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格尔:“我只想把歌声献给梦中的草原”

2018年04月02日 08:18    来源:中国青年报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吴晓东

  伴随着腾格尔招牌式的“蓝蓝的天空,清清的湖水”的前奏,开场的小女孩用清澈的嗓音将大家带入清新草原,之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主歌响起,腾格尔一开嗓,粗犷狂野刚柔并济的演绎瞬间震慑全场……央视大型文化节目《经典咏流传》第五期中,来自内蒙古大草原的歌唱家腾格尔为北朝民歌《敕勒歌》谱上新曲,唱出了字里行间苍茫的意境。

  “我是草原的孩子。绿草遍地,牛羊成群,草原是我即便远走多年,也时常在梦里神往的地方。这些年,我去过很多地方,看过很多风景,唱过很多歌,但这一次,我只想把歌声献给梦中的草原。”腾格尔说。

  “孤独了300年的小诗”

  无论是《天堂》还是《敕勒歌》,人们总能从腾格尔的歌声中感受到生命的跃动,舞台上的他激情万丈,舞台下,他是草原最忠实的守护者。

  “在每个草原儿女心里,草原就是天堂,也是我的生命本色。”腾格尔的母亲一生都在守护这片草原,他和母亲一起,从2013年4月开始,在鄂尔多斯的鄂托克旗2000多亩的沙漠地带种树养树,这片树林被母亲命名为“腾格尔林”。如今母亲已逝,腾格尔正在用自己的歌声和行动,帮助家乡这片土地早日重现《敕勒歌》中如诗如画般的美景。在他看来,一代一代的人终将离开这个世界,“但我们可以给世界留下一片枝繁叶茂,这是一种信念,是一种坚持,是我能想到的,对后世子孙作下的最美的承诺。这也是我母亲用一生教会我的东西”。

  9.4分的豆瓣评分创文化节目新高,微博话题阅读量过亿,获教育部部长“点赞”……作为2018年中央电视台开年第一档综艺节目,《经典咏流传》由撒贝宁主持,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康震、中国音乐学院院长王黎光、主持人曾宝仪、音乐人庾澄庆组成鉴赏团,共同解读经典背后的文化内涵,邀请近百位音乐人演唱配以现代流行音乐的诗歌。每期节目会呈现6首左右由诗词改编的歌曲,节目最大的特点之一是“和诗以歌”,一首诗、一支曲、一个人,每个经典传唱人加入了自己对经典的理解,用现代方式带给观众来自传统文化的感动。

  《经典咏流传》中每一首歌和每一首诗的背后都有一段人生,每一段人生承载的辉煌或失落都与文化传统相连接。说到开播以来不断刷屏的《苔》,节目组有关负责人表示,这首诗歌满足了社会对现代人的悲悯、尊重,非常励志。录制这个节目时,现场很多嘉宾和工作人员都泪流满面。

  “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清代袁枚这首题为《苔》的诗,穿越300年的时光,2018年新春亮相在《经典咏流传》的舞台上,被分别两年的乌蒙山里的孩子们和他们的支教老师梁俊唱响,一夜之间就与亿万中国人息息相通了。

  梁俊白衣黑裤,黑框眼镜,身背吉他。学生梁越群梳马尾辫,身穿色彩斑斓的民族衣裙,红扑扑的脸蛋透出生涩与拘谨。梁越群一开口,纯净清澈的嗓音旋即征服全场。随后,来自贵州省威宁县石门乡新中小学及民族学校的她的20多个同学,手拉着手走上舞台。一曲童声合唱,宛如天籁。

  2013年,梁俊和妻子去贵州石门坎支教,他发现乌蒙山里的少数民族孩子们学汉语很困难,于是不通乐理的他尝试用吉他弹唱这些诗词,没想到孩子们特别喜欢,两年多时间他们记住了100多首诗词。

  梁俊说,自己就像难以被太阳照耀的苔——山里长大,成绩不是最好的,长相也不是最帅的,但依然能找到生命的价值。“如果被显微镜放大出来,它们真的像一朵一朵的花,很美。”他希望以勇敢绽放的苔花鼓励大山里的孩子,像自己一样自信、乐观,笑对生活。

  寻找诗歌中传递的情感

  大年初一开播至今,《经典咏流传》已播出8期。除了“孤独了300年的小诗”《苔》一夜间刷屏,节目中还有很多令人难忘的瞬间:88岁高龄的巫漪丽是中国第一代钢琴家,也是小提琴协奏曲《梁山伯与祝英台》钢琴演奏部分的首创者及首演者,节目中她以视频连线的方式再现这首钢琴曲的画面,感人至深;74岁的台湾传奇音乐人陈彼得演唱自己配曲的《青玉案·元夕》,宋代豪放派词人辛弃疾和他相隔800年,但同根同脉,一样的文化基因打通时空壁垒,让音乐成了他寻根的方式;实力唱将黄绮珊登台带来经典传唱《陋室铭》,并把它献给以诗词为伴、与癌症斗争的河北农民白茹云,一本已经被翻散了的《诗词名集鉴赏》以及一本写满读书笔记和中药名的笔记本,成为白茹云用诗词向病魔宣战的“战书”;一向冷静睿智的棋手柯洁“变身”一位深情款款的歌者,与清代词人纳兰性德跨越时空对话,“山一程,水一程”,一首《长相思》将过往学棋之路娓娓道来,让人们看到了这位少年英雄的执着与柔软……

  “那些我们曾经拥有过美好的事物,都已化为深山里永远常绿的叶子……”68岁的台湾“民谣之父”胡德夫,坐在钢琴旁边弹边唱。他白发白眉,一身黑色宽松衣衫,披一条白色棉麻围巾。一段和缓浑厚的少数民族古调来甦之后,这位台湾同胞唱起了元曲作家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哀愁又悲怆的情绪弥漫舞台。

  《天净沙·秋思》是一首被人称作“秋思之祖”的小令,5个短句,28个字,10种景物涌现,天涯飘零,困顿凄楚之情尽显。“这首歌是我们表达思念的时候会唱的,其中蕴含着一股悲怆之意。我的一位长辈,也是大家很熟悉的著名诗人余光中老师,前些日子离开了我们。我希望将这首歌唱给他听。”胡德夫动情地说。

  在台湾大学念书时,胡德夫修过余光中先生的课程,在他心中,余光中是一位亦师亦友的好师长。胡德夫的每一场演唱会,只要身体允许,余光中总会坐在第一排聆听。回忆往昔,眼睛湿润的胡德夫加唱了一首《乡愁四韵》——余光中先生的代表诗作,也是他最早以诗入歌的尝试。“我11岁从家乡到台北,常会有思念家乡的那种小乡愁,而他写的《乡愁四韵》是一个很大的乡愁,几百万人的乡愁。”胡德夫说,“我在这里唱,也是告诉天上的老师,这片大地我过来了。”

  去年以来,回溯文化经典、追读诗词成为人们生活中的新潮流。五千年文化,三千年诗韵,如何在今天从“过去完成时”转化为“现在进行时”?如何从以PK、竞演为主要模式的现有音乐节目里脱颖而出?作为首创诗歌嫁接音乐的诗词文化音乐节目,《经典咏流传》找到了一把钥匙,那就是选择能够关照当代中国社会的诗歌,寻找诗歌中传递的情感——如以惜时、励志、亲情、友情、爱情、家国为主题,只有这样的情感,才能够穿越时空,被当下的中国人读懂。

  每一期节目所选每首诗词,都有强烈的现实观照:《墨梅》里“只留清气满乾坤”的中国风骨,《明日歌》里的惜时如金,《滚滚长江东逝水》中的历史激情,《梁祝》和《长沙铜官窑瓷器题诗》相互辉映的爱情颂歌……无论曲风,也无论题材,不变的情怀链接了经典与时代。

  “我想要跟他们一起唱”

  “我想要跟他们一起唱,但是当我开口唱时,不知道为什么,眼泪就流下来了。”《经典咏流传》首期节目中,听果敢Duplessy疯马乐队和五彩呼伦贝尔儿童合唱团的孩子们演绎的《登鹳雀楼》,曾宝仪热泪盈眶。她说,这真的不是音浪带给人们的感官上的冲击,而是文化融合带给人的震撼。

  “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这首抒发“登高望远”情怀的诗,在《经典咏流传》的舞台上融汇中法印蒙四国乐风,成为经典作品“国际化”最好的例证。随着空旷沧桑的蒙古呼麦声悠悠传来,天地苍茫的诗歌意境浮现在观众眼前,中国二胡,欧洲中世纪古提琴,印度萨朗吉琴,蒙古马头琴,来自4个国家的乐手演奏的各自国家的传统乐器相互应和,交融出别样的民族画风。在《登鹳雀楼》的作者王之涣生活的唐朝,来自世界各国不同文化的影响、交融,使中华民族不拘于传统,眼界开阔,而今天,不同文化的互动和交融仍然是时代的重要命题。

  在人们的常规印象里,古诗词要搭配古风古韵,但在《经典咏流传》里,古诗词和部分近代诗词被配以现代流行音乐,汪明荃、罗家英、王俊凯、谭维维、王力宏、尚雯婕、凤凰传奇等歌手,加上机器人、饶舌、吉他、钢琴等时尚“搭档”,让观众耳目一新。谭维维演唱的《墨梅》不仅融入流行唱法,也融入了琵琶、古筝还有戏歌等;王俊凯演绎的《明日歌》由百余个机器人伴舞;曹轩宾用陕西方言唱出“渭城朝雨浥轻尘”……

  “我们不是在展示品鉴一件件古董,我们要让经典通过我们今人的创造活起来、流行起来。”央视创造传媒总经理、总编辑过彤表示,不同于以往诗词节目或音乐节目竞演的方式,《经典咏流传》采用了一种轻赛制重传播的形式,实现模式上的突破,做到了对经典诗词更具时代化、时尚化、国际化的表达。节目深度挖掘诗词背后的深厚内涵,讲述文化知识、阐释人文价值、解读思想观念,为现代文明追本溯源,树立文化自信,让年轻群体从更年轻化的语态表现中去汲取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营养。

  “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在首期节目中,王俊凯带来明朝钱福创作的励志经典《明日歌》,穿越历史时空到当下,在一派挥斥方遒的少年意气中,听先贤和青年对话,让观众笑言“可以拯救新年拖延症”;谭维维将戏曲元素与流行音乐结合,配以《墨梅》为词,一曲下来,“不要人夸颜色好,只留清气满乾坤”的傲骨气节尽显;凤凰传奇以偏摇滚的形式,演绎李白的名篇《将进酒》,潇洒之意浓浓散开;王力宏以国际流行音乐方式演绎吉他弹唱《三字经》,将饶舌和西方音律的节奏融入到《三字经》当中,曲风欢快,朗朗上口,且童趣十足……经过充满时尚感与时代感的演绎,传统的古典诗词以流行歌曲的姿态出现在《经典咏流传》的舞台上,时代在变,潮流在变,但对经典文化的认同从未改变。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林秀敏 )

腾格尔:“我只想把歌声献给梦中的草原”

2018-04-02 08:18 来源:中国青年报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