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随唐代文物体验文明交融铸就盛世辉煌

2017年12月14日 10:59    来源: 新华网    

  当身挎半球形皮囊的三彩胡人俑出现在唐代中土墓葬,当伊斯兰风格的凸珠纹镌刻在唐代中土的青铜瓶上,当地中海沿岸的高脚杯成为唐代流行的饮酒器皿,当开元通宝与贵霜金币、萨珊银币一起出土于古丝绸之路沿线……

  文物虽无声,但当其有力地将历史从书籍中拉拽起来,一幅古代中国与西方因文明交融而铸就的盛世画卷也就展现在观众眼前。

  13日,由天津市和平区人民政府等天津有关单位和深圳市文体旅游局主办的“盛世·和平——‘一带一路’下的唐代文物”展在天津开幕,展出文物由深圳望野博物馆提供,99件(组)唐代的金、银、铜、玉、瓷、陶、琉璃等材质器皿悉数亮相,其中国家一级文物12件。

  走进设立在天津庆王府的展厅中央,右手边的点式展柜中,一尊三彩胡人俑右手握拳上举,左手握拳前伸,梳着中亚的典型发型。深圳望野博物馆馆长阎焰说,该人物有可能是和骆驼、马组成的“牵持俑”,而从其左侧腰后部挂的篮彩半球形皮囊看,该人物可能是“胡商”,这种俑常见于中唐之前的墓葬。

  站在这尊三彩胡人俑前凝望,古丝绸之路上来来往往商人的脚步声和他们身后叮当作响的驼铃声仿佛回荡在耳畔。2000多年前,张骞奉汉武帝之命出使西域,开启了古丝绸之路的繁荣,到了唐代,丝路绵延、海途波影,世界各国的商人学者等纷至沓来。

  “唐代作为人类封建社会所能达到的文明顶点,承载了那个时代世界的荣耀,异域文明也最大限度地融入了中土的繁荣与辉煌之中。”阎焰说。

  展厅中,一件名为“白釉蓝彩刻划人物图罐”的文物格外突出,白釉整洁,而其上却淋洒着许多蓝釉斑点装饰,“这种蓝色不是源自中土,而是来自西域,唐三彩中的蓝色也是如此。”阎焰说。

  另一个展柜中,银制、三彩、青铜的高脚杯引人注意,据介绍,这类杯型多见于中亚及地中海沿岸,唐代人已吸收该样式并用各种材质制作。另一边,盘口凸珠纹青铜瓶与背后展板上陕西法门寺出土的“盘口细颈贴塑淡黄色琉璃瓶”十分相似,阎焰说,法门寺出土的琉璃瓶据研究为伊斯兰地区早期生产,由此可知这件青铜瓶的型制样本就源自伊斯兰世界。

  在钱币展柜,开元通宝与贵霜金币、萨珊“库思老”银币一起再现了古丝绸之路上贸易的繁荣。而来到“长沙窑褐绿彩云气纹葫芦形执壶”之前,阎焰告诉记者,这种颜色的云气纹是典型的伊斯兰风格,可以推定是唐代专门制作的外销品。

  “外来元素出现在中国器物上,中国陶瓷等制品远销海外,文明融合、艺术融通中,映现了古代因丝绸之路所带来的空前繁荣和商业自由,而唐代中国之所以可以成为‘世界工厂’,支撑在背后的是高超的工业技术和强大的国力。”阎焰说。

  展出文物“葡萄花鸟纹银香囊”中,无论外壁球体怎样转动,用于放置香粉等香薰物质的内置银香盂始终保持重心向下,使里面的盛放物不至散落于外;“贴金箔蚌盒”上,外层贴金厚度极薄,亮度却保持千年不变;“青铜熊纽阳燧方镜”一面可以取火,一面可以照镜子,堪称古代野外生存所需的“瑞士军刀”……

  当然,最能代表古代中国工业实力的,还是陶瓷制品,阎焰说,中国陶瓷技术在1000多年的时间里始终领先世界,与丝绸一起成为丝路贸易的核心产品。

  在另一个点式展柜中,锋利的铁环首直刃刀在灯光下熠熠生辉,阎焰告诉记者,与今天一样,商路的稳定需要维护,唐军对丝绸之路的繁荣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盛世支撑、和平发展,在唐代,人类以物质文明交融产生了联系和沟通,进而形成思想的连接和融通,最后呈现为整个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荣光。阎焰认为,丝绸之路就是古代人类命运与共、利益共享的国际合作的最好体现。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林秀敏 )