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贵中国艺术品

2017年12月19日 10:56    来源: 北京晨报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17/1219/20171219104721876.jpg

  前晚,在北京保利2017年秋拍“震古烁今——从北宋到当代的中国书画专场”亮相的齐白石《山水十二条屏》以8.1亿元落槌,加佣金以9.315亿元成交,刷新了齐白石个人拍卖最高纪录的同时,也一举成为全球最贵的中国艺术品。这件作品缘何成为“全球最贵”,天价成交的背后是否意味着市场回暖和“文化的认同”呢?

  “稀缺性”成就9亿买家拥有私人美术馆

  齐白石《山水十二条屏》以咨询价形式上拍,现场以4.5亿元起拍,场内藏家率先报出4.5亿元,并且以1000万元的价格递增,4.6亿元、4.7亿元、4.8亿元、4.9亿元、5亿元,之后更是以2000万元的竞价阶梯竞争,随后在70余次的竞争中,最终是以8.1亿元落槌,加佣金以9.315亿元成交。而这一成绩创下的世界拍卖纪录更是不胜枚举:全球最贵中国艺术品、2017年中国拍卖最贵艺术品、齐白石个人拍卖最高价纪录、中国书画拍卖全球拍卖纪录等。

  开拍之前,保利拍卖执行董事赵旭曾表示这件作品估价5亿元,并有望冲击1亿美元大观,而在拍后接受采访时,赵旭也表示对最终的成交价“非常满意”,“中国艺术品市场和西方的差距还是很大的,在西方过亿美元的艺术品稀松平常,但是此前在中国过亿美元的艺术品还没有出现过,我想原因就在于,这的确是齐白石作品中最难得一见的作品,是齐白石1925年为其救命恩人所做,每幅都有自作诗,而且目前仅存世两套。”

  中央财经大学拍卖研究中心研究员季涛对赵旭的说法表示认同,“齐白石的《山水十二条屏》的确是流传有序、尺幅较大的一套精品。”对于9.315亿元的价格,市场上有“过高”甚至“捡漏”等完全相悖的说法。对此,季涛认为,对价格的发言权其实掌握在少数藏家手里,“如果买家认为在目前国内的经济水平下,这个价格合适,能够被认可,那么即为合理。”

  值得一提的是,对于这件作品的最终买家,赵旭并没有透露,只介绍说参与竞买的几位均为国内藏家,且都建有私人美术馆。

  五件过亿提振市场是否回暖还看普货

  当晚共出现了5件过亿作品,除齐白石外,赵孟頫《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以1.909亿元成交,吴昌硕《花卉十二屏》以2.093亿元成交,李可染《韶山-革命圣地毛主席旧居》以1.7825亿元成交,而崔如琢《指墨山水十二条屏》则以2.415亿元成交。赵旭在当晚的采访中也表示,“5件过亿作品一定能够提振市场,希望在保利的带领下,中国的艺术品市场能回到2009年的盛况。”

  对此,季涛表示,近两年过亿的拍品并不在少数,“如果只看高端精品市场,我们可以说从去年就开始回暖了,因为这是艺术品本身的价值决定的。至于能否重现2009年的盛况,还要看今年春拍结束后,各大公司总的成交额成交量数据,尤其是‘普货’的成交额成交量是否上涨。”

  东西方市场不具可比性中国市场大有可为

  一个月前的11月15日,一幅被称为“最后的达·芬奇”的油画《救世主》在纽约佳士得拍卖行以4.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9.81亿元)成交,瞬间成了全世界最贵的艺术品。而刚刚刷新了中国艺术品世界拍卖纪录的《山水十二条屏》,似乎还有着不小的差距,而艺术品价格高低反映的正是文化实力的高下。因此,有业内人士也发出了“天价背后是文化认同”的感慨。对此,季涛认为,达·芬奇出现在世界市场上,而齐白石则针对中国市场,因此两个“天价”其实没有太多的可比性。赵旭则表示,中国拥有广阔的收藏品种类和广阔的藏家市场,“这是中国收藏市场的优势,未来拍卖公司还有很大的施展空间。”赵旭还强调,5件艺术品过亿最大的价值在于,这个消息会不断发酵,中国各个阶层的人都会关注中国艺术品市场,进而关注艺术品拍卖。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林秀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