释放旅游消费需求,加快推动旅游业由门票经济向产业经济,小众旅游向大众旅游,景点旅游向全域旅游的转型升级,形成旅游业供给结构优化和总需求稳步扩大的良性循环,有着重要的促进作用。

  声音一:

  维持原价或缩小降价幅度

  在最重要的听证环节,受邀的各界代表进行了发言。

  学者王林认真分析了岳麓书院的政府投资模式并从经济学和管理学两个角度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即同意发改委降价的决定,但认为降幅10%更为合适。

  王林说,首先岳麓书院没有国家足够的资金投入,仍然需要依靠门票进行维护发展。其次,经济学上说“免费的即是最贵的”,门票其实是一个门槛,他可以让一些没有需要、没有兴趣的看客离开。再次,从管理学角度说,岳麓书院不能赚钱但是也不能亏钱,亏钱就是亏质量,因为好的质量是由好的价格成本来支撑的。如果成本是44.83元但是只收40元,入不敷出或许会导致岳麓书院维护文物的质量降低。

  湖南民族职业学院的心理学教师刘子弘表示支持王林的观点,并强调:“岳麓书院不仅是湖湘文化的名片,更是传统文化发扬的基地,做这样的传承需要一定的经费开支。”她提到,岳麓书院曾邀请哈佛大学前校长来演讲,自己在网上报名并免费参加了讲座,十分受益。她希望政府能够给岳麓书院一定的财政支持,如果没有,那么就可以原来的票价继续经营,支持发展文化事业。

  音乐人刘新宇建议维持50元的票价,他认为在处理文化惠民和旅游惠民的问题上,更应偏重文化方面。他说:“对待岳麓书院的发展,我们应像对待孔子学院一样,用开放的态度对岳麓书院提出更高的要求。考虑书院未来的影响,考虑书院的精神传承。”

  岳麓书院的职工代表在听取这几位发言人的意见后,对岳麓书院的经营和管理情况进行了简单说明。

  湖南省发改委的成本调查只限于围墙之内,而围墙之外的成本则没有计入,这是因为围墙之外由湖南大学无偿支持。比如说,围墙以外包括路上的安全保卫、道路维护、环境卫生,以及大家最能感同身受的停车服务等都是由学校进行管理的。而在文化传播方面,岳麓书院近年来举办的岳麓讲坛、祭祀活动等重大文化活动,都是免费向公众开放的。2018年,岳麓讲坛开设了119场,汇集线上线下的听众有六七百万人次,远超游客数量,而这些活动也需要大量人力、物力和财力支持。最后,他表示,不管采用什么样的定价方式,定出什么样的价格,岳麓书院都将保证不会放松开放式管理,不会放松文物保护工作,也不会放松文化传播的社会责任。

   声音二:

  门票应进一步降价

  教师代表刘勇华提出几点质疑:第一点,为什么发改委在报告中只列举了2016年和2017年两个年度的成本计算数据,这两个年度是否有代表性?第二点,岳麓书院到底是国有资产还是湖南大学的岳麓书院?第三点,为什么岳麓山风景区的其他景点都不收费,属于其中的岳麓书院却要收费?第四点,《文物保护法》中说文物保护囊括在财政预算之中,但是据了解岳麓书院是没有财政支持的,为什么?

  律师罗承平针对门票降价的合法性也提出了三点思考。首先,岳麓书院为什么收费,要公开理由。第二,怎么收费,要公开程序。第三,钱花在哪里,要公开透明。他认为问题的核心不是收不收钱、降多少钱的问题,而是解决合法性的问题。同时,他提出两点质疑,一是门票价格无法弥补正常支出,这个缺口如何解决。二是门票收益的详细支出条目并没有看到,希望有关部门能够把公开透明的原则加以贯彻。

  消费者代表、律师朱瑶首先赞成岳麓书院收取门票的提议,但建议:“在降价20%的基础上进一步下调门票价格。”依据是旅游法第43条规定:公益性的城市公园、博物馆、纪念馆等,除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和珍贵文物收藏单位外,应当逐步免费开放。另外,根据2018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和国家发改委《关于完善国有景区门票价格形成机制降低重点国有景区门票价格的指导意见》的要求,门票降价是顺应行业发展趋势之举。

  数据表明,截至2018年12月底,湖南省已经有44个景区实行了降价政策,包括5个5A级旅游景区,平均降幅在20%左右。

  朱瑶说,岳麓书院应通过加强管理优化效能、降低成本,并逐步降低票价,这也是广大消费者的共同心愿。最后,他提出了两个问题,一是2017年12月28日,岳麓书院已经成立了发展基金,该基金的资本有没有用于岳麓书院的发展建设?二是岳麓书院的收入渠道能否扩宽,摆脱门票经济,从而降低门票价格。

  湖南省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依法行政指导处处长李莲贤在会议尾声表示:“代表们素质非常高,都做了充分的准备,谈的意见都很中肯。”他表示,很欣喜听证会这一形式在政府决策方面推广力度越来越大,也起到了很好的效果。

  新闻链接:

  岳麓书院门票的存废之争,始于去年12月湖南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倪洪涛的公开质疑。倪洪涛认为,岳麓书院不能收费原因有三:一是作为湖南大学的一个院系,它不能收费;二是作为国家重点保护文物单位,它可以收费,但所收款项是专款,必须用于文物保护;三是作为2012年认定的5A级旅游景区岳麓山的一部分,在整个景区都不收费情况下,岳麓书院单独收费缺乏必要性和正当性论证。

  对此,有媒体披露,岳麓书院不仅是文保单位,而且已于2005年成为湖南大学的一个院系。2016年,发改委批复的相对人是湖南大学岳麓书院,而现行门票显示收费单位是湖南大学岳麓书院文物管理处。根据公开资料显示,目前文物保护单位为岳麓书院而非湖南大学,官方批复的收费主体与事实明显不符。而湖南大学作为一个公共事业单位,既没有经营性收费权利,又没有管理性收费资格,因此不能收费。

  此外,2017年,岳麓书院门票收入约3000万元,全年总支近2000万元,剩余的钱都在湖南大学专项账号上,并没有完全做到专款专用、尽用。

  有专家表示,岳麓书院作为全国重点文保单位,需要一定的资金支持日常维护,适当收取门票费用是合理的,但不能打着维护的幌子将文物古迹变成盈利的工具。岳麓书院须本着公正、透明的原则,科学制定收费标准。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林秀敏 )

降价10元能否平息收费风波?

2019-02-18 11:25 来源:中国旅游报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