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扬琴”的拓荒人

2019年01月24日 13:46    来源:兵团日报    徐敏

  专题音乐会上,吴军(中)用木琴与马林巴演奏歌曲《我是人民的小骑兵》(摄于2017年7月28日)。 钟林沙 摄

  世界扬琴艺术节上,吴军在演奏扬琴(摄于2005年10月19日)。 赵艳芳 摄

  扬琴是中国常用的一种击弦乐器,音色特点鲜明。新疆扬琴如何发展,出路何在?吴军说:“只有不断创作,艺术才不会消亡。”为此,他锲而不舍努力钻研,不断将新疆扬琴艺术发扬光大,最终形成新疆扬琴流派。

  “新疆扬琴曲能受到中国音乐学院学生的喜欢,他们还能熟练演奏,让我欣喜万分。”谈到不久前在北京参加的由中国音乐学院举办的扬琴教学与实践研讨会系列活动,吴军仍旧很激动。

  吴军是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第四届扬琴专业委员会副会长、新疆扬琴学会会长、兵团音乐家协会主席、扬琴演奏家。吴军锲而不舍努力钻研新疆扬琴,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将新疆扬琴艺术发扬光大,让更多的人认识新疆扬琴,感受新疆风格扬琴独特的艺术魅力。

  一

  扬琴是中国常用的一种击弦乐器,音色具有鲜明的特点。慢奏时,音色如叮咚的山泉;快奏时,音色如潺潺流水。由于扬琴是由各地民族音乐、戏曲、地方曲艺等形式发展而来,因此逐渐形成各自不同的地方风格与流派。

  自幼受父亲和舅舅影响,吴军对音乐有着极强的感知力。9岁时,他开始跟随舅舅学习扬琴,之后向和田新玉文工团维吾尔族演奏家学习。1973年,因父亲工作调动,吴军随父亲回到了乌鲁木齐。当时,兵团政治部文工团为壮大文艺队伍,开始全面招考人才,凭借一首扬琴曲《快乐的女战士》,吴军考入兵团文工团,成为兵团文工团杂技队的一名演奏员。

  1978年,高考恢复后,怀揣着音乐梦想的吴军到上海音乐学院进修一年,后考入西安音乐学院,曾向郭敏清、洪圣茂、王沂甫、刘达章等著名扬琴艺术家学习,还师从天津音乐学院教授郑宝恒,跟随他学习“滑抹音”技法。

  “‘滑抹音’是郑宝恒花费了多年心血研究出来的一种扬琴演奏新技法,他把特制的工具戴在手指上,在琴弦上来回滑抹,这样可以弥补扬琴‘直嗓子’的不足,从而使琴声听起来更委婉动听、柔和细腻,也更富有艺术色彩和感染力。”吴军说,在向郑宝恒学习期间,郑宝恒与他探讨扬琴发展的未来,并期望他回新疆后发扬新疆扬琴的地方风格。

  按照我国约定俗成的传统观点,中国扬琴分为4大流派,即四川扬琴流派、广东扬琴流派、江南丝竹扬琴流派、东北扬琴流派。

  新疆扬琴被维吾尔族群众称为“锵”或“唱”,新疆扬琴曲具有明显的地方特色。一直以来,新疆扬琴存在着发展严重滞后的问题,在少数民族乐队中,多扮演陪衬、哄场、助势的角色。长期以来,新疆保留下来的传统扬琴曲目极少,能步入专业殿堂的更是凤毛麟角,加之新疆从事扬琴演奏的人才匮乏,要形成新疆扬琴流派,谈何容易?

  吴军回到新疆后,广泛联系扬琴界人士,并于1988年3月20日成立了新疆扬琴学会,挑起了发展新疆扬琴的重担。

  二

  新疆扬琴如何发展,出路在哪里?“只有不断创作,艺术才不会消亡。”吴军说,新疆少数民族音乐与器乐曲旋律优美,节奏多变,非常适合在音域宽广、音程复杂、变音自由的扬琴上演奏。

  吴军先从新疆扬琴曲的创作入手,通过研究新疆传统扬琴历史,在众多民族音乐专家学者的启迪指导下,开始研究维吾尔族传统的十二木卡姆乐曲的整理改编。那段时间,他经常去著名木卡姆学者万桐书家中,向他请教有关十二木卡姆乐曲整理改编的一些经验。然后,他再逐步扩充到新疆其他民族的代表性曲目,如哈萨克族的冬不拉弹唱、柯尔克孜族的库木兹演奏、塔吉克族的鹰笛吹奏等。

  经过埋头创作,由吴军参与创作的哈萨克风格扬琴曲《葵巴斯》《胜利前进》《天鹅》、维吾尔风格扬琴曲《塔什瓦依》《我的热瓦甫》、乌孜别克风格扬琴曲《塔纳瓦尔》等更为悠扬动听,更具有艺术性与思想内涵。吴军还不断学习国内外现代音乐艺术手法,大胆改进与改革扬琴演奏技巧,使新疆风格扬琴作品更具有民族特色、时代精神与艺术表现力。

  1993年,由吴军编著的《新疆扬琴曲选》出版,标志着新疆扬琴研究迈出了第一步。之后,吴军编著了《维吾尔古曲音乐十二木卡姆扬琴曲45首》《新疆音乐风——扬琴曲选百首》,与沈阳音乐学院教授于海英合著的《扬琴双音琴竹训练曲集》填补了扬琴学科双音琴竹练习曲的空白。

  同时,在新疆扬琴理论研究、专著著述方面,吴军也从未松懈。1986年,他的首篇理论研究文章《扬琴技巧在新疆民族音乐中的运用》发表。1986年至2017年,他共发表各类艺术文章数十篇、出版专著多部,得到了专家学者的认可。

  万桐书审定吴军的新疆风格扬琴改编曲后,指出其曲目既保留了木卡姆的音乐韵味,又适合扬琴演奏赏心悦目的曲目,为新疆音乐园地和中国扬琴音乐文献宝库增添了一束绚丽的花朵。

  郑宝恒高度评价吴军编著的《新疆扬琴曲选》是“系统地了解和学习新疆扬琴的好教材。”“在介绍新疆场琴艺术的特点方面有一定的艺术价值和代表性。”无论在“全国、全世界都独树一帜,独辟蹊径,”是一部名副其实的“新疆扬琴的奠基专著。”

  中央音乐学院扬琴学专家黄河撰文确认,新疆扬琴流派已形成。“就仅以吴军所编著的《新疆扬琴艺术及曲选》一书中收集到的纯粹传统新疆扬琴曲就多达45首,这种数量是我们熟知的四川扬琴流派、江南丝竹扬琴流派、东北扬琴流派的传统创作无法相比的。”黄河认为,研究新疆扬琴对于丰富整个传统扬琴艺术宝库来说,意义非凡,价值不可估量。

  三

  2013年7月的一天,吴军接到了中国音乐学院教授李玲玲的电话,她告知吴军她的《扬琴演奏艺术精髓传承教学体系研究》课题批下来了,几日内将赴新疆调研。

  中国音乐学院把兵团艺术家的作品作为《扬琴演奏艺术精髓传承教学体系研究》课题的重点研究对象,还与兵团艺术家达成了合作意向。这在兵团民族器乐发展史上尚属首次,这对兵团艺术家增强文化自信,发挥着积极作用。

  2015年,中国音乐学院扬琴专业系列教材选用了吴军作品专辑《新疆音乐风格扬琴重奏、合奏演奏专辑》《新疆音乐风格——扬琴演奏专辑》《新疆扬琴重奏、合奏曲集》,在中国扬琴学科中产生了强烈反响,不少专家学者也给予了高度评价。

  吴军说,人只要坚持干一件事,总会有收获。在30多年的创作生涯中,吴军获得了很多奖项。

  1988年,吴军创作的扬琴二重奏作品《瀚海绿魂》获新疆民族器乐作品大赛二等奖,同年,该作品获中国文化部全国第六届音乐作品大赛奖;1994年,扬琴独奏作品《春的使者》获全国“聂耳杯”音乐作品大赛银奖;1995年,吴军编著的《新疆扬琴曲选》荣获兵团优秀文学艺术创作二等奖;2014年,吴军创作的作品《我家就在大漠住》获兵团第七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优秀作品奖……

  近年来,吴军还被中国文联、中国文化部授予“全国优秀百名青年文艺家”等称号,被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兵团授予“先进工作者”“德艺双馨会员”称号。

  “如果问我这些荣誉给自己带来了什么,那就是让我的眼光放得更高更远,穿过眼前的层层障碍,一直看到艺术的巅峰。”吴军说。

  吴军十分爱惜人才,多年来,他无私帮助了许多在音乐道路上遇到困难的人。

  他的学生徐潇感触最深。徐潇跟随吴军学了6年新疆扬琴,后来考上了四川音乐学院,她在文章《琴缘》中回忆了和吴军老师的初次相识。“吴老师一边认真地听我弹琴,一边耐心地指导我,他那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深深感动着我和爸爸。下课后,爸爸说起了学费问题,可吴老师坚决不收。他说,‘作为一名扬琴工作者,我有义务,也有责任培养下一代的扬琴之花’。”

  多年来,吴军教过数十名学生,都没有收过学费。对于吴军来说,有比钱更重要的东西,那就是让新疆扬琴发扬光大。

  退休后,吴军也没闲着,2018年9月,吴军接受新疆艺术学院聘请,作为硕士研究生导师,为该院教授扬琴硕士研究生课程。“我希望年轻一代的扬琴演奏者再接再厉,将新疆扬琴艺术继续发扬光大。”吴军说。

  (本版图片除署名外均据本报资料库)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林秀敏 )

“新疆扬琴”的拓荒人

2019-01-24 13:46 来源:兵团日报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