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创之路 城市如何走得快又稳

2017年12月25日 09:40    来源: 解放日报     吴越

  此前,上海市委、市政府发布了《关于加快本市文化创意产业创新发展的若干意见》,围绕着力推动文化创意重点领域加快发展、构建现代文化市场体系、引导资源要素向文化创意产业集聚等提出50条举措。

  作为21世纪的朝阳产业,文化创意产业正在成为一个国家和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动力。在亚洲,一些城市很早就确定了城市发展要走好文创这条路的方向,并通过诸多举措提升城市的吸引力、竞争力和影响力。

  如何在这条路上走得又快又稳?它们的经验值得借鉴。

  “内容产业”成为国家核心竞争力

  在韩国,文化创意产业被称为“内容产业”。上世纪90年代起,韩国政府就将这个产业定性为“21世纪国家竞争力的核心课题”。

  经过多年的发展,文化产业已经成为了韩国经济发展的战略性支柱产业,也是该国在21世纪最有发展活力和出口竞争力的产业之一。在这背后,一些具有超前性和针对性的政策和措施值得学习。

  首先是构筑一个坚固的文创产业政策法律支撑体系。早在1998年,韩国就正式提出了“文化立国”战略。历任总统在这个战略的基础上,先后出台了《文化产业促进法》《文化产业发展五年计划》《文化产业振兴基本法》《广播影视振兴基本法》《游戏产业振兴法》《著作权法》等一批文创产业相关的基本法。随着现实情况的改变,韩国有关部门陆续对一些法律进行了部分或全面修订,为文化产业的发展提供优质保障。

  其次是健全和优化文创产业的管理机制。一直以来,韩国政府都把发展文化产业列为政府的法定职能,由文化体育观光部负责管理文化艺术等相关业务。1994年,该部门细分出文化产业局;2000年,韩国文化产业振兴委员会成立,专门负责文化产业政策制定的宏观把控;次年,韩国又成立了文化内容产业振兴院。该机构从多个角度入手,提供了文创产业发展所需的各方面支持,比如市场调查与统计工作;专门人才的培养与教育;相关技术的开发与管理;创业、经营与进军海外市场的指导;国内外文创资料的归集与保存;文创商品使用者权益保护等。

  值得一提的是,韩国采用了“三位一体”的文创产业管理机制。第一层是文化体育观光部下设具体的运营机构,如委员会、委托的运营机构以及营利的公司企业;第二层是运营机构下设的特殊法人,如各类振兴院和振兴委员会等;第三层是社团法人、财团法人等民间中介机构。3个管理层级各司其职,共同推进韩国文创产业的发展。

  在网络化、信息化、全球化的时代背景下,韩国与时俱进地将平面化的文化产业不断发展为立体生动的“内容产业”,牢牢占据着相当数量的世界文创产业的市场份额。

  “活水”不断艺术村聚集人才和创意

  除了宏观布局之外,韩国还在城市中构建了各具特色的文创园区和艺术村落。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就是Heyri艺术村。

  艺术村所在的统一东山区原先是政府借助印刷产业所发展的“书画村”,后来随着越来越多的艺术家加入社区建设,逐渐被定位成了一个全新的艺术家村落。名称中的Heyri来源于统一东山区的传统农作歌曲“Heyri之声”,人们认为它契合艺术村的气质,并预示着“披荆斩棘”的新社区建设。

  这个艺术村的建设过程持续了较长时间,可谓“慢工出细活”,因为社区成员们希望将这里建成为一个稳定、成熟的供艺术家们思想交互的空间。所以,这个占地面积并不算大的社区有着完整的组织体系负责社区的运作,包括行政委员会、秘书处、村协会、管理政策及建筑与环境委员会等,分工明确。在艺术村里,成员通过例会交流问题,分享、体验并处理大小事宜。

  创意活动作为艺术与文化的载体,是构建艺术村的核心要素。Heyri艺术村会在春季和秋季举办“Heyri潘节”和Heyri 乐团音乐会,并在全年不断推出私人展览及音乐演出。除此之外,还有艺术家工作坊、文化课程、艺术产品展销会、博物馆和画廊的展览等常规活动,搭建起艺术家与公众沟通、交流的桥梁。这些活动通常由社区组织审核并统筹承办,为艺术村吸引来了源源不断的游客,也为社区的文化注入了更多异国、异地元素,增添了新活力。

  在人们看来,艺术村对于社会的贡献不仅仅存在于为当地民众创造了一个将文化创意与文化产业集为一体的社区。它的贡献已经扩展至国际,那就是把韩国艺术推广到全球,以文化交流为活化剂,将Heyri打造成一座东亚特有的个性化艺术村。经过不断的探索,人们认为Heyri模式具有可持续发展的潜质。

  更重要的是,每一个生活在那里的艺术家和到访那里的艺术爱好者,在享受文化活动的同时,也会思考自己身上所肩负的保护、弘扬文化艺术的责任和义务。

  对标国际,“文化沙漠”进行“文艺复兴”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新加坡给人的印象都是“文化沙漠”。然而至二十世纪末,新加坡逐渐发现文化与艺术产业在经济发展上的潜力,社会上提倡大兴文创的声音也越发洪亮。

  转变的标志性事件是新加坡信息与艺术部于2000年发布的《文艺复兴城市报告:文艺复兴新加坡的文化与艺术》。文件提出,要以发展为如墨尔本与香港等地区性的文化中心为短期目标,以发展为如伦敦、纽约等老牌文化城市为愿景,由建设文化“硬件”的阶段步入开发“软件”阶段的建议。

  第二年,新加坡经济检讨委员会下属的创意产业工作小组以英国创意产业的定义为基础,提出第一份针对新加坡而拟定的创意产业发展策略——《创意产业发展策略:推动新加坡的创意经济》。具体来说,就是“文艺复兴城市2.0”、“设计新加坡”和“媒体21发展蓝图”三大方向。

  其中,“文艺复兴城市2.0”提出要发展创意市镇,整合艺术、商业及科技的概念来规划城市发展,建立当代博物馆体系,推广艺术与文化创业精神。“设计新加坡”的主要意图是通过提升设计人才的层次和能力,形成有力的设计网络,增加新加坡的企业竞争力和国家整体竞争力。“媒体21发展蓝图”则试图在新加坡形成一股活络的媒体生态,将其建成为一个同时具有工作、生活、玩乐与学习功能的城市,鼓励实验与创新来发展高附加价值的媒体研发与制作,并且通过与海外人才以及企业的合作,将原本仅在国内销售的媒体内容出口到其他国家。

  2002年10月,斥资6亿新加坡币的新加坡滨海艺术中心(Esplanade)正式开幕,展现了新加坡努力提升文化艺术气息、与世界接轨的决心。此艺术中心位于滨海公园,占地6万平方米,包括了含2000个座位的戏剧院与1600个座位的音乐厅、可容纳220人的小剧场、250人的音乐厅、户外剧场与三层楼高的购物中心。经过十几年的发展,那里已经成为了世界优秀剧目亚洲巡演的“必到之处”,每年都有无数来自世界各地的观众和从业人员去那里欣赏艺术活动。

  在课堂和公共空间

  激发全民创意

  除了修建艺术中心和博物馆,新加坡政府认识到,培养更多热爱艺术、文化修养较高的观众至关重要。因此,他们将民众创意才能的培养作为发展创意产业的基础。

  具体来说,就是从各级教育体系入手,在教育中融入与艺术、设计和媒体相关的内容,比如向中小学生普及戏剧和文学知识,提高他们的语言能力;广泛应用多媒体工具,帮助学生通过新方式接触科学和数学课题。同时,培养一批具有专业热忱的老师,把艺术、设计的内容融入进教育课程,引导学生开阔思维。

  另外,新加坡政府与国际顶尖学术和研究机构进行广泛合作,建立自己的创意智囊团。比如,与伦敦皇家艺术学院、赫尔辛基艺术设计大学及洛杉矶巴沙迪那艺术中心等院校合作,在新加坡国立大学设立以研究为主的艺术、设计和媒体大学课程;与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等世界著名媒体研究机构合作,设立媒体实验室,就创新应用等问题开展研究,培养通晓多门学科的一流研究人才。

  在课堂和实验室外,新加坡政府也重视在日常生活中向公众推广艺术和设计,让公共空间成为艺术的舞台。

  比如,新加坡国家艺术理事会曾与麦当劳合作,在新加坡著名旅游景点鱼尾狮公园长期摆放多个可供游人休息的坐椅。这些坐椅设计独特,融合了浓郁的民族风情,这种公共设施“艺术品化”的尝试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又比如政府开展的“艺术百分比”计划,即政府从财政预算中拨出部分资金(如1%),用于制作或购买可在公共场所摆放的雕塑、绘画、艺术装置等艺术作品,负责对公共场所的艺术品进行维护,让人们看到了新加坡力争成为创意之城的担当。

  另外,新加坡还积极“走出去”,希望借助多语言环境和在教育、商业、金融及信息技术等方面较发达的优势,通过与外国专家、伙伴的合作,签订更多的共同开发协定,加大文创产品出口的力度。

  其中,最具影响力的活动莫过于“新加坡季在伦敦”活动。这项海外推介活动以多种表演艺术形式介绍了新加坡产品设计的革新和媒体行业发展的成就,把新加坡的创意能力和水平呈现在英国及欧洲的创意工业领袖和世界面前。

  随着以创新为驱动力的经济时代的来临,新加坡仍在加快文创产业革新的步伐,激发全民创意。

  (综合自腾讯财经、新浪财经、中国信息科技网等)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刘园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